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3945|回復: 6

[城鄉印記] 抚永安旅馆旧址 看昔日沙坪旅业浮华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3-19 01:15: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http://www.jiangmen.gov.cn/zxzx/sssqzx/hszx/t20081230_126130.html


抚永安旅馆旧址 看昔日沙坪旅业浮华



■昔日热闹的永安旅馆,如今只剩下褪色的墙壁。张茂盛 摄




■永安旅馆曾是龙蛇混杂之地。张茂盛 摄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旅馆」的提法离我们越来越远。现在,大家更习惯叫「××宾馆」、「××中心」、「××酒店」,一提到「旅馆」,甚至会让人联想到电影里的「客栈」,似乎可以听到三教九流出入之喧嚣,看到各方旅客疲惫之步态,甚至还会揣测旅馆里何时会发生一场神秘莫测的纷争。


  近日,记者走过新天地附近的一处老建筑,远远地看到它的残破,走近倾听它的曾经,仿佛进入时光隧道,回到从前那个拥有繁华旅业的沙坪。


  永安旅馆:曾是龙蛇混杂之地  


  一位老人告诉记者,在「不识沙坪不是商」的年代,偏安一隅的沙坪旅业异常发达,镇内的旅店多如牛毛,这里的住客龙蛇混杂,千奇百怪。老人把记者带到了永安街永安旅馆旧址,这幢民国时期的建筑,如今只剩下褪色的墙壁,以及厚厚的灰尘。老人说,当年,永安旅店不仅仅是一个旅客歇息的地方,它更多的功能是提供娱乐。旅馆里附设赌场,内有番摊、牌九、骰宝、十三张等赌局,赌徒可在地下落注,也可在楼上的井口用绳子把筹码吊到下面的赌桌上下注,叫做「楼上吊箩」。


  关于永安旅馆的故事,老人无法叙述得更多,他概括地说,旧时沙坪的旅馆包罗万象,除了设赌,许多还是出名的造假场所。  


  泰山宾馆:住客多为达官贵人 

 

  对于沙坪人来说,泰山宾馆更值得一提。这幢旅馆兴建于抗日战争时期,据悉,抗日战争时期的沙坪,八方商贾云集,南(海)、番(禺)、顺(德)、香(山)一带「难民」大量涌入,旅业顿时兴旺,各式各样的旅馆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但大多是低矮的临时建筑,设施简陋,档次较低,惟泰山宾馆例外。泰山宾馆装饰豪华,入住者多为达官贵人。


  该旅馆位于银行路中段,由爱国民主人士、邑贤刘步墀创办。刘步墀是龙口协华村人,早年就读于香港皇仁书院,年青时加入同盟会,投身革命,曾任国民党政府中央银行梧州、韶关分行行长,1928年返乡开农场、办实业,并在沙坪开设民众银行(沙坪银行路可能由此得名),低息贷款,扶植贫苦农民发展生产。民众银行在经营了一段时间后歇业了,主人将之改建为泰山宾馆,继续营运。该宾馆是一座中西合璧、钢筋水泥结构建筑,高逾四层,欧式门窗,镶以坚固的铁枝钢板,阳台嵌花栏栅,天台正中为罗马式尖顶凉亭,外观古朴稳重沉实,是当时沙坪的标志性建筑之一。馆内大堂装饰豪华,各楼层地面铺花阶砖、地毯,房间设施齐全,并有礼仪小姐服务。由于收费昻贵,入住者多为达官贵人、社会名流、富绅商贾等,普罗大众望而却步。上世纪90年代,沙坪进行大规模市政建设,银行路一带街区都要拆迁,地产商将这块地皮改建为新天地广场。在一次定向爆破中,泰山宾馆连同旁边的6层工商银行大楼一起消失。  


  低档旅馆:成藏污纳垢之地  


  据了解,上世纪40年代初,沙坪的旅店、客栈多达几十家,几乎每条街都有,从业人员数百。较出名的有在南兴路的七星旅店、和平路的爱群旅店、东平街的大东客栈等。这些旅馆七成是家庭式的,而在文边、小范、石岭、玉桥、越塘南门市等城郊结合部,仅有几张床位的家庭客栈随处可见。


  据行家说,这些低档旅店多数设施简陋,床铺多是上下两层的木板「椂架床」。没有电灯,用油灯、煤油灯甚至松香枝照明,所谓松香枝是一根细如铁丝的竹条,淋上松香来点燃,火光摇晃,浓烟滚滚,几分钟后要换一枝,因而有的店主专门雇请小童或老人专司其职。没有电风扇,客栈备有大葵扇供住客使用,搧凉、赶蚊全靠它。旅店供应木屐,住客穿着起来「嗒嗒」作响。卫生条件也很差,简陋的集体浴室、公厕、厨房,气味难闻,杂乱无章是其次,最讨厌的是木虱(臭虫)多,帐顶、被角、床板缝隙到处都是,防不胜防,那时尚未有强力杀虫剂,店主唯有用开水烫,或在阳光下暴晒,住客在太阳下捉木虱,是当年旅店中一道独特的风景。旅馆里嫖妓、赌博、吸食鸦片、设局行骗、造假的勾当可以说是司空见惯。那个年代,只要你有钱,鸦片随处买得到,有的毒贩公然来旅店推销,无人阻拦、干涉。造假手法多种多样,五花八门,有用面粉加镬底灰制「包医百病丸」的,有用白糖浆加水制「蜂蜜」的,有用劣质香烟、假酒制成名烟名酒的。他门晚上在店内加工好,次日拿到市场出售,欺骗群众。


  尽管这些客栈、旅店问题多多,藏污纳垢,但由于收费低廉,仍受低下阶层人欢迎。战后,随着短暂、畸形繁荣的终结,沙坪旅业日渐萎缩,众多家庭客栈、旅社相继竭业,剩下荣华、天天、江南等几家条件较好的旅店苦撑下去。  

 

 (张茂盛 通讯员 何翔)

(采集:赵岚 编审:叶海林)



[ 本帖最後由 使君子 於 2009-3-19 01:17 編輯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賬號?註冊

×
 樓主| 發表於 2009-3-19 01:21:10 | 顯示全部樓層

沙坪曾几何时威水过

http://zh.wikipedia.org/wiki/沙坪街道_(鹤山市)



沙坪镇,是鹤山市政府驻地。下辖15个农村村民委员会和11个社区居民委员会,面积40.1平方公里,人口16万(2005年数据)。华侨、港澳台侨胞3万多人。


沙坪位于西江河岸,临近佛山广州等重要城市,又是四邑地区的北大门。民国时期,由于珠江水道大型货船尚未能够通航至中上游,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的河港鹤山沙坪港就成为众多货船的卸载之地。沙坪成为当时珠江三角洲著名的货物中转站。特别是在1940年代初期,由于二战的影响,英国被迫封锁了滇缅公路,切断了中国大陆与外界的运输线路,大陆与港澳商人进行的贸易主要是以走私形式进行。与沙坪隔江相望的南海九江当时已被日本占领,而沙坪恰好成为港澳与西南大后方商贸的唯一枢纽,被称为「阴阳界」。时人有「不识沙坪不是商」的说法。国共战争开始之后,沙坪经济开始萧条,加上后来珠江河道的开通,使沙坪的地理重要性一落千丈,河港枢纽地位已不复存在。
發表於 2009-3-19 14:09: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未去过
發表於 2009-3-19 19:51:12 | 顯示全部樓層

唏噓

  上個星期六去過沙坪。聽父輩講當年憑借地緣優勢以及本地土豪守衛,頂咗幾年日本仔過唔到去,有鹽商入黑時候喺九江走私過對岸,更有南番順民眾過去沙坪做故衣等生意。
發表於 2009-3-19 22:31:41 | 顯示全部樓層

        鹤山,源于古新会北部,有北新会之称。为珠三角边鄙之地,是历代岭南强人豪杰流放之地以及宗师大侠隐居之所。因此造就鹤山人彪悍善战的性格,广东人熟知的拳王梁赞、狮王冯庚长、药王王老吉均为鹤山人。相传古代南北新会之人争执,北新会人和南新会的四邑人对阵,能以一抵十,新会两千年教化,民风淳朴,「不以北鄙之人为类,又因其勇悍难制,故分置为鹤山县」。

        鹤山自古民风彪悍,为珠三角西岸农民起义最多的地方,先后发生过洪兵起义、天地会起义、大成国起义、简师师生起义等多次农民起义战争。

        越塘人冯滚、吕雄杰、吴三兴领导的洪兵起义,擒杀满清鹤山、开平两县知县,曾建立起农民起义政权,兵威波及南海、新会等地;

        曾和太平天国齐名,横扫两广的大成国起义,其领导者陈开、李文茂、梁培友均为鹤山人(陈开为疍家人,祖籍不详,但对其最早记载出现于鹤山)。

        鹤山还是珠西土客大战发祥地,在这场大战中,以善战著称的客家人被鹤山人的先祖杀得一败涂地……

        但最值得称道的还是抗战时期鹤山人抗日的英勇事迹,沙坪的正面战场由当时国民政府把守,鹤山西部的游击战场为我党所建立,并成立了革命政权,这是继洪兵起义后由鹤山人自己在本土建立的第二个革命政权。

        当时一马平川的南番顺大平原沦陷,日寇分两路往西进攻五邑地区。一路从九江方向进攻鹤山,日寇九次渡江,九次被鹤山人打退,最远曾经打到县城南山(今鹤山一中)脚下,最终还是被鹤山人轰走,恼羞成怒的日本人隔江发炮,把有六百年历史的古劳墟炸毁;另一路从古镇方向进攻江门,兵不血刃破城而过,一直攻到开平,才被位于鹤山西部的抗日游击政权联合开平人民打退,又由于得不到九江方向的接应,日寇只好放弃进攻珠三角西岸的行动,广东西路得保平安。

        鹤山人挫败了日寇的的进攻,扭转了整个珠西地区的抗战形势,鼓舞了广东人们的信心。同时因为这场胜利,使得县城沙坪成为抗战时期珠西地区之安全岛,当时沦陷区人民纷纷涌到沙坪避难,四乡民众则纷纷聚于沙坪j进行物质交换,形成沙坪在战时短暂的繁荣,时有「不识沙坪不是商」之讲法。

 樓主| 發表於 2009-3-19 23:53:01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排头兵 於 2009-3-19 22:31 發表   
鹤山人彪悍善战的性格,拳王梁赞、狮王冯庚长 ... 


强烈认同!

本人算系有一半鹤山血统,感觉自己确实几粗豪,同一般的生长于广州的后生仔不同,我系中意生食蒜头大葱,中意大口饮酒大口食肉的一类人。

以前在中山大学球场踢波,一外江孬仔颇为臭串,我一起飞脚就铲落佢脚争位,佢当场典地。

我始终认为,对付外江孬,要用狠辣暴烈手段,要摆出赶绝佢地既态势,对佢地苦口婆心讲耶稣,盏嘥心机捱眼困。
發表於 2009-3-20 00:30:58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余OK 於 2009-3-19 19:51 發表   上個星期六去過沙坪。聽父輩講當年憑借地緣優勢以及本地土豪守衛,頂咗幾年日本仔過唔到去,有鹽商入黑時候喺九江走私過對岸,更有南番順民眾過去沙坪做故衣等生意。 ...

当时领导鹤山抗日的是国民政府的正面战场,得唔倒宣传仲比人讲成系本地土豪守衛,可怜果D先烈,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粵語協會

GMT+8, 2024-5-24 11:03 , Processed in 0.06466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