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4179|回復: 2

[南粵名人] 粤军前辈莫雄(鸡雄)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3-20 03:59: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25763.shtml


煮酒论史』 [野史乱弹]读史莞尔——粤军前辈莫大哥

   
   文:陈重阳
  
   我在小时候英德住过好长一段时间,偶尔回老家连州,班车在路上总要经过一个叫浛洸的镇子,我知道这是个年代悠久的古镇,但不知道在民国时代有个大人物莫雄出自这里。

   后来看红军长征的有关资料时候,才了解到红军决定长征的情报依据,是一个叫莫雄的 国 民 党 人送出来的,尔后又陆续在别的资料看过一些他的旧时往事。 

   在孙中山起家班底的老粤军系统里,莫雄资格很老,粤军名将如张发奎、薛岳、余汉谋、蔡廷锴等人对他都是哥前哥后地叫得亲热;叶剑英、李克农、华克之、古大存这样的 共 产 党 也尊称他做莫大哥;两广山野河流中的土匪水贼们更称他为「莫大哥」。

   他三山五岳的朋友很多,交游极广,社会关系相当的复杂,复杂到国共两大政治势力都不敢完全信任他。也许只有他青年时代所追随的导师孙中山,才是他心目中值得追随并绝对忠诚到底的领袖。他没受过正规教育,文化不高,粗通文字,是一个从旧时代走过来的人,忠于某种政治信仰太抽象,不习惯也不懂,认定一个具体的领袖,跟随到底就简单方便得多。但这个具体的领袖逝世后,失去政治方向和跟随目标的莫大哥只能左右骑墙,在革命与反革命的人生角色中凭江湖道义做人做事,他得于此也失于此,也许这就是他这一生幸运与悲剧所在。
  
   1:厨房小杂工

   莫雄13岁跟着同乡到广州,在一德路的「石室教堂」做厨房杂工。石室教堂是法国人盖的,很漂亮,现在功能已不止是教堂,还是一个旅游景点,至于现在新的介绍说它是什么中法人民友谊的见证,两国文化交流的结晶,那就是恶心人的扯谈了。若干年前,他还是帝国主义侵略的罪证,从极左到极右,我们总是很幽默地左右摇摆。

  石室教堂肩负着培养神甫的责任,从各地收罗了很多10多岁的少年,从小开始培训,毕业分配到各地的天主教堂做神甫,少年莫雄跟那些小神棍玩耍的过程中认了不少字,慢慢可以看懂《水浒》《三国演义》《隋唐传》等讲述白刀进红刀出等江湖好汉的故事。
  
  
   2:被踢入会
  
   莫雄每天在厨房收工后,就到海珠桥北岸两边听「算命佬」讲古,「算命佬」是同盟会眼线,讲古的过程有意煽 动,惹得莫雄向往非常,主动找他申请加入同盟会,由此可见青少年教育是多么严重的问题,弄不好很容易就真的行错路,叉错步、、、、、、

   现在农讲所边上拾桂坊19号是同盟会的秘密堂口,照例一番斩鸡头烧黄纸发誓的仪式后,少年莫雄被坐馆大佬钟智仁踢入会。还学会自己友见面的手势暗号:握手后,当手将松开时,四指并拢,双方都在手心处将手指握紧,并说:「四万万同胞」。

   16岁少年莫雄对驱除鞑虏、、、、、、还不太明白,加入同盟会或加入架势堂、斧头帮之类的帮会,在他看来感觉都差不多,不过他知道他的大佬叫孙中山,是个很有名声的天地会红旗大哥、是杀 官 造 反的大英雄,只不过现在匿水着草。

   入了会的少年莫雄激动万分,自觉上了梁山,从此可以同班兄弟揸枪揾食、同捞同煲。
  
   
   3:踢人入会

   09年,已是乱 党 分 子的青年莫雄,借机会冒名顶替良民参加新军,在广州受训。彼时莫雄初显江湖大哥风范,加上偷学了几招神棍发 展 教 徒的传 教 散手,连蒙带骗加收买恐吓,把百几二百袍泽兄弟踢了进同盟会。

   1911年初,新军官兵整队去在燕塘看中国第一次飞机表演,没想到意外地观看了一幕飞机是如何爆炸起火,机毁人亡的表演。乱哄哄的回程马车塞在街上,爬上咨议会门前的石狮子看热闹的莫雄,又意外清楚地看到另一场极具历史意义的热闹场面:同盟会「支难暗杀团」温生才同志从路边的茶楼窜出,疾奔到孚琦的轿子旁,左手抓住轿杠,拔出手枪向孚琦嘣!嘣!嘣!嘣!连击4枪、、、、、、

   温生才同志的恐怖行为让羊城风声鹤唳,新军里同盟会的兄弟知道大事将起,心急如焚纷纷报名参加起义「选锋队」。惜孚琦被杀,全城戒严,新军受疑。各标营枪机被收缴,炮兵则收缴炮膛撞针,并移营至白云山龙眼洞一带,新军参加广州起义的计划因而被打乱了。

   1911年4月27日,黄花一役,莫雄及新军袍泽无法与组织联系,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同志殊死起事、孤军血拼,竟未能参战。
 

   4:借裤娶妻 
   
   1911年底广东宣布共和独立,新军各标营组成广东北伐军,莫雄任排长,姚雨平任司令,随北伐军去到南京。革命志士,青年军官,春风得意。莫雄在南京娶了娘子:纺织女工李团珍。不过革命先驱大都是穷得没裤子,革命志士莫大哥自然不例外,连做新郎哥穿的裤子,也是从朋友那里借来的、、、、、、
   
  
   5:结识蒋介石
  
   北伐军解散后,莫雄回粤,在军阀混战中混日子。

   护法运动开始后,广东方面组织了援闽粤军,当时莫雄在第二支队任上尉小连长,蒋介石任二支队中校参谋。

   在闽西大山那些艰苦的征战中,两人关系非常好,互相扶持。不是莫雄号好房子铺上稻草等行军晚来的蒋中校,就是蒋介石杀猪煮饭款待迟至的莫连长。两人都混过会党,都是社团里双花红棍级人马,现在又是袍泽,自然谈得来,偶尔搞点劣质土酒,也要对喝上两杯。哪时的蒋中校,在莫雄的眼里是:年轻有为,勤奋多思。

   蒋介石自到广东后,戒绝了嫖赌饮吹,捧书攻读,显得很「脱离普通群众」,一时被党内同志传为佳话。再则他在孙先生面前,往往几个钟头笔直立正,细心倾听孙先生的每一句话,甚至在许崇智面前也是如此,故颇受倚重。

   张民达与莫雄情同手足,患难与共,他们曾谈起蒋介石,张一再警告莫雄:「他这个人很会装假狗」,莫雄则不以为然,直到后来蒋介石暴露狰狞的面目,才发觉得张民达的判断是对的。
  
   6:孙中山是我们的「老豆」
  
   陈炯明炮打越秀山,消息传到梧州,莫大哥在「翠花艇」(名字好玩吧?)军官俱乐部用饭,忽听见有人大声说;「今日接电报说昨晚越秀山「孙大炮」给陈炯明开大炮打啦!」另一个接着说:孙大炮仲唔抵打呀?」莫大哥一听火滚,拔出手枪「啪」的一声拍在桌上,大声喝道;「你班契弟边个敢闹孙先生,我就杀了他!孙先生是我们的「老豆」,陈炯明不过是我们的「大佬」,现在「大佬」打「老豆」,你们还说打得好,谁再敢讲,看我不打死他!、、、、、、」
  
  
   7:尿缸煮南瓜
  
   22年,莫大哥任东路讨贼军第七独立旅长。

   9月中旬,与张民达旅投入攻打河源之役失利,反被人家困在回龙圩与新丰江的狭长地带,兵败断粮,情况危急。神奇的莫大哥在一所破房子后屙屎时,意外地发现面前的草丛里,有一个被野草遮蔽得严严实实的大南瓜,足有百几斤重。于是马上叫士兵用刺刀剖开瓜,可一转身居然发觉没锅没盆(唉,打了败仗,炊具都扔了),没奈何只好在断墙败瓦中找来一个积肥的大尿缸,剁碎了南瓜扔进尿缸里煮熟了分给大家吃,正所谓「饥者易为食」。莫老大当时感觉到的鲜美味道竞不在鸡肉之下!

   吃饱后部队绕路急奔,至河源城外,刚好入夜时分,只见河源城外篝火熠熠,漫无边际,敌军正在休息。万余饥饿之师猛扑过去,对方毫无准备,仓惶四散,正好赶上吃他们做好的米饭猪肉。
  
  
   8:被食夹棍
  
   蒋介石利用廖仲恺被刺案夺结拜大佬许崇智军权,并假冒许手令缴了许亲信四军第三师郑润琦部第十一师莫雄部的械,收到缴械遣散的命令后,时任十一师长的莫大哥痛哭流涕。之后只身逃往澳门,辗转上海见到老长官许崇智,两人核对事件过程,大呼上了老蒋的当,痛骂蒋光头呢只契弟应该拎去打靶(枪毙)。

   但许又吩咐莫雄说:「你还是跟介石干吧,他现在照样称我总司令,鞠躬敬礼,笔直立正,对我还很尊重!」并以「部下集献」的名义,给许送上20万元,还答应以后直接从军费开支每月拨给许1万元。许被自己契细佬标着松柴(蒙骗)后,居然悻然认命。
  
  
   9:老莫的第二个春天
  
   「上海一二八」事变,南粤子弟火气旺,知荣耻。面对萝卜头的挑衅,高佬蔡二话不说就落死手打佢老母。起源于「铁军」第10师的十九路军怕过谁?穿草鞋戴雨笠大半中国打了一圈就没输过。 

   这时的莫大哥泊了个好码头,给财神宋子文打工,刚混上宋子文的私家军队「税警总团」当团长,民国时代最幸运的事情「升官发财驻上海」,让莫大哥赶上了,那日子混得是润如春天啊。 

   莫大哥一听高佬蔡在闸北和萝卜头开打,立即精神。打了那么多年的内战,多半打的是糊涂仗,搞不明白自己到底是革命还是反革命的角色,反正都说对方是反革命,没意思得很。所以若干年后看见造反派对峙街头,手拿着喇叭互相指责对方是反革命,莫大哥见惯不怪,这事他早干过了,不过双方是拿的是枪炮而非喇叭。 

   这次终于捞了个绝对是正面角色的革命机会,白痴才不抢着干呐。打虎不离亲兄弟,高佬蔡、马骝鼐带的兵多半是广东子弟,粤军袍泽。何况连宋子文这次也没缩骨,小白脸涨得通红,把胸脯拍的咚咚响,恨不得掏出心肝给兄弟们看:叼那妈,我都系中国人,契弟先至唔敢打日本仔。跑下部队亲自动员让税警总团顶上第一线,把高佬蔡感动得唏哩哗啦的。 

   「总团座」莫大哥亲率税警第二团4000余众兄弟在庙行阵地守备抗击,激战半个月,日军终不能突破阵地。军中袍泽前仆后继,每阵肉搏,场面极其悲壮、、、、、、 
  
   10:杀盐枭
  
   淞沪抗日终于落下帷帐,税警总团奉令在淞江、青浦一带略为整顿,随之移驻海州。

   海州这个地方,历来出产著名的「淮盐」和著名的「盐枭」,文雅一点的称呼叫「盐商」,这些「盐商」很有实力,也很会公关,与上海「青红帮」及国民党某些上层人物都有联系,经常一千几百条盐船在盐商的武装保护下,浩浩荡荡地开过海关卡口,完全把政府不放在眼里,那钱哗哗哗地流进「盐商」的腰包。 

   莫大哥看在眼里,那真是急在心上。便极力窜辍宋子文对盐枭下手,力陈消灭盐枭能增加盐税收入,看在钱份上,宋子文能不答应吗?

   抢钱杀人,江湖中人的本份,何况杀的是该杀之人。

   你以为做大哥容易啊?老婆孩子一大堆不说,旧部同袍、亲友同僚那一个不需要酬酢帮补?什么叫大哥?就是手面大能帮人,有求必应做不到,但十求九应是要做到的,否则还有什么江湖地位,做什么大哥?你以为年龄大就可以叫大哥了?

   徐淮地区的盐枭人枪两壮,放之当地还算一方豪雄。但与二十年战场上血雨腥风中飘过的莫大哥比,用白话讲实在是「未够班」。 参谋长蒋汉槎(蒋百里的亲侄)一番布置策划,经过短期征讨扫荡,捉得匪首及与匪勾结的官吏80余人。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那些土豪赃官还没法办,就有说情电报打来,请求「刀下留情」,放出几个老朋友。除了上海老流氓杜月笙,居然也有孙先生的犬子孙科,无论是孙科还是杜月笙,莫大哥都是颇有交情的,但一样没面子给。(不知道有没灭口的意思)?电复孙、杜二人:所保之人已「昨日」正法。(哎!好老土的借口)。
   
  
  
   11:卜佬莫大哥
  
   老土在白话里叫「卜」。

   税警总团经上海一役和剿绝盐枭后,名声大振。美国当时也想在中国找个利益代理人,极为卖力地扶助宋子文,大力装备税警总团。使税警之装备冠绝一时,和与蒋介石的中央甲级部队相比,也是阔佬看乞丐。

   钱械不缺的税警总团,喂饲料的良种猪一样飞快肥起来,编制转眼膨胀到拥有8个师,拥兵3万余。一水的美国装备,还聘请了由8个德国军官组成的军事顾问团。

   宋对莫大哥劳模一般辛苦地工作甚表满意,正当莫大哥沾沾自喜,要申请加人工的时候,宋子文一转身就把他给炒了鱿鱼,理由是:税警总团以后与美国佬打交道越来越多,大哥你老粗一个,都这年月了还打绑脚穿布鞋冲锋,成只卜佬咁,点招呼人客吖?

   莫大哥很郁闷地又变成了下岗军人,不过晚年时候和老友吹牛:「一口咬定宋子文孤寒地主,唔舍得加人工先至炒佢」。
  
  
   12:献计不纳
  
   蔡廷锴、李济深、蒋光鼐等人在福建成立「人民政府」。举事之前,莫雄闻风声很兴奋,自从被骗缴械之后,无论谁整老蒋他都高兴,其时他刚到福州海关任职,乐颠乐颠找到蔡廷锴说:「高佬蔡(蔡身高近1.84米,与他相熟的人都称他为「高佬蔡」),听讲说你哋准备插旗反蒋抗日,我有上中下三策、、、、、、

   蔡听了莫大哥的「妙计」后,不以为然,淡然地说:「搞这么多策做乜?现在系「阿跛」揸旗话事,横掂本钱是佢的,由得佢搞,输晒罢就。」(「阿跛」是陈铭枢绰号,陈在香港治病住院遇上火灾,情急跳楼,跌跛了脚。)看上去,蔡廷锴对反蒋没信心没热情也没计划,不过出于兄弟间的忠心义气,帮「阿跛」一把。
  
  
  
   13:滑头薛岳
  
   莫大哥找高佬蔡献计不成,再跑到南昌找薛岳老弟怂恿窜辍参与起事。薛很滑头道:「好吖,等佢哋先郁手,我就响应。要我先举旗,梗唔济(不干)。」

  莫大哥于是对薛岳印象不好起来,也许在49年,薛老弟居然还曾下令扣押多年的老大哥。莫在其回忆录中说:薛岳其人,下巴尖削,口长哨牙、、、、、、而在我的印象中,他原是颇具革命志气的、、、、、、


  
   14:拾死鸡
  
   高佬蔡有计不纳后,莫大哥料定十九路军必败无疑。

  十九路軍旅长翁照垣,在成立「人民政府」的大会上,当众撕下了孙中山先生的大幅画像在脚下践踏,并大肆辱骂。看见偶像被如此糟蹋作践,莫大哥差点就没忍住冲上去殴打翁照垣,但对「人民政府」的腹诽,由此而起。 

   想到十九路軍中有不少旧部,内战枉死和缴械遣散都是没个好下场。莫大哥拾死鸡的念头油然而生,盘算借蒋介石镇压十九路军机会,以招抚的办法将十九路军的军权人马搞到手,给粤系军队留多点种子。会后莫大哥立即动身到南昌,找到老蒋谈买卖,货物就是十九路军。

   富贵险中求,负着招降十九路军的计划,莫大哥再次前往福建,对十九路军的中层干部试探招揽之意,发觉不少人已经暗自归顺中央,而高佬蔡、马骝鼐等人居然一无所知。

   在哪个年头能打出来的,不是精英就是人渣,谁比谁笨啊?人家早就有门路了,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无降可招。

   生意要做,义气要讲,没钱赚也要落个人情给高佬蔡。莫大哥转身就决定反过来把老蒋卖出:去给蔡廷锴通风报信,快到指挥部时候,不留神被区寿年部当奸细摁住,区寿年打电话请示蔡廷锴,蔡道:「莫雄现在从前线来,肯定有景梗,拉佢去打靶(枪毙)!」幸得一旁的黄琪翔、李济深抢过电话筒说:莫志昂此行必有缘故,速解白沙,再行定夺。

   在几支张开机头的驳壳枪押送下,五花大绑在汽艇船头。(高风险的买卖啊)当汽艇靠近白沙码头时,蔡廷锴在码头上大声喝道:「莫大哥,你揾我做乜?」莫气言道:「来救你地几条扑街的命」。

   蔡等人将莫大哥接上岸后,知道了自己部下大部份叛变和中央军已潜入福建,形势危如累卵,不由得大惊,信息费还没来得及支付给大哥,遂下令着草、、、、、、
  
  
  
   15:功焉罪焉
  
   项小米说他爷爷项与年为了把莫大哥搞来的情报送到苏区,化妆闯卡。

   妆化得很成功,当然了,任谁拿块板砖冲自己门脸砸下去,掉四颗门牙,脑袋肿得象猪头,蓬头垢脸乞丐的样子,谁还认得?

   「铁桶围剿」的计划送到中央,一个星期后,红军开始长征。

   没这份情报或晚一点送出的话,估计红军就给剿灭了,咱们现在还生活在万恶的旧社会里,给地主老财资本家做牛做马,受尽三坐大山的剥削与压迫。 

   当然,罪恶的国民党反动派蒋帮匪徒可不是这样想,比如老蒋就会破口大骂:娘希匹,莫志昂党国罪人,万死不赎,百万大军,数年心血,被毁一旦。
  
  
  
   16:黔军总司令
  
   有时候真的相信宿命和劫数,老蒋在食莫雄夹棍,缴械夺军的时候,心里肯定得意万分,可他的剿共大业乃至党国江山,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说败于莫雄,丧于己手。

   莫雄之于蒋介石,就象钱壮飞之于徐恩曾、熊向晖之于胡宗南。都是挽救 共 产 党 于危急之中,其贡献远非一般的战略间谍可比。当蒋蒋介石耗费钱粮,兴兵百万,苦心制定「铁桶围剿」时候,莫大哥出任德安剿共司令及行政专员,把整套围剿计划拱手送给CCP,让红军逃出包围圈。当红二、六军团进入云贵,借道毕节入川的时候,老蒋偏又把莫调到贵州毕节,也任「剿共」司令及行政专员。党国的剿共大业,遇上莫大哥真叫躲鬼躲进城隍庙里了。

   袍哥贺龙,同样是个性格爽快的江湖大豪,他们在大革命时期的北伐军里就捏过酒杯,有过交往。袍哥贺龙异想天开,修书一封,内容大致如下:「莫大哥,你是革命老前辈,现在我们组织反蒋民主联军,李济深先生已加入,我们现在一致公推大哥您为黔军总司令,带领我们闹革命,打倒蒋介石反动派」签名的有贺龙、肖克、夏曦等9人。

   这真是把莫大哥给弄到哭笑不得:丢那妈,贺云卿摆我上台,打唔过就博懵!还「黔军总司令」,空手就想套白狼,真是两把菜刀砍盐局的土匪,胆大口也大。但他没告诉贺龙自己真实的身份,只好让项与年伪造情报,带着兵马跑去娄山关「伏击共军」,数日后,红二、六军团顺利过镜毕节。

   而莫大哥,事后因「通共」嫌疑,被押往南京军法处关起来、、、、、、
  
  
  
   17:被逼当县长
  
   莫大哥第二次被扣押,适逢两广事变,需要莫雄这样很有江湖地位的粤系大哥出头收拾局面,老兄弟张发奎联系陈诚,通过高州佬杨永泰找蒋介石乘机把他保释出来。老弟张发奎联系陈诚,通过高州佬杨永泰找老蒋乘机把他保释出来。

   两广事变顺利结束,论功行赏,老蒋给了专员位置,莫大哥没啥兴趣,借口爆痔疮,诓了委座5000个大洋的手术费溜了。

   时广东省长吴铁城,亲信在南雄搞出烂摊子无法收拾,想借莫大哥在粤北的威望去料理清白,莫雄嘴一撇:「铁公鸡你有冇搞错?我专员都唔捞,仲做县长」?吴铁城半开玩笑地开始耍赖:莫大哥,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否则就不给你出省府大门,其意相当诚恳。

   莫大哥盛情难却只好上任,一到南雄,二话不说,立即把余汉谋的剿共部队在湘、粤、赣边区抓到的「红军战俘」,一共七、八百人放个干净,临走每人发一块钱,5斤米。

   同时把红十一军军长古大存请来当自己的参谋长,古大存也是个讲义气的 共 产 党 员,五十年代末反右,陶铸在广东砍旗摁倒冯白驹、古大存,古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向中央力保莫大哥,莫遂以过关。
  
  

  
   18:大旗由我扛 家由他们当
  
   按国民党方面的人说:莫大哥结交广,义气重,五湖四海皆兄弟,什么人都敢用。连蒋介石也这样提醒他:你根本不知道共 产 党,他们是很厉害的,他们是积极、能干、有本事的人,但很危险,不能用的,知道吗?

   废话,合作了那么久,莫雄还能不知道共 产 党,可莫就是喜欢和共 产 党合作,他们是那样朝气蓬勃,精力旺盛,作风正派,专心工作,认真负责,而且言谈之间,其坚决抗日救国之声,大大区别于国民党的政工人员。

   莫大哥象在江西德安时与卢志英、项与年他们那样,把共 产 党员黄桐华、何俊才、林名勋等收拢在身边,并委任黄桐华为副司令兼政治部主任,团结在一起抗日,为党工作。

   共 产 党就扛着他的旗,做生意、买军资、收枪械、、、、、、大力发展自己力量,莫大哥装着看不见。有次余汉谋打来了一个电报,电文是:确报,你部黄桐华等四人系奸匪,仰即押解来韶法办勿延。恰这电报由黄桐华译出,他拿着电报给莫大哥看,莫瞪大两只眼问黄道:「丢那妈,你话你系咪共 产 党?」黄说:「唔系」莫大哥一拍桌子说:「哦,咁就唔使叼佢!」

   有一次莫与张发奎和余汉谋边喝茶边谈笑,余半开玩笑地对我说;「莫大哥,有人告你系共 产 党啊!」莫哈哈大笑道:「你们说我像不像CCP?」他们连声说道:「不像不像,共 产 党怎么会有几个老婆,还吃喝嫖赌,哈哈哈、、、、、、。」
  
  
  
   19:匪首莫雄
  
   抗战胜利后,黄桐华等人在粤北举旗上山,「匪患」猖獗,闹得宋子文没办法,派莫雄去「剿匪」,剿的就是当年抗战第七战区挺进第二纵队旧部。莫大哥率队武装游行,几乎从未与「匪」交过火,最离谱的一次是莫雄率部剿黄桐华,结果莫与黄及几个干部在山里人家搞大食会,兵匪一桌、白酒黄鸡、吃饭吹牛。

   时广州警备司令胡长青,听到打败仗的剿共部队汇报说中 共北江游击队都是莫雄的旧部,由于莫雄通共,致使中央军损失惨重。气得胡长青马上下手令:「莫雄是北江之匪首,格杀勿论」。后听部下解说莫大哥与「委员长」及张发奎很有交情,杀了他在广东没法混下去才悻然收令。

   49年底,薛岳确认莫大哥通共,要扣留法办。广州卫戍司令、军统特务头子李及兰已下逮捕枪杀莫雄的命令,莫大哥可不是白混的,接令杀他的特务就是他的小兄弟、、、、、、收到风声连夜着草。
   
  
  
  
   纵观莫雄的一生,他青年时代是孙中山先生的信徒,中年开始倾向于共 产 党。还曾向李克农申请「过会转档」,按说他的身份,对还在弱小阶段的共 产 党,是非常有价值和需要的特别党员,连扬度都可以入党,为什么莫大哥不可以?也许另有原因,但我想共 产 党对他是有个基本判断的,就是他是三民主义的信徒而非共产主义,另他生活的上的细节,更无法按党章要求他去做,如果勉强按纪律执行,彼此间关系反而不和谐了。

   老友程一鸣一直开玩笑叫莫大哥做「老咸虫」,为什么?一般资料没体显,他自己回忆录也不提一字的实情:他有十个老婆,儿孙来看望他,他得问你妈是谁或你嬷嬷是第几的才搞得清楚谁是谁。

   老婆孩子一大堆,养家糊口要钱,结交朋友要钱,帮补旧部要钱,抗战期间他还在浛洸镇建了一所豪宅,那来的钱?不外乎倒卖物资军械甚至情报,我想除了日本人他也许没联系,但和伪军就不保证了。

   所以在涤荡陋习的文革,他挨整是很自然的事情,在造反派的眼里:妈的,娶十个老婆,还不该死?

   他干过什么反革命事情?小的不知道,但肯定没少干,功劳掩盖住了而已;我知道两件事在:1927年,他伙同张发奎、薛岳曾经镇压「广州起义」,争夺越秀山,把叶帅打垮了两次,并带兵进攻起义军指挥部5次,且攻了进去,杀了不少戴红领巾的人。
  
發表於 2009-3-20 11:47:28 | 顯示全部樓層
劲抽劲抽。。。。灌水灌水
發表於 2009-3-22 13:45:24 | 顯示全部樓層
作者幾識走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粵語協會

GMT+8, 2024-5-25 07:43 , Processed in 0.05733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