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粵語拼音] 广东话元音分类嘅两大系统(比读语音学书籍更有价值)

目前广东话教学, 拉丁化所采用嘅拉丁方案, 以对广东话韵母分类系统来分, 有两大系统: 1. PENKYMAP系统  2. 耶鲁-黄锡凌系统.

PENKYAMP系统同耶鲁系统嘅最大唔同, 就系, PENKYAMP 发现, 广东话入边有两组对应嘅元音音位, 分别叫"长元音"同"短元音":

长音

  • [a]
  • [ɛ] 半开前非圆唇音
  • i
  • [ɔ] 半开后圆唇音
  • u
  • [ɶ] 半开前圆唇音
  • [y]

短音

  • [ɠ]
  • [e]
  • [o] 同 [ø]系同一个音位

其中,
  • [a]
  • [ɛ] 半开前非圆唇音
  • [ɔ] 半开后圆唇音


短音

  • [ɠ]
  • [e]
  • [o] 同 [ø]

系相对应嘅三对长短组, 而

  • i
  • u
  • [ɶ] 半开前圆唇音
  • [y]

 系无短对应嘅长元音.

呢个规律, 其实系PENKYAMP从大陆六十年代"广州音字典"元音系统分类总结完善出来嘅. 所以呢个系统就叫"PENKYAMP系统".

PENKYAMP 系统同耶鲁系统嘅最大唔同, 就系, 黄锡凌先生首订嘅呢个元音系统, 错误咁认为 [e] 系 i 嘅同一个音位嘅异读, 而且认为 [e] 同 i , [o] 同 u 系同一个音位嘅长, 短两个版本. 其实, 呢种认识系错嘅. 广东话入边嘅长短唔单单系时间嘅长短, 而且系区别唔同音位嘅, 无话一个音位有长短两个版本, 只要一个音位系长, 另一个音位系短, 佢哋就肯定系唔同嘅两个音位.

PENKYAMP 嘅另一个特点, 系同"广州音字典"稍为唔同嘅. 广州音字典, 及耶鲁系嘅大多数方案, 都认为 [ø]  同 [ɶ] 系同一个音位, 即系佢嘅"短版本", 或者话 [ø]  系 [ɶ] 嘅"短对应".
http://www.cantonese.ca/romanization.php
PENKYAMP 唔咁认为.  PENKYAMP 对 [ø]  读音嘅归类, 遵循嘅系 SIDNEY KAM Y. LAU 嘅系统. LAU 先生就系写 LONELY PLANET PHRASE BOOK 嗰个人. LAU 先生认为, [ø]  完全系 短 [o]  嘅同音位异读, 就系佢嘅"前置版本". 但系在第啲方面, 就系在 [e] 同 i , [o] 同 u 嘅睇法上, LAU 方案系个耶鲁系嘅方案.


教 院, JYUTPING 都属于耶鲁系统. 不但 [e] 同 i , [o] 同 u 嘅认识上同耶鲁-黄锡凌系统一致, 但系同 PENKYAMP 同广州音字典对立, 而且教院, JYUTPING对 [ø]  同 [ɶ] 嘅认识上同耶鲁, 广州音系统都一致, 但系同 PENKYAMP 同 LAU 就对立喇.

在 2005 年, DESMOND LEE 发明咗"唐话罗马字".  一开始系叫"唐罗"嘅. 后来改咗成"粤语罗马字". 但系为咗同第啲咁叫嘅方案区分开来, 而家我重叫佢"唐话罗马字".
http://input.foruto.com/ocj/yuetyuelomaji/
http://cantonese.wikia.com/wiki/Yuetyue_Lomaji_blog
http://yuetyuelomaji.blogspot.com/

唐 话罗马字, 对[e] 同 i , [o] 同 u, [ø]  同 [ɶ] 嘅归类上睇, 系一种百分之百嘅耶鲁系方案. 佢无好似 JYUTPING 咁区别 [ø]  同 [ɶ] 嘅拼法, 而系好似耶鲁同教院咁采用同一拼法, 呢个系佢嘅好大不足. 但系, 佢在观感上, 比耶鲁, JYUTPING, 教院都优越好多. 比 LAU 亦优越好多. 我觉得佢系耶鲁系入边最优秀嘅方案.

虽 然唐话罗马字在对元音系统归类上, 选择咗错误嘅耶鲁系, 呢个并唔系佢同PENKYAMP相比嘅最大缺点. 我觉得, 拼写观感上, 佢有某啲地方比PENKYAMP优秀, 比如讲用唐罗来拼广东人嘅姓名英文版, 在英语中较能读得似原音. PENKYAM来拼粤人英文名, 必须等到PENKYAMP普及咗, 规则普遍广为人知后, 先可行. 呢个道理, 其实在汉语拼音, 闽南话拼音身上最明显. 一种拼写规则唔跟英文屁股走嘅方案, 比如 PENKYAMP, 必须在规则广为人知之后先能被引进入英语, 无人知道规则嘅情况下, 最好用返英语规则来拼粤人嘅英文名.  唐罗对PENKYAMP嘅有一个观感不足, 就系双 AA 嘅标调问题. 标在边个 A 上都觉得有啲臃肿. 当然, 呢个唔系一个好严重嘅问题.

所以, 我对唐罗嘅最大意见, 就在佢对标调符号嘅选择上.

下面系唐罗同PENKYAMP在标调符号上嘅比较:

左边系唐罗, 右边系PENKYAMP

Tone Mark Contour  Pitch Level  Fu  Si
1 ā--ä Level  High (5-5)   --
  詩  --
2 â--ã Rising  Mid to High (3-5)   苦  --
  史  --
3 ä--â Level  Mid (3-3)   富  --
  試 --
4 à--a Falling  Low-Mid to Low (2-1)   扶 -- fu
  時 -- si
5 á--á Rising  Low to Mid (1-3)   婦 --
  市  --
6 a--à Level  Low-Mid (2-2)  fu 父  --
 si 事  --



 Ā ā Ē ē Ī ī Ō ō Ū ū 
 Ä ä Ë ë Ï ï Ö ö Ü ü


 Â â Ê ê Î î Ô ô Û û
 Ã ã Ẽ ẽ Ĩ ĩ Õ õ Ũ ũ


 Ä ä Ë ë Ï ï Ö ö Ü ü
 Â â Ê ê Î î Ô ô Û û


 À à È è Ì ì Ò ò Ù ù
 A a E e I i O o U u


Á á É é Í í Ó ó Ú ú
Á á É é Í í Ó ó Ú ú


 A a E e I i O o U u
 À à È è Ì ì Ò ò Ù ù



工具箱

Ä ä Ë ë Ï ï Ö ö Ü ü - Ã ã Ẽ ẽ Ĩ ĩ Õ õ Ũ ũ - Â â Ê ê Î î Ô ô Û û = Á á É é Í í Ó ó Ú ú - À à È è Ì ì Ò ò Ù ù --- Ÿ ÿ Ỹ ỹ Ŷ ŷ Y y Ý ý Ỳ ỳ ---- Ṅ ṅ Ñ ñ Ň ň Ṋ ṋ Ń ń Ǹ ǹ Ṇ ṇ ----- Ṁ ṁ Ḿ ḿ Ṃ ṃ ---- Ḧ ḧ Ĥ ĥ






其实唐 罗 嘅声调符号选择, 系有佢自己嘅规律嘅. 首先, 佢在 阴组调同阳组调各三符号嘅选定, 同PENKYAMP基本相同, 就系,  UMLAUT, TILDE/MACRON, CIRCUMFLEX 都系表阴, 无标调, ACUTE, GRAVE 都系表阳. 而且, DESMOND 解释, 根据音形, 是否升降, 或平, 佢觉得呢啲上标号嘅形状就反映而家广州话入边调值嘅音阶升降形状.

但系, 我而家指出, 其实我一直都对用无标调来表第六调(渡调)好大意见. 因为PENKYAMP用无标调来表第四调(河调)系有原因嘅. 以后, 广东话作为一种独立于普通话嘅国际性语言, 系要对译名进行"格式化"嘅, 亦就系逐渐脱离"每个译名每个译名咁斟酌用无贬义嘅文读汉字来转写, 并且通常直接采纳普通话制订出嘅全国通用标准译名" 嘅局面.  咁样做, 先可以摆脱"每一个译名都要嗮时间揾适当汉字, 而且用广东话读出来唔似外语原名"嘅严重问题. 咁做, 系为我哋嘅后代着想, 亦系为广东话现代化着想.
要做到咁, 就必须揾出"唔用汉字来译译名, 改用广东话拼音来译"嘅格式标准. 而家广东人自己读外语名嘅约定俗成嘅标准系, 重音读第一调(周调), 重音前嘅音节读第三调(店调), 重音后嘅音节读第四调(河调). PENKYAMP 当时考虑嘅因素就系呢个, 河调必须用来译最轻读, 调最低嘅外语音节, 所以必须无上加调号.

下面系以后用广东话拼音译译名, 完全采用格式化嘅, 而家已经在广东话口语中约定俗成嘅译名方式嘅几个例子:

按顺序 1. 普通话汉字译名  2. 国际通用拉丁或英文名  3.  PENKYAMP格式体字典式  4. PENKYAMP格式体日常式

哥伦比亚   Colombia   ,    Kôw-lämp-bi-a / Kôw-lämp-bi-ya   ,   Kôwlämpbi'a / Kôwlämpbiya
委内瑞拉  Venezuela  ,   Wên-nê-suë-la / Vê-nê-suë-la    ,     Wênnêsuëla / Vê'nêsuëla
亚尔伯塔  Alberta    ,  Âu-bäh-ta / Â-lâh-bäh-ta   ,   Âubähta / Âlâhbähta
宾夕法尼亚  Pennsylvania  ,    Pên-sîu-wëy-ni-ya / Pên-sîu-vëy-ni-a   ,     Pênsîuwëyniya / Pênsîuvëyni'a
路易斯安纳  Louisiana   ,   Lû-î-sî-ë-na / Lû-wî-sî-yën-na   ,  Lû'îsî'ë'na / Lûwîsîyënna
埃塞俄比亚  Ethiopia   ,   Î-sî-öw-pi-a / Yî-fî-yöw-pi-ya   ,   Îsî'öwpi'a / Yîfîyöwpiya
斯德哥尔摩  Stockholm , Sî-dög-homp ,   Sî'döghomp
哈萨克斯坦  Kazakhstan,  Kâ-säg-si-tan ,  Kâsägsi'tan
吉尔吉思斯坦   Kyrgyzstan ,  Kî-âh-gïd-si-tan/ Kî-yâh-gïd-si-tan ,  Kî'âhgïdsitan/ Kîyâhgïdsitan
塔吉克斯坦  Tajikstan,  Tâ-jïg-si-tan,  Tâjïgsitan
乌孜别克斯坦 Uzbekstan,  Û-jî-bëg-si-tan,  Ûjîbëgsitan
土库曼斯坦  Turkmenstan,  Teûg-mën-si-tan/Teög-mant-si-tan, Teûgmënsitan/Teögmant'sitan
贝尔法斯特 Belfast ,  Beäu-fa-si-tah/Bë-lah-fa-sid, Beäufasi'tah/Bëlahfasid
布宜诺斯艾利斯 Buenos Aires , Buê-nô-säi-le-si , Buê'nôsäilesi
墨西哥   Mexico/Mejico ,  Mëg-sek-kow / Më-hi-go , Mëgsekkow / Më'hi'go


重音音节之后嘅音节, 都用唔标调嘅第四声(河调)译出, 系有道理嘅. 如果河调要学似唐罗咁用 GRAVE 来标出, 就有啲臃肿喇. 总之, 用无标调来表示声调最低嘅第四声, 系有道理嘅.

我 当时无同唐罗嘅创制者讲明呢个道理, 但系同佢讲, 如果唐罗用咗PENKYAMP六调嘅标调符号, 并唔代表你唔再系唐罗. 因为从字母拼写规则来睇, 你重系唐罗. 但系同PENKYAMP标调符号统一咗, 以后好处系好大嘅. 因为我觉得两套系统, 都系比JYUTPING同耶鲁, LAU等方案有前途嘅. 起码在标调呢方面统一一下, 可以帮助粤语学习者掌握PENKYAMP, 唐罗两种方案, 然后就唔使理嗰啲JYUTPING, 耶鲁诸如此类嘅方案喇.


另外最后一个建议就系, 唐罗必须学JYUTPING咁, 区别 EO 同 OE, 就系"揉" YEOT1 同 "曰" YEOT6 呢两个字嘅唔同韵腹. 耶鲁同教院都无区分, 而呢个错误系致命嘅.   我建议, JYUTPING 入边个 EO, 亦就系"出"嘅韵腹, 最好拼成 EU, 以表示同作为"束"嘅韵腹嘅 U 有啲关系.  咁, "月"嘅韵腹重可以好似原来咁拼成 UE, "药"嘅韵腹重可以系 EO, 以表示同 "作"嘅韵腹有啲关系. 咁"药"亦唔使学JYUTPING咁改成 YOEK 喇. 改得越少越好.

Penkyamp Jyutping 拼法对照表






[ 本帖最後由 penkyamp 於 2010-1-15 16:52 編輯 ]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將「明」韻腹歸入「先」韻腹的音位是不可行的。 



将 i(衣)、ɪ{億} u(烏)、ʊ{速} 睇成同音位系好大嘅错误


音素和音位   1 2

[輸入法] 「广东话拼音字输入软件」发布! 欢迎下载! 附件 1 2 3

对于唐话罗马字声调符号嘅异议


[粵語拼音] 廣東話拼音字(Penkyamp方案) 附件 1 2

[粵語拼音] 粵語羅馬字 附件 1 2




广东话入边有两组对应嘅元音音位, 分别叫"长元音"同"短元音":

长音

  • [a]
  • [ɛ] 半开前非圆唇音
  • i
  • [ɔ] 半开后圆唇音
  • u
  • [ɶ] 半开前圆唇音
  • [y]

短音

  • [ɠ]
  • [e]
  • [o] 同 [ø]系同一个音位

其中,
  • [a]
  • [ɛ] 半开前非圆唇音
  • [ɔ] 半开后圆唇音


短音

  • [ɠ]
  • [e]
  • [o] 同 [ø]

系相对应嘅三对长短组, 而

  • i
  • u
  • [ɶ] 半开前圆唇音
  • [y]

系无短对应嘅长元音.


我问下你, 广东话入边既然有"卑"
[e] 点解重会有"碧" [ɪ] ? 其实认为有 [ɪ] 呢种想法系违反咗一种语音系统入边 Occam's Razor 嘅原则嘅. 呢两个读音根本就系同一个音位. 另外, 讲"碧" [e] 同"必"(/i/) 系同一个音位, "福" ([o]) 同"阔"(/u/) 系同一个音位, 系黄锡凌先生完全唔了解自己嘅母语广州话. 错误嘅!



另外, 耶鲁系大部分方案, 如教院同耶鲁, 都认为 "出" [ø] 应该归入 "灼" [ɶ] 之下, 错误嘅! "出" [ø] 应该归入 "束" [o] 之下!

在粤语中嘅几个好少嘅例子: "束"韵母同"出"韵母"比较---虽然韵腹音位系同一个, 但系音值有一定唔同, 尤其系如果你唔系用粤剧腔来正常讲嘢. 呢个短半闭后圆唇元音前化嘅阿勞風变化, 亦在"粗"母同"催"母嘅比较中出现. 第二个例子系声调阿勞風: 有个人叫花展雄, 佢个姓"花", 读阴平降调. 佢大佬叫花昌雄, 佢个姓读阴平平调. 呢个现象就系阴平调在阴平前, 同在第啲调前有平, 降两种唔同调值, 但重系表示同一音位嘅现象. 最后, 就系国际音标半元音 j 标在圆唇元音 长 O 短 O 同 U 后面, 都阿劳风成国际音标半元音 y, 其实重系同一个音位. 如果 j 标在任何圆唇圆音前作为声母, 如 EU, O, OH, U, EO, 都系要阿勞風成 y 嘅. 呢个叫舌齿非圆唇半元音在任何圆唇元音前后都要圆唇化嘅阿勞風现象. 广东话入边嘅阿勞風基本就系呢几个喇. Penkyamp
[ 本帖最後由 penkyamp 於 2008-9-8 13:23 編輯 ]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耶鲁, 粤拼使用 "UK", "UNG", "IK", "ING"是系统上的错误

http://en.wikipedia.org/wiki/Wikipedia:How_to_edit_a_page

下边几个例子表明, 和广东话拼音相比, 耶鲁拼音和所谓"粤拼"是十分不完美的.  耶鲁, 粤拼使用 "UK", "UNG", "IK", "ING"是系统上的错误, 广东话没这个音位组合!

(粤语广东话拼音)

JYUT6 YU5 Gwong2 DUNG1 wa2 PING3 yam1---!      

YYUHT YYÚH Gwóng Dùng wá PING yàm---!

Yeùdyeú Guõng-DÖNK-wã PÊNK-yämp --- !


(孔子曰;打交亦用砖乎,要尽伤头肤,还要狂呼.不亦乱呼)

HUNG2 zi2 JOEK6: da2 gaau1 JIK6 JUNG6 ZYUN1 fu1, jiu3 ZEON6 SOENG1 tau4 fu1, waan4 jiu3 kwong4 fu1, bat1 JIK6 LYUN6 fu1---!

HÚNG jí YEUHK: dá gàau YIHK YUHNG JYÙN fù, yiu JEUHN SEÙNG tàuh fù, wàahn yiu kwòhng fù, bàt YIHK lyuhn fù.
---!

Hõnkjĩ YEÒD: dãgäu YÈK YÒNK JEÜN fü, yîu JÒNT SEÖNG taw fü, wanyîu kuong fü, bät YÈK LEÙN fü.
--- !

拼音唔系净系攞来为单个字注本字音嘅. 更重要, 系能够用呢种拼音来串写粤语里比较复杂嘅语气性音变, 调变, 同韵母及声调状况比较特殊嘅庞大语气助词系统.

耶鲁同所谓"粤拼"连观感表达性呢方面都唔能够合格, 当然就唔能够胜任广东话嘅拉丁拼音所必须担负嘅任务喇.

南方有越南国语, 北方有汉语拼音, 耶鲁同所谓"粤拼"点解连人哋嘅基本优点都学唔到, 重停留 hãy 完全幼稚原始嘅阶段呢?

广东话拼音方案
Penkyamp 方案 (本方案稿为 Xiss_Donknga 制作)

本方案包括以下特点:

1.
通过分辨所有长短元音,比粤拼*更系统化的反映广东话的元音,而粤拼只区分长「a」和短「a」;

2.
通过变换结尾的辅音或声母来唯一反映不同的长短元音;

3.
没有像粤拼一样用不统一的形式表现「oe」和「eu」的前元音化;

4.
用相同的不发音元音字母「e」放在主体元音前来描述两个(非三个)前圆唇元音;

5.
将另一个前圆唇元音(不完全前圆唇)归类为短「o」;

6.
辅音「j」在传统的英文化中常作「z」而不是「y」,因此在本方案中「j」作「z」,而不像粤拼作「y」。

7.
根据实用性和视觉美学,本方案并不比粤拼系统笨拙或丑陋。

8.
对比粤语和日语,广东话拼音(Penkyamp)类似于日语的Kunrei拼写系统,而粤拼(Jyutping)类似乎Hepburn系统。

*注:粤拼指「香港语言学学会粤语拼音方案」(JYUTPING)。

一、字母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o p s t u w y z

二、声母表
   
   b波
   
   
   
   p婆
   
   
   
   m摸
   
   
   
   f科
   
   
   
   d多
   
   
   
   t拖
   
   
   
   n挪
   
   
   
   l罗
   
   
   
   g哥
   
   
   
   k卡
   
   
   
   h何
   
   
   
   gu瓜
   
   
   
   ku夸
   
   
   
   j左
   
   
   
   z左
   
   
   
   c初
   
   
   
   s梳
   
   
   
   y也
   
   
   
   w华
   
   
   
   ng我
   
   
   
   
   
   
   
   
   
   
   
   
   
   
   
   
   
   
注:1.z、j两声母可通用互换。如ja3(炸)也可写作za3(炸)。但一般多写作j。
三、韵母表
a   
   
   a呀
   
   ai挨
   
   au拗
   
   am
   
   an晏
   
   ang
   
   ab鸭
   
   ad押
   
   ag
   
ah   
   
   
   
   ay矮
   
   aw欧
   
   amp庵
   
   ant
   
   ank莺
   
   ap
   
   at
   
   ak
   
e   
   
   e
   
   
   
   
   
   
   
   
   
   eng
   
   
   
   
   
   eg
   
eo   
   
   eo
   
   
   
   
   
   
   
   
   
   eong
   
   
   
   
   
   eog
   
eh   
   
   
   
   ey
   
   
   
   
   
   
   
   enk英
   
   
   
   
   
   ek益
   
eu   
   
   eu于
   
   
   
   
   
   
   
   eun冤
   
   
   
   
   
   eud月
   
   
   
i   
   
   i衣
   
   
   
   iu妖
   
   im淹
   
   in烟
   
   
   
   ib叶
   
   id热
   
   
   
o   
   
   o
   
   oi哀
   
   
   
   
   
   on安
   
   ong
   
   
   
   od
   
   og恶
   
oh   
   
   
   
   oy
   
   ow奥
   
   
   
   ont
   
   onk
   
   
   
   ot
   
   ok屋
   
u   
   
   u乌
   
   ui会
   
   
   
   
   
   un碗
   
   
   
   
   
   ud活
   
   
   
m   
   
   m唔
   
   
   
   
   
   
   
   
   
   
   
   
   
   
   
   
   
ng   
   
   ng五
   
   
   
   
   
   
   
   
   
   
   
   
   
   
   
   
   




注:1.-h(ah、eh、oh)拼式只是短元音的标识,使之与其对应的长元音(a、e、o)相区分,在实际运用中并不会单独出现。
2.oy、ont、ot实质为半闭前圆唇音,在本方案中将之归入oh(半闭后非圆唇音)类。
3.中文字是用来标注该韵母发音的,其中红字只取该字的韵母作标注。
4.m(唔)和ng(五)是自成音节的鼻音韵母。
5.在粤语中m这个音节只有一个字m4 ,其余读音似乎相同的其实都是ng这个音
节,例如ng6 午ng5 吴ng4 五ng5 伍ng5

四、声调表
   名称(调值)
   
   阴平(55)
   阴入(5)
   
   阴上(35)
   
   阴去(33)
   中入(3)
   
   阳平(21)
   
   阳上(13)
   
   阳去(22)
   阳入(2)
   
   符号
   
   1
   
   2
   
   3
   
   4
   
   5
   
   6
   
   例字
   
   
   
   
   
   
   
   
   
   
   
   
   
   
   
   
   记忆口诀
   

   
   
   

   
   
   

   
   店,
   

   
   
   

   
   
   

   
   
   

   
调值用阿拉伯数字音阶描述,「1」音调最低,「5」音调最高。

http://img208.imageshack.us/img208/564/cantonesetonesls6.gif

注:声调符号标在音节的右方,例如:

诗si1
史si2
试si3


以下系广东话拼音的带调号字母,可以直接复制:

Ä ä Ë ë Ï ï Ö ö Ü ü - à ã Ẽ ẽ Ĩ ĩ Õ õ Ũ ũ Ñ ñ -  â Ê êÎ î Ô ô Û û= Á á É é Í í Ó ó Ú ú Ń ń Ḿ ḿ - À à È è Ì ì Ò ò Ù ù Ǹ ǹ Ṁ ṁṂ ṃ




拼音字拼寫示例《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Cantonese Penkyamp Version

Dày Yät Tiu
Yantyant sänk yi jìyaw, hãy jeünyim tonk keunlèy seòng yätlòtpenkdãnk.Kóydèy fûyáw léysênk tonk leongsämp, bènk yënkgöi yí hënkdàyguänhày gêjënksant seöng dôydòi.
第一条
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
Article 1
All human beings are born free and equal in dignity and rights. Theyareendowed with reason and conscience and should act towards oneanother ina spirit of brotherhood.



如果想找原来WIKIPEDIA的比较繁复的介绍版,请看:
Penkyamp Wikipedia Ban

另外请见:
Penkyamp Yawyonk Wuiwa 拼音有用会话

呢个系旧时WIKIPEDIA的比较复杂的广东话拼音介绍版。而家已经换成比较简化的版本,请看 Penkyamp



漢字-粵語拼音字對照示例: 此表包含了粤语中所有韵母!

广东话韵母全表, 请参考

爸 a1 大 ai6 跑 au2 男 am4 眼 an5 硬 ang6 集 ab6 辣 ad6 白 ag6 啦 ah1
睇 ay2 口 aw2 飲 amp2 新 ant1 等 ank2 十 ap6 一 at1 黑 ak1
車 e1 肥 ey4 掉 eau6 舔(白读) em2 餅 eng2 夾 eb6
ed2 eg6
靴 eo1 佢 oy5 蠢 ont2 想 eong2 出 ot1 藥 eog6 曰
eod6
知 i1 少 iu2 點 im2 面 in6 明 enk4 葉 ib6 熱 id6 食 ek6
坐 o5 開 oi1 做 ow6 乾 on1 講 ong2 渴 od3 學 og6
苦 u2 杯 ui1 門 un4 用 onk6 活 ud6 六 ok6
書 eu1 短 eun2 月 eud6
唔 m4 五 m5/ng5


漢字漢語拼音
(普通话)   
拼音字拼法
(粤语)   

漢字漢語拼音
(普通话)   
拼音字拼法
(粤语)   

漢字漢語拼音
(普通话)   
拼音字拼法
(粤语)   
北京Běi jīngBäk Gënk
Huā
XiěSẽ

Ngó
XuēHëo
ZhùCéu
HuàiWài
WàiNgòi
BèiBûi
JiàoGâu
YāoYïu
FèiFây
Dèy
ZhuīJöy
GǒuGãw
Lòw
Ngâb
ShāSâd
BǎiBâg
SānSäm
MànMàn
XíngHang
Kèg
JìngGêng
Yìb
Yìd
JiànGîm
XiànSîn
Hôd
GuóGuôg
ÀnNgòn
BāngBöng
HuóWùd
HuànWùn
Gäp
ShīSät
Däk
XīnSämp
XīnSänt
ShēngSänk
ShíSèk
JīngJënk
ChūCöt
Hök
XìnSônt
ZhōngJönk


《沧海一声笑》
<Cöng hõi yät sënk sîu>
曲:黄霑 | 词:黄霑 | 编:顾家辉
kök:Wong Jïm  | ci:Wong Jïm  | pïn:Gû Gä-fäy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Cöng hõi yät sënk sîu,töw töw leóng ngòn ciu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faw camp coy lòng jĩ gêy gämp jïu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Cöng tïn sîu,fänt fänt sây seòng ciu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soy fù soy sênk cöt tïn jï hĩu
江山笑 烟雨遥
Göng sän sîu,yïn yeú yiu
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
tow lòng tow jònt honk cant jòk sây gẽy dö gïu
清风笑竟惹寂寥
Cënk fönk sîu gẽnk yé jèk liu
豪情还胜了一襟晚照
how cenk wan sènk líu yät kämp mán jîu
苍生笑 不再寂寥
Cönk sänk sîu,bät jôi jèk liu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how cenk yenk jòi cï cï sîu sîu

lä...........

Sont pênk yämp jì bãn:
纯拼音字版:

Cöng hõi yät sënk sîu

kök:Wong Jïm  | ci:Wong Jïm  | pïn:Gû Gä-fäy

Cöng hõi yät sënk sîu,töw töw leóng ngòn ciu
faw camp coy lòng jĩ gêy gämp jïu
Cöng tïn sîu,fänt fänt sây seòng ciu
soy fù soy sênk cöt tïn jï hĩu
Göng sän sîu,yïn yeú yiu
tow lòng tow jònt honk cant jòk sây gẽy dö gïu
Cënk fönk sîu gẽnk yé jèk liu
how cenk wan sènk líu yät kämp mán jîu
Cönk sänk sîu,bät jôi jèk liu
how cenk yenk jòi cï cï sîu sîu
lä...........




男儿当自强
Nam yi döng jì keong
林子祥
Lamp Jĩ-ceong

傲气傲笑万重浪
Ngòw hêy ngòw sîu màn conk lòng
热血热胜红日光
Yîd heûd yìd sênk honk yàt guöng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
Dãm cí tîd dã guät cí jënk gông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Hönk kämp bâg cïn jeòng ngán guöng màn léy ceong
誓奋发自强做好汉
Sày fánt fâd jì keong jòw hõw hôn
做个好汉子每天要自强
Jòw gô hõw hôn jĩ múi tïn yîu keong
热血男子热胜红日光
Yìd heûd nam jĩ yìd sênk honk yàt guöng
让海天为我聚能量
Yeòng hõi tïn wày ngó jòy nank leòng
去开辟天地为我理想去闯
Hôy höi tïn pëk dèy wày ngó léy seóng hôy cõng
(碧波高涨)
(Bëk bö göw jeông)
又看碧空广阔浩气扬
Yàw hôn bëk hönk guõng fûd hòw hêy yeong
即是男儿当自强
Jëk sì nam yi döng jì keong
强步挺胸大家做栋梁做好汉
Keong bòw ténk hönk dâi gä jôg dònk leong jòw hõw hông
用我百点热耀出千分光
Yònk ngó bâg dĩm yîd yîu cöt cïn fänt guöng
做个好汉子
Jòw gô hõw hông jĩ
热血热肠热
Yìd heûd yìd ceong yìd
热胜红日光
Yìd sênk honk yàt guöng

Sont pênk yämp jì bán:
纯拼音字版:
Nam yi döng jì keong
Lamp Jĩ-ceong


Ngòw hêy ngòw sîu màn conk lòng
Yîd heûd yìd sênk honk yàt guöng
Dãm cí tîd dã guät cí jënk gông
Hönk kämp bâg cïn jeòng ngán guöng màn léy ceong
Sày fánt fâd jì keong
Jòw gô hõw hôn jĩ múi tïn yîu keong
Yìd heûd nam jĩ yìd sênk honk yàt guöng
Yeòng hõi tïn wày ngó jòy nank leòng
Hôy höi tïn pëk dèy wày ngó léy seóng hôy cõng
(Bëk bö göw jeông)
Yàw hôn bëk hönk guõng fûd hòw hêy yeong
Jëk sì nam yi döng jì keong
Keong bòw ténk hönk dâi gä jôg dònk leong jòw hõw hông
Yònk ngó bâg dĩm yìd yìu cöt cïn fänt guöng
Jòw gô hõw hông jĩ
Yìd sênk honk yàt guöng




万里长城永不倒
Màn léy ceong senk wénk bät dõw
曲:黎小田
Kök:Lay Sĩu-tin
词:卢国沾
Ci:Low Guôg-jïm
《大侠霍元甲》主题曲
Dài hàb Fôg Yeun-gâb jeũ tay kök
罗文
Lo Mant

昏睡百年
Fänt sòy bâg nin
国人渐已醒
guôg yant jìm yí sẽnk
睁开眼吧
Jänk höi ngán bà
小心看吧
sĩu sämp hôn bà
那个愿臣掳自认
ná gô yeùn sant lów jì yènk
因为畏缩与忍让
Yänt wày wây sök yeú yãnt yeòng
人家骄气日盛
yant gä gïu hêy yàt sènk
开口叫吧
Höi hãw gîu bà
高声叫吧
göw sënk gîu bà
这里是全国皆兵
Jé lóy sì ceun guôg gäi bënk
未来强盗要侵入
mèy loi keong dòw yîu cämp yàp
最终必送命
jôy jönk bïd sônk mènk

万里长城永不倒
Màn léy ceong senk wénk bät dõw
千里黄河水滔滔
cïn léy wong ho sõy töw töw
江山秀丽
Gönk sän sâw lày
蝶彩峰岭
dìb cõi fönk léng
问我国家那像染病
mànt ngó guôg gä ná jeòng yím bèng
冲开血路
Cönk höi heûd lòw
挥手上吧
fäy sãw seóng bà
要致力国家中兴
yîu jî lèk guôg gä jönk hënk
岂让国土
hẽy yeòng guôg tõw
再遭践踏
jôi jöw jĩn dàb
个个负起使命
gô gô fù hẽy sí mènk

万里长城永不倒
Màn léy ceong senk wénk bät dõw
千里黄河水滔滔
cïn léy wong ho sõy töw töw
江山秀丽
Gönk sän sàw lày
蝶彩峰岭
dìb cõi fönk léng
问我国家哪像染病
mànt ngó guôg gä ná jeòng yím bèng
冲开血路
Cönk höi heûd lòw
挥手上吧
fäy sãw seóng bà
要致力国家中兴
yîu jî lèk guôg gä jönk hënk
岂让国土
Hẽy yeòng guôg tõw
再遭践踏
jôi jöw jĩn dâb
这睡狮渐已醒
Jé sòy sï jìm yí sẽnk

纯拼音字版:
Sont pênk yämp jì bãn:

Màn léy ceong senk wénk bät dõw
Kök:Lay Sĩu-tin
Ci:Low Guôg-jïm
<Dài hàb Fôg Yeun-gâb> jeũ tay kök
Lo Mant


Fänt sòy bâg nin
guôg yant jìm yí sẽnk
Jänk höi ngán bà
sĩu sämp hôn bà
ná gô yeùn sant lów jì yènk
Yänt wày wây sök yeú yãnt yeòng
yant gä gïu hêy yàt sènk
Höi hãw gîu bà
göw sënk gîu bà
Jé lóy sì ceun guôg gäi bënk
mèy loi keong dòw yîu cämp yàp
jôy jönk bïd sônk mènk

Màn léy ceong senk wénk bät dõw
cïn léy wong ho sõy töw töw
Gönk sän sâw lày
dìb cõi fönk léng
mànt ngó guôg gä ná jeòng yím bèng
Cönk höi heûd lòw
fäy sãw seóng bà
yîu jî lèk guôg gä jönk hënk
hẽy yeòng guôg tõw
jôi jöw jĩn dàb
gô gô fù hẽy sí mènk

Màn léy ceong senk wénk bät dõw
cïn léy wong ho sõy töw töw
Gönk sän sàw lày
dìb cõi fönk léng
mànt ngó guôg gä ná jeòng yím bèng
Cönk höi heûd lòw
fäy sãw seóng bà
yîu jî lèk guôg gä jönk hënk
Hẽy yeòng guôg tõw
jôi jöw jĩn dâb
Jé sòy sï jìm yí sẽnk





大地恩情
DÀI DÈY YÄNT CENK
关正杰
Guän Jênk-gìd   
电视剧:《大地恩情》主题曲
dìn sì kèg<Dài dèy yänt cenk>jeũ tay kök

河水弯又弯
Ho sõy wän yàw wän 
冷然说忧患
láng yin seûd yäw wàn
别我乡里时
Bìd ngó heöng léy si 
眼泪一串湿衣衫
ngán lòy yät ceûn säp yï säm

人于天地中
Yant yeün tïn dèy jönk 
似蝼蚁千万
cí law ngáy cïn màn
独我苦笑离群
Dòk ngó fũ sîu ley kuant 
当日抑愤郁心间
döng yàt yëk fánt wät sämp gän

若有轻舟强渡
Yeòg yáw hënk jäw keong dòw 
有朝必定再返
yáw jïu bïd dènk jôi fãn
水涨水退
Sõy jeông sõy tôy 
难免起落数番
nan mín hẽy lòg sôw fän

大地倚在河畔 
Dài dèy yï jôi ho bùn
水声轻说变幻
sõy sënk hënk seûd bîn wàn
梦里依稀满地青翠
Mònk lóy yï hëy mún dèy cëng côy
但我鬓上已斑斑
Dàn ngó bânt seòng yí bän bän

纯拼音文字版:
Sont pênk yämp mant jì bãn:

DÀI DÈY YÄNT CENK
Guän Jênk-gìd   
dìn sì kèg<Dài dèy yänt cenk>jeũ tay kök


Ho sõy wän yàw wän 
láng yin seûd yäw wàn
Bìd ngó heöng léy si 
ngán lòy yät ceûn säp yï säm

Yant yeün tïn dèy jönk 
cí law ngáy cïn màn
Dòk ngó fũ sîu ley kuant 
döng yàt yëk fánt wät sämp gän

Yeòg yáw hënk jäw keong dòw 
yáw jïu bïd dènk jôi fãn
Sõy jeông sõy tôy 
nan mín hẽy lòg sôw fän

Dài dèy yï jôi ho bùn
sõy sënk hënk seûd bîn wàn
Mònk lóy yï hëy mún dèy cëng côy
dàn ngó bânt seòng yí bän bän

[ 本帖最後由 penkyamp 於 2008-8-17 08:18 編輯 ]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其实广东话里"拼"的韵母, 不是 " ING ", 也就是说, 绝对不是广东话单元音 " I " 和辅音 " NG " 的组合.
广东话 有没有单元音 " I " 和辅音 " NG " 的组合呢? 其实有的. 在我的口语里, "点解", 其实就不读"DIM2 GAI2" 而读 "DING2 GAI2". 这是我口语里唯一一个出现单元音 " I " 和辅音 " NG " 的组合. 请你比较一下这个"点"(读 DING2 " 到底和"顶"(读 DENK2)是同一个韵母, 还是完全不同的韵母?

对了, 是绝对不同的韵母.

为什么? 你能说出在所谓"粤拼"里, 为什么 "典" ( DIN2) 的韵腹读正常的窄元音" I ", 而"顶" (在所谓"粤拼"里拼作 DING2) 却要读特殊的"宽元音" I 吗? 我问你, 粤语里是不是有这么一个 " I , U 遇到 K, NG 必宽化" 的语音现象?

其实, 绝对没有这么一个语音现象! 如果说有, 则是编出来的.  "点解"就是证明.

粤 语里真正有的语音现象, 是" A , O, E 的长元音和它们的短元音的对应现象". 也就是说, "生"(白读读 SANG1) 与 "生" (文读读 SANK1) , 桑(SONG1), 松 (SONK1), 声(白读读 SENG1), 声(文读读 SENK1) 的对应关系!

再看看这个: 广东话里,
清声长元音作韵腹的入声"汉语字"(也就是排除壮侗语源的字), 基本都读低阴入调, 也就是在广州话里并入阴去的那个调="店调".
清声短元音作韵腹的入声"汉语字"(也就是排除壮侗语源的字), 基本都读高阴入调, 也就是在广州话里并入阴平的那个调="周调".
例子:
锡 ( SEG3) , 色 (SEK1). 百 (BAG3), 北 (BAK1). 作 (JOG3), 竹 (JOK1)

这 种对应是极有规律的, 只有 PENKYAMP 能够系统性地表现这种规律. 其他方案都是临时凑合出来的大约摸地用"英语字母"模仿广东话音节读音的"外教注音". 但是它们不能够系统性地表达广东话里严格的语音规律, 不能系统性的表达长短元音系统性的对应关系. 更不能简练地象汉语拼音和越南国语一样上标音调, 而是毫无必要地采用有碍观瞻的音调表达形式, 从而局限了它们的实用价值.

广东话里的"拼"(PENK,国际音标 [peŋ])的韵腹, 和"屁"(PEY, 国际音标[pej])的韵腹完全是一样的, 不存在"一个是[ɪ]一个是[e]"的谬论. 如果坚持这个谬论, 则是错误的英语读音先入为主了. 我生活在英语国家多年, 美国英语标准, 知道"一个是[ɪ]一个是[e]"的说法确实是谬论. 美国英语里[ɪ]不是广东话里[e]这样读的.

制订"耶鲁", "粤拼"的人说是语言学的专家, 其实只不过是对外教广东话积累了一点经验的人而已, 但是他们的方案, 充其量只是以务实用英语文字系统摹仿粤语发音, 而不是严谨地深入到广东话的语音系统里.
通过"耶鲁", "粤拼"教出来的外国人, 外地人, 如果真是较真地根据这些不严谨的拼音系统去说一辈子粤语, 是会犯很多根本性的语音错误的.

说学习耶鲁, 学院和粤拼"较为容易", 其实前提是你们已有的英语文字和汉语拼音基础.
耶鲁是很典型的"从英而粤": 你如果会英语, 这种通过接近英语发音方式来"摹仿"粤语发音, 从而第一时间让英语人体会到粤语词汇的大约摸语感的方案, 是比较适合外国人速成和旅游者求助册子的.
学 院和粤拼的韵母系和耶鲁是一致的. 只不过挪动了几个字母而已. 这一系列都可以被称为"耶鲁系". 耶鲁系忽略了粤语三个长短元音对应组的系统表示, 也忽略了 YU, OE, EO 之间可以用拉丁字母系统表示的可能, 而选择了互不相干, 武断决定的字母组合, 减低了系统性. 另外耶鲁系拒绝表达PENKYAMP中的 AH 这个很重要的韵母, 失去了表达某些重要语气词的能力. 耶鲁系的声调表示系统, 完全没有考虑怎么表示语气升降调, 所以不适宜用来介绍广东话的复杂语气助词系. 耶鲁系拒绝采用 Q 这个喉塞音, 不适宜介绍某些具有喉塞音的语气助词. 另外, 耶鲁和学院完全不能正确拼写 "曰" 这个字.  粤拼虽然能够表示, 但是粤拼的字典选择采用错误的读音.
整个耶鲁系统不能正确地拼写"痀僂" (keau leäu) 这个词. 而PENKYAMP采用了与 EU, EO 有规律性对应的特殊用途元音组 EA 后, 成功地拼写了这个词. 这就是规律地拼写有规律性关系的音位的重要意义!

要 说耶鲁, 学院, 粤拼"易于英语人或有汉语拼音基础的人的接受", 其实就等于说"我们在拿反映英语或普通话语音规律的拉丁字母系统, 来模仿广东话词汇的读音". 但因为不能严格的反映广东话的语音规律, 所以很多地方只能象 EO, OE , IN, ING 一样武断决定怎样读. 所谓" I 遇 K 和 NG 就宽读的规律", 其实根本就是个伪规律, 是广东话中从来就不存在的.

如果说你们真想拿一种"反映英语语音规律的拉丁系统来模仿广东话词汇读音, 以最快的速度帮助外国人领会广东话语感", 其实耶鲁, 更不用说使用 JYU 这种不利理解的组合的粤拼, 都比不上古老的"香港政府粵語拼音", 也就是我们随街可见的
「Lan Kwai Fong", Tai Kok Tsui, Shau Kei Wan, Ap Lei Chau, Sham Shui Po 还有 GUNG HEE FAT CHOI.

鬼 佬一看就能用英语的习惯串出大约摸的读音, 三分钟就能讲出不咸不淡的广东话. 整个耶鲁系, 包括粤拼, 犯的就是这一种"以英而粤"的错误, 最终失去了表达广东话中丰富的微妙语音规律的能力, 永远冲不出自己作为"外语人助学工具"的角色. 不能成为真正的"广东话的拼音".

凡 不能正确反映语音规律, 必须武断地决定新表达形式的方案, 其表达空间是有限的.    Fanhay mnankgâw jênkkôg fãnyẽnk yeúyämp kuäylòt, bïdsöy mówdeùn gãmp keûddènk sänt bĩudàd yenksëk gê föngngôn, key bĩudàd hönkgän hày yáwhàn gêq.
 
凡严格反映语音规律, 可以通过规律来发展出新表达形式的方案, 其表达空间是无限的.    Fanhày yimgâg fãnyẽnk yeúyämp kuäylòt, hõyí tönkguô kuäylòt lay fâdjĩn cöt sänt bĩudàd yenksëk gê föngngôn, key bĩudàd hönkgän hày mowhàn gêq.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改正小小: 其实JYUTPING系可以发 "揉" 呢个音嘅, 不过我讲嘅唔系 JAU4, 而系 可以拼成 JEOT1 嘅嗰个音. 但系, 教院, 耶鲁都拼唔出呢个音, 只能拼出 JOET1 来. 其实JYUTPING 系有 EO 同 OE 嘅区别嘅. 但系咁区别法, 似乎有啲武断, 将 E 同 O 换个位就希望能得出 OE 嘅短元音对应来. 而且JYUTPING嘅 YU 纯属画蛇添足. 教院入边嗰个 Y 就比佢简练. PENKYAMP 入边认为, 粤拼入边嗰个 EO 其实作为音位并唔存在, 在PENKYAMP 入边, 佢只系 O 嘅短元音对应在 T 同 Y 之前嘅"阿罗风"(ALLOPHONE, 音变)而已. 在呢点上, PENKYAMP 同刘式拼音, KISA 拼音认识系一致嘅. 而且PENKYAMP入边嘅 EU ("书"韵母) 同 EO ("靴"韵母) 嘅拼写形式系有系统对应关系嘅, 唔系武断嘅. JYUTPING 嘅最大系统性错误, 系统在 ING, UNG, IK, UK 上, 在呢点上, JYUTPING 同耶鲁, 教院犯嘅系同一错误. 因此, JYUTPING, 耶鲁, 教院三者可称为"耶鲁系统". 同耶鲁系统一样, 其实 KISA, 刘等都犯有此错误. PENKYAMP 跟随嘅系大陆六十年代"广州音字典"系统, "广州音字典"在 "EK""ENG"(短元音), "OK""ONG"(短元音)上嘅认识系正确嘅, 承认咗呢两音系长元音 E, O 嘅短缩对应形式, 而唔系 I 同 U "在 K, NG 前嘅宽化形式". 所以PENKYAMP正确咁反映咗广东话中 A, E, O 都有短缩形式嘅规律.


其实PENKYAMP 用 ENK 嘅根据, 直接来自大陆六十年代的"广州音字典"(其中讲明 "成" 韵腹不是 I , 不是 "先"的韵腹, 而是 "四"的韵腹). PENKYAMP 是忠实地遵循广州音字典的精神的.

广州音字典没有受到耶鲁系所受的"英语理解"影响, 所以完全没有用 ING 去理解"成韵".

JYUTPING 其实就是耶鲁系的其中一种形式. 耶鲁系是十分难科学地解释为什么会有两个不同的 I 音位, 只能说"武断", 或"无端".

PENKYAMP 和"广州音字典"很容易解释为什么 E 和 EH 会是两个不同音位: 长元音 VS 短元音. 而且各方面证据表明, 广州话很自然地区别这两类元音, 甚至在声调上, 自自然然地表现出"长短有别": "割" VS "出", "百" VS "北", "锡" VS "色".   而且广州话还有"长白短文"的有趣现象: "声"---白 SENG 文 SENK, 生--- 白 SANG 文 SANK, 命---白 MENG 文 MENK, 席 --- 白 JEG 文 JEK

用 JYUTPING 的 ING, 是表达不出"白长文短"的玄妙的. 用 JYUTPING 来解释清入声声调的"长短有别", 也只能解释得一塌糊涂: 割 GOT 出 CHEOT , 锡 SEK 色 SIK ...

1. 乜嘢系"入声嘅规则"? 无非就系韵腹同塞辅音 P T K 嘅 组合.  而广东话入边嘅 B D G 同 P T K , 都系清声, 无浊声, 本来本质上就系同属清塞辅音嘅六个辅音, 同用来做韵尾, 本质系一样嘅, 点会破坏规律? MP NT NK 唔系入声韵嘅韵尾, 同"破坏入声"完全无关. 只能讲广东话罗马化历史上未试过采用呢种 N 加 K 嘅组合来表示 [ŋ] , 但并唔表示世界上语言嘅罗马化未用过 NK 来表示 [ŋ] 或 MP, NT 来表示能够使韵腹质变嘅 M 同 N. 缅甸语罗马化就咁用, 代表咗韵腹嘅短化, 呢种规律系广州话入边有嘅. 目前只有PENKYAMP采用咗缅语罗马化入边呢种方便简单嘅组合来表示广州话固有嘅规律. 第种广东话嘅罗马拼音都唔能够好有效率咁表示呢种规律. 可以讲, 第种无一种可以完全咁表示呢种关系. 只通过重复来表示 A 嘅长短对应, 而无选择表达 E 同 O 嘅长短对应.

2. 广东话入边"逼", "兵"嘅韵腹同"卑"嘅韵腹系同一个音位. JYUTPING 用 I 表示 "逼", "兵"嘅韵腹, 用 E 表示 "卑"嘅韵腹, 系违反广东话语音规律嘅. 好多 JYUTPING 嘅使用者进一步认为 "逼", "兵"嘅韵腹同"卑"嘅韵腹完全唔同, 认为一个系 [e] , 一个系 [ɪ] 甚至 i , 呢种理解系完全错误嘅.  你认为 "兵"韵腹系一个复元音 (DIPHTHONG ) ei , 呢种认识系错误嘅. "兵"嘅韵腹系个单元音. ei 整个组合系个复元音, 或一个单元音 e 加上半元音 [j] . 你对单复元音不分, 系应该受到第啲粤语人纠正嘅.

3.
e+u 成为字母组 eu, 表达嘅系单元音 [y]. 呢个系个好低嘅话题. 好多明白拉丁化各种可行规则嘅人都明点解. 韩语最新政府拉丁化方案就采用咗 eu 同 eo 来表示 ɯ 同 ʌ , 两者系有规律嘅, 同属非院唇后元音, 一个嘴型大小同圆唇嘅 u 对应, 一个大小同 o 对应. 请问, 你如果唔能够理解呢个简单嘅道理, 韩国人点解又会被咁多人理解?


4.
oy 同ay中嘅y發音唔同, 但系佢哋系同一个音位. 同位异读(ALLOPHONE)嘅情况下, 选择同一字母先能表达语音规律, 选择唔同字母属于画蛇添足. 呢个咁低嘅问题连 JYUTPING 都能够理解. 但系 JYUTPING 在同广东话两个同位异读现象中, 有一个做到咗用同字母, 另一个, 就系"束"同"出"嘅同位异读韵腹现象中, 采用咗唔同嘅字母组合来表达呢一个音位. 呢个系JYUTPING 嘅遗憾.

jyutping的確有唔少缺陷,但最大嘅缺陷系,佢完全无元音上符号标调, 而完全采用数字标调, 
从而失去咗作为日常拼音嘅实用性.

呢啲反对意见低于一般拼音工作者嘅水平, 无论系PENKYAMP定系JYUTPING定系第啲语言搞拉丁方案嘅人都唔会认为系乜嘢真正有意义嘅问题. 我想大多数人早就知道复元音, 复字母组合, 同位异读问题嘅答案同解决办法系乜嘢, 呢啲争论早就在历史上解决.  香港语言学会真正搞 JYUTPING 或对黄锡凌粤语音系著作完全理解嘅人, 系唔会就PENKYMAP提出呢类问题嘅.


广东话入边有两组元音: 长宽或长 A, O, E, EO, EU, U, I,      同短窄 A- O- E-
所谓"长宽", "短窄", 其实而家已经唔系读嘅时间长短决定喇. 但系, 长宽元音在广州话发展过程中, 确实系因长度关系而形成同一类型. 所有长宽或长元音可以自成开音节. 而短窄其实不能自成开音节. 呢个系长宽或长同短窄嘅一个首要区别.

A O E 呢几个长元音同短嘅 A- O- E- 对应, 明显有"长者阔, 短者窄"嘅对应关系. "兵"腹同"逼"腹唔系因为佢哋系复元音 [ei] 啊, 正系因为佢哋系短窄嘅单元音, 先会系比"柄", "石"嘅韵腹明显窄啲, 完全唔同嘅音位咖吒. 同时, "卑"呢个字嘅韵母系个复元音 [ei] , 而呢个复辅音嘅韵腹同"兵", "逼"韵腹完全一样. 当然, "卑""兵""逼"嘅韵腹同"柄"嘅韵腹本来就系完全唔一样, 属于唔同两组嘅音位来嘅. 你无理由话"兵", "逼"嘅元音部分系个嘴型由宽而窄, 由两部分组成嘅复元音啩! 如果唔识呢点, 一系对自己嘅母语广州话内部嘅规律唔系几熟悉, 二系对"复元音", "单元音", "阔窄唔同嘅音位"呢啲语言学概念认识唔够专业.

EO, EU, I, U 本身无佢哋嘅短对应, 无所谓讲乜"阔窄对立". 但系佢哋同 A O E 一样属长呢度无假.

第 二个区别就系, 广州话中, 有一类词汇叫"汉语词", 呢啲词汇同"粤字词"系对立嘅. 粤字词有好多系从壮侗语系借来嘅借词, 有唔少系谐读嘅口语化嘅汉语词, 有唔少系象声词, 亦有唔少系乡下粤语(外片粤语)或第啲汉语方言借入广州话, 从而唔遵守"汉语词"语音规则嘅.

但 系, 单从汉语词来睇, 佢哋今日语音系统嘅形成, 几乎系一脉相承, 好似几千年前就殖民广东嘅一班中原移民, 一直对外封闭, 唔接受周围民系掺入, 从而保留严格内部关系一样. 呢啲汉语词入边, 就保留咗一个叫"长清入低, 短清入高"嘅规律. 亦就系, 汉语词入边, 清入音节如果有长宽或长韵腹, 必然读第三调, 亦就系"发"调. 清入音节如果有短窄韵腹, 必然读第一调, 亦就系"忽"调. "粤字词"系唔使遵守呢个汉语词嘅规律嘅. 而汉语词入边, 只有"必"自无遵守呢个"必然规律". 乜都"必然"就差个"必", 咁好讽刺. 然而汉字词呢个规律就系"然". 就系咁样, 无得点解.

汉语词清入读乜调, 系检验一个元音系"长宽或长"定系"短窄"嘅另一个标准.

呢 啲标准, 如果唔能够通过拼法反映出来, 就只能唔反映, 而只用求其嘅办法, 比如用 "ei" 来表示"兵", "逼"两字入边嘅单元音韵卑腹喇. 而且同"卑"嘅韵母产生咗一定冲突, 你一唔系就将"卑"写成 "beii" , 一唔系就必须解释: "单元音 ei 在无辅音跟尾嗰阵, 其实要读多个半元音 y 在后边, 只不过省略咗..." 呢啲唔能够翻译广州话根本规律嘅方案, 如"黄", "JYUT", "耶"等, 其实都系割东补西嘅权宜之计, 或者系"攞英文串字来学讲广东话", 唔能够真正担当广东话拼音嘅任务.

如果平时学字要用JYUT, 而且标调要用数字嘅, 普通商品包装上嘅粤语品名重系要用番"香港政府拼音". 其实发明咗JYUT等于无发明. 

NK, MP, NT 嘅用法系必须要在方案介绍中讲明嘅. EU, EO 唔系复合元音, 而系复合字母拼写单元音嘅道理亦要在介绍中讲明.

相信JYUTPING亦系同样. 佢必须向鬼佬解释"拼"字嘅韵腹同"骗"字韵腹系完全唔一样嘅音位, 亦必须向广东人自己解释"JYUTPING"唔系读成"绝拼". 呢个就系方案介绍嘅必要. 你唔介绍, 乜都唔系个方案.

咁, 拼音有一种用途, 系好忌睇重方案介绍嘅, 或者话呢种用途入边, 方案介绍永远放在第二位. 呢种用途就系"字典用途". 字典用嘅"标音"----我讲嘅系大部分正文系英文, 外文或者汉字, 标音之占好小部分来说明广东话词汇读音嘅"粤X字典"----必须"一睇就明. 在呢方面, JYUTPING 自然唔得. 耶鲁都好笨重. PENKYAMP 亦唔得, 因为要浪费章节来讲解 NT, MP, NK 代表乜, 而且人哋唔会去睇你介绍. 目前为止, 字典入边介绍广州话词汇, 一唔系就用香港政府式, 一唔系就用类似威妥玛嘅古老式. 其实唔求准确, 只求鬼佬估得出大概.

PENKYAMP 在一开头就讲明, A E O 在同特定字母嘅配搭情况下读长宽, 在同特定字母嘅配搭情况下读短窄. 而 P T K Y W H, B D G I U 同开音节 就系呢啲特定嘅字母配搭. 法则好清楚嘅, 唔似JYUTPING入边 I 咁一开始无定清楚规律, 使用者如果唔系母语粤语者, 亦好难掌握有乜唔同.

JYUTPING 入边 YU 嘅使用, 就系同 PENKYAMP EU, EO 嘅"复字母表单元音"嘅原理一样, 其实系个好容易明嘅方案创制原则, 无必要咬死系一种"不足". 韩国拼音就咁做, 其实系拉丁拼音创制成日使用嘅原则, 亦系拉丁字母系统只有26个字母, 但必须表达每种语言多于 26 个音位而必然出现嘅一种原则. 好多人已经理解. 如果唔能够理解, 就请改变一下思维喇.

JYUTPING 入边 YU 嘅不足, 唔系"复字母原则"上, 而系在其"画蛇添足"上. 教院拼音入边用一个 Y 就可以解决嘅问题, JYUTPING 偏要用 YU, 系受咗耶鲁污染.

有 好多学术概念, 如果你要谈粤语, 其实系应该明嘅. 比如讲"同位异读": 美国英文词 "TOTAL" 入边, 有两个 T, 其实读法都好唔同, 但属于同一个音位. 但系如果美国英语改用两个唔同字母来表示呢个同一个音位, 一来好似 YU 咁系画蛇添足, 二来破坏咗本来可以简化表示嘅语言内在规律, 变咗唔能够反映一个音位在唔同音位搭配情况下固定读唔同音位嘅规律, 就系拼写破坏咗美国英语嘅规律. 呢个道理, 你而家应该明喇. 明咗就专业喇.

JYUTPING 嘅使用者, 可以从"观感"嘅角度来批评 PENKYAMP. 呢个批评我接受. 但系"观感"系比"语音规律"要主观嘅. 比如讲我亦能从"观感"嘅角度来批评 JYUTPING, 耶鲁, 刘式 同黄锡凌,  而且我从观感上对佢哋嘅意见系好大. 觉得单从呢点来睇, 就可以话系佢哋点解不适宜作为方便推广使用嘅实用拼音嘅依据. JYUTPING 入边个" J ", 耶鲁入边嘅标调 H, 都系导致佢哋残废嘅愿意, 在呢度我连"语音"角度都唔使提. 最大嘅残废当然就系数字标调. 数字标调嘅原理好容易理解, 数字标调嘅拼音有一定用途, 而且 PENKYAMP 都会用数字标调嘅, 本身并唔绝对排斥佢嘅使用. 但系只能用数字标调嘅拼音, 实用性就好有限喇. 耶鲁唔能用数字标调, 用咗上加符号, 但系莫名其妙咁加咗个 H 入来, 本来可以简单解决嘅问题搞到鬼咁复杂.

广东话入边有呢几个单元音, 分别用国际音标来咁表示:

长音

  • [a]
  • [ɛ] 半开前非圆唇音
  • i
  • [ɔ] 半开后圆唇音
  • u
  • [ɶ] 半开前圆唇音
  • [y]

短音

  • [ɠ]
  • [e]
  • [o]
  • [ø]

总共有十个咁多. 而拉丁字母有几个元音字母啊? 只有五个. 加埋 y 算系有六个. 点可以用五六个拉丁字母来表达十个元音呢?

一般拉丁方案创制原则有如下几种路线:
1. 增字符路线: 好似越南式广东拼音一样, 增加 ư ơ ô ê â 几个字母. 优点系, 即刻可以在字典使用, 人哋一睇就明呢啲新添字符系表达多出嘅音位嘅. 缺点系, 好似新娘戴首饰嘅又加新添字母又加调号, 唔系好经济, 唔系好观感简洁, 唔系好实用.

2. 新增复字母来表单元音音位: JYUTPING 入边多出咗 EO, OE, YU, AA, 四个代表单音位嘅字母组合, 其实你系应该批评嘅. 因为你以同样理由批评咗 PENKYAMP 入边嘅, EU, EO 仅有嘅两个组合. 而且 PENKYAMP 入边嘅呢两个 EU, EO 系有规律咁对应 U 同 O 嘅. JYUTPING 入边嘅 EO, OE, YU 嘅规律性有啲武断, 而 AA 同 A 所反映嘅规律, 就无延伸到 E 同 O 身上, 实在好遗憾, 使得 JYUTPING 所反映嘅呢个长短规律不完全. 其实几经济嘅. 但系唔够简洁. 通常亦唔能够好似 EU EO 咁做到"规律".

3. 通过元音字母在辅音嘅特定配置下, 有规律咁体现出"同字母异读", 从而达到"经济", "简洁", "规律"嘅所有目标. MP 对 M, P 对 B, W 对 U, 呢个就系有系统性嘅辅音配置. 长元音跟 M B U, 短元音跟 MP P W, 虽然用同一个元音 A. 呢个就系通过"拼写规律"来满足"五个字母表示十个音位"嘅需要.

------------------

当 然, JYUTPING 或习惯咗耶鲁系嘅人, 提出 MP NT NK 有观感上嘅突兀. 我承认呢种观点系有根据嘅, 但系唔赞同呢中观点. MP NT NK 在世界语言拉丁化入边好少用. 我能讲得出嘅, 用 NT 嘅, 唯有缅语拉丁化而已. 而且第啲有同样性质嘅拼法包括越南语同高棉语嘅 NH 或 MH. 缅语, 越南语同高棉语都有一个共同特点, 就系东南亚嘅有"声韵结构"嘅, 音节语音系统比较复杂嘅单音节语言. 多音节嘅语言系无"声母-韵母关系"嘅. 广东话就系咁样嘅一种有声韵关系嘅单音节语言, 音节语音结构比较复杂, 适宜通过字母拼写嘅特殊配置, 来解决观感简洁化, 经济化, 规律化嘅问题.

JYUTPING 代表嘅唔系"传统语音系". JYUTPING 同耶鲁, 黄锡凌, 教院一齐, 最后重有个"唐话罗马字", 同属于"耶鲁系统".
所 谓"传统系统", 应该系统古老十八代嘅 WADE-GILES, MYERS-WEMPE, 同埋连拼音都唔系嘅"香港政府拼音". 呢啲传统系统, 八十年代前基本上独霸, 而且旧式鬼佬发明嘅上咗一定年纪嘅语音系统嘅理解唔一定根据标准广州话, 而可能系三邑某乡下华工嘅口音都未定嘅.
黄锡 凌著作虽然系六七十年代嗰阵出, 但系根据佢而定型, 开始主要为咗美国兵速成粤语口语而制作嘅七十年代耶鲁, 到八九十年代先出咗好多广东话教材. 耶鲁嘅特点系离唔开大量听力教材. 无咗呢啲听力教材来做对应, 鬼佬根本揾唔出乜嘢可靠嘅语音规律. 而且观感好臃肿, 唔经济. 教院系将耶鲁经济咗一下嘅象牙塔内使用嘅嘢. 但系其语音系理解基本完全系耶鲁嘅, 唔严谨. 最后, 几个教书先生一餐茶就决定出叫做 JYUTPING 呢样耶鲁同教院折衷嘅嘢.
JYUTPING 嘅建议首倡于 1993. 嗰阵 PENKYAMP 已经基于六十年代大陆"广州音字典"同耶鲁黄锡凌唔同嘅语音归类系统改造而出, 同样在 1993年. JYUTPING 系在香港回归后嘅二千年代先正式出版嘅. 从已有嘅耶鲁同教院嘅形式睇来, JYUTPING 基本上系个一餐茶就决定嘅折衷方案, 而且并无根本解决耶院两方案嘅根本缺点.
其实, 耶鲁系统入边, 观感最顺眼嘅重系"唐话罗马字". 佢嘅制作者我认得. 该方案系在PENKYAMP广为人知后先从耶鲁辗转改编而来. 当时, 我对该方案制作者话, 你唐话字所用嘅五个标调号嘅安排, 同PENKYAMP所用五个号嘅安排有些少唔同, 而且有多处冲突, 但系呢个并唔排除以后有唐话罗马字完全采用PENKYAMP调号及其安排嘅解决办法, 即使调号用咗PENKYAMP嘅, 字母拼法重可以系你唐罗嘅. 而且我而家指出, 如果唐话罗马字, 好似 JYUTPING 咁区别 EO 同 OE 就好喇. JYUTPING 在区别 EO 同 OE 呢方面, 比耶鲁同教院优越.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Talk:黃錫凌式音標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 搵嘢

[編輯] 韻母

韻母同其他中文一樣,係中文語言最重要嘅部份。好多詩辭歌賦都係睇佢。廣東話韻母有53隻。

廣東話嘅響音,除咗/aː/ and /ɐ/之外,一般長短係無辨義嘅分別。所以/i/同/ɪ/都當係/i/,/u/同/ʊ/都當係/u/,/œ/同/ɵ/(亦1寫做/œ̝/)都當係/œ/。長音標 ː通常都唔使寫,因為長短音係異音同位,歸做一個。

想问下咁讲法有乜根据呢? 系黄著作外嘅阐释, 定系黄本人嘅理论呢? 我觉得讲 "除咗/aː/ and /ɐ/之外,一般長短係無辨義嘅分別。所以/i/同/ɪ/都當係/i/,/u/同/ʊ/都當係/u/,/œ/同/ɵ/(亦1寫做/œ̝/)都當係/œ /。" 系犯咗好唔专业嘅错误. 希望唔系黄本人犯嘅. Penkyamp
麻煩指出邊一度錯,而唔係抄一句跟住話錯就算。HenryLi 2008年7月23號 (三) 23:02 (UTC)
其实长短韵腹来区别词义, 在 A 同 E 两组中系比较有规律嘅: "生"字有文白两种读法, 文腹短A白长A. "更"字亦然. 讲到 E 腹, 有"声"字, "席"字, "命"字, "壁"字. 呢啲字都有"文短白长"嘅规律, 点可以讲只局限于A呢? 而且将"星"腹当作"先"腹嘅同一元音, 则无法解释为何"星"腹与"先"腹有所不同. 讲"除咗/aː/ and /ɐ/之外,一般長短係無辨義嘅分別", 如果出自黄教授之口, 则觉得系黄教授对自己嘅母语唔系几熟悉咁. 所以特意问问, 该观察是否出自黄书, 定系读者自己嘅意见. 因为真系可以揾出佢嘅破绽嘅. "/i/同/ɪ/"到底系一种同位音变, 定系从头到尾就系唔同嘅音位呢? 广州话口语中, "点解"入边嘅M可以同位异读为NG: 而读成 DING2 GAAI2 嘅. 你想下是否"I"(先腹)是否遇 NG 即变"星"腹喇. "/i/同/ɪ/", JYUTPING 似乎睇成系从头到尾唔同嘅两个音位. 但系黄教授好似睇成系同位异读, 因为连符号都用咗同一个. DING2(点, 除"解") 同 DING2 (顶) 嘅区别只能睇成系随意性嘅异读. 唔知系唔系咁? 我唔系一口咬定黄教授错. 而家我连观点系唔系出自黄著作都唔知道, 所以唔落呢个结论. 如果有黄著作章节说明, 就最好. 一切都为咗揾出原作者著作中嘅根据, 更好咁观点归观点, 事实归事实.
搞錯,Wiki一有編輯衝突打乜都無晒。
文白異讀還文白異讀,異音同位還異音同位,唔可以撈埋來講。異音同位講,一堆近音,讀起上來會歸入一類,物理上發音有差別,但無辨義作用,心理上 就歸入一類。例如,讀舌字,讀/sit/同讀/siːt/,廣東話來講,唔會有分別。呢度長短音響辨義無作用。但英文唔同,ship同sheep長短/i /係唔同意思。至於文白異讀,就係講一個字,響唔同場合,有唔同讀法。例如命咁,可讀ming可讀meng,但佢好明顯,唔只係長短音分別,係用咗兩個可 以辨義音素。
我有啲奇怪,你咁問,你未睇過《粵音韻彙》?粵音韻彙係本薄書,大部份係韻彙,收字讀音。論文部份得無幾頁紙,有中有英。好多研究廣東話學者,都睇過呢本書。本書畀人有評有彈,但無損佢響呢方便嘅地位。HenryLi 2008年7月24號 (四) 03:16 (UTC)
咁就等我解释一下"粵音韻彙"乜嘢地方混淆咗概 念啦: 用讀舌字,讀/sit/同讀/siːt/来做例子, 系你对我讲"长短音"嘅概念理解错咗. 后边我会解释呢两个读法其实唔属于广东话中嘅同位异读. 其实讀舌字,讀/sit/同讀/siːt/两 种读法, 自始至终系完全同一个音位! 而且我唔认为佢哋之间嘅区别系广东话音系中嘅长短, 而系完全无关嘅国际音标入边嘅长短概念. 而且你如果读"舌"短, 佢同"食"嘅韵腹系完全唔同嘅两个音位(请揾粵音韻彙入边关于呢个问题嘅具体文字). 我讲长短音系广东话音系入边嘅长短音概念, 亦就系 /a/ and /ɐ/ 之间嘅区别. 唔系讲国际音标中嘅物理上时间嘅长短, 无嘴型差别, 可以用ː表示长嗰种. 在广东话中, /a u i œ ɔ y ɛ/ 都系"广东话音系长元音", / ɐ ɵ ʊ ɪ 或 e / 都系"广东话音系短元音", 呢个系同"国际音标时间长短嘅同音位"系完全唔同嘅概念. 而且我同你透露一下, 广东话音系中嘅一个长元音同与之对应嘅一个短元音系完全唔同嘅两个音位. 命有文白两种读法,文读讀ming, 呢个叫做"广东话元音系统"入边嘅短元音, 亦就系同"即"腹相同嘅嗰个短元音. 好清楚, "即"字同埋第啲具有短韵腹嘅清声汉语词, 都必须读清高阴入调. 命嘅白读讀meng,呢个叫做"广东话元音系统"入边嘅长元音, 亦就系同"脊"腹相同嘅嗰个长元音. 好清楚, "脊"字同埋第啲具有长韵腹嘅清声汉语词, 都必须读清低阴入调. 呢个系广州话入边好得意嘅一个现象! 清入汉语词读边个调, 系检验广东话语音系统入边韵腹是否长短嘅一个有力标准, 唔系你所讲嗰个 舌字,讀/sit/同讀/siːt/. 而在广东话中, 由于语气出现嘅国际音标上嘅对某一音位嘅拖长, 系同一个音位. 黄教授研究粤语多年, 母语又系粤语, 点解对呢个问题上嘅理解会有所混淆, 或对自己嘅母语会理解唔够?
我真系无捞埋"文白异读"同"同位异读"两者嘞. 文白异读, 文白之间永远系两个唔同嘅音位做韵腹, 同"同位"完全无关. 而同位异读, 其实我同你讲, "先", "星"两腹其实唔系来嘅. 呢两个腹系自始至终完全唔同嘅两个音位. 广东话入边只有两个被同位异读嘅音位. 一个系"追"嘅韵尾, 第二个系"追"嘅韵腹. 然后就无喇.
PS: ship同sheep長短/i/... 你可能搞错咗喇. sheep 嘅元音系/i/, 但系 ship 嘅元音, 英美嘅标准都唔读/i/, 而系读/ɪ/嘅. 呢两个元音在嘴型上差别好大嘅. 如果有种英国方言, 比如讲纽西兰边个地方, 如果一个读/iː/另一个唔读/ɪ/而系读/i/, 我无理由话呢两个/i/系唔同音位嘅, 只不过因为时间长短而造成咗唔同嘅ARRANGEMENT, 但系重系由同一个音位搞出来嘅. 但系如果你讲英国 RECEIVED 同美国五大湖区标准, /ɪ/同/i/肯定连音位都系自始至终完全唔同嘅. 读错咗sheet成/ɪː/, 你时间拖几长都好, 都会有意想不到嘅搞笑后果. 你将广东话"食"入边嘅广东话元音系统概念嘅短韵腹/ɪ/同短读舌字讀成/sit/入边嗰个/i/, 混淆咗喇. 所以你以"舌"为例所作嘅论据其实系唔成立嘅.
音標呢樣嘢,係種歸納方法。世上每個人講嘢,都唔會一模一樣。國際音標都只係盡其量歸納得仔細啲,但都唔係周全。而黃錫凌寫呢套嘢嘅概念,並唔係將每一個音都分得咁仔細,而係將佢簡化,近類分義不大合流,減低標音難度;如果唔係咁,就不如用返全套國際音標啦。簡化係應用方便考量。我雖然唔敢講,世界上無一套字典,會用晒全套國際音標來標音,但我相信大部份唔會咁做。HenryLi 2008年7月24號 (四) 05:39 (UTC)
其实黄方案出咗乜嘢错, 我基本上无争议. 好清楚, 佢嘅系统, 同耶鲁一样, 将"星"母同"先"母归纳为同一音位, 或用同一国际音标表示两个音位, 同时完全无可以解释嘅理论. 英文中, 如果用宽式, 况且可以讲, "带有/ː/在后嘅其实系闭音位, 无带/ː/嘅其实系半闭音位." 问题系, 广州话入边其实/ː/系完全无音位意义嘅. 唔通要讲: "在NG, K前嘅其实系半闭音位. 唔在NG, K前嘅嘅其实系闭音位"? 英文嗰个 "有无/ː/在后" 嘅规律其实系一个日耳曼语系嘅普遍规律, 德文入边都有, 就系: 有"长闭短开"嘅元音组对应规律. 先系历史上嘅同位异读, 后来发展成完全唔同, 但长短对应嘅两组元音. 所有嘅日耳曼语言, 包括荷兰语, 瑞典语, 都系咁嘅. 讲翻转头, 广东话入边嗰个 NG, K 规律, 到底系唔系真正嘅规律呢? 其实唔系嘅. 阿拉伯语, 维吾尔语入边有个辅音叫 Q. i 呢个辅音放在呢个辅音前或后, 会产生同位异读. 阿拉伯语入边会出现i同ɨ嘅介音组合现象, 将i同q隔开, 维吾尔语入边系ɯ同第啲后元音同 q 和谐组合, 其实 q 系 k 嘅同位异读, 系元音改变辅音, 唔系辅音改变元音. 话讲回头, 广东话入边嘅 NG 同 K 有无阿拉伯语嘅 q 咁神通, 能够改变 i 音位嘅读值呢? 其实绝对无. NG 同 K 唔能够改变广东话入边任何元音音位读值. 其实黄教授将"星", "色"嘅韵腹睇成系i音位变读, 或者睇成系可以用宽音标 i 来表示嘅独立音位, 其根本原因系黄教授对英语入边 ING, IK 嘅理解错误, 认为英语入边系有 IN, IT, IM, IP 读闭/i/, ING, IK 读开/ɪ/呢个规律嘅. 其实好多广东人学英语, 都犯咗呢种"口音误解". 我系将英语口音改成标准美国大湖口音之后, 先知道广东人初学英语口音有误, 该误解来自对日耳曼语系长闭短开规律嘅不完全误解! 世界上根本无 NG, K 改变元音读值嘅规律同理由! 想黄唔犯呢个错误, 其实要求好高: 一, 佢必须自己嘅英语口音符合英美标准, 清楚学习国际音标嘅第一来源---牛津英语字典入边嘅每一个符号系对应边一个英语音位. 二, 佢必须在未将广东话音标化之前发现广东话入边对应嘅两组元音: 所谓"长开元音"同"短闭元音", 并揾出检验边个元音系长系短嘅神奇规律: 清入调规律. 黄教授教咗粤语多年我唔否认. 但系佢是否讲英语有广东口音, 从而影响咗佢对牛津字典中音标嘅理解? 我有啲怀疑系. 佢是否讲英语标准, 但系对广东话嘅语音知识属于第二代华人理解水平? 又有可能. 佢是否唔通过英文字典, 直接用机器录制广东话口语来断定广东话音位同国际音标嘅对应? 其实好多人都知道咁系无乜可能嘅. 况且黄嘅一大贡献系"宽式", 唔系"严式", 亦反映咗呢一点. 黄教授到底知唔知道广东话中两组元音嘅语音规律大有学问在? 我敢肯定佢唔知道. 因为佢对呢两组严格嘅对应, 只知其一, 不知其二. 不过我呢度系针对黄教授, 唔系针对你. 唔好太介怀. 我知道你呢篇维基文如果能够忠实咁反映黄教授著作嘅精神, 就算无错. 所以我提嘅问题只系, 观点是否完全出自黄教授著作. 而已. 对于黄教授理论本身出咗乜错, 我自己知道, 指出唔指出其实唔改变任何大局.
长短音系广东话音系入边嘅长短音概念, 亦就系 /a/ and /ɐ/ 之间嘅区别. 唔系讲国际音标中嘅物理上时间嘅长短, 无嘴型差别, 可以用ː表示长嗰种. 在广东话中, /a u i œ ɔ y ɛ/ 都系"广东话音系长元音", / ɐ ɵ ʊ ɪ 或 e / 都系"广东话音系短元音", 呢个系同"国际音标时间长短嘅同音位"系完全唔同嘅概念. 而且我同你透露一下, 广东话音系中嘅一个长元音同与之对应嘅一个短元音系完全唔同嘅两个音位. 命有文白两种读法,文读讀ming, 呢个叫做"广东话元音系统"入边嘅短元音, 亦就系同"即"腹相同嘅嗰个短元音. 好清楚, "即"字同埋第啲具有短韵腹嘅清声汉语词, 都必须读清高阴入调. 命嘅白读讀meng,呢个叫做"广东话元音系统"入边嘅长元音, 亦就系同"脊"腹相同嘅嗰个长元音. 好清楚, "脊"字同埋第啲具有长韵腹嘅清声汉语词, 都必须读清低阴入调. 呢个系广州话入边好得意嘅一个现象! 清入汉语词读边个调, 系检验广东话语音系统入边韵腹是否长短嘅一个有力标准, 唔系你所讲嗰个 舌字,讀/sit/同讀/siːt/. 透露一下: 在众多违犯呢个规律嘅广东话字中, 绝大多数唔系"汉字", 而系"粤字". 目前我所知, 只有"必"呢个字系"汉字", 唔能够归入"粤字". "必"字亦就系违反呢个规律嘅唯一一个"汉字"喇, 或者更明确啲, 应该叫"汉语词字", 而唔系"粤生词字". "必"字, 说文解字云: 卑吉切, 【正韻】云: 璧吉切, 【古今字考】云: 幷列切,音縪 , http://zd.chinesehelper.cn/zd.aspx .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大家留意下自己嘅日常發音,讀下下面呢兩個詞語
、一隻
會唔會發現,嘅發音喺目前嘅粵語拼音裏面都無法標註呢?
因爲如果用Jyutping表示,呢兩個字標準發音係aap3、dip6,但係,喺呢道,明顯唔係發呢個音,更貼切嘅表示應該係aap2、dip2。偏偏目前所有嘅方案當中,都冇喺第二聲調(陰入)加有入聲嘅設置。
但係呢一種入聲韻母發出第二聲(陰入)嘅語音現象係確確實實存在嘅,屬於口語現象當中嘅一種,雖然由於唔屬於標準粵語嘅範疇,粵語拼音反映唔到好正常,但係有一樣嘢係客觀存在嘅,就係粵語裏面多咗一個入聲,唔知我可唔可以噉樣理解呢?

呢个入声叫"谐入", 我在PENKYAMP论述中称为"谐阴上入", 其实亦有"谐阴平入"添.

由于PENKYAMP系选用"六调标 调"嘅, 广东话十个调(传统声韵学意义上嘅), 简化为"阴平, 阴上, 阴去, 阳平, 阳上, 阳去"六个术语. 亦就系话, "入声"唔再在PENKYAMP中被睇成一个"声调", 而系睇成一种有特殊韵母形式嘅音节, 亦即系由塞辅音结尾嘅, 包括用喉塞音结尾嘅所有音节.

所以, 你有乜高阴入, 中阴入, 谐阴入, 一啲都唔会将PENKYAMP对声调嘅论述复杂化. 因为PENKYAMP名词一律将其称为: 阴平, 阴去, 阴上.

但系, 如果讲到比较深啲嘅学术语言入边, 我系会加入"入"字嘅. 所以我会有时讲"阴平入", "阴去入", "阴上入".
由 于阴上入嘅来源, 通常系一个入音节本字, 可能系阴, 可能系阳(亦就系, 本字本来读PENKYAMP阴平, 阴去, 阳去), 因为"谐读"而成为PENKYAMP阴上调嘅口语词. 好似"鸭"呢个字, 其实只有在"鸭脚翼"等复合词内, 先读本字音, PENKYAMP嘅"阴去", 在单独作为一个词"鸭"嘅时候, 几乎几时都读PENKYAMP阴上调. 我将呢个现象, 叫做"谐阴上入". PENKYAMP 拼写中, 呢个词, 凡系读阴上入调时, 一律上标阴上嘅调号, 而唔系标阴去调号. 因为咁就唔使解释: "呢啲词在口语中, 必须读谐音阴上...". 呢个系 PENKYAMP 嘅"拼如其读"嘅原则.

重有一个入声, 系同PENKYAMP阳平一样读法嘅. 呢啲字几乎都系"粤字词"嘅字. 唔系"汉语词"入边嘅. 比如讲, 我细时识得嘅一个阿飞, 就好中意用"你碌葛啊!"来闹人. 呢个"葛"字, 唔读第三声店, 亦唔读第二声口, 而系读第四声河. "Néy lök god äh!" 呢啲词都唔系"汉语词", 绝对系"粤字词", 但系在粤语口语中存在. 根据PENKYAMP"拼如其读"嘅原则, 必须能够拼写出来. 呢个调其实PENKYAMP一般就叫阳平调. 但系一定要学老学究呢, 就叫"阳平入"都可以.

其实古人分出"入声", 在古代系科学嘅.

只不过广州话无独立嘅声调给入声音节, 完全同去, 平, 上声分摊. 呢个系广州话嘅特殊情况, 唔代表台山话就系咁, 或闽南方言就系咁.

PENKYAMP 作为一种只拼写广州话嘅方案, 完全唔使考虑"入声"作为独立声调嘅问题. 研究广州话嘅人, 继续将入声当作必须分出来用特殊标记记出嘅独立声调, 完全系画蛇添足嘅.

广州话嘅"谐调"现象, 不但出现在入韵音节中, 亦出现在非入韵音节中. 出现比较频繁嘅系"谐阴上", 其次系"谐阴平".

一下系几个例子:  一样样  yät yeòng yeõng  第一个"样"读本字音第六调渡, 第二个"样"读第二声谐阴上调口, 在PENKYAMP中, 拼如其读, 一于用唔同嘅两个上标调号来写.

咁样样  gãmp yeöng yeõng  第一个"样"读第一声谐阴平调周, 第二个"样"读第二声谐阴上调口, 你而家已经知道, 谐化调现象系无固定规律嘅.

一垢垢泥  yät gãw gàw nay  第一个"垢"读第二声谐阴上调口, 第二个"垢"读本字音第六调渡.

可见, 谐调几时用谐阴平, 几时用谐阴上, 几时用返本字音, 边个放在边个前面, 系无语音学上嘅规律嘅, 完全因约定俗成而异. 而且一个词组, 如果约定咗系咁读, 就固定喇, 无话用"一样样"嗰种读法去读"咁样样"嘅.

因 为谐调现象无规律, 所以要作为词组本身嘅读法, 来用 PENKYAMP 标调固定起身, 在平时写呢啲词嘅时候, 凡系口语入边有谐调化嘅字, 都用谐调写出来, 唔写本字调. 因为我哋认为, 整个词组入边嘅整体声调关系, 系呢个词组嘅固有特征, 唔能够逐个字逐个字咁解释. 呢个系PENKYAMP同JYUTPING拼写哲学上嘅一个好大唔同.



呢啲字, 都必须在字典入边解释, "作为单词时候, 呢个字通常读谐阴上调", 或 "作为单词时候, 呢个字读谐阴上调同本字调都得".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奥运=Ngôwwànt

ou3 wan6 zeon2 kok3 gwo3 ngou3 wan6???

Ngó gê hãwyeú yàpbïn hày gîu Ngôwwànt gê. Ngó gôgdäk mów léyyaw sẽ senk Ôwwànt. Yäntwày 澳 nëy gô jì gê bũnjì yämp hày "Ngôw". Ôw jĩ hày nïgô jì gê lányämp. Dôyyeü lányämp, ngó gê gãikeûd bànfâd hày: néy dòk senk lányämp hõyí, dànhày ngó m pênk senk lányämp. Yäntwày ngó gôgdäk, conk bũnjì yämp dôw lányämp gê kuäyjäk, hày bâgfàntjï bâg yáw kuäylòt gê, m hày hõwcí "haiyämp sënkdìu" gãmp bäthõ jökmõ gê. Sõyí fanhày dï lányämp dòk "ôw", bũnjìyämp dòk "ngôw" gê jì, ngó ceunbòw pênk bũnjìyämp "ngôw". Jĩyáw bũnjìyämp dòk "ôw" gê jì, ngó sïn pênk senk "ôw". Hãy Yeùdyeú yàpbïn, bũnjìyämp hày "ôw" gê dàikôi jĩyáw 噢. 坞 奥 澳 gê bũnjìyämp döw hày "ngôw".

Jîyeü néy wà "Olympics" nïgô ngòiyeú mẽng gê hẽytaw jìmów jàwhày "o", sõyí jeöng 奥 sẽ senk "ôw" bẽygâu "jõntkôg". Keysàt m hày gãmp. 奥林匹克 (ngôw-lamp-pät-häk), 奥运会 hày gô yònk hônjì 音似原则 pênk cötlay gê yèkmẽng, gäntbũn m sãy tönkguô gõibîn nïdï hônjì gê bũnjìyämp lay fãnyẽnk ngòimãnt mẽng. Guõngdönk yant jìgëy m yònk hônjì, jĩyònk Guõngdönk hãwyämp dôy Olympics jônthank fänyèk gê "gâgsëkfâ" yèkmẽng yënkgöi hày "Ôw-lïm-pèk", gäntbũn hày mów hônjì sẽ däk cöt gêq.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此帖内容值得細看!

Cĩ tĩb nòi yonk jèk däk sây hôn!

[ 本帖最後由 xiss 於 2008-7-31 23:16 編輯 ]
舉報「磚拍後尾枕」危害論壇安全,煩擾其他會員發言心情
https://bbs.cantonese.asia/thread-31082-1-1.html

TOP

本身想贴在高级书院区嘅. 可惜版主安排返在拼音输入法版. 可能高级书院主要系讲汉字同语法嘅. 如果可能嘅, 重系想再申请一下高级书院能够接纳该贴, 因为前因系, 本来我系应一位本坛朋友嘅要求, 而整理旧贴贴于书院嘅, 目的系希望对语言学有高级造诣嘅人能够关注有关理论.

本贴重系讲语音学为主, 拼音方案为次.


[ 本帖最後由 penkyamp 於 2008-8-1 05:14 編輯 ]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拼音同耶鲁系嘅简单概括

Penkyamp
嘅旗帜
耶鲁系
嘅旗帜
Ek      戚
Onk   冲
Ot      出
Oy     吹
 
Ik     戚
Ung  冲
Eot   出
Eoy   吹


[ 本帖最後由 penkyamp 於 2008-8-5 12:56 編輯 ]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Please write the corresponding initials in Penkyamp:

Joi6so2bat1ci4!

爸跑打睇做七九佢貴裙六買男眼飯三口一話

b p d t j c g k g k l m n ng f s h y w


爸 b 跑 p 打 d 睇 t 做 j 七 c 九 g 佢 k 貴 g 裙 k 六 l 買 m 男 n 眼
ng 飯 f 三 s 口 h 一 y 話 w

ba1 pau2 da2 tay2 jow6 cat1 gaw2 koy5 guay3 kuant4 lok6 mai5 nam4
ngan5 fan6 sam1 haw2 yat1 wa6




Please write the corresponding finals in Penkyamp:

爸大跑男眼硬集辣白
睇口飲新等十一黑
車肥掉(E:u)舐(E:m)餅夾(E:p)咶(
E:t)石
靴佢蠢想出藥曰(oe:t)
知少點面明葉熱食
坐開做乾講渴學
苦杯門用活六
書短月
唔五


广东话韵母全表, 请参考

爸 a1 大 ai6 跑 au2 男 am4 眼 an5 硬 ang6 集 ab6 辣 ad6 白 ag6 啦 ah1
睇 ay2 口 aw2 飲 amp2 新 ant1 等 ank2 十 ap6 一 at1 黑 ak1
車 e1 肥 ey4 掉 eau6 舔(白读) em2 餅 eng2 夾 eb6
ed2 eg6
靴 eo1 佢 oy5 蠢 ont2 想 eong2 出 ot1 藥 eog6 曰
eod6
知 i1 少 iu2 點 im2 面 in6 明 enk4 葉 ib6 熱 id6 食 ek6
坐 o5 開 oi1 做 ow6 乾 on1 講 ong2 渴 od3 學 og6
苦 u2 杯 ui1 門 un4 用 onk6 活 ud6 六 ok6
書 eu1 短 eun2 月 eud6
唔 m4 五 m5/ng5



[ 本帖最後由 penkyamp 於 2008-8-17 08:17 編輯 ]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there is a complementary distribution of the two sounds. "oe:"
appears alone, before "ng", and before "k", while "o slash" appears
before "i/y", "n" and "t". Many linguists including Wong Sek Ling
treat the two sounds as allophones.

I am used to the system of eight vowel phonemes:
"a:", "a", "e", "i", "o", "u", "y", "oe", with each of
"e", "i", "o", "u", "oe" having a long and a short version as
allophones.

However, after reading 's arguments, I finally understand
the rationale behind the the ten vowel phoneme system of Penkyamp and
start to appreciate it.

In the beginning, I was really turned off by the Penkyamp people in
their apparently deceptive approach in promoting through Wikipedia,
their claim that the eight-vowel system is unsystematic, that the
[i:] /i/ contrast is an illusion, etc. I believe it will be more
effective in promoting Penkyamp if they respect the work of other
linguists and use what Wikipedia call NPOV language.

Now let me explain what I have learned from and after
revisting the posts about Penkyamp in the UK forum.

The Penkyamp system uses a different phonological analysis approach.
It recognizes ten vowel phonemes:
Seven long vowels: "a", "e", "i", "o", "u", "y", "oe".
Three short vowels: "ah", "eh", "oh". (I follow their -h covention.)

/ i / and [e] are considers as allophones of "eh". The Cantonese / i /
is ususally more open than the English / i / in "sing" and closer to
the [e] in [ej] dipthong.

/ u / and [o] are considered as allophones of "oh" for the same reason.
They also have a nice complementary distribution with the "o-slash"
sound: [U/o] appears before "w", "ng" and "k", while "o-slash"
appears before "y/j", "n" and "t". It makes sense to have the latter
set pull the vowel to the front.

In this way, we will have a nice contrast of three sets of long and
short vowel pairs:
/a:/
/a:j/ /aj/
/a:w/ /aw/
/a:m/ /am/
/a:n/ /an/
/a:N/ /aN/
/a:p/ /ap/
/a:t/ /at/
/a:k/ /ak/

/o:/
/o:j/ /oj/
----- /ow/
/o:n/ /on/
/o:N/ /oN/
/o:t/ /ot/
/o:k/ /ok/

/e:/
----- /ej/
/e:N/ /eN/
/e:k/ /ek/

And consistently, the short vowel assumes a higher tongue position
than the longer counterpart.

Felix


Thank you Felix. Couldn't have said it better myself. I once spoke
English with a "Cantonese accent" and was very convinced of the
"magical power" of final "ng", "g" and "k", for what it could
supposedly do to "open up" the short "oo" and "i" placed before them.
I pronounced English "bin" as penkyamp {bin} while English "blink" as
penkyamp {blenk}; and I pronounced English "foot" as penkyamp {fud}
whereas English "look" as penkyamp {lok}.

Now I've been speaking an impeccable Great Lakes/Mid-West North
American accent for nearly six years and I've long come to the
realization that the English finals "ng", "nk", "g" and "k" don't
change the qualities of short "oo" and "i" at all. In a Germanic
language like English, short "oo" and "i" is supposed to be pronounced
as /U/ and /I/ at all times. In penkyamp, the English words "bin" and
"foot" could be best approximated by the spellings of {bent} and
{fot}, and definitely not {bin} and {fud}.

However, the illusion (from my point of view, sorry) I had when I
spoke a Cantonese accented English, that "ng", "k" finals had "magical
power" came from the fact that THERE IS NO "ENT" AND "OT" wantmows in
Cantonese. Therefore it was impossible for me to imagine such thing as
{bent} and {fot}, but always utilized the already existing Cantonese
syllables of {bi:n} and {fu:d}.

Whereas with English words affixed with "ng" and "k" finals such as
"bling" and "look", since THERE IS NO "I:NG" AND "U:G" wantmows in
Cantonese, I readily utilized the already existing syllables of {benk}
and {lok} in Cantonese.

Therefore it is my proposition that, "the idea of 'ng' and 'k' finals
with magical power to change the qualities of short 'u' and 'i', is
alien to both Cantonese and a Germanic language like English."

It is also my proposition that, "a PHONEMIC SYSTEM of a language is an
entirely different thing from its INVENTORY OF PHONETIC VALUES. It is
therefore insufficient to determine the structure of the PHONEMIC
SYSTEM by simply recording and generally categorizing all the sounds
uttered by speakers of this language." A very simple example: in
Arabic there are well over 10 vowel sounds possibly made by its
speakers, including [ae:], [e], [middle I], [y], [o slash] etc. But
the language actually only has six phonemes: [a:], [i:], [u:], [A],
/I/ and /U/. Therefore, the systematic romanization system of the
Arabic language, follows its PHONEMIC SYSTEM, not the garden
varieties of sounds uttered by Arabs in everyday speech.

[ 本帖最後由 penkyamp 於 2009-7-26 08:39 編輯 ]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唐话罗马字第二式
对于唐话罗马字声调符号嘅异议
教育學院拼音方案 vs 香港語言學學會粵語拼音方案
粵語元音音位數目
最近發現,廣州話多咗一個入聲!
粵語羅馬字
[原创]广州话九声八卦图(图解广府话九声调)
求一份粵語拼音表!!!


下表: PENKYAMP 和 JYUTPING 最直截了当的比较: 1. 声母的"越卒进帅曰将"表 和 2. 韵母的"戚冲出吹"表

表一, 声母:

Y 系拼音同 J 系拼音嘅旗帜

 Y 系拼音旗帜            
 J 系拼音旗帜 (个样系从音标遗传落来嘅, 都唔系畀人日常使用嘅)
越 yuet     yeud
卒 joet      jot
进 joen     jont
帅 soei      soy
曰 yeot      yeod
将 jeong    jeong
越 jyut         jyt
卒 zeot        dzoet
进 zeon       dzoen
帅 seoi        soei
曰 joet        joet
将 zoeng     dzoeng


表二, 韵母

拼音同耶鲁系嘅简单概括

Penkyamp
嘅旗帜
耶鲁系
嘅旗帜
Ek      戚
Onk   冲
Ot      出
Oy     吹
  
Ik     戚
Ung  冲
Eot   出
Eoy   吹

[ 本帖最後由 penkyamp 於 2008-8-9 09:50 編輯 ]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1. PENKYAMP 拼音字做了多少個漢字(詞)的拼音轉換,有沒有2萬個漢字?
回答: 已经将所有的韵母范例转换了.   汉字和词的拼音转换, 目前为止, 请参考多篇"范文". 范文内字词未按字母顺序排列. 范文可以在我的连接中找到. 而"所有韵母列表"可以在百科全书文中找到.

2. 還有我對這個方案使用5個聲調字符來標注,我認為是太多了,其實使用2個就足夠了,一個上調,一個去調,沒有符號的是平調;再通過聲母異拼的方式,區分陰 陽。這樣6個主聲調就可以區分出來了。這樣除了簡單,在推廣教學上也是有積極的意義。
声母异拼, 我想和唐代的清浊调形成有关. 有一定根据. 恐怕出来的成品的观感复杂性会接近高本汉等古汉语专家设计的"广韵"历史拼音. 不过, 为了"减少声调号", 你不妨一试. 但是, 我觉得"减少声调号"是个不必要的考虑. 耶鲁方案, 为了将声调号减少为你所说的两个, 将 H 设计成一个后加的声调性字母. 我觉得这增加了学习者的迷惑. 因为我觉得, 不应该給初学者增加分辨"阳上, 阴上"之间联系和区别的负担. 第一调就是第一调, 第三调就是第三调. 所有调都用美观的上标号表示, 避免了使用字母和上标号"双管齐下". 耶鲁其实是一种比较简单明了的拼音. 我觉得它的最大败笔就在使用上标号和 H 双管齐下上面. 声母异字同读以变阴阳, 我想这个古韵学的话题, 很多学粤语者一辈子也搞不明为什么, 更不用说给初学者作为实用拼音了!


3. 我看見目前所有的粵語拼音化的介紹爲了減低聲調描述的複雜度,都把陰 平,陰上 ... 定义成 第一聲,第二聲,然后就开始使用数字代替真实的聲調名稱,導致非常不直觀的印象。如果符號比較簡單的話,可以比較容易記住和分辨。更重要的是保持了聲調定 義一致性。滿式漢語在定聲調的時候,就把聲調名使用數字代替,偷偷替換了漢語四聲的概念,以為200年前的四聲跟現在的四聲是一樣的。實際上明朝的四聲是 平、上、去、入,各分陰陽。滿清和黨國的四聲是陰平,陽平,折上,陰去。就像用政府的概念偷偷替換天子的概念,把天子冊封達賴變成政府冊封達賴。爲了方便 推廣同時保持定義的唯一性,建議把聲調標注系統修改得更簡單一些。
其实, 现代标准广州话的六个调值(不是九个, 也不是十个), 用123456(周口店, 河母渡)的顺序来表示, 很多方案已有共识. 在这点上, PENKYAMP 和 JYUTPING, 耶鲁, 广州音字典, 黄锡凌都是统一的. 我不觉得哪种"少数派"能和这种顺序竞争. 名字定为"阴平, 阴上, 阴去; 阳平, 阳上, 阳去". 这几个名称, 和历史上的"平上去入"没有完美的对应, 因为现代标准广州话的六调值必须消灭"入"这个调值概念. 但我觉得, 对初学者, 不应该浪费时间使用"平, 上, 去" 这些古老难懂的概念和字眼, 而应该直接使用"周调, 口调, 店调, 河调, 母调, 渡调". 这叫简化教学. 当然, 如果初学者想知道哪个调是对应现代标准广州话的"阴上"的, 应该欢迎他去自己研究.

4. 我也看到你提供了一个简单的拼音字录入工具,也是使用數字標注聲調,我是擔心學會了拼音字就搞糊涂了聲調值。我建議還是使用`a => à, ~a => ã, 'a => á 的方式录入。可以使用微软提供的键盘布局修改工具自定义一个,或者使用美国英语(国际)键盘布局。里面就有录入àáãâä的直观方式。如果是僅使用上去两 种聲調符號的話,其實可以把10個數字鍵定義成這個10個字母,就可以直接錄入了。
在以前DOS 时代, `a , ~a , 'a, 的方式也许是实际的. 但现在, 没有必要. 现在如果只用 ASCII 字符, PENKYAMP 可以允许使用数字加在音节后来标调, 也就是 JYUTPING 所使用的标调方式. 这样, 用数字比 `a , ~a , 'a, 干净得多. 但是, 上标号的使用, 是为了它能成为一种更加正式美观的拼音. 学习者必须知道哪个上标号对应哪个数字. 如果想使用一种只用两个上标号的方案, 其实已经有了, 耶鲁就是. 但我始终觉得耶鲁的标调方式是其最大的败笔, 使其不能成为严肃的拼音文字与汉语拼音抗衡.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原帖由 penkyamp 於 2008-8-13 11:51 發表 1. PENKYAMP 拼音字做了多少個漢字(詞)的拼音轉換,有沒有2萬個漢字?回答: 已经将所有的韵母范例转换了.   汉字和词的拼音转换, 目前为止, 请参考多篇"范文". 范文内字词未按字母顺序排列. 范文可以在我的连接 ...

 1. PENKYAMP 拼音字做了多少個漢字(詞)的拼音轉換,有沒有2萬個漢字?
回答: 已经将所有的韵母范例转换了. 汉字和词的拼音转换, 目前为止, 请参考多篇"范文". 范文内字词未按字母顺序排列. 范文可以在我的连接中找到. 而"所有韵母列表"可以在百科全书文中找到.
 反馈:我需要的不是范文,而是全文。尤其是粤语常用字的转换表。我想做一个汉字粤语转换程序,直接把文章转换成拼音文字,需要单字对应表和词语词组数据来支撑。如果没有的话,只好先使用粤拼来实现。粤拼提供了unicode范围内的单字转换表。

 2. 還有我對這個方案使用5個聲調字符來標注,我認為是太多了,其實使用2個就足夠了,一個上調,一個去調,沒有符號的是平調;再通過聲母異拼的方式,區分陰陽。這樣6個主聲調就可以區分出來了。這樣除了簡單,在推廣教學上也是有積極的意義。
 回答:声母异拼, 我想和唐代的清浊调形成有关. 有一定根据. 恐怕出来的成品的观感复杂性会接近高本汉等古汉语专家设计的"广韵"历史拼音. 不过, 为了"减少声调号", 你不妨一试. 但是, 我觉得"减少声调号"是个不必要的考虑. 耶鲁方案, 为了将声调号减少为你所说的两个, 将 H 设计成一个后加的声调性字母. 我觉得这增加了学习者的迷惑. 因为我觉得, 不应该給初学者增加分辨"阳上, 阴上"之间联系和区别的负担. 第一调就是第一调, 第三调就是第三调. 所有调都用美观的上标号表示, 避免了使用字母和上标号"双管齐下". 耶鲁其实是一种比较简单明了的拼音. 我觉得它的最大败笔就在使用上标号和 H 双管齐下上面. 声母异字同读以变阴阳, 我想这个古韵学的话题, 很多学粤语者一辈子也搞不明为什么, 更不用说给初学者作为实用拼音了!
反馈:减少声调符号是在美观和书写,录入之间取平衡点,没有必然好坏。对我个人来讲符号并不是阅读的障碍,而是书写的障碍。

 4. 我也看到你提供了一个简单的拼音字录入工具,也是使用數字標注聲調,我是擔心學會了拼音字就搞糊涂了聲調值。我建議還是使用`a => à, ~a => ã, 'a => á 的方式录入。可以使用微软提供的键盘布局修改工具自定义一个,或者使用美国英语(国际)键盘布局。里面就有录入àáãâä的直观方式。如果是僅使用上去两种聲調符號的話,其實可以把10個數字鍵定義成這個10個字母,就可以直接錄入了。
 回答:在以前DOS 时代, `a , ~a , 'a, 的方式也许是实际的. 但现在, 没有必要. 现在如果只用 ASCII 字符, PENKYAMP 可以允许使用数字加在音节后来标调, 也就是 JYUTPING 所使用的标调方式. 这样, 用数字比 `a , ~a , 'a, 干净得多. 但是, 上标号的使用, 是为了它能成为一种更加正式美观的拼音. 学习者必须知道哪个上标号对应哪个数字. 如果想使用一种只用两个上标号的方案, 其实已经有了, 耶鲁就是. 但我始终觉得耶鲁的标调方式是其最大的败笔, 使其不能成为严肃的拼音文字与汉语拼音抗衡.
 反馈: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不是用`a 表示à,而是按`+a,然后输出à,比按a+6出à更加直观。这个已经有现成的键盘布局--美国英语-国际。如果符号少的话,可以直接按à(比如替换1/!这个键)出à, 按shift+à出À。 [ 本帖最後由 bruceasu 於 2008-8-13 12:58 編輯 ]
请讲粤语,尊重主人,做个有基本礼貌修养的客人。

TOP

反馈:我需要的不是范文,而是全文。尤其是粤语常用字的转换表。我想做一个汉字粤语转换程序,直接把文章转换成拼音文字,需要单字对应表和词语词组数据来支撑。如果没有的话,只好先使用粤拼来实现。粤拼提供了unicode范围内的单字转换表。

请问有无呢个表嘅网页连接啊. 如果能提供, 十分感谢! 我将尽力赶制 PENKYAMP 版.

反馈:减少声调符号是在美观和书写,录入之间取平衡点,没有必然好坏。对我个人来讲符号并不是阅读的障碍,而是书写的障碍。

我想过呢个问题. 我觉得越南文在呢方面做得太过分, 好似"新娘戴首饰"咁. 而普通话拼音恰到好处. 而你睇一篇普通话拼音文字, 每个音节都有上标调嘅. 但无越南文嗰种"双重上标", 我认为可以接受. PENKYAMP 所使用嘅五个上标, 都系比较清楚咁互相区别嘅, 而且美观上, 比普通话拼音嗰个"上声"嘅号好睇. 亦比普通话拼音嗰个"阴平"嘅号容易区别. 我成日用 PENKYAMP 来记笔记嘅. 我觉得手写嘅 PENKYAMP 美观, 好写, 应该唔系越南人嗰种受罪. Yïgä ngó yèk senkyàt hãy móng seòng dã Pênkyämp. 而家我亦成日喺网上打标调PENKYAMP. 虽然呢个上标调嘅输入工具--- 见 " 「广东话拼音字输入软件」发布! 欢迎下载!  " 重唔算十分完美, 但系用起身已经觉得好方便喇.

反馈: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不是用`a 表示à,而是按`+a,然后输出à,比按a+6出à更加直观。这个已经有现成的键盘布局--美国英语-国际。如果符号少的话,可以直接按à(比如替换1/!这个键)出à, 按shift+à出À。

呢个建议好好, 我觉得输入软件嘅设计者应该考虑考虑. 佢嘅名叫 FOXS. 我想请 XISS 联系下有关设计人才, 倾下你嘅呢个建议.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原帖由 penkyamp 於 2008-8-13 13:11 發表 反馈:我需要的不是范文,而是全文。尤其是粤语常用字的转换表。我想做一个汉字粤语转换程序,直接把文章转换成拼音文字,需要单字对应表和词语词组数据来支撑。如果没有的话,只好先使用粤拼来实现。粤拼提供了unicode范围内 ...


粤拼的汉字拼音对照表。由于是香港提供的,是以传统汉字为标准,部分简体字被认为是异体字。 比如广(jin) 是【崖广】的「 广(jin)」, 不是【廣東】的「广(gwong)」,体是(ben)【笨蛋】的「体」,不是【體育】的体(ti)。

Jyutping.rar (132.07 KB)

请讲粤语,尊重主人,做个有基本礼貌修养的客人。

TOP

大华粤语键盘布局

大华粤语键盘布局,提供粤语键盘布局和粤语(dvorak)键盘布局,可以直接录入拼音字。

通用声调字母通过
" + a ( e u i o )
~ + a ( e u i o n )
^ + a ( e u i o )
` + a ( e u i o n )
' + a ( e u i o  n )
可以直接输入。
通过altgr(alt+ctrl) 控制键,还可以输出其他字符。


粤语(dvorak)键盘布局将
Á á É é Í í Ó ó Ú ú Ń ń  - À à È è Ì ì Ò ò Ù ù Ǹ ǹ 直接放到常规键盘上,将数字行和它上面的符号放到 altgr(alt+ctrl) 控制键上,即是按 altgr + 1 = 1, altgr+shift = !.



大华粤语和大华粤语(dvorak)两种键盘布局.rar (250.79 KB)

请讲粤语,尊重主人,做个有基本礼貌修养的客人。

TOP

阿 XISS 啊, 呢位 BRUCE 生同我贴咗一个内含两万字嘅 JYUTPING 转写数据文件.
我想你都下载一下, 第时有用. http://bbs.cantonese.asia/viewthread.php?tid=11459&highlight=   广东话元音分类嘅两大系  请睇: 「bruceasu:  18#  粤拼的汉字拼音对照表。由于是香港提供的,是以传统汉字为标准,部分简体字被认为是异体字。 比如广(jin) 是【崖广】的「 广(jin)」, 不是【廣東】的「广(gwong)」,体是(ben)【笨蛋】的「体」,不是【體育】的体(ti)。 附件 Jyutping.rar (132.07 KB)"

我 想, 有咗呢个 JYUTPING 文件, 将呢两万字 PENKYAMP 化就方便好多. 因为我认为, 无论系 PENKYAMP 定系 JYUTPING, 广东话只有四百几个音节左右. 咁, 将呢份文件嘅PENKYAMP化, 只需要四百次以下嘅文字处理软件转换. 因为, 有啲声母, PENKYAMP 同 JYUTPING 系完全一样嘅, 嗰啲, 只需要换韵母就得喇. 有啲韵母 PENKYAMP 同 JYUTPING 系一样嘅. 嗰啲换都唔使换. 我只要将呢个 PENKYAMP JYUTPING 声, 韵兑换表整上来就得喇.

呢个粤拼汉字表, 全部用 123456 数字标调嘅. 因为 PENKYAMP 数字标调同 JYUTPING 完全一致, 所以只换拉丁, 唔使变动数字就得喇. 我想我有时间会着手搞嗰个声韵对应表. 想你下载一下呢个两万字表, 熟悉下遮. 广东话元音分类嘅两大系





庞贯哲 广东话拼音 字典式


PengYamJiDinSek.jpg
2009-12-9 16:25


[ 本帖最後由 penkyamp 於 2009-12-9 16:25 編輯 ]
http://www.hudong.com/wiki/Penkyampji 粵語拉丁方案
Dĩu ná mä, dẽnk ngàng seóng! -- 袁崇焕故居

TOP

返回列表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