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91|回復: 1

[其它] (2003年旧闻) 谭荣安15分钟锁定SARS病毒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3-11 19:41:2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http://news.sina.com.cn/e/2003-12-13/12421332665s.shtml


谭荣安15分钟锁定SARS病毒

2003年12月13日12:42 云南日报
  

  




  谭荣安,生于广州。美国加州大学化学博士,香港生物化学协会创始人及会长,香港大学荣誉副教授,加州大学旧金山医学院、Baylor和奥古斯塔等医学院客座教授,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科学家,香港基因科技公司及分子医学诊断中心首席科学家。

  谭荣安博士从事基因研究30多年,在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及遗传病如镰刀病化疗、基因诊断、指纹分析法等领域具领先地位,上世纪80年代初已通过分子克隆及PCR技术研究出人类遗传病基因突变等病因,并对DNA分析方法有独到之处。他所持有的获美国专利的「基因导流杂交法」,是当前世界上基因微序列发展应用中最快的杂交法,据此技术发明的「DNA快速杂交分析仪」获两项美国专利。香港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已通过香港特区政府,向内地捐赠了10套检测仪用于快速检测SARS病毒。

  今年5月28日,当抗击SARS进入最关键最困难的阶段,香港特区传来第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科学家谭荣安博士发明的「DNA快速杂交分析仪」,能在15分钟内检测出SARS病毒!当时,国内外检测SARS病毒的方法主要是抗体检测,此方法只有当病人发病后才能进行,被感染者处于潜伏期没有发病症状则较难诊断。而「DNA快速杂交分析仪」能在SARS潜伏期将病毒检测出来,比其他方法快10倍以上,灵敏度和特异性很高,临床诊断结果准确率96%,可同时检测多个样本,快速、准确、经济,操作非常简便,同时还能将已知变种DNA检测出来。

  

  「DNA快速杂交分析仪」究竟是一台什么设备?为什么能在15分钟内锁定SARS病毒?谭荣安博士如何发明这一仪器的?日前,记者专访了来昆参加「现代基因研究进展及技术应用学术报告」的谭教授。

  周末:「DNA快速杂交分析仪」为什么能在潜伏期就将SARS病毒检测出来?

  谭荣安:传统病毒检测是检测病毒在机体内产生的抗体,但像艾滋病病毒感染窗口期,人体还未产生抗体,因此常规检测方法要等怀疑被感染的两到3个月后才能做。「DNA快速杂交分析仪」则是检测病毒的DNA(脱氧核糖核酸),只要有病毒就有病毒的DNA,「杂交分析仪」就可以检测出来。

  周末:您研制这台设备总共用了多长时间?

  谭荣安:这项技术其实并不是针对SARS研发的。相关技术1998年就获得了两项美国专利。不仅可诊断SARS,还可检测分析其他病毒:如检测上呼吸道疾病病毒,乙肝丙肝和艾滋病病毒,在极短的时间内准确查出病人是否被某种病毒感染。还能通过检测基因早期诊断遗传病、癌症和心血管疾病。「杂交分析仪」还能通过检测父母的未显性遗传疾病基因,对胎儿进行产前遗传病诊断。由于体积小、操作方便、准确率高、价格低,因而特别适用于边远地区的防疫检疫工作。

  除医学检验外,还可作为实验平台,应用于生化研究和生物教学,例如在中学的生物教学中,在一节课内即能直观地完成DNA杂交反应实验,试验若不理想可马上重做。

  「一个人知道的东西应尽可能多一些」

  「您是香港人?」 问题一出口,记者就后悔了。 听到这个提问,谭教授马上坐直了身子答道:我是中国人,生于广州,后来去香港定居。我在香港念完学士又去美国念硕博,前前后后在美13年。 其实我最早学的是历史,后来转学物理化学、生化。

  周末:为什么一再转变自己的专业?从历史到生化,跨度是否太大了?

  谭荣安:我对各科知识都感兴趣。我到美国西北大学后学人工酶技术的,后来看到一个关于美国镰形红细胞地中海贫血症的论文,非常感兴趣,就开始研究镰刀病这种遗传疾病。从文到理跨度当然大,但我觉得文科其实对理科有很大帮助。理科只要逻辑思维过关就没问题,而学文使思想比较活跃,如果与逻辑思维结合,发展肯定比只学理的人要快。

  周末:内地学校在高中时就分科了,如果学生想转学理科的话会觉得非常困难,甚至不可能。

  谭荣安:香港的中学也分文理科,但我希望学校不要分文理科。以我自身的体会,不管文理都一定要学好语文和数学,数学让人学会分析,学会逻辑思维,而文科培养人的表达能力,一个学生要具备这两种能力,才能学好其他知识。

      周末:目前,内地的学生普遍感到学习压力大。谭荣安:据我所知主要是为了应对高考(笑)。美国的学校也看重分数,但学生学习不紧张,考试一般只考英语和数学两门。学生可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任选3门选修课。美国的大学只要英语和数学达到分数线、基本学历过关,学生就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深造。在美国,考生还要通过面试,特别是一流大学,他们根据学生的特点招生,非常看重面试分数。笔试分数高的学生面试后会不被录取,而分数相对低的考生却可以继续深造,这是常有的事。

  美国的大学与国内大学最大的不同在于,学生可以选修多门自己感兴趣的非专业课程———先将人的基础也就是综合素质提高后,再向专业发展,这能让学生学到更多的东西,知识结构也更全面,对以后专业的发展很有帮助。我的二儿子在4年内选了3个学系。就拿我自己来说,我从未正规地上过生化课程,甚至没有解剖过动物。

  周末:有关知识都是自学吗?

  谭荣安:大部分是自学的。我从物理化学转做镰刀血红蛋白研究,就看了很多相关书籍,1975年,我看到两篇有关基因的论文,觉得这方面的研究非常重要,就马上开始学习。我逻辑思维能力强,自学没问题。

  周末:1975年您已经30多岁了吧?在内地,一个30多岁的人一般是不会、应该是不敢贸然改变专业的。

  谭荣安:那年我35岁,当时完全没想这些,就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课题,就自费去美国进修了1年。


  「我们不能只做实验室技师」

  周末:您从1979年就开始做基因工程,是中国乃至亚洲从事基因科学研究的第一人,当时您寂寞吗?

  谭荣安:因为寂寞我首先开始推广工作的。我当时带回很多新成果,但国内乃至亚洲都没有人从事相关课题,我觉得应该创造一个研究环境和学术氛围,所以马上自费出国与联合国总部文教处联系,邀请了4位世界一流导师来港讲学1个月,我还特别筹集60万港币,邀请北京中科院10位科研人员参加培训。当时总共为亚洲培养了24名年轻科学家。我有一个理念,锦上添花实际上效果并不一定好,而去没有的地方推广建立才真正有收获。

  周末:您的发明已经在美国获专利,为什么还要回国培养研究人员?

  谭荣安:我的专利当年就有美国公司想用500万美元买下生产,但这对中国就只能是进口,没有自己的知识产权,技术和科研思路也只是别人的。一方面人家把我们的钱赚了,最关键的是我们的思想被别人牵着走,这实际上是高级实验室技师做的事。我们不能只做技师,而是要发展自己独有的技术、科研思想和基因产业,建立自己的标准,自有专利和科研思路是最重要的!

  为了讲解什么是「DNA杂交」,谭教授在记者的采访本上画了许多碱基配对示意图,我则拼命搜索大脑中「残留」的生物知识残片。看到我似懂非懂的样子,谭教授干脆打开笔记本电脑,用图文演示系统「上课」。记者这时有了新发现:谭教授操作电脑简直像在「玩」!

  周末:电脑演示系统是您自己做的吗?您对自己的选择很自信,您想做的事情有不成功的吗?

  谭荣安:我是很自信,从小就很自信!我上世纪40年代从广州到香港的,因为家里太穷一直没有机会上学,只能帮人做死人穿的寿鞋,没有住处在街边睡了好几年,甚至吃人家扔掉的食物。休学4年后,我才有机会找到一所不收学费的公立学校念书,开始学英语时已经是16岁了,但上了半年我就跳级毕业考上中学,一边念书一边挣钱交学费接济家用。中学毕业后我考上了师范学院,当时上师范不交学费而且还有奖学金,但我没去,我自己又考了中文大学学历史,边念书边挣钱供养家里和交学费,后来自己又决定转学化学。大学毕业后学校留我任教,当时的薪水是1500多元1个月,相当于现在30000多港币,非常高且提升很快,但我没去,而是借高利贷去美国学化学。

  周末:您一次次放弃看来很平稳的道路谋求自我发展,您的选择是不是全凭自己的兴趣?您借债到美国学化学,想没想过万一选择错了怎么办,怕过吗?

  谭荣安:没怕过,我相信能过关。到美国我参加了摸底考,成绩是同批赴美留学研究生中最好的,NWU(美国西北大学)很快给了我一笔奖学金,我马上寄回香港还债。

  我从来没想到自己选择做的事会不成功!(很开心地笑了)真的,我向来都很有信心,这也跟我小时候的生活经历有关系,我的独立思考能力很强。当时在西北大学从化学转到生物化学研究镰刀病,我只用了3个星期就写了一篇论文,我的导师马上用论文申请到了20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他特别高兴,把我的薪水一下增加了30%!(笑)

      周末:目前,国内将发表论文的数量作为衡量科研人员很看重的标准,但当一个人真正投入一项研究,他可能很长时间不发表论文,您发表的论文多不多?

  谭荣安:我的论文不多(笑)!我要做感兴趣的事,而不是挣名气、提职称。1980年我就是香港大学副教授,到现在还是。(周末:那不是很亏吗?)因为如果申请提职称,就要分散精力去做其他事情,我不喜欢,没必要。



  「基因科学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

  周末:目前有许多人呼吁,说中国的人种基因在大量向国外流失,这对我们种族是非常危险的,很可能因此在若干年后遭到基因武器的攻击。作为专业人员,您如何看?

  谭荣安:我不能排除具有一定危险性。因为不同人种的基因存在不同的缺陷,完全可能被利用作为攻击的靶子。前段时间,中国社科院的童增写的《最后一道防线》,就说SARS是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我认为基因科学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但应该看到绝大部分的研究是为了人类的健康和更好地生活。有一点我们应该认识到,中国的人种基因是世界上最丰富的 。 中国目前拥有的生命科学研究人才的数量在世界上应排第三位,这两年来可能已名列第二,技术也相当先进,我们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这巨大的资源,发展我们独有的技术?


  主办:春城晚报



 樓主| 發表於 2019-3-11 19:44:30 | 顯示全部樓層
粤港很缺乏认真读书的科技人才, 赌黄毒 洗黑钱、财技赚快钱、收租、坐盘食利 的垃圾土豪太多。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19-5-24 02:46 , Processed in 0.429929 second(s), 24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