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3159|回復: 1

[掌故傳聞] 粤军通共超出了蒋介石的想象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9-18 08:03: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粤军通共超出了蒋介石的想象

本站原创        商报
(2006-10-24)

 

南天王陈济棠

一九九八年去江西,进入六十多年前曾被中国赤贫的农民称为天堂的瑞金一带。今天的那里遍地都是革命遗址,那里的百姓唯一的财富是历史——关于遥远的苏区的历史,关于和他们血脉相连的红军的历史,因为从前这里几乎每户人家都有人参加红军。远山重重,平坝开阔,一九三四年十月,那支由数万红军组成的规模骇人的队伍从这样一个地方突围而出并非易事。

江西南部的赣州,是国民党军包围中央苏区防线的南端。一九三四年十月,国民党军从防线的北端向中央苏区的核心地带压缩,其主力部队距瑞金的直线距离只有十几公里。蒋介石给驻扎在这里的粤军的任务是:筑起像铁桶一样密不透风的防线,不能让防线内任何一个东西活着出来。

南中国最著名的军阀是号称「南天王」的粤军首领陈济棠。因为自己的地盘与CCP苏区接壤,因为蒋介石一再催令粤军出兵与红军作战,陈济棠深陷于蒋介石与CCP政治对抗的夹缝中,他必须为自己的生存寻找出最有利的策略。拖延迟缓——这是陈济棠想出的上策。自江西出现红色根据地起,蒋介石年年要求他沿着CCP苏区的边界修筑碉堡,但是直到中央红军出走江西,由粤军管辖的南部碉堡封锁线仍旧没有修筑完毕。而对蒋介石让粤出兵参加「围剿」作战的命令,陈济棠采取的是口头坚决执行的办法,具体怎么打,他给粤军下达的作战原则是:修碉堡,守阵地,决不主动进攻;即使发生了战斗,也不求有功,但求少受损失。

一九三三年十一月,驻守福建的国民党第十九路军发动兵变,宣布在福州成立症苦与蒋介石决裂。蒋介石急调十五个嫡系师分兵三路合围福建。两个月后兵变平息,蒋介石遂令其嫡系李玉堂部等自此陈兵闽西南。闽西南与广东交界,国民党中央军得以直接威慑陈济棠的广东了。在这种局势下,当蒋介石再次催促粤军向CCP苏区出兵时,陈济棠只好亲赴扼守苏区南大门的筠门岭。「南天王」站在筠门岭上向北看去,明白了这么多年来蒋介石频繁调兵「围剿」CCP苏区,永远采取的大军自北向南齐进的战术,这难道没有一点想把红军赶入广东境内的意思吗?一旦真成这样,自己与红军不想拼也得拼,而蒋介石的中央军也就有了充足的理由进入自己的地盘。陈济棠由此得出的结论是:红军不能垮,最好永远在。自己无论如何要与红军达成个正式协议,只要红军承诺不侵占广东,自己就和红军和平共处。

 

朱德给陈济棠的亲笔信  

秘密进入中央苏区的粤军代表带走了一封朱德给陈济棠的亲笔信。中央苏区面临的军事形势十分严峻,大规模军事转移计划已经开始实施。在这种情况下,朱德在信中对陈济棠宣称中央红军必求与蒋介石的嫡系主力「决战而歼灭之」,因此建议粤军兵分两路倾巢出动,一路「直下福州」而另一路「直捣衡阳」——这样的协同作战计划无论如何是不切实际的。最合理的解释是:红军试图利用这些说辞将粤军调开从而趁机冲出重围。朱德在信的最后特别强调:「为顺畅通讯联络,务望约定专门密码、无线电呼号波长……」——处于被国民党大军「围剿」中的红军总司令与实施「围剿」的敌军南路军总司令就要互通「密码」与「波长」了,这是发誓要彻底「剿灭赤匪」否则就「舍命疆场」的蒋介石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长征的史料,从某种角度表明,蒋介石从来没有在真正意义上统一过中国,他的南京症苦与地方军阀构成了世界政治史中最怪异的关系,这种关系导致了一支强大的国民党军就是无法阻止因武器简陋而作战伤亡率极高的红军在这片国土上来回穿越。

陈济棠见多识广,老谋深算。对于让蒋介石的中央军「覆亡」,他知道仅凭一己之力也就是有个念头而已,对于他最要紧的问题是如何保存势力范围。所以,关于朱德的这封信,他看进去的只是「谈判」是完全有可能的;其余的,他和了解蒋介石一样也了解CCP人。此刻,陈济棠是否预感到中央红军即将突围,并且已经选择了他的防线为突破口,不得而知。但是年初,当国民党中央军正在苏区北部大举进攻的时候,陈济棠曾邀请他的老盟友广西军阀白崇禧来广东「共商防共防蒋军事大事」。白崇禧到达广东后,专门去陈济棠布防的「围剿」前线走了一趟,而且一直走到了筠门岭。从筠门岭回来白崇禧告诉陈济棠:一、CCP红军已经守不住了必要突围。二、突围的方向很可能是广东。三、突围的时间应在秋冬之间,因为红军要等收获季节解决粮食问题——白崇禧说这番话的时间是一九三四年春,距离中央红军开始大规模军事转移还有半年的时间。无法得知陈济棠听了这个惊人的判断之后的表情,但从历史档案记载中可以发现,白崇禧刚一离开广东,陈济棠就向粤北方向增派了兵力。

 

红军与粤军的「五项协议」

一九三四年十月初,中央红军大规模军事转移前夕,经过三天的密谈,红军与粤军达成以下五项协议:一、就地停战,取消敌对局面;二、互通情报,用有线电通报;三、解除封锁;四、互相通商,必要时红军可在粤军的防区后方建立医院;五、必要时可以互相借道,红军有行动事先告诉粤军,粤军撤离二十公里。红军人员进入粤军防区用陈部护照。其实,双方商量第五项协议的时候,粤军并不知道红军方面的真实用意——中央红军就要突围了,协议的其他条款已经没有意义,红军此时不惜一切与粤军谈判的唯一目的是:借道。即在红军「有行动」时「事先告诉粤军」以便粤军撤出一条二十公里的通道。

粤军的防线就这样成了中央苏区内数万红军突出重围的唯一突破口。

十月二十一日,中央红军第一、第三军团的先头部队向粤军的封锁线开始了强行突击,试图在国民党军的南部防线上撕开一个口子。尽管陈济棠对红军并没有「事先告诉粤军」就开始了攻击强烈不满,但他还是没有把红军已开始大规模突围及时地告诉蒋介石。他发给蒋介石的电报是:「毛泽东现在于都。」蒋介石知道毛泽东在于都,毛泽东在那有一段时间了,陈济棠的电报如此简单,说明在他防守的那个方向上红军没有什么动作。可是,二十二日,中央红军已全线突破了当面粤军的防线。至二十五日,中央红军以伤亡三千七百多人的代价渡过了桃江,最终从被国民党军围困了四年之久的中央苏区中突围而出。

渡过桃江的中央红军沿着岭南山脉巨大的山谷向湖南方向行进,集结在广东边界各个要地的粤军甚至能够从阻击阵地上看见红军的队伍蜿蜒而行。那些挑着担子的红军和民夫一路都在他们精良武器的射程之内,但是,他们没有接到实施攻击的命令。史实证明,虽然在向南突围的时候,红军和粤军曾发生过激烈的战斗,但当红军开始向湖南方向行进时,粤军在证实了红军没有进入广东的意图后,确实在某种程度上让开了一条通道。从军事上讲,如果粤军在中央红军进入岭南山谷时全力发动攻击,红军将面临空前惨烈的战斗和难以预料的结局。


红军突围成功  

十一月初,中央红军通过广东与湖南交界处的乐昌一线。陈济棠终于松了一口气:红军说话算话,没有进入广东;自己也遵守了协议,没有和红军为难。红军进入湖南的消息传到了南昌,蒋介石这才明白陈济棠一直在和他耍把戏,其通共程度比想象的还要严重恶劣。恼怒的蒋介石给陈济棠发去一封措辞严厉的电报:「……平时请饷请械备至,一旦有事,则拥兵自重……此次按兵不动,任由共匪西窜,贻我国民革命军千秋万世莫大之污点……」而陈济棠在蒋介石的电报上只草草地写下了几个字:「本电报转发至团长为止。」

(本文摘自《长征》王树增著/人民文学出版社。本版标题为编辑所加)

 樓主| 發表於 2008-10-17 05:03:45 | 顯示全部樓層

湘江血战前 桂军曾给红军让路

http://www.rauz.net/bbs/dispbbs_5_30345_1.html

湘江血战前 桂军曾给红军让路


      一向以能征善战著称的林彪,在全州吃了第一回败仗。当时,林彪是红一军团军团长。当一军团侦察兵接近全州时,发现全州已被何键军队占领。一军团二师只得在城南几公里处的觉山铺修筑工事。一军团一师在湖南道县阻击敌人后,奉命于28日赶赴全州。11月30日,战斗打响。敌人全力向红军阵地猛攻,阵地被夺。第二天拂晓,红军反击敌人,失去的阵地一部分被夺回。之后,敌三个师全部出击,在六七架敌机的掩护下向红军正面扑来。红三团在下陂田附近阻敌,反复冲杀五六次,将敌人一一击退。敌人迂回包抄,红军被冲散,只得退出战斗。觉山铺阻击战,一军团折损2000多人,红四团政委杨成武受重伤,五团政委易荡平牺牲。

  而就在全州,70年前发生过桂军给红军「让路」之谜,请看记者的调查。

  ■记者现场采访——

  (时间:5月23日;地点:觉山铺)

  湘江血战前,桂军曾有过「让路」举动,这使蒋介石大为恼火。

  事实上,桂军的「让路」决不是为了帮助红军,而是为桂军保存实力。全州县党史办主任唐兴文和全州镇症苦的蒋廷松经过反复调查,「我们曾去桂林平乐找到一个叫王建平的人,才揭开了这段众说纷纭的史实。」他俩向记者介绍说。

  王建平,广西平乐县人,与白崇禧同为保定军校同期同学,私交甚厚,时任蒋介石中央军机要,曾不断为白崇禧搜集情报。

  原来,蒋介石认为,在湘江能不能消灭红军,关键要看桂系军队能不能守住湘江防线。桂系有3万多人和2万民团协助防守。为防堵红军,桂军在桂北修了三道防线,仅湘江、漓江西岸就修了140多座碉堡。为让桂系替自己卖命,蒋介石拨给桂系两个军三个月100万元军饷及一批军用物资。桂系首领李宗仁、白崇禧决定:以第15军为左翼,第7军为右翼,调集民团协助防守。

  就在红军抵达湘江前,白崇禧得到一个密电:「蒋介石采取政学系头目杨永泰一举除三害的毒计:既压迫红军由龙虎关两侧地区流窜平乐、昭平、苍梧,更以主力向东驱逐其进入广东新会、阳春地区,或者沿罗定、廉江逼入雷州半岛,预计两广兵力不足应付,自不能抗拒蒋军的大举进入,如此则一举而三害俱除,消灭蒋的心腹大患。」发密电者正是王建平。

  白看罢电报大吃一惊,急忙找到第四集团军兵站参谋长汤垚,出示王建平的密电说:「好毒辣的计谋,我们几乎上了大当……」汤垚问:「这个电报靠得住吗?」白愤然说:「老蒋恨我们比恨朱毛还甚,这计划是他最理想的。别管他,有匪(红军)有我,无匪无我,我为什么顶着湿锅为他造机会?如果夏煦(第15军副军长夏威的外号)挡不住,就开放兴安、灌阳、全县,让朱毛过去。你快走照办!」

  白崇禧为了不让老蒋抓住把柄,于11月20日以李宗仁的名义直接致电蒋介石,谎称:「红军主力由湖南临武经嘉禾、蓝山西窜,广西东央龙虎关、富川、贺县吃紧。拟将原在龙虎关以北防堵的桂军移往恭城附近,以作策应。」蒋信以为真,于22日复电同意桂军南移。桂军立即将在兴安、全州、灌阳防守的15军撤下,至此,全州至兴安130公里湘江防线已无守兵。

  可惜,行动迟缓的红军没有抓住这个机会!

  后来,何键向蒋介石告密,蒋恼羞成怒,急令桂军迎战。李宗仁、白崇禧迫于压力,才将部队调回,与红军激战。

编辑:唐毓瑨   来源:重庆晚报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粵語協會

GMT+8, 2024-5-25 05:47 , Processed in 0.05756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