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2967|回復: 4

[其它] 直接拜佛菩薩為師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11-20 11:48: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密教修行,十分講究傳承,強調師傳關係緊密。

然而,當今末法時代,邪師說法如恒河沙;自己初學,尚無辨別正邪之慧眼,萬一誤跟邪師,則後果不堪設想。

再者,今人多貢高我慢,較難找到能攝服自己的師父,於是有些人可能會自以為是、盲修瞎煉,進而生起邪悟、邪慢,甚至入魔。

那麼,如何才能保護自己的法身慧命,防止上述過患呢?

古人拜師修行,有兩種方法:一是拜當世的有緣人作師父,視師如父,侍師如君;另一種是直接拜佛菩薩為師,視佛如父,以佛為師。

所以,若無現世的師父可以攝服自己,不如學習古人,拜佛菩薩為師。淨空法師就勸念佛人拜阿彌陀佛為師,每天讀誦彌陀四十八願,用意很深。

佛菩薩是真正的成就者,有無窮多種接引眾生的方便,因此,衹要拜了佛菩薩為師,我們就不必擔心走錯路、或沒有合適的修行法門,也不必擔心被邪師所害。而且,佛菩薩威神赫赫,也足以攝服任何貢高我慢者。縱觀歷代高僧大德,亦多有直接受佛菩薩灌頂、傳法者。可見,直接拜佛菩薩為師,實乃修行之一大捷徑也。

例如,古印度的無著菩薩就是拜彌勒菩薩為師的。無著(Asanga)是四世紀著名的印度佛教聖者,他進入山中閉關,專門觀想彌勒菩薩,熱切希望能見到彌勒菩薩、從他那裏接受教法。後來他終於如願以償,親承彌勒菩薩教法,並成為唯識宗開山祖師。

我們也可以學無著菩薩,選一位自己覺得有緣(自己特別喜歡)的佛或菩薩,用自己的心力虔誠發出祈求,請這位佛或菩薩收自己做弟子。佛菩薩不捨任何一個眾生,所以衹要我們誠心祈求,一定會如願的。祝大家成功!

 樓主| 發表於 2009-11-20 11:50:35 | 顯示全部樓層
無著與彌勒菩薩的故事


無著菩薩(Asanga),是四世紀著名的印度佛教聖者、大乘唯識宗(又稱法相宗)的開創者。當年,他進入山中閉關,專門觀想彌勒菩薩(Maitreya Bodhisattva),熱切希望能見到彌勒菩薩出現,從他那裏接受教法。

無著極端艱苦地做了六年禪修,可是連一次吉兆的夢也沒有。他很灰心,以為他不可能達成看見彌勒菩薩的願望,於是放棄閉關,離開了閉關房。他在往山下的路上走了沒多久,就看到一個人拿著一塊絲綢在磨大鐵棒。無著走向那個人,問他在做什麼?那個人回答:「我沒有針,所以我想把這根大鐵棒磨成針。」無著驚奇地盯著他看,他想,即使那個人能在一百年內把大鐵棒磨成針,又有什麼用?他自言自語:「看人們竟如此認真對待這種荒謬透頂的事,而你正在做真正有價值的修行,還如此不專心!」於是他調轉頭,又回到閉關房。

三年又過去了,還是沒有見到彌勒菩薩的絲毫跡象。「現在我確實知道了,」他想:「我將永遠不會成功。」因此,他又離開了閉關房。不久走到路上轉彎的地方,看到一塊大石頭,巨大得幾乎要碰觸到天。在岩石下,有一個人拿著一根羽毛浸水忙著刷石頭。無著問:「你在做什麼?」

那個人回答:「這塊大石頭擋住我家的陽光,我要把它弄掉。」無著對這個人不屈不撓的精神甚感訝異,對自己的缺乏決心感到羞恥。於是,他又回到閉關房。

三年又過去了,他仍然連一個好夢都沒有。這下子他完全死心了,決定永遠離開閉關房。當天下午,他遇到一隻狗躺在路旁。它衹有兩隻前腳,整個下半身都已腐爛,佈滿密密麻麻的蛆。雖然這麼可憐,這只狗還是緊咬著過路人,以它的兩隻前腳趴在那個人身上,在路上拖了一段路。

無著心中生起了無比的慈悲。他從自己身上割下一塊肉,拿給狗喫。然後,他蹲下來,要把狗身上的蛆抓掉。但他突然想到,如果用手去抓蛆,可能會傷害到它們,唯一的方法就是用舌頭去吮。無著於是雙膝跪在地上,看著那堆恐怖的、蠕動的蛆,閉起他的眼睛。他傾身靠近狗,伸出舌頭……下一件他知道的事就是他的舌頭碰到地面。他睜開眼睛看,那只狗不見了;在同樣的地方出現彌勒菩薩,四週是閃閃發光的光輪。

「終於看到了。」無著說:「為什麼從前你都不示現給我看?」

彌勒菩薩溫柔地說:「你說我從未示現給你看,那不是真的。我一直都跟你在一起,但你的業障卻讓你看不到我。你十二年的修行,慢慢溶化你的業障,因此你終於能看到那只狗。由於你真誠感人的慈悲心,一切業障都完全祛除了,你也就能以自己的雙眼看到我在你面前。如果你不相信這件事,可以把我放在你的肩膀上,看別人能不能看到我。」

無著就把彌勒菩薩放在他的右肩上,走到市場去,開始問每一個人:「我的肩膀上放了什麼?」「沒有,」多數人說,又忙著幹活。衹有一位業障稍稍淨化的老婦人回答:「你把一隻腐爛的老狗放在你的肩膀上,如此而已。」無著終於明白慈悲的力量廣大無邊,清淨和轉化了他的業障,讓他變成適合接受彌勒的示現和教法的器皿。於是,彌勒(意為「慈」)菩薩把無著帶到天界,傳授給他許多崇高的教法。

 樓主| 發表於 2009-11-20 11:59:08 | 顯示全部樓層
[轉貼]直接向佛菩薩請教


讀誦佛經,遇到不懂之處,身邊又無精通經教之人可以請教,怎麼辦呢?

其實,並不是一定要問有肉身的人,才能理解經典。

很多同修都有這樣的體會:隨著對一部經反覆讀誦的次數不斷增多,對經典的理解也會越來越深,會逐漸悟出越來越多的道理。

也有一些同修,讀經碰到不明白的地方就拜佛菩薩、拜經、祈求佛菩薩加持,也能逐漸開智慧。

還有,念佛菩薩名號、持咒、持經等也能開智慧。


《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大正藏 1060)云:
觀世音言:「若善男子、善女人,誦持此神咒者,發廣大菩提心,誓度一切眾生。身持齋戒,於諸眾生,起平等心。常誦此咒,莫令斷絕。住於淨室,澡浴清淨,著淨衣服。懸幡、燃燈,香、華、百味飲食,以用供養。制心一處,更莫異緣,如法誦持。

是時當有日光菩薩、月光菩薩,與無量神僊,來為作證,益其效驗。我時當以千眼照見、千手護持。從是以往,所有世間經書,悉能受持;一切外道法術、韋陀典籍,亦能通達。......」



還有一些同修是直接拜佛菩薩為師的。


《佛說無量壽經》(大正藏 0360)云:
儻有疑意、不解經者,可具問佛,當為說之。


《無量義經》(大正藏 0276)云:
是諸菩薩。莫不皆是法身大士。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之所成就。其心禪寂常在三昧。恬安惔怕無為無欲。顛倒亂想不復得入。靜寂清澄志玄虛漠。守之不動億百千劫。無量法門悉現在前。得大智慧通達諸法。曉了分別性相真實。有無長短明現顯白又能善知諸根性欲。以陀羅尼無礙辯才。請佛轉法輪。隨順能轉。微渧先墮以淹欲塵。開涅槃門扇解脫風。除世熱惱致法清涼。次降甚深十二因緣。用灑無明老病死等。猛盛熾然苦聚日光。爾乃洪注無上大乘。潤漬眾生諸有善根。布善種子遍功德田。普令一切發菩提萌。智慧日月方便時節。扶疏增長大乘事業。令眾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常住快樂微妙真實。無量大悲救苦眾生。是諸眾生真善知識。是諸眾生大良福田。是諸眾生不請之師。是諸眾生安隱樂處。救處護處、大依止處。處處為眾作大導師,能為生盲而作眼目。聾劓啞者作耳鼻舌。諸根毀缺能令具足。顛狂荒亂作大正念。船師大船師運載群生渡生死河。置涅槃岸。醫王大醫王。分別病相曉了藥性。隨病授藥令眾樂服。調禦大調禦。無諸放逸行。猶如像馬師。能調無不調。師子勇猛威伏眾獸。難可沮壞。遊戲菩薩諸波羅蜜。於如來地堅固不動。安住願力廣淨佛國。不久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諸菩薩摩訶薩。皆有如是不思議功德。


《妙法蓮華經》(大正藏 0262)<安樂行品第十四>云:
當於一切眾生,起大悲想;於諸如來,起慈父想;於諸菩薩,起大師想。


《妙法蓮華經》<法師品第十>云:
藥王,我於餘國,遣化人,為其集聽法眾,亦遣化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聽其說法。是諸化人,聞法信受,隨順不逆。若說法者在空閑處,我時廣遣天龍、鬼神、乾闥婆、阿修羅等,聽其說法。我雖在異國,時時令說法者得見我身。若於此經忘失句讀,我還為說,令得具足。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
寂寞無人聲,讀誦此經典,
我爾時為現,清淨光明身。
若忘失章句,為說令通利。


《妙法蓮華經》<普賢菩薩勸發品第二十八>云:
爾時普賢菩薩白佛言:「世尊,於後五百歲、濁惡世中,其有受持是經典者,我當守護,除其衰患,令得安隱,使無伺求得其便者,若魔、若魔子、若魔女、若魔民、若為魔所著者,若夜叉、若羅剎、若鳩槃茶、若毗舍闍、若吉遮、若富單那、若韋陀羅等,諸惱人者,皆不得便。是人若行、若立、讀誦此經,我爾時乘六牙白象王,與大菩薩眾俱詣其所,而自現身,供養守護,安慰其心,亦為供養法華經故。是人若坐、思惟此經,爾時我復乘白象王現其人前,其人若於法華經有所忘失一句一偈,我當教之,與共讀誦,還令通利。爾時受持讀誦法華經者,得見我身,甚大歡喜,轉復精進,以見我故,即得三昧及陀羅尼,名為旋陀羅尼、百千萬億旋陀羅尼、法音方便陀羅尼,得如是等陀羅尼。


《大方廣佛華嚴經》(大正藏 0279)云:
如此會中,菩薩大眾,見於如是諸佛如來甚深三昧大神通力;如是盡法界、虛空界,東、西、南、北、四維、上、下一切方海中,依於眾生心想而住,始從前際、至今現在,一切國土身、一切眾生身、一切虛空道,其中一一毛端量處,一一各有微塵數剎種種業起次第而住,悉有道場菩薩眾會,皆亦如是見佛神力,不壞三世,不壞世間,於一切眾生心中現其影像,隨一切眾生心樂出妙言音,普入一切眾會中,普現一切眾生前,色相有別,智慧無異,隨其所應開示佛法,教化調伏一切眾生,未曾休息。


《妙法蓮華經》<如來壽量品第十六>云: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自我得佛來,所經諸劫數,無量百千萬,億載阿僧祇,
常說法教化,無數億眾生,令入於佛道。爾來無量劫,
為度眾生故,方便現涅槃,而實不滅度,常住此說法。
我常住於此,以諸神通力,令顛倒眾生,雖近而不見。
眾見我滅度,廣供養舍利,咸皆懷戀慕,而生渴仰心。
眾生既信伏,質直意柔軟,一心欲見佛,不自惜身命。
時我及眾僧,俱出靈鷲山,我時語眾生,常在此不滅,
以方便力故,現有滅不滅。餘國有眾生,恭敬信樂者,
我復於彼中,為說無上法。汝等不聞此,但謂我滅度。
我見諸眾生、沒在於苦惱,故不為現身,令其生渴仰,
因其心戀慕,乃出為說法。神通力如是,於阿僧祇劫,
常在靈鷲山,及餘諸住處。......



* 可見,佛菩薩時時處處都可以為我們說法。


[ 本帖最後由 libran 於 2009-11-20 12:00 編輯 ]
 樓主| 發表於 2009-11-20 12:02:43 | 顯示全部樓層
[轉貼]念大悲咒閉關三年 奇異如聖僧


閉關三年 判若兩人(清澍庵)

清朝釋澍庵,揚州人。少年時很粗獷,不守戒,被住持斥責,很生氣想報復。接著又想以潛心修持來雪這恥辱。便在藏經閣念大悲咒,閉關三年後才出來。神采和過去兩樣,態度非常謙遜,人們都不能推測他證到的境界。偶然他在茶館中,聽旁人談說佛經,爭論不下。他笑說,你們所說都有錯,一面背經文,一面作解釋,滿座都大為驚服,一切書笈,沒看過的均能背誦。人們傳說他的奇異,稱他做聖僧。

(出《高僧傳》)

 樓主| 發表於 2009-11-20 12:05:57 | 顯示全部樓層
[轉貼]跟文殊菩薩學佛法


作者:三寶弟子 韋果依



學佛好處 告訴大家

接到張居士的電話,說要我寫一篇有關禪修的過程心得,我當時很驚訝,為何會找到我,如果大家看到我本人,一定會覺得不怎麼樣,但學佛的人就是有一顆與平常人不一樣的心,和一種無形的智慧,是一般人無法瞭解和體悟的。如果有人看完我的修行心路歷程,而尚未學佛,請趕快找一位與自己有緣的法師或居士,一起來拯救自己的心靈,不要光在煩惱裏過日子,或躲在自己煩惱的世界裏哭泣,能夠如此,那麼我寫這篇報告就值得了。

有些人認為:學佛是比較年長者的寄託。其實錯了,學佛是體悟人的一生和提高自己心靈的層次。有些人認為學佛的人,因與世無爭,看起來都很消極,走在人家的後面,其實學佛人的智慧是走在大家前面的。不論是有學識或無知識的,都要面對自己的人生,都要體會人生好與壞的一面,但我已悟到:人總是要修行的。改掉自己不好的習氣,把它調整得好一點,這就是我們生而為人的目的。

上面所述的,就是我文章的開始,也是我學佛後的感受,我將要寫出我個人對人生的覺醒和觀感,相信是滿精彩的,滿有趣的,請各位要看!要看!



從富有到貧窮 體會坎坷人生

開始要描述我的一生了,一切報告是不打妄語的。在十八年前左右,我家的家產約有六仟萬台幣之多,但瞬間垮的垮,債被逃的逃,完全不剩一毫。我先生又在病中,水電、瓦斯、大小家人三餐,藥費等均無著落,就是連泡麵都買不起,房子也賣了還債,不得不搬到走廊上生活。三個小孩四、三、二歲,要喫的牛奶或甚麼的都沒有,就連我要祈禱上蒼的香也沒有,但我還是傻傻地對老天爺說,如果待我有一頓飯喫,我會去幫助孤兒院裏的孤兒。

好不容易賒到了一桶瓦斯,把以前剩下的飯晾乾拿去煮粥,方維持了個把月。又好不容易去賒帳做路邊生意,因沒有固定的位子,隨時要到處跑警察,一天的生意才賣七、八百元,生意好時也不過一仟多一點,扣掉成本所賺無幾。不巧的是約過二、三月時,大女孩拉肚子,拉了個把月,那時連藥房拿藥的區區二、三十元都要考慮,也不敢跟左鄰右舍說小孩要喫藥,家裏又沒瓦斯可燒開水,只好硬著頭皮,去跟對面住戶要一碗開水。鄰居他才告訴我說,小孩這種情形似中暑了,最後就跑去買五塊錢的地瓜粉,和五塊錢的黑糖泡生水,結果喝了後真的就好了。各位可留下此秘方,因此方有效又簡單。

又有一次在做生意時,突然覺得心亂得很,我跟隔攤朋友交代,若等一下我與人吵架,你要拉我一把。過不久一大堆人抱著我五歲大的兒子來找我,說他在夜晚時從高處摔下,已昏過去好久了。三更半夜與鄰居把小孩送到某大醫院,因是凌晨三點,等待很長時間醫生都不見蹤影,鄰居叫我快找醫生來或到別家,我當時起了一個念頭:如果是我的孩子你就醒過來,如果不是要做我的孩子,那你就走罷!然後我就在孩子的腋下板筋,替他抓了十幾下,抓後不久孩子終於醒了。鄰居們很高興,還叫我等待醫生,我認為無必要,且經濟情況也不好,帶著小孩就回家了。

一切不好的境界都現前了,我默默地承受著。我娘家是很富有的,當初與我丈夫結婚時,家人都不贊同,他們也告訴我說:嫁他以後,有事不會幫我。雖然現在已到山窮水盡,生活陷入了絕境,但我還是蠻有骨氣的,不向娘家求援,我相信會渡過困境的。



獲朋友幫助 條件是要念佛

在熬了一段時日後,有一位常來買東西的客人,因熟稔後就成為好朋友,他叫我念佛。因為那時經濟情況還沒改善,生活還是很辛苦,他除了叫我念佛外,還時常拿飯到做生意的地方給我喫,我這位善心的朋友叫阿良。也因為他的幫助,更因為他教了我念佛,才開始跨出學佛的第一步,我真非常感謝他。

從那時起我每天除做生意外,還念佛幾百遍,念了半年多,體會不出念佛的好處。有次阿良再拿飯來,並問有沒有在念佛啊?我聽了就很生氣地說:你把飯拿回去,我佛號也不想念了。因為當時並不知道甚麼叫佛法,起先的念佛是有條件交換的。雖生氣告訴阿良不念了,但因念佛已念了半年多,雖無感應甚麼的,但不念時又覺得怪怪的。因此還是偷偷地在念佛號。

就這樣又過了一年,還是搞不懂念佛有甚麼好處。後來做生意的地方,被警察趕,不能繼續做了,只得回到自己家附近,很麻煩地再做下去。佛號還是照念,以前念「阿彌陀佛」,念「觀世音菩薩」聖號,後來自己改念「大智文殊師利菩薩」。如此又過了半年,生意也改做賣涼水了。



否極泰來 開始拜佛修行

約三年時間,皆因著重在三餐生活而忙,因此家境已有一點點改善,但要籌出一些錢來幫助別人,還是覺得很喫力的。好不容易弄到一萬元送到孤兒院去,自從我將錢送去後,不知不覺地生意好得很,當時我開始對布施有一點懂:要有福報,一定要布施,幫助別人。也因為如此,更加強我念佛的信心。

我找了一張文殊師利菩薩騎著青毛獅的佛像,貼在客廳的璧上,開始拜佛,並喫早素。我每天不管工作到多晚,一定要把一百零八拜的功課做完,才會去休息。很多人以為累了就要去睡覺,但我不管多累,在拜完佛後,精神就會好起來,然後才能睡得很好。在拜佛後,治好了我拉肚子的毛病及痔瘡。我拉肚子拉了十幾年,很多藥都喫不好,非常嚴重,常年乾飯吞不下,喫水質或較軟的東西就會拉,以前嘴巴常年不知甚麼東西叫好喫,自從喫早素又拜佛後,一切毛病沒喫藥就好了。另外依我的經驗,拜佛可使我們筋肉拉鬆,使身體更有舒服感,這就是內氣充滿色身的緣故。如此種種使我對拜佛更具信心,那時才懂得感恩,先感謝朋友阿良,還從心裏感謝佛、菩薩。



希望突破心病 加緊拜佛修心

在拜佛拜了二、三年後,內心的脾氣面對逆境時,都會暴發出來。坦白說我是自認很聰明伶俐的女人,因此養成習氣一大堆,心病毛病很多,故面對境界都不能自持。雖然在六、七年後的現在,生活已沒以前那麼困難,也因改賣其他東西生意不錯,賺了不少錢。但家裏的那一半,他的老毛病又發作,欠了一大筆賭債。因此我在態度與觀念上,一直不能平和地對待他。未學佛前,我對最小女兒也有一股偏見,動不動就會暴力相向。自開始拜佛後,對小孩的行為均能用溝通的方法解決;但對那另一半,我想已是大人了,應自己會想會做,少加煩心,結果又出大紕漏。我甚至跪在菩薩像前,請菩薩開示我該如何做,突然有一念頭飄入心中:「踏實、實相」。我開始檢討自己的作為,如何做到踏實、實相。踏實是人要實在、不說謊;當初對實相並不瞭解,後來才知實相是心的體,亦即空無,以空無心面對一切境界,不為境界所轉,如此應可免除煩惱。但當時面對此心的困境及污髒的內心,我希望能找出一條解決的路。

我開始守一年的齋戒,所謂齋戒是過午就不喫東西僅喝水,在齋戒期間不為家人知道,與往常一樣照常工作,這段期間我的工作很累,但回到家我都會拜佛。我的另一半也會幫我做家事,有時回到家已經凌晨三、四點,我身體已覺得軟叭叭地,但我還是照拜。不打妄語,有一天我拜佛時,拜呀!拜呀!我已經拜倒在地上起不來了,我就直接對著文殊菩薩紙像說:「我有一願望,衹要讓我的業能消減,我就是拜死在菩薩像前,也在所不惜。」發願完後,勉強爬起來的一剎那,我忽然間領悟了:一切業障、不如意的煩惱,均是由自己的身、口、意所引出來的,都是面對一切人事物時,本來境歸境無事的,人是外在的人,事是外在的事,物是外在的物,偏偏我們的心去招惹它,才會有煩惱產生。但領悟歸領悟,做不到卻還是煩惱不減。



閱讀經書 尋求修行法寶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請到了一本經書,名為《大乘本生心地觀經》。當我閱讀一次後,正是修心的大乘佛法,我非常喜歡,但經典衹是告訴你方法,能不能做到是要智慧與毅力的。該經觀心品中,世尊宣說《觀心陀羅尼》曰:「唵 室佗 波羅(二合)底 吠憚 迦盧弭」,持此咒時,舉清淨手,左右十指更互相交叉,右手押左手並相握,如縛著形,此名金剛縛印。經云結印誦此真言盈滿一遍,勝於讀習十二部經,所獲功德無有限量,乃至菩提不復退轉。我除念經中的咒外,還試著去做修心的功課。但身體沒有氣感,修心根本使不上力,很久的一段時間均無大進展,一直為心病所苦。

我又請到一本經,名叫《大乘瑜伽金剛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缽大教王經》,在大藏經卷六第廿七頁經文中,世尊告文殊師利菩薩云:「其人入觀七日一食,得證曼殊(文殊同)大智普賢行願。」又云:「學此瑜伽三摩地教法者,如是人等常當節食,七日一餐,則得無畏,不被天魔鬼神得便,頻那夜迦入行人身心,而作障難,或對人目前出現種種相貌,及夜夢境界現作佛形,或作菩薩諸天梵釋形像......」

我看到此段經文後,開始七日中只喝果汁,不再喫其他食物。但七日過後卻無任何訊息,我自認為方法不對,應該另有訣竅才對。後來我才知道我僅拜佛不會打坐,丹田炁機沒有,當然七日一餐無效。在此後,我就跪在文殊菩薩像前,禱告說:「菩薩如果收我這笨徒弟,應當使我心病改善,請指示我斷食的好方法。」 禱告後隔天也就忘了,那知三、四天後有一位朋友前來拜訪,提起某處有一民間道場,在為生病人家斷食治療疾病,斷食後的人除身體疾病轉好外,人的習氣等心病也會轉好。



為破色身束縛 學習斷食修行

打聽好地址後,即前往學習三日斷食法,在斷食中不喫任何東西僅喝水,但我第一次斷食中卻連水也喝不下。在斷食中一切工作及拜佛照常,三天斷食後要喝半斤的純生老薑汁,一次喝完後,要再喫一整顆鳳梨,鳳梨一下子喫不完,可慢慢分數次喫。第一次在斷食中,並無多大感受,但使我學會斷食的步驟。在第一次斷食後的第三天,我即再進行第二次斷食,此次我已可體會體內有甚多無形的東西,是我們業力所變現,且在體內頑固地干擾著,使我們的心亂。一般而言,斷食的第二天是最難過的,頭兩次我身體還發高燒,發燒時並不喫藥。若能熬過第二天,那第三天就變為輕鬆了。

有了第二次斷食的好處,我更積極再進行斷食,在前後一個月中,我連續斷食五次。記得在第一次斷食時,對喫的欲望還很強,斷食還沒結束,已經去買了好多東西,準備斷食斷完後要好好喫一下。其實斷食或守齋戒,均是在斷我們的食欲,故定力強的可在家斷食,不然以在道場斷食為佳。我前四次中,每一次均有新的感受,但直到第五次卻是讓我脫胎換骨,刻骨銘心的一次斷食。

每次斷食中,均不讓家人知道,反正工作關係,喫飯時間各個不同,有喫沒喫的,無人知道。且工作照常,拜佛照常,故在第五次行一連五天斷食中,已無足夠的體力支持下去,在勉強爬上補貨貨車後,整個人已快陷入昏迷。我還有意識心在想:還好!現在是在外面,若有狀況發生,還有人會幫忙;若在家裏暈倒,可能無人能救哩!

在五次斷食之後,有些異能現象開始發生。我在最後斷食中喝薑汁時,卻不覺得薑汁是辣的,像在喝白開水似的有點甜。後來才知道:此是舌根已去掉分別意識,所以諸味一性故現一味。另外我還產生了所謂第三隻眼,我能看到體內像有一雙手,在腸道中扒那些髒東西,我能感受到由身體上部往下慢慢變化,由污髒而變為清淨,但到肚臍下方五橫指頭處,卻疼痛得不能通過。我打電話請教斷食的道家行者,他還用心念止制我的疼痛。後來我後悔,應讓它自然發展下去,如此丹田部位可能會全通。

在第五次斷食中,體內腸道排山倒海般翻騰,最後腸道不清淨污臭的腸粘液狀東西,也在斷食中一直排出,清腸整肚似地改善我的胃腸,此種現象在前四次是沒有發生過的。至於心的根本習氣毛病,也在慢慢轉變中,在此五次斷食後,整個臉變得白白的,也像清澈無邪似地,此似心清淨的人之必然現象。這種現象我在斷食道場那裏,亦曾親眼看到:當時有一婦人家,整個臉及身體發出黑氣,使身體皮膚變得泛黑,經七天斷食後,整個身體即轉得較為清白。



修習打坐 引發貢高我慢心

往後更常常斷食,守齋戒、拜佛,如此一年後,我才知道這就是在改根性。後來身體內清淨了,就開始學打坐,在自行打坐中,第一個給我悟的道理是:出生為人就是來修行的,再不修的話,壽命有限,時間實在不夠了。

由打坐中,我也開始知道福慧是如何得到的,對人世間的事都能起觀照而有所知。另外我也有一種特殊的異能感覺,似可感受到人心的善惡、好壞、人的個性、習氣等,好像可看入人的心一樣。起初我對此異能很放不下,每有所感知即告訴對方,有的人因而心生敬仰,並另眼看待我。我似與一般人有些不同了,因此我開始起我慢心,因此我的心又開始熏習不清淨的污染法,導致我的心又亂成一團。此時才知道,我的毛病習氣僅是暫伏,衹要上述用功法門疏於使用,一切習氣又再復發,原來並沒全斷盡。其實要習氣永伏,已至佛境界者才有可能。

至於能覺知他人的心這件事,後來跟張居士學習後,舉知觀世音菩薩,用耳根圓通法門修習時,提示每根必通過動、靜、根、覺、空、滅等六結使的突破,才能得解脫智慧。故一個人有所覺知而不修入第四層次的空觀,是不能得解脫的。他並告誡我說:很多事可感知,但不可說,才能超越自我的分別法執及俱生法執。我因而體會到「佛法無邊」的意思是一切心的困境要得到解脫,對內、外境界不執著,均要靠自己來,假借他人不得的。



尋找善智識 親至佛光山

人來生娑婆,業不可謂不重,愛欲之情是動凡情的根本。五年前,因為我那另一半在外發生了感情牽扯,使我又陷入不能自拔的境界,瞋心、愛心、妒心,使我以前認為修得不錯的境界,全化為烏有,我知道這是在考驗解脫最後的一關─情關。 雖然我在農禪寺,前身時的道場,即常去那裏走動,直到民國七十五年十月五日,才正式在上聖下嚴師父的接引下皈依三寶。往後除偶爾參加八關齋戒外,還未受過任何戒,也就一直沒人可請教佛法。在此心亂困境中,我亟需有人幫我,教我解脫出來。於是我在文殊菩薩紙像前祈禱說:「請指導我認識一位師父,能讓我可隨時請教佛法,以解決內心困境的人。」

之後不久的舊曆元月廿五日,是佛光山的萬緣法會期中,我就抱著尋師的心情前往參加。我走遍了佛光山的每一佛堂,並且參拜諸佛、菩薩,當我參拜文殊殿時,不知何故,我在文殊菩薩前落淚不止,久久才離開文殊殿。走遍道場各處後,無事可做時,突然聽見廣播說:「廚房缺人手,請發心的人前來幫忙。」 每次我到那一道場,都會自動到廚房去幫忙,現在廚房有需要,更要去結緣積福。

我一到廚房,其中一位出家師父就對我說:「我等你等了三年了,東西帶來了沒有?」 我起初愣了一下,後來才想起,三年前我來此時,看到此處廚房缺了一把漏子,在撈東西時,很不方便,於是我說下次來時,會帶一把漏子來。想不到師父還記得這件事,但我卻忘記帶來。我很不好意思答應:回去馬上送來。當然回台北後的第二、三天,我特地買了一把漏子親自送到佛光山給師父。

當我到廚房工作時,早已有一位師姊在幫忙,經寒喧後,知道她叫林燕慧師姊。在工作中她主動告訴我說,她除常到農禪寺、文化館、佛光山及其分院外,也到大乘精舍學打坐,教禪學的老師講得不錯,你一定要去聽一聽。同時奇怪的她還告訴我,你要去聽的時候,一定會有障礙阻礙你,你無論如何一定要突破。



初至大乘 聽聞解脫道

到佛光山並未找到有緣的師父,卻在林師姊的推薦下,認識了一個居士。回台北後的一個星期六下午,想要去大乘精舍上課。我梳妝完畢把衣服穿好,當要穿鞋子出去時,老麼突然大叫肚子痛。我想真的障礙來了,我心起了一個念:兒子如果是我的跑不掉,如果不是我的強留也留不住。我毅然離家去大乘精舍,不管老麼的肚子痛。

當我看到張居士時,覺得並沒有特別奇異的地方,幾乎與正常人無異。打完坐開始上課了,因為這是中級班課程,講義比較高深,但他講禪學或佛法,都能以現實生活來說明,不在名相上執著,每每在對治我們的心病上很管用,使我在往後的修行上,有一正確方法。課後經林師姊介紹,張老師認識了我。

當我上完課回到家,老麼也好端端地在那裏玩,絲毫不損。此事使我體會到眾生業力大,連聞正法都有無限障礙,普通人一有障礙或突遇一點雜事,就會放棄原來要去學佛的機緣,真是可惜。

認識了張居士,開始修習打坐的基礎,並接觸一些真正的佛法,也參加一、二次的禪一,從頭認識本體空性,因緣起諸心法,緣滅法滅的道理。一切相應執著境界,均是不清淨心執取其境,妄自煩惱。但因做生意關係,僅至打坐班上課幾次,一有心不能突破的問題,即與張居士在電話中探討,有修行的體悟也在電話中報告。我開始學會面對逆境界來時,煩惱心念起時,即能警覺,若警覺後定不住就要轉念,也就是用疏導、轉移的方法,來調伏未盡的習氣及現前的煩惱。



情愛不重 不來娑婆

我知道另一半有了外遇後,起先的痛苦是刻骨銘心的,但當我從這件事裏解脫出來後,我覺得以前的我真是幼稚、無知與好笑。男女能結為夫妻,不管合不合得來,總是有緣。回想當時我心的痛苦似如刀割?也不像!刀割衹是神經感覺的痛,心痛是深沈悶纏不解的痛,是不甘願又放不下無奈的痛,是愈翻攪愈結纏不順的痛,不管我如何形容,總是難以顯示此痛的狀況,除非您是過來人。

我與他一見面總會吵,心裏總是不平、有疙瘩,但為甚麼他不在又要想念他?既然在一起,不會得到愉悅,為甚麼要惦掛他?我開始分析此痛苦的原由,我愛他?既然愛他為甚麼要吵架?我不愛他?不愛他為甚麼要起不平的心,見面會給他臉色看?後來我體悟了我是有依賴的心,有需要靠山的意,女人本來是要依附男人而活的,如果我能自立更生,我就可不需要他的。有了這層體悟後,我在他不在時,亦能補貨、銷貨,我漸漸學習獨自一個人也能幹活。除了自己獨立外,我將學習到的觀心修行法門,使用在日常生活中,使我的心在情愛的迷誤中解脫出來。

漸漸地,我對他與別的女人在一起的事,已能不在意了,他不回來更無所謂了,雖然他偶而會回家走走,但我對他已沒有濃濃的感情,我知道夫妻緣份已快盡了。數年後的某一天,當他打電話給我,說他生病了,想要搬回家來。浪子回頭,本應該接納他的,但不知為甚麼我卻不想再續這段緣,我還是沒答應他。現在我與他雖然戶口名簿上還是夫妻,但實際上是朋友,我以朋友的心情與他交往,他幾次要求回家,我真不想再有世間這種緣份。經典上說:人無情欲是不來生娑婆世界的,我好不容易從情愛中解脫出來,我希望來生不要再來這人間了。



自身受用 希有緣速學佛

我雖然對佛法尚無很深認識,僅是在色身與心的煩惱方面,有一點點體悟。但我有一顆虔誠的心,希望有緣讀到此文的人,若您已在學佛,我的自述僅供您參考,也許您比我懂得多。若還沒學佛的人看了本文,希望您能發起學佛的意願。佛教不是迷信的宗教,佛法是讓您由痛苦、煩惱、不平中,得到解脫的法門,而且還要你自己來做解脫的工作。佛教也不貪執怪力亂神,一切靈通均是幻有,不可執著,以免落入邪道。南無大智文殊師利菩薩!南無阿彌陀佛!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20-7-8 11:40 , Processed in 0.252429 second(s), 25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