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2240|回復: 0

[雜文] 孔诰烽:在礼乐崩坏之际读《香港城邦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2-4-27 04:40:5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


在礼乐崩坏之际读《香港城邦论》/  inmediahk  2012-02-29 12:54  
文:孔诰烽


元明清时期,大陆兴起一股非主流宗教信仰,叫白莲教。根据教义,创造万物的「无生老母」,将会毁灭这个充满苦难的旧世界,并派遣弥勒佛降生,创造一个无贫富、无饥饿、无男女、无长幼的乌托邦。但在新旧世界交替时,天地将会经历大灾劫。教徒平日必须虔诚念经,修炼捐献,灵魂才可在劫难中被纳进老母的子宫,于灾劫后再生。白莲教在大陆各地造就了大大小小的教主,有的凭教众捐献而成地方小富,有的带领群众揭竿而起,如18世纪末的长江流域白莲教大起义;有的更在起义成功后自己做皇帝,如朱元璋。按照红朝史学解释:白莲信仰体现了封建社会后期人民群众要改造世界、自己当家作主的朦胧愿望;但在宗法意识宰制下,这种愿望却变成乞求「无生老母」怜爱的迷信;直到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为中国带来了列宁主义,中国的工农群众,才有机会科学地理解自己的处境和走上当家作主之路,建立真正的主体意识,云云。

陆港文混分家这些历史好像跟香港风马牛不相及。但细想一下,香港民主运动在过去30年,不也是一直寄望香港回归大陆这个「母体」之后,可以通过「母体的怜爱」实现民主自治吗?民主回归派和民主抗共派对现存中国或是未来民主中国的冀盼,不像白莲信徒的「无生老母」崇拜吗?最近陈云教授推出《香港城邦论》,主张香港文混与大陆文混分家,一石激起千重浪。《城邦论》高踞各大畅销书榜高位,从各方吸引了一众追随者。其他公共知识分子,不论是出于文人相识还是文人相轻,纷纷笑称他为「陈教主」。但就《城邦论》主张港人要建立主体意识的主旨而言,称陈云像「教主」,不如称他像当年敢冒运动主流之大不韪,撰写《湖南农文混动考察报告》的青年毛。过去几年,陈云通过报章评论积极支持各种本土保育运动与公投运动,反地产霸权,最后还因反地霸见真章而被媒体封杀。

《城邦论》承接作者对香港本土民主运动的关怀,在开首即点出运动有力走下去的关键,乃大家要抛弃中国迷信,批评「香港的民主派沉迷于民主统一中国 在行动上无法全然代表香港人利益 与红朝摊牌」(页41)。 香港的民主运动,在80年代原本有不弱的本土性格,以香港为本位,争取在九七回归后落实民主自治。后来北京八九文混爆发,本地文混即被吸进了中国文混的洪流之中。大陆文混被镇压,北京的对港政策,亦转趋强硬。经历过这个转折的香港文混,即出现了「中国没民主 香港民主也无望」的论述,在意识上将香港文混置放在从属于大陆文混的位置。丧志民主派的孝子情结但香港的民主政团,其实皆以香港为唯一舞台,连大陆也去不了。民主派这种行动的本土导向和意识的中国优先之间的矛盾,在大陆民主化一再落空之下,催生了「香港民主难有起色」的失败情绪,令民主派在本地抗争中愈来愈软弱。

上次政改争论期间,主张跟北京妥协的民主政客反复警告我们千万不要激怒红朝,最重要是保存实力留得青山在。这当中体现的,正是一种不断向老母下跪博取怜爱,如老母不怜爱,则继续苦等他日孝感动天、老母转性(大陆民主化)的消极争取民主策略。意识上中国优先,令主流民主派轻视本土勇武抗争之实效。2003年超过50万人上街,北京搁置23条,并把董特首拉下台。那次胜利,为青年带来极大鼓舞,催生了后来的新本土抗争力量,屡立奇功:从公投运动迫使北京政改让步、集体打小人争取到政府派6000元、到汹涌群情迫使政府在递补机制退却(虽然仍未至于全面撤销)。这些大大小小的抗争成果,都是在中国民主化毫无寸进的背景下发生的。但顾着仰望老母的民主派,却视这些成果为无物。最近甚至有民主派党头公然宣称当年政府搁置23条与群众运动无关,一切都是因为保皇党有人倒戈和北京主动停止立法。这种肆意扭曲历史常识,长北京志气、灭港人威风的丧志歪论,背后正是一种「北京老母不施舍 香港民主难寸进  香港民主若有寸进 则一定是老母施舍所赐」的孝子逻辑。难怪民主派在近日香港统治集团瓦解的礼乐崩坏之际,竟然也无所作为,呆呆然不敢大鸣大放。

陈云认为香港党派若要摆脱这种消灭港人尊严的中国情结,便需要将香港文混与大陆文混区隔,放前者在首位。当然,本土政团以香港为优先,不代表香港其他朋友不应关心和介入大陆事务。不过我们要清楚我们关心大陆的民主、人权、环境、劳工等问题,乃是基于作为一个地球人的普世关怀,不需加入任何「炎黄子孙血浓于水中国人」的先天责任。现在很多北上参与大陆民间进步事业的朋友,其实也是以不同国际团体员工的身分进入大陆,或是接受外国基金资助的。他们关心大陆之外,也同时关心缅甸、柬埔寨与北极冰川。

《城邦论》的纲与目:香港能对大陆做出的最大贡献,乃是通过香港自身的自由民主向大陆起示范作用,以及「借场」给大陆朋友,利用香港这个自由场地做他们的事。当年同盟会在香港活动,以及今日不少大陆知识分子受惠于香港的自由空间,皆印证香港的这个角色。但香港要发挥这个作用,前提是香港人要将这个场整理好,保护、发展它的民主法制与民间社会。若果這個场大陆化,變得跟大陆场沒分別,那香港便會失去在大陆改革事业中的唯一角色。所以就算是为了大陆的发展,我们亦应该把争取香港本位的民主自治放在优先地位。

主张香港民主运动摆脱中国情结,早日建立香港主体意识,乃《城邦论》的核心议题。陈云在书中大谈香港在美国《香港政策法》之下成为全球斗争的一环,论证香港自治对大陆经济发展的必要,是要探索香港的自治民主抗争在面对北京时有何筹码。他描述「香港人」和「大陆人」的差异,支持族群政治,呼吁堵截大陆人口无节制涌港,则是怎样建立香港主体意识的策略探讨。后两个问题,不论多么富争议,也只是《城邦论》之「目」,而非其「纲」。可惜该书出版后的争论,至今仍集中在这两个目,而忽略了香港文混急需香港主体意识、少理老母这个纲。

《城邦论》在香港回归15年、既存秩序开始瓦解之际出版,为我们再思香港文混的前路,提供了难得的新框架。这篇书评无法对书中论点一一评述,惟希望可以透过追溯其历史脉络、重构它的核心关怀,将有关讨论导引到更有意义的方向,帮助大家在蝗虫争论之外,寻找建立香港新民主自治运动的最大公约数。不过若要深化讨论,最重要的,还是要社运、知识圈中一众倒果为因、视陈云为陆港矛盾加剧祸首、一窝蜂要「kill the messenger」的「政治正确」判官门,先花128大元买一本《城邦论》,认真将书从头到尾读一遍。


(刊于2012年2月26日《明报》星期日生活  文:孔诰烽、编辑:杨泳森)


.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18-9-23 16:46 , Processed in 0.322279 second(s), 25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