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411|回復: 0

[我手寫我口] 我寫緊嘅小說嘅一部分,請諸君指點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2-7-7 06:15: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原著:meallanfearghai
粵語翻譯:meallanfearghai


注:由於伊個故事嘅情節係中學初三年級開級會,所以為咗保證小說嘅真實性,所有對話都無辦法唔用普通話。


級會開始嘅時候,級長首先宣讀咗一項處分決定:


关于对Charles, Frederick, Lucas等同学的处分决定


初三年级Charles, Frederick, Lucas, Phillis, Antonio, Rebus六位同学,在11月17日中午违反校规,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翻墙离开校园。鉴于情况恶劣,经初三级组研究同意,现作出以下处分:
1。给予Rebus, Frederick两位同学记大过处分,处理意见记入学生档案;
2。给予Charles, Lucas, Phillis, Antonio四位同学记小过处分,处理意见记入学生档案。
    此決定!

初三级组
                                                11月20日


    級長宣讀完處分決定之後,Frederick即刻企咗起身大聲反駁:「嚴重抗議!為甚麼要處分我?」

    「幹甚麼!」


    Frederick為自己辯護:「我當時一直在教室裡面,根本沒有翻牆離開學校!」


    「是嗎?」級長冷笑一聲,然後用充滿嘲諷同埋不信任嘅語氣質問Frederick:「你有甚麼證據證明你當時沒有翻牆逃出學校?!誰能證明你當時在課室?」


    就喺伊個時候,突然有人大嗌一聲:「我!」


    大家擰轉頭一睇,祇見Meallán從座位上面企咗起身,舉高右手,幾乎噴火嘅雙眼死死咁[目屈]住級長。


    「放肆!」級長即刻發晒窮惡,「誰批准你……」


    「是你自己問誰能證明Frederick沒有翻牆離開學校的。」Meallán冷漠無情咁打斷級長嘅話,「而我也正是要證明Frederick沒有翻牆離開學校的。」


    「好。」級長嘅表情和語氣依然充滿傲慢,「你,你有甚麼證據?」


    Meallán定過檯油咁回答:「在你剛才所說的日期和時間段裡面,也就是11月17日中午12:36到14:02這一段時間,Frederick和Lucifer一直在6班的教室爭論關於亞歷山大大帝陵墓的問題,」然後佢又針鋒相對咁補充咗一句,「也就是說,Frederick當時根本沒有離開學校!更說不上翻牆!」


    級長有尐動搖,但係就依然死雞撐飯蓋咁質問:「你是怎麼知道的?有誰可以證明你講的是真話?」


    Meallán回答:「當時我一直在旁聽他們的談話,當然知道。」然後佢指著幾排座位之外嘅另一個學生Goya,講:「這位同學可以證明我和Frederick當時都在6班教室。」


    Goya企起身,猶豫咗一下,最後都係鼓起咗勇氣,講:「對,我、Lucifer、Frederick還有Meallán當時都在6班教室。Lucifer和Frederick兩個人在激烈地爭辯,不過我不知道他們在談論甚麼,反正都是一些我聽不懂的東西……Meallán一直在旁邊聽。」


    聽完Goya的證詞之後,Meallán同佢講咗聲「謝謝。」然後馬上對級長展開第一輪反擊,「現在有人證明我的證詞是真的,那麼又有誰可以證明你的指控是事實?」唔等級長回應,佢又追加咗一句:「你是根據甚麼來判定Frederick有翻牆離開學校的行為的?」


    「根據幾個被抓獲的學生的供詞。」級長回答。


    「也就是說是那幾個被抓獲的學生說Frederick翻牆出了校園?」


    「對!」


    「那麼Frederick並不是當場被抓獲的?」


    「不是。但這並不表明Frederick沒有翻牆!」級長表面上睇起身依然胸有成竹,但係Meallán睇得出:佢已經開始動搖,「而根據被抓獲的學生的供詞,當時他還在校園外面沒有回來!」


    Meallán馬上抓住級長嘅追加陳述發動反擊:「難道你就沒有考慮過插贓嫁禍的可能性?」

    級長當堂打咗個突。


    Meallán絲毫唔畀級長任何反駁嘅機會,繼續追加陳述:「據我所知,這幾個被抓獲的學生,對Frederick一直存有成見,因此完全有插贓嫁禍的動機!由於當時Frederick根本不在場,所以他們很有可能抓住了這個機會,讓Frederick背上了黑鍋!」


    停頓咗半秒鐘,Meallán繼續陳述:「而且那一天下午14點15分六班有一場歷史測驗。根據歷史科組的課程綱要,每一次測驗佔學期總成績的10%,我無法解釋身為歷史優等生的Frederick為甚麼會甘願冒險缺席這次考試。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們應該傳召6班的歷史老師到現場作供。」


    Meallán知道級長已經再都拿唔出論點嘞,而且為保住自己個面,佢都無乜可能傳召歷史老師,如果唔係就棧爆更多對自己不利嘅證據出來。伊場辯論,佢已經睇到了勝利嘅曙光。於是佢馬上發動一輪追加攻擊:「現在我的兩個論點已經被證明成立,而你的所有論點都無法被證明成立,或者已經被證明不成立。我的結案陳詞就是:Frederick根本沒有犯過你指控的違紀行為!所有針對他的控罪都必須撤消!」


    級長終於惱羞成怒,用右手食指指著Meallán,強詞奪理咁咆哮:「你……你這小子,你竟敢公然頂我的嘴?你眼中還有沒有我這個級長?」


    伊個就係Meallán想要得到嘅結果!佢馬上還拖:「只要是誣陷別人的嘴我就一定要頂,不管你是太上老君還是如來佛祖。」


    「你……」級長已經嬲到就快變成一隻油炸蟹,氣呵氣喘,幾次想講嘢但係又開唔到口


    「我重複一次我的結案陳詞,」Meallán用左手食指指著級長,發起最後嘅總攻擊,「我要求你馬上撤消對Frederick的一切控罪和處分。」然後,他從衫袋裡面拿枝錄音筆出來,面上面露出志在必得嘅冷笑,「剛才的對話已經被我用錄音筆錄下來,如果你不撤消控罪和處分,我就把這段錄音公佈出去,讓全世界的人都來看看一中初三級級長誣陷好人的醜惡行徑!」


    一見到Meallán手中嘅錄音筆,級長馬上嚇到面青口唇白,後退兩步,然後耒低落地,發晒狼戾咁大嗌:「沒……沒收他的錄音筆!」


    「你想毀滅證據嗎?」Meallán完全唔知驚,「還是有哪一條校規規定學生不准擕帶錄音筆,還是級會不准錄音?」停頓一秒,佢繼續開足火力追加攻擊,「我查過一中20年來的校規,唯一一條關於錄音筆的規定是現行《課堂規範》第22條:『除自修課以外,不得在課堂上使用錄音筆』,級會很明顯不屬於『課堂』範疇,所以我在級會現場使用錄音筆根本不違反校規!剩下唯一一個合理解釋就是:你要毀滅證據!」


    Meallán好清楚,如果他唔打出底牌,級長就絕對唔會認輸,甚至連讓步都唔可能,喺伊個問題上面,佢一定要將級長逼到無路行。


    伊個時候副級長馬上出來打圓場,話:「由於有證據證明Frederick同學沒有參與該次違紀行為,我宣佈暫緩對Frederick同學的一切處分,並且向學校行政會議提出覆核。」


    Meallán鬆咗半啖氣,露出略帶疲倦嘅會心一笑——雖然「暫緩」處分唔係完全撤消控罪,但起碼都係完全撤消控罪嘅第一步。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17-9-20 20:42 , Processed in 0.659179 second(s), 25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