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3989|回復: 38

[我手寫我口] 《我手寫我心》——粵譯經典作品翻譯擂臺賽誠邀你參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6-12-30 20:20:17 | 顯示全部樓層
QUOTE:
以下是引用highyun在2006-12-26 20:08:45的發言:

呢篇嘢嘅基調係比較悲嘅,用呢種鬼馬嘅語氣或者唔係咁適合。

不錯,譯文最重要的,我以為,就是“忠于原著”。原著的感情,譯者要仔細揣摩。不少版友的譯文有些許字句雖然很有粵韻,但是感情色彩與原文相去甚遠。這是要不得的。另外,有些四字成語,譯爲白話文字反而損害了原文的韵味,這同樣是對原文的“不忠”,將國語文字譯爲粵語,不等于將書面語譯爲白話。

我的轉頭先拋出一塊,大家有玉請儘管扔過來。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親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禍不單行的日子。我從北京到徐州,打算跟著父親奔喪回家。到徐州見著父親,看見滿院狼籍的東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父親說:「事已如此,不必難過,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父親回家變賣典質,還了虧空,又借錢辦了喪事。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慘淡,一半為了喪事,一半為了父親的賦閑。喪事完畢,父親要到南京謀事,我也要回北京念書,我們便同行。

到南京時,有朋友約去遊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須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車北去。父親因為事忙,本已說定不送我,叫旅館裏一個熟識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囑咐茶房,甚是仔細。但他還是(終於)不放心,怕茶房不妥帖,頗躊躇了一會。其實我那年已二十歲,北京已來往過兩三次,是沒有什麼要緊的了。他躊躇了一會,終於決定,還是自己送我去。我兩三回勸他不必去,他只說:「不要緊,他們去不好!」

我們過了江,進了車站,我買票,他忙著照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腳夫行些小費,才可過去。他便又忙著和他們講價錢,我那時真是聰明過分,總覺他說話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終於講定了價錢,就送我上車。他給我揀定了靠車門的一張椅子;我將他給我做的紫毛大衣鋪好座位。他囑我路上小心,夜裏要警醒些,不要受涼。又囑託茶房好好照應我。我心裏暗笑他的迂;他們只認得錢,托他們直(真)是白托!而且我這樣大年紀的人,難道還不能料理自己麼?唉,我現在想想,那時真是太聰明了!

我說道:「爸爸,你走吧。」他望車外看了看,說:「我買幾個桔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我看那邊月臺的柵欄外有幾個賣東西的等著顧客。走到那邊月臺,須穿過鐵道,須跳下去又爬上去。父親是一個胖子,走過去自然要費事些。我本來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讓他去。我看見他戴著黑布小帽,穿著黑布大馬褂,深青布棉袍,蹣跚地走到鐵道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太(大)難。可是他穿過鐵道,要爬上那邊月臺,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我趕緊拭幹了淚,怕他看見,也怕別人看見。我再向外看時,他已抱了朱紅的桔子望回走了。過鐵道時,他先將桔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桔子走。到這邊時,我趕緊去攙他。他和我走到車上,將桔子一股腦兒放在我的皮大衣上。於是撲撲衣上的泥土,心裏很輕鬆似的。過一會兒說:「我走了,到那邊來信!」我望著他走出去。他走了幾步,回過頭看見我,說:「進去吧,裏邊沒人。」等他的背影混入來來往往的人裏,再找不著了,我便進來坐下,我的眼淚又來了。

近幾年來,父親和我都是東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謀生,獨自支持,做了許多大事。哪知老境卻如此頹唐!他觸目傷懷,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郁于中,自然要發之於外;家庭瑣屑便往往觸他之怒。他待我漸漸不同往日。但最近兩年的不見,他終於忘卻我的不好,只是惦記著我,惦記著我的兒子。我北來後,他寫了一信給我,信中說道:「我身體平安,惟膀子疼痛厲害,舉箸提筆,諸多不便,大約大去之期不遠矣。」我讀到此處,在晶瑩的淚光中,又看見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時再能與他相見!

嗰年冬天,嫲嫲過咗身,爸爸又冇咗份工,真系禍不單行。我由北京去徐州,打算同爸爸返屋企送殯。到咗徐州見到爸爸,睇見嗰天井一片狼藉,又諗起嫲嫲,忍唔住流出眼涙。爸爸講:“都到咗咁嘅地步咯,唔好難過,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返到屋企,爸爸變賣質押,但都重未夠錢,又借咗錢,辦埋喪事。近排屋企嘅環境好差,一半系因爲喪事,一半系因爲爸爸失業。辦完喪事,爸爸要去南京搵嘢做,而我又要返北京讀書,我哋就一齊走。

到咗南京,有朋友約我去逛下,逗留咗一日;第日上午就要過江去浦口,下午上車北上。因爲有嘢做,爸爸本來講好話唔送我,就叫旅館度一個相熟嘅茶房送我。佢好仔細咁再三叮囑茶房,但都重系唔放心,惊茶房唔穩陣,猶豫咗一排。其實我嗰年已經廿嵗,北京都來回走過幾次,其實都冇乜緊要嘅。佢猶豫咗一陣,終于决定咗,重系親自送我去。我三番兩次咁勸佢唔使去,佢浄系話:“唔緊要,佢哋去唔方便嘅!”

我哋過咗江,入咗車站,我去買票,佢顧住睇實啲行李。行李實在太多,要畀啲錢過腳夫先可以過得去。佢又同佢哋講價,我嗰陣時真系聰明得滯,硬系覺得佢唔識講嘢,系都要插嘴先得嘅。不過佢最後都講掂咗價錢,就送我上車。佢同我揀定咗近車門嘅一張椅;我將佢同我做嘅紫毛大衣鋪好座位。佢叮囑我路上小心,夜晚要警醒啲,唔好冷親。又吩咐茶房好好照應我。我心入邊暗笑佢懵;佢哋浄系識得錢嘅,托佢哋咪盞搞!而且我又咁大個喇,唔通重照顧唔好自己?唉,宜家諗返,當時真系聰明得滯咯!

我話:“爸爸,你走啦。”佢望咗一下車外邊,講:“我去買幾個橘仔,你留喺度,唔好行開。”我望見對面月臺嘅圍欄出邊有幾個小販擺檔。要去到對面月臺,就要穿過鐵軌,又要跳落去再爬返上去。爸爸都幾肥,行過去自然辛苦啲。我本來要去,但佢唔肯。唯有由得佢去。我見佢戴住頂黑布帽仔,著住件黑布大馬褂,深青色嘅棉衲,蹣跚行到鐵路邊,慢慢wu3低身落去,都唔算太難。但系佢穿過鐵軌,要爬上對面月臺,就唔簡單喇。佢用兩只手maan1住上邊,兩只腳向上縮;佢肥胖嘅身軀向左邊微微傾側,好努力咁様。呢個時候我望見佢嘅背影,我嘅眼涙好快咁流落嚟。我laa4laa2聲抹乾眼涙,怕畀佢睇見,又怕人哋睇見。我再望出去嘅時候,佢已經抱住朱紅色嘅橘仔行返轉頭。過鐵路嘅時候,佢先放啲橘仔落地,自己慢慢爬落去,再抱返起啲橘仔行。到咗呢邊,我即刻去扶佢。佢同我行入部車度,將啲橘仔一氣放落我件皮褛上邊。然後喺件衫度拍走啲泥土,個心好似好輕鬆咁。過咗一陣之後,就講:“我走喇,到嗰邊寫信嚟!”我望住佢行出去。佢行咗幾步,擰轉頭望見我,講:“返入去啦,裏邊冇人。”等佢嘅背影混入嚟嚟往往嘅人入邊,再都搵唔到之後,我先行返入嚟坐低,我嘅眼涙又嚟喇。

近幾年嚟,爸爸同我都系周圍頻撲,屋企嘅環境一日不如一日。佢好後生就出去搵食,乜都靠自己,做咗好多大事,點知老來咁落魄!佢觸目傷懷,難以控制自己感情是自然嘅事。悒住悒住,自然要發泄一下;屋企瑣碎事情往往使佢動怒。佢對我逐漸唔同以前。但系最近兩年冇見,佢終于忘記我嘅唔好,浄系挂住我,挂住我個仔。我嚟咗北方之後,佢寫咗一封信畀我,信入邊話:“我身體平安,就系條頸痛得好犀利,揸筆揸筷子,都好唔方便,估計都嗰頭近咯。”我睇到呢度,滿眶眼涙之中,又睇見嗰個肥胖嘅,青布棉衲,黑布馬褂嘅背影。唉!都唔知幾時先可以同佢再見咯!

呵呵,完成,好多錯漏嘅地方好多字唔識寫用拼音代替,各位請指教。“佢同我做嘅紫毛大衣”唔知道系咪應該系“佢同我織嘅紫色冷衫”呢。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06-12-30 14:23:09編輯過]
 樓主| 發表於 2006-12-30 20:47:4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好同意malsony所講,翻譯成粵文並唔等於非要攞最口語化嘅粵語詞嚟翻譯不可。例如“父親”、“祖母”呢啲詞,譯成“爸爸”、“嫲嫲”比“老竇”“阿嫲”更適合文章嘅基調。
  好多人認爲“爸爸”唔係粵語詞彙,呢個諗法係錯嘅,其實呢個係漢語都共有嘅詞。我哋唔可以因爲普通話都有呢個詞,而刻意避開唔用呢個最合適嘅詞。
  又例如“天無絕人之路”,本身就係一句古語,毫無必要譯成“天冇絕人嘅路”,否則只會畫蛇添足。

  以上嘅係我嘅一啲睇法,希望各位今後有越嚟越好嘅作品。

發表於 2006-12-30 20:54:37 | 顯示全部樓層
QUOTE:
以下是引用highyun在2006-12-30 12:47:49的發言:

  我好同意malsony所講,翻譯成粵文並唔等於非要攞最口語化嘅粵語詞嚟翻譯不可。例如“父親”、“祖母”呢啲詞,譯成“爸爸”、“嫲嫲”比“老竇”“阿嫲”更適合文章嘅基調。
  好多人認爲“爸爸”唔係粵語詞彙,呢個諗法係錯嘅,其實呢個係漢語都共有嘅詞。我哋唔可以因爲普通話都有呢個詞,而刻意避開唔用呢個最合適嘅詞。
  又例如“天無絕人之路”,本身就係一句古語,毫無必要譯成“天冇絕人嘅路”,否則只會畫蛇添足。

  以上嘅係我嘅一啲睇法,希望各位今後有越嚟越好嘅作品。

呵呵,愚見難得highyun兄同意。小弟的轉頭,還沒拋完,待拋完後請各位評評分。
發表於 2006-12-31 17:00:09 | 顯示全部樓層
QUOTE:
以下是引用余OK在2006-12-30 20:50:14的發言:

  malsony君所講頗有見地,不過我對此有所保留。翻譯嘅最重要原則當然係忠於原文,尤其係佢嘅基調,但亦唔需要太過拘泥於原文嘅遣詞用句,而應該大膽採用目標語最為貼切靈活且與原文感情色彩相符嘅表達方法。譬如「天無絕人之路」一句,雖然自古及普粵語都有噉嘅講法,但我翻譯時使用咗「船到橋頭自然直」呢句更為地道嘅廣東俚語,目的係營造一種與原文有異曲同工之妙嘅感覺,既無偏離原意,亦更好噉體現咗目標語——粵語嘅特色。

  其他malsony君所講嘅都基本上同意。若果刻意採用太口語化方式去處理,無異偏離原文嘅主旨,不過亦不失為另一種創作,就好似舊年有一本暢銷書《Q版語文》噉將中小學一啲課文「惡搞」,亦贏得咗唔少掌聲。話講返轉頭,竊以為,喺我哋而家呢個主題嘅範疇之內重係以「忠於原文+盡可能體現目標語特色」呢個原則,除非設兩個版本嘅翻譯,一個類似於講古說書形式即malsony君所提及嘅風格,另一個係稍為誇張嘅形式如林振強版徐志摩詩嗰等。諸君意見如何?


ok哥所說的徐志摩詩的林振強版,是否“我靜靜鷄咁嚟”?實在不好意思,我覺得呢种實在系“茶餘飯後,搏君一笑”的小玩意。

我覺得“惡搞”有兩種,一種是由有技術,藝術水平的“惡人”通過對一件或多件原作品的重組(因爲元素不用創作),然後“再創作(是否屬于再創作另當別論,此處先不談)”後賦予這件或這些作品新的內涵,而“搞”出來的。例如“大史記(我覺得這是取多部影視作品,糅合作者對生活,時事的反思的調侃)”,“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這是作者取某大導的大片的元素,對原作者的創作思路的疑問。這部片我沒看過,但看過胡在許戈輝節目上的對話)”,還有將宋祖英的“辣妹子”和周傑倫的“本草綱目”揉合一起的那段音頻,等等。這些“惡搞”往往令“新作品”給人以嶄新的印象,因爲它們的內涵被重新定義了。而朱自清的“背影”的粵語翻譯,這樣應該是“譯作”,與“惡搞”是兩回事。我覺得,如果要“惡搞”朱自清的“背影”,不妨將這篇散文換一個角度寫,就是在“父親”的角度寫,這樣可以天馬行空,但是絕不可以“鏡像”的形式寫,寫送“母親(朱自清的祖母)”上山,送“兒子(朱自清)”去北京……等等,反而可以寫和兒子同在徐州出發,往南京路上的事情,然後一句帶過寫送兒子往北京,然後寫兒子的回信(即擬朱自清的語氣寫對“大去之期不遠矣”的回信)結尾。我覺得這樣的玩法各位可以考慮,而不是對原作作插科打諢,譆笑怒駡。(不知道大家有否看過一部韓片,中文譯名好像叫“玉女心經”,名字有點色色的感覺,但是這部片很好,給人帶來想像的空間,後來又讓觀衆“死心”。全片是黑白的,黑白二色,正好喻示女主角和兩位男主角之間的兩段截然不同故事。)

另外一種“惡搞”,就不細說了,技術水平低,藝術含量不高,充其量只可作爲時間殺手,或是茶水間聊天的談資。懂得咬文嚼字,又有興趣斟酌語句,諸位想必是高雅之士,定必不會受落那些矯揉造作,嘩衆取寵的東西吧?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06-12-31 9:18:43編輯過]
 樓主| 發表於 2006-12-31 17:40:13 | 顯示全部樓層

  余ok同malsony兩位嘅講法都有道理,因爲佢哋分別係從唔同角度嚟講嘅,相互之間冇矛盾。前者認爲譯文應該儘量體現粵語最地道嘅表達方式,等人體會到粵語嘅韵味同埋認識更多嘅俚語,例如“天無絕人之路”呢句翻譯成“船到橋頭自然直”呢句,好有創意,一啲都唔顯得做作;後者認爲譯文唔應該偏離原著嘅思想基調,唔可以爲咗粵語而粵語,例如“天無絕人之路”如果譯成“天冇絕人嘅路”。
  對於《背影》呢類散文,當然唔可以用《饅頭》嗰種形式嘅所謂“惡搞”,應該儘量終於原著嘅基調,當然用詞用字可以喺唔影響文章基調嘅基礎上儘量選擇地道嘅粵語詞彙。

  呢個粵文翻譯活動嘅本義,就係提倡粵語成文,使人認識(重溫)更多粵語嘅用字用詞。只要大家積極參與,無論係惡搞或者忠於原文,我哋都好歡迎,百花齊放,相互有對比,有爭論,先有進步。

發表於 2006-12-31 18:00:07 | 顯示全部樓層

  另外要補充嘅係,若果祇係簡單噉將一啲常用書面用字如「的麼了嗎」轉換成「嘅乜喇嘛」,其他太過拘泥於甚至照搬原表達,祇會好似電視電臺用粵語讀新聞稿一樣,索然無味,呢種創作就基本上冇乜難度。就翻譯本身我哋追求嘅係一種更既忠於原文又講求創意嘅表達方法。

發表於 2006-12-27 04:34:10 | 顯示全部樓層
  定埋獎勵參與者嘅方案啦。
發表於 2006-12-27 05:36:02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與父親不相見已二年餘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

我同老豆都有兩年幾冇見,我最冇可能唔記得嘅係佢嘅背影。

發表於 2006-12-27 05:45:4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們過了江,進了車站,我買票,他忙著照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腳夫行些小費,才可過去。他便又忙著和他們講價錢,我那時真是聰明過分,總覺他說話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終於講定了價錢,就送我上車。他給我揀定了靠車門的一張椅子;我將他給我做的紫毛大衣鋪好座位。他囑我路上小心,夜裏要警醒些,不要受涼。又囑託茶房好好照應我。我心裏暗笑他的迂;他們只認得錢,托他們直(真)是白托!而且我這樣大年紀的人,難道還不能料理自己麼?唉,我現在想想,那時真是太聰明了!

譯文:我哋過咗江,入咗車站,我就去買票,佢就忙緊睇住啲行李。行李實在太多了,衹能畀啲小費腳夫先過到去。佢又忙緊同佢哋講價,我嗰時真係太“叻仔”啦,梗係覺得佢唔係好識講嘢咁,成日插嘴。不過佢最尾都講定咗價,就送我上車嘞。佢同我揀定咗一張靠車門嘅位;之後我就將佢做畀我嘅紫毛大衣鋪好個位。佢叮囑我路上要小心,晚黑要警覺啲,唔好凍親。之後又叫茶房(啲人)好好睇住我。我心入面偷偷哋笑佢實在有啲“OUT”;佢哋淨係知道錢個啫,叫佢哋幫手米簡直嘥氣!況且我咁大個仔,唔通重唔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咩?唉,家陣我諗番起,覺得嗰時實在太“叻仔”了!

發表於 2006-12-27 06:16:44 | 顯示全部樓層

2006年12月15?号 1:50AM 94岁嘅老爷与我哋长辞咗喇!

平时老爷重响度嗰阵觉得冇乜嘢,一齐都理所当然噉存在于我哋嘅身边,生活依然如是!近牌闻到老爷身体唔多妥继而出事嘅消息,心感叹惜!想当年细细个嗰阵,屙完屎老爷重同我抹屎窟;老爷双眼重睇到嘢,有时会同我同堂妹去街街,行去大市、细市;同我哋讲好多以前啲嘢!10多年后呢一切只能成为我同老爷嘅当年往事。

好遗憾我重未有认真噉听老爷讲一下佢嘅一生事迹,老爷94年来一定经历过好多我哋经历唔到嘅风风雨雨,而且佢以前係揸笔揾食嘅其中一份子,接触过蒋介石之类嘅人物,佢曾经真係不平凡嘅一位人物!我如今大专学历连字都唔识多只,喺老爷面前我真係觉得自愧不如。呢间出嚟揾食成年多喇,都做唔出乜嘢成绩畀佢睇,真係有负佢对我嘅一番期望!

老爷对绝係一个好老爷,做人冇乜要求,对我哋都冇乜要求。平时又唔会诸多小毛病。好可惜老爷晚年双眼睇唔到嘢,见识少咗好多事物,做少咗好多事,去少咗好多地方!如果佢睇到嘢,做下运动一定年过百岁!平时佢只可以喺床度听下收音机,我又唔知可以畀到啲乜嘢佢!

点解睇住你嘅遗体啊阵我冇流泪,而家我先会落泪?而家讲咩都冇用嘞,希望老爷在天之灵保佑我哋!

好想再喺你身边叫你一声“老爷!”

發表於 2006-12-27 06:42:33 | 顯示全部樓層
QUOTE:
以下是引用kong2605在2006-12-26 22:16:44的發言:

2006年12月15 号 1:50AM 94岁嘅老爷与我哋长辞咗喇!

平时老爷重响度嗰阵觉得冇乜嘢,一齐都理所当然噉存在于我哋嘅身边,生活依然如是!近牌闻到老爷身体唔多妥继而出事嘅消息,心感叹惜!想当年细细个嗰阵,屙完屎老爷重同我抹屎窟;老爷双眼重睇到嘢,有时会同我同堂妹去街街,行去大市、细市;同我哋讲好多以前啲嘢!10多年后呢一切只能成为我同老爷嘅当年往事。

好遗憾我重未有认真噉听老爷讲一下佢嘅一生事迹,老爷94年来一定经历过好多我哋经历唔到嘅风风雨雨,而且佢以前係揸笔揾食嘅其中一份子,接触过蒋介石之类嘅人物,佢曾经真係不平凡嘅一位人物!我如今大专学历连字都唔识多只,喺老爷面前我真係觉得自愧不如。呢间出嚟揾食成年多喇,都做唔出乜嘢成绩畀佢睇,真係有负佢对我嘅一番期望!

老爷对绝係一个好老爷,做人冇乜要求,对我哋都冇乜要求。平时又唔会诸多小毛病。好可惜老爷晚年双眼睇唔到嘢,见识少咗好多事物,做少咗好多事,去少咗好多地方!如果佢睇到嘢,做下运动一定年过百岁!平时佢只可以喺床度听下收音机,我又唔知可以畀到啲乜嘢佢!

点解睇住你嘅遗体啊阵我冇流泪,而家我先会落泪?而家讲咩都冇用嘞,希望老爷在天之灵保佑我哋!

好想再喺你身边叫你一声“老爷!”

節哀順變!最大的傷痛莫過於親人的離開!呢種感受我都經曆過!

發表於 2006-12-27 07:10:20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說道:「爸爸,你走吧。」他望車外看了看,說:「我買幾個桔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我看那邊月臺的柵欄外有幾個賣東西的等著顧客。走到那邊月臺,須穿過鐵道,須跳下去又爬上去。父親是一個胖子,走過去自然要費事些。我本來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讓他去。我看見他戴著黑布小帽,穿著黑布大馬褂,深青布棉袍,蹣跚地走到鐵道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太(大)難。可是他穿過鐵道,要爬上那邊月臺,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我趕緊拭幹了淚,怕他看見,也怕別人看見。我再向外看時,他已抱了朱紅的桔子望回走了。過鐵道時,他先將桔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桔子走。到這邊時,我趕緊去攙他。他和我走到車上,將桔子一股腦兒放在我的皮大衣上。於是撲撲衣上的泥土,心裏很輕鬆似的。過一會兒說:「我走了,到那邊來信!」我望著他走出去。他走了幾步,回過頭看見我,說:「進去吧,裏邊沒人。」等他的背影混入來來往往的人裏,再找不著了,我便進來坐下,我的眼淚又來了。

我話:爹哋.你走喇.佢望一望車外.講:我去買幾個桔先.你係呢度等我.唔好周围走.我
睇下果邉月臺嘅栏杆出面有幾個小販等緊人帮衬.行到果邉月臺.要先穿過鐵道.跳落去又爬翻上嚟.爹哋
係一個肥佬.行過去自然要辛苦啲.本來我話我去.爹哋唔肯.唯有畀佢去.我睇到佢戴住頂黒色嘅帽.着住
黒色嘅大褸.深藍色嘅棉衲.慢慢咁行去鐵道邉.甞試爬落去.重唔算好難.但係佢穿過鐵道.要爬上另一邉嘅月臺.就冇咁容易喇.他用兩隻手捉住上面.兩隻腳向上縮.佢肥肥哋嘅身材輕輕往左邉傾.顯露出用力
嘅感覺.呢個時候.我見到佢嘅背影.我啲眼淚好快咁流咗出嚟.我即刻抹幹眼淚.驚畀爹哋見到.亦都驚畀其他人見到.我再向出面望嘅時候.佢已經攬住红色嘅桔行翻轉頭.穿過鐵道嘅時候.佢先將啲桔放係地下.自己慢慢爬落去.再攬住啲桔行.行到呢邉.我即刻去扶住佢.佢同我一齐行到部車度.將啲桔全部放係我件皮大褸上面.跟住拍下件衫上面啲泥.好似心情好輕鬆咁.過咗一陣.佢話:我走喇.去到果邉冩信翻嚟吖.!我望住佢行出去.佢行咗幾步.擰轉頭見到我.話:入去喇.入面冇人.等到佢嘅背影混入人羣入面.點都搵唔翻.我就入去坐低.我啲眼淚又流出嚟.

可能有啲長..希望大家有耐性睇曬佢..我都畀左唔少心機冩噶.!!`

發表於 2006-12-27 07:24:3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們過了江,進了車站,我買票,他忙著照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腳夫行些小費,才可過去。他便又忙著和他們講價錢,我那時真是聰明過分,總覺他說話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終於講定了價錢,就送我上車。他給我揀定了靠車門的一張椅子;我將他給我做的紫毛大衣鋪好座位。他囑我路上小心,夜裏要警醒些,不要受涼。又囑託茶房好好照應我。我心裏暗笑他的迂;他們只認得錢,托他們直(真)是白托!而且我這樣大年紀的人,難道還不能料理自己麼?唉,我現在想想,那時真是太聰明了!

?(译) 我哋過咗條河,入埋車站,我就去買票,佢係度睇住啲行李.啲行李鬼死噉多,冇計啦,哽係要花啲錢叫啲搬運佬幫下手先過得到去.噉佢就係度忙住同啲搬運佬嗔價,當時我真是覺得自己鬼死噉聰明,硬係覺得佢把嘴唔掂,嘅我就伸把嘴過去幫下手咯.結果哩都係佢講掂咗啲價,同埋送咗我上車.佢仲同我搵咗一個靠車門嘅位,我拎佢幫我整嘅紫毛大衣鋪係嗰位度.佢艾我路上小心啲,同夜间注意啲冇凍親.更離普嘅係佢叫啲打雜嘅睇住我.我覺得佢真係幾土喎,佢哋啲打雜嘅只係認錢唔認人啦,叫佢哋白做嘢啊?廢話啦.加上我都噉大個仔啦,唔通仲唔識照顧自己咩?唉,義家捻起嚟,當時我真是幾聰明喎!

注:本段已有会员翻译,并不是觉得他的不好而是因为我花了很多时间搞了出来发觉有会员先搞出来了,总之搞出来了就不要浪费啦。请大家多指教。

發表於 2006-12-27 07:26:48 | 顯示全部樓層
QUOTE:
以下是引用kong2605在2006-12-26 22:16:44的發言:

2006年12月15 号 1:50AM 94岁嘅老爷与我哋长辞咗喇!

平时老爷重响度嗰阵觉得冇乜嘢,一齐都理所当然噉存在于我哋嘅身边,生活依然如是!近牌闻到老爷身体唔多妥继而出事嘅消息,心感叹惜!想当年细细个嗰阵,屙完屎老爷重同我抹屎窟;老爷双眼重睇到嘢,有时会同我同堂妹去街街,行去大市、细市;同我哋讲好多以前啲嘢!10多年后呢一切只能成为我同老爷嘅当年往事。

好遗憾我重未有认真噉听老爷讲一下佢嘅一生事迹,老爷94年来一定经历过好多我哋经历唔到嘅风风雨雨,而且佢以前係揸笔揾食嘅其中一份子,接触过蒋介石之类嘅人物,佢曾经真係不平凡嘅一位人物!我如今大专学历连字都唔识多只,喺老爷面前我真係觉得自愧不如。呢间出嚟揾食成年多喇,都做唔出乜嘢成绩畀佢睇,真係有负佢对我嘅一番期望!

老爷对绝係一个好老爷,做人冇乜要求,对我哋都冇乜要求。平时又唔会诸多小毛病。好可惜老爷晚年双眼睇唔到嘢,见识少咗好多事物,做少咗好多事,去少咗好多地方!如果佢睇到嘢,做下运动一定年过百岁!平时佢只可以喺床度听下收音机,我又唔知可以畀到啲乜嘢佢!

点解睇住你嘅遗体啊阵我冇流泪,而家我先会落泪?而家讲咩都冇用嘞,希望老爷在天之灵保佑我哋!

好想再喺你身边叫你一声“老爷!”

  雖然源味發呢張帖同主題好唔符合,但念在對先人嘅一片孝心同敬意,又與原題《背影》懷念長輩有相同意境,兼且亦為粵語成文一篇,故亦應該給予獎勵。睇咗你對老爺嘅描述,得悉佢亦算係當年民國時代叱吒一時嘅風雲人物,不禁油然而生起一種敬慕之情。還望節哀順變,積極面對人生每一個挑戰,取得事業嘅輝煌成就,並與粵協攜手共進,開創美好新境界。

——余OK代全體粵協人員上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06-12-26 23:48:38編輯過]
發表於 2006-12-27 01:43:55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與父親不相見已二年餘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

同我老豆都成兩年幾冇見囉,我最鬼記得就係佢個背影喇。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06-12-26 17:51:44編輯過]
發表於 2006-12-27 02:29:32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親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禍不單行的日子。我從北京到徐州,打算跟著父親奔喪回家。到徐州見著父親,看見滿院狼籍的東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父親說:「事已如此,不必難過,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嗰年冬天,婆婆過咗身,老竇做晒手頭上嘅嘢又落埋崗,眞係衰開呢樣又嗰樣。我由北京趯去徐州,諗住跟埋老竇返歸送殯。去到徐州見到老竇,睇到個天階七國咁亂,又諗返起婆婆,忍唔住baa4 baa4聲眼淚??流。老竇講:「都搞成噉咯,唔好咁難過啦,好在船到橋頭自然直!」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06-12-26 23:12:46編輯過]
 樓主| 發表於 2006-12-27 01:31: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手寫我心”,粵語協會一直都本住呢個宗旨,希望通過粵語成文,使大家認識到更多粵語用字、俗語、句法,亦希望使更多人知道,只要用粵語講得出嘅字,都可以寫得出嚟。“我手寫我心”活動早前已經啓動,我哋已經著手翻譯/創作咗一啲作品。例如以下摘錄嘅呢段由余OK翻譯嘅粵語版本《孔乙己》:

QUOTE:

原文:
  魯鎮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別處不同的:都是當街一個曲尺形的大櫃檯,櫃裏面預備著熱水,可以隨時溫酒。做工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花四文銅錢,買一碗酒,──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現在每碗要漲到十文,──靠櫃外站著,熱熱的喝了休息;倘肯多花一文,便可以買一碟鹽煮筍,或者茴香豆,做下酒物了,如果出到十幾文,那就能買一樣葷菜,但這些顧客,多是短衣幫,大抵沒有這樣闊綽。只有穿長衫的,才踱進店面隔壁的房子裏,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

譯文:
  魯鎮啲酒店嘅style,同其他地方唔一樣:都係當街當巷擺個曲尺形嘅大櫃檯,櫃入面墩定啲滾水,可以隨時?酒。啲打工仔,晏晝挨晚[maan1]收咗工,週不時畀四文銅錢,買返碗酒,──呢個係廿幾年前嘅事咯,家陣經已陞到十文一碗,──憑[bang6]住個櫃企喺處,熱辣辣噉飲落肚然之後唞返吓;若果肯多畀一文,就可以買一碟(買碟)鹽煮筍,或者茴香豆,愛嚟送酒嘞,若果出到十幾文,噉就可以買一樣唔係齋嘅喫嘞,但係呢處啲人客,多數係短衫幫,睇怕都冇咁疏爽?嘞。淨係得着長衫嗰啲,先會屐入店面隔籬間(VIP)房入便,嗌酒嗌菜,姿悠淡定噉飲起嚟(歎酒)。

  係咪好得意好好玩呢?爲咗使“我手寫我心”嘅粵語成文觀念更深入民心,我哋開辦咗呢個“齊齊嚟翻譯粵文擂臺賽”嘅活動,使更多人都可以參與母語創作。優秀嘅作品將會被收錄入我哋即將推出嘅粵語電子刊物中。
  第一期嘅改編文章《背影》已經順利完成,經過加工整理之後,粵語版嘅《背影》已經正式收錄喺網站嘅“會員原創文摘”中,網址係http://www.cantonese.asia/Articles/2007/200701/Articles_20070120214122.html 由於考慮到譯文有兩種風格,我整理咗兩個版本嘅譯文,一個係忠於原著版,一個係鬼馬版,各位參賽者已經得到應有嘅獎勵。
  第二期嘅題目係《林教頭風雪山神廟》,主題帖喺呢度:http://bbs.cantonese.asia/dispbbs.asp?boardID=114&ID=4868&page=1

  請各位繼續踴躍參加,到上述網址回帖發表你哋嘅作品。

參加規則:
1、以回帖形式提交翻譯作品
2、一般以段落爲單位,即每個回帖都要提供最少一段嘅譯文,若段落過長,可以酌情劃分。
3、譯文提交後,管理員會將其放到原文相應段落後面以供參照。各位參加者原則上按順序翻譯後面未有人翻譯過嘅段落,但若覺得前面段落未如理想,可以提交自己翻譯嘅作品。
4、翻譯作品將被收入粵語電子雜誌中,選取何人嘅作品視乎大家意見决定,擇優錄取。
5、有份回帖參加者,每個段落獎勵金幣30文,若文章被選用,獎勵60文。多寫多獎,唔設上限。

  若有未盡之事宜,請跟貼提出。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07-1-21 16:18:51編輯過]
發表於 2006-12-27 02:52:00 | 顯示全部樓層

父親回家變賣典質,還了虧空,又借錢辦了喪事。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慘淡,一半為了喪事,一半為了父親的賦閑。喪事完畢,父親要到南京謀事,我也要回北京念書,我們便同行。

老豆返歸變賣典質,補咗倉,跟住又度水搞白事。呢排,屋企真係唔係咁好景,一嚟要搞白事,二嚟老豆冇工開。搞完白事,老豆要去南京做嘢,我都要返北京讀書,就噉我哋一齊走喇。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06-12-26 18:54:36編輯過]
 樓主| 發表於 2006-12-27 04:08:45 | 顯示全部樓層
QUOTE:
以下是引用Wai在2006-12-26 17:43:55的發言:

我與父親不相見已二年餘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

同我老豆都成兩年幾冇見囉,我最鬼記得就係佢個背影喇。


呢篇嘢嘅基調係比較悲嘅,用呢種鬼馬嘅語氣或者唔係咁適合。
發表於 2006-12-29 02:03:55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啊,罷个位先,返屋企再译~~~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17-5-27 10:19 , Processed in 0.414702 second(s), 26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