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2768|回復: 0

[南粵名人] 容庚:宁跳珠江,不批孔子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4-30 19:08: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容庚:宁跳珠江,不批孔子

        容庚(1894~1983)字希白,号颂斋,东莞人。古文字学家,收藏家,所著《金文编》、《商周彝器通考》等为该领域扛鼎之作。 

     鲁迅曾有一篇轶文,「文革」中在广州被发现。他为了讽刺与自己素来不和的顾颉刚,说中山大学已经聘了一个口吃的顾颉刚,又打算聘请同样口吃的容庚,难道中大喜欢口吃?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曾宪通当年长期担任容庚的助教,被视为容先生的「大弟子」。他告诉记者,容先生确实有一点儿口吃,不过并不严重。 

      在曾宪通的记忆里,容先生话不多,不属于滔滔不绝善言辞那种学者。他上课,总是用白布巾裹着几部线装书,在讲桌上打开,转身在黑板上写一个古字,站在一旁,问台下这是什么字,然后根据学生的回答,引经据典加以评析。 

      这位话不多,甚至有些口吃的名教授,却说过不少「名言」。 

     他有一句口头禅:「把戏人人有,变法各不同」。以此来点拨自己的弟子,做学问讲究的是变通,取法前人,但须求变。「文革」后期,一位「批林批孔」的干将跑来劝容庚,让他认清形势,参加批判孔子。容庚答曰:「我宁可去跳珠江,也不批判孔子。」 

     容庚在历次「运动」中被揪住的一个辫子是他曾说过的一句话:「生财有大道,成名有捷径」。似乎相当敏感的前一句,说的其实是收藏的经验之谈。容庚以一介书 生收藏青铜器和字画,资力不足,靠的是眼力。他擅长辨别铜器字画的真伪,人家看走眼的,他就以平价购入,再用10倍的价钱卖出,此之谓「生财有大道」。 

     有人曾在批斗大会上揭发容庚,说他在解放前把贵重文物卖给美国人。他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有!那个鼎是假的,我是把假古董卖给美国人了。」此言一出口,那帮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哄堂大笑,对他的批斗也就进行不下去了。 

     曾宪通感慨容先生的耿直,在那么多的「运动」中,他总是怎么想就怎么说。容庚曾对曾宪通说过:「我说的话,是人人心中所有,人人口中所无。」回想起先生的 言论,曾宪通笑道:「其实他的言论早够‘右派’了,只是被‘保’了下来。他倒好,还一个劲儿跑到中文系党委去为‘右派’教师说情,说这个不应该是‘右派 ’,那个不应该是‘右派’,说得党委书记没办法,只得威胁他,‘你都自身难保了,还管别人’。」「文革」中贴容庚的大字报,说是要斩「野马」,砸烂「鬼 锁」。曾宪通介绍,此话的出处是容庚在上世纪50年代所写的入党申请书,其中有「我是野马,是鬼锁,是一个自由知识分子,需要一个紧箍咒,需要党的铁一般 的纪律来约束自己」之言。 

    其实,「野马」、「鬼锁」之语,正反映了容庚不愿接受羁绊的内心世界。 
   容庚甚至和本系另一位教授比赛谁先入党。他声称:「你是讲政治第一,我是讲业务第一,看咱俩谁先入党。」最终,讲究业务第一的容庚,入党申请自然没被批 准。「文革」结束后给教授们平反,于是乎「容庚先生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等话甚为流行。谁知他不领情,一本正经地说:「过去你们批判的容庚,实际上没那么 坏;现在你们说好的容庚,实际上也没那么好。」 

     上世纪60年代初,为了修订自己早年的名著《商周彝器通考》,容庚和曾宪通等人跑了全国不少地方。每到一地,他们需要拿着党内「文胆」康生亲笔开具的介绍信,先去拜访宣传部。 

     容庚习惯的开场白是:「我们到党部来报到。」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政治错误」。曾宪通一再提醒他千万不要这么讲,他总是很认真地说:「是吗?哦,那好,我不 讲了。」结果每次一进办公室,他还是脱口而出:「我们到党部来报到。」最后无奈,只好不去拜访了。「他根本就不懂这些。」曾宪通笑言,「他以为都是‘党部 ’,根本就分不清解放前后那些微妙的称谓变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粵語協會

GMT+8, 2024-5-25 06:31 , Processed in 0.06249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