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9648|回復: 32

[語音探討] 粵語將會消亡?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9-16 21:50: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目前粵語的生存環境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雖然有證據顯示粵語的萎縮程度較其他非官話漢語言慢。在中國大陸,推廣普通話正使粵語的地位不斷降低,與此同時普通話等的其他地方語言正在侵蝕粵語的使用地區。特別廣西的粵語萎縮速度與程度已經相當嚴重,有消失的危險。而廣東也在無時無刻地備受共產黨領導的中央政府的政治施壓:單單以廣州為例,人口比例已有一半人口只會說普通話。廣東民間不瞭解、不重視粵語的人相當多,長此以往也會出現廣西的命運,但自2010年廣州市民捍衛粵語行動後,民間對粵語的認識有所增加,已開始作出保護工作。外,粵語文化不以籍貫來作為判斷對方是否廣東人,是以語言作為判斷根據的,這其實是一種嶺南文化,或者說是白話文化,當第一代移民意識到這種文化特徵後,就自然都讓他們的下一代掌握白話,白話生存下來,深圳第二代發生白話化可以作為研究白話為什麼可以在海外沒語言環境的情況下傳承下來的宿影.

民間對粵語保護的瞭解與政府的支持都不夠,部分地方政府不支持甚至打壓,難以有效保護粵語。粵語是普通話以外最為廣泛的語言,亦被認為是國內的強勢語言,但同時在國內受到的打壓亦是最為嚴重。由於外地人口的不受控湧入,先是出現普通話城市,廣西粵語被邊緣化,廣東粵語城市不斷萎縮。越來越多本地兒童不會唱粵語兒歌。文革後出生的年輕父母常常認為這些舊兒歌與現代社會不相襯,自己不會唱也不願意教育子女唱粵語兒歌。這一觀念導致粵語兒歌在創作及傳承上難以為繼。

政府、學校鼓勵學生使用普通話,教師在學校教育的都是使用普通話。電視媒體的普及及流行歌曲的傳播,使廣東粵曲、粵劇的傳統聽眾人群急劇減少。


而家係廣東想搵個識講粵語都幾難,老實講真係幾好笑,為何中國人會喜愛使用混合徂恁多侵略過中國同埋曾經係中國國土上姦淫虜掠、殺人放火嘅外族嘅口音再加大量削減了音韻嘅金韃虜語(所謂嘅普通話)? 我諗古代嘅漢人發夢都估唔到,渠等嘅子孫會用侵略中國嘅外族嘅口音嘅金韃虜語,仲視之為中文!

發表於 2011-9-17 00:43:20 | 顯示全部樓層
唉,何祇是粵語出現危機,傳統中文也日漸變得醜陋,成因不少。一言難盡,感慨良多。我等就盡點力去維護他吧。
發表於 2011-9-17 02:24: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광동왕국-08 於 2011-9-17 11:08 編輯
目前粵語的生存環境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雖然有證據顯示粵語的萎縮程度較其他非官話漢語言慢。在中國大陸 ...
goodj111 發表於 2011-9-16 21:50

歡迎樓主提出探討此嚴肅問題!
粵語是否會消亡?有待我輩大粵子民能否把持得住,當然有賴各界人士去廣泛推行及發展。過去,TVB無綫播出好多關於認識粤語及文字嘅節目;
例如【樂聲箴言】、 及林佐瀚嘅【每日一字】 等都能提起大家嘅學習與趣,近來也推出一啲新節目:【最緊要正字】及【正識第一】等。此等內容必定引起各界共鳴,推廣此類文化活動,從不間斷,如此睇來,粵語不至於消亡地步吧!
回頭望過去從三仟年前至近代,猶太人曾經畀人勞役,逼害,大流亡,流放後在迦南地從新建立家園,之後又畀人亡國;十二族四圍流徙遍佈全球,直至笫二次世界大戰時,畀希特拉大屠殺達至六佰萬人多,簡直慘絕人寰,哀愁遍野,但直至1948年終於再度建國:以色列(ישלאל)。渠等嘅希伯來語經過幾仟年仍完全保存,以色列國只不過係七佰萬人口,與香港人數差不多,渠等嘅希伯來語歴盡滄桑都尚可保存,難道起碼有幾億人口講嘅粵語會如此不濟?我諗不會如此悲觀吧!

.
 樓主| 發表於 2011-9-18 19:06: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oodj111 於 2011-9-18 19:08 編輯

回覆 3# 광동왕국-08
但願如此,然而華夏之地粵語嘅發展情況係唔樂觀嘅,只要兩粵一失,就輪到香港啦,所以我等要守住廣南西路同廣南東路!

而且北方亦不該使用金韃虜語,除非渠等為金人或滿人。
發表於 2011-9-20 01:38:4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광동왕국-08 於 2012-10-22 23:05 編輯
回覆  광동왕국-08
但願如此,然而華夏之地粵語嘅發展情況係唔樂觀嘅,只要兩粵一失,就輪到香港啦,所以 ...
goodj111 發表於 2011-9-18 19:06

樓主所言對矣!所以我等要守住廣南西路同廣南東路!我本人起碼做到呢一點。街上遇到用普語問路嘅人,必然先用粤語囘答,次之英語,最後用普語。香港係以粵、芵呢兩種語言定為官方語言,我係遵照規矩而做。
【而且北方亦不該使用金韃虜語】,此乃棋差一着,造成如此局面,無可挽囘嚹!當1911年推翻滿清遂即建立民國之時,居然選擇咗滿清嘅
東北官話作爲國語,你話嘞,點收科?49年後又稱爲普通話,爲了鞏固政治權力,極力推普,更踐踏非普語以外各種民族嘅母語,如此行徑,實令人髪指。
普通話嘅源頭來自滿清東北官話,咁,東北官話又點來咖說來認真話長,好多人或學者都話滿洲人模彷北京城內一些方言而來,然後喺宮廷使用,也是與中原人士溝通嘅共通語言,但係一啲滿洲人與一般學者講法有異,渠等話官話係教中原人士講嘅,因爲中原人士係唔識講嘅。其實我認爲兩者皆不盡然!

           遼(契丹)                                                              金                                                           蒙古                                                             滿清   
囘顧過去歷史:北京一向都係亞洲北部阿爾泰群族(Altaic Tribes)盤據地;如鮮卑、蒙古、金、通古斯、肅慎、契丹、達斡爾等而又先後建立過王朝如遼、金、蒙、滿等。
中原人士嘅朱元璋打敗蒙古建立明朝才把北京纳入統治範圍,期內只維持大概三佰年,之後又畀滿清奪去。以歷史推斷,北京城歴來生活作息渡日嘅人民漢人多抑或胡人(阿爾泰群族)多呢?唔使講都係胡人多啦!呢啲北面外族與中原人士交往由來已久,當然曉得學習中原人士嘅語言用來溝通,但係渠等操着阿爾泰口音來發音,當然不準確,渠等口音係黏着語(Agglutinative Language),而漢語係單音節(Single Syllable)語言,平上去入、抑揚頓挫,所以渠等講到好似條脷打晒結咁!此等民族已在北京城世世代代生活。
自滿清入主中原後,更想擴展版圖,首先要釐訂一啲政策,包括官方語言啦!渠等無須模彷北京城內一些方言而創立,城內跟本就有大量懂得漢語嘅胡人待聘而用,從此,帶着阿爾泰口音嘅漢語,就入贅官話裏廣泛使用。原本嘅正宗漢語口音亦開始畀渠等剦割了!首先四聲平、上、去、入失去了入聲,跟着合口後鼻音( 以M結尾聲調 )也刪去,正所謂MN不分,只有N存在,又將捲舌音加入漢語內:胡人反舌非禮也!漢語何來捲舌音,只有胡語才有。怪不得有一啲滿洲人在網上話:Mandarin係渠等先至懂,先至有,漢人唔懂亦冇呢種語言,係渠等教我等使用,試問當時有誰聽得懂呢種【胡言漢語】。更甚者嗣後更将漢語阿爾泰化。
首先講下阿爾泰群族(Altaic Tribes)先:渠等係蒙古(Mongolian)、突厥(Turkic)、契丹(Khitan)、鮮卑(Siberian),通古斯(Tungus),女真(Jurchen),滿洲(Manchurian)、朝鮮(Choson)等,其語言係屬奧努阿爾泰語係(Ural Altaic Language);請查閱大英百科全書;其文法語順(Grammar)是:
S、O、V : SUBJECT OBJECT VERB,動詞擺在句尾後面,有主動式和被動式文句,除日韓冇捲脷外,蒙古、突厥、契丹、鮮卑,通古斯,女真,滿洲一律有捲脷,
舉個例:
1 私は学校へ行きます;      動詞"行きます" 放在句末 。直譯:我係學校去
2 나는학교(學校)에감니다;  動詞"감니다" 放在句末。直譯:我係學校去
用粵語講法"我返學/我去學校";絕不能講"我學返 / 我學校去"
但普通話就可以講:"我到學校去",動詞放在句末
自白話文提倡後,國語承傳官話而蜕變,但骨子裏仍藏着大量滿洲話的詞語,本應在本論壇以前以有數句列出,希望各位粵協兄弟將之列出再發帖來以佐證,現我只能記起幾個詞做例:
   1, 央求–來自滿語的"Yangge",應是要求,懇求,哀求
   2, 挺好–來自滿語的"Tengge",應是很好,好好,甚好,
   3, 巴圖魯–來自滿語的"Batulu " 解作勇士,關公後裔關天培為廣東水師提督,於鴉片戰争殉職,
                       滿清嘉奬他,並授以【巴圖魯】稱號。為何不稱勇士或英雄?
   4, 呵斥–來源於滿語"hacihiyambi" ,意為「責備」
   5, 嬤嬤–來源於滿語"meme",意為「乳」、「奶」,轉意為「乳母」
   6, 磨蹭–來源於滿語"moduo",電視常見此詞,有如粵語【姿整】
   7, 薩琪瑪 –來源於滿語"Sacima,",一種甜品糕點
   8, 馬馬虎虎–來自滿語"lalahuhu",意思是辦事不認真,毛糙                                          
       Cambi是放在句末的助動詞,相等於日語的ます,です、します及韓語的하다、입니다、합니다
       Manju就是滿洲本字

Yangge       Tengge       Batulu     Hacihiyambi     Meme      Moduo       Sacima      Lalahuhu      Cambi       Manju        

尚有大量滿語在國語內使用,在此之前有兄弟已發過帖,現尚未揾到,稍後再討論。
呢種現稱普通話嘅語言,可稱為滿清烹調、泡製出來的語言!
隋唐·司空圖《河湟有感》:
一自蕭關起戰塵,河湟隔斷異鄉春。
漢兒盡作胡兒語,卻向城頭罵漢人。

請登入以下條Link,係本壇網友發表有關剖析國語∕普通話之文章:
http://bbs.cantonese.asia/viewthread.php?tid=15879&extra=page%3D1
.
發表於 2011-9-20 12:13:45 | 顯示全部樓層
{普通話嘅源頭來自滿清東北官話,咁,東北官話又點來咖?說來認真話長,好多人或學者都話滿洲人模彷北京城內一些方言而來,然後喺宮廷使用,也是與中原人士溝通嘅共通語言,但係一啲滿洲人與一般學者講法有異,渠等話官話係教中原人士講嘅,因爲中原人士係唔識講嘅。其實我認爲兩者皆不盡然!}


在下引頸以待兄台繼續講解。
發表於 2011-9-20 20:23: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광동왕국-08 於 2011-9-23 19:07 編輯
回覆  광동왕국-08
而且北方亦不該使用金韃虜語,除非渠等為金人或滿人
goodj111 發表於 2011-9-18 19:06

如果你心水清嘅話,你睇下:
呢十多年之內,電視以排山倒海之勢,推出以滿清皇朝嘅官廷電視劇,全部都歌頌滿人入主中原嘅豐功偉績,呢啲製作人,大部份都係渠等嘅後裔,而呢班後裔都在各媒體機搆有人脈關係,所以可以利用關係,方便渠等繼續宣揚滿文化,狄娜喺TVB爆過呢單嘢!
請登入YOU TUBE 睇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Am2dkMjKNQ

香港的滿洲人後裔,不過與吾等談論旣問題冇關係

               關芝琳小姐                         周海媚小姐                                       關寶慧小姐                                 惠英红小姐
發表於 2011-9-21 01:12:27 | 顯示全部樓層
回覆 5# 광동왕국-08

讀畢兄台提供的歷史資料,在下感驚訝。倘普通話是「混種」,那「漢人」「滿人」「中國人」將是甚麼概念?國人又應如何看待不同民族間的「同化」?
發表於 2011-9-23 22:08:19 | 顯示全部樓層
「漢人」「滿人」「中國人」今日嘅概念都變晒喇,當年嘅民族英雄岳飛今日都變成「分裂祖國」嘅人。
與其話文化「同化」,不如話某種霸道文化吞噬其它文化,而非相互間自願嘅同化融合。
發表於 2011-9-23 22:53:3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香江白丁 於 2011-9-23 22:55 編輯
「漢人」「滿人」「中國人」今日嘅概念都變晒喇,當年嘅民族英雄岳飛今日都變成「分裂祖國」嘅人。
與其話 ...
UngooChan 發表於 2011-9-23 22:08


UngooChan兄你會錯吾意了。吾以上詢問[韓文班主]的同化問題,是有感他對滿族及普通話的敵視而發也。
發表於 2011-9-23 23:16: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광동왕국-08 於 2012-10-22 23:08 編輯


    Manju

轉自由本壇綱友Neogeo所發的帖:(16樓)
http://bbs.cantonese.asia/viewthread.php?tid=15879&extra=page%3D1

轉貼]大學者章太炎說:「國語」有十分之幾是滿洲人的音韻,好多字音都不是漢人所有!

我在上海章太炎老師家中,向來是早晨六時或六時半必定到他家。他早已起身,我為他打理一切雜務之外,常立在他旁邊聽訓。他喜歡問長問短,讀些什麼書?寫些什麼稿?接著便問外面有什麼新聞,要我講給他聽。因為他只看幾種報紙,其他書刊概不過目,因此我常常講些時事或文藝界消息給他聽,他聽後覺得津津有味。

我常到四馬路一帶去買些書籍,此外還靠著書櫃把不買的書免費翻閱一過,雖不能說一目十行,但是記憶力甚強,看過總能記得,所以我對文壇軼事,常能認得歷歷如繪,章師很是愛聽。那時候,五四風潮已過,文藝界掀起了一陣「科學與玄學」之戰,各種書刊,各方面的學者都參加,章師聽到這個消息,只笑而並不發表意見,我原想遊說他也參加,可是他不為所動。

北京大學的白話文運動之中,還有一位教授,也是此中健將,名劉復,字半農,他發出一種論調說:「文言文是死的文字,什麼人再寫文言文,就是死人;白話文是活的文字,凡是寫白話文的,就是活人。」這幾句話,簡單明白,竟然流傳全國,認為是劉半農的名言,劉半農的名氣也從此舉世皆知。

其實我看這種書,也歷有年數,而且喜歡搜購舊書,找到早年劉半農舊作,原來他也是鴛鴦蝴蝶派的小說家。那時署名「劉半儂」,這個「儂」字,一望而知是有濃厚的鴛鴦蝴蝶派的氣息,不過,此人留學法國回來之後,進了北京大學,竟然舉起白話文運動的大旗,算是此一運動中的急先鋒了。

我就把劉半農的情況告訴章師。章師聽了連說:「你講下去,講下去,這個劉半農是什麼出身?」我答說:「那倒不知其詳,不過在一些鴛鴦蝴蝶派刊物中看到的,他的見解也未見突出。」章師說:「啊,那麼他的國學根蒂也有限得很,比了我的門生周樹人(即魯迅)、周作人(即知堂)差得遠了,他們兩人早年譯《域外小說集》,雖是白話,但是一望而知對文言文是有相當根基的,劉半農有什麼出版的著作物,你找些來給我看看。」我說:「要知道劉半農,他衹是在北方報紙上寫些短評,濫罵文言文是有的,正式的著作物,衹有一本《賽金花本事》,還沒有出版(按:此書在劉半農逝世後,始由其弟子商鴻逵出版),報上有些零星的記載,我曾剪存下來,可以請老師過目。」隔了三天,老師看了這些剪報,對我哈哈大笑說:「賽金花說的話,許多都是胡說,全是編造出來的,不能稱為第一手資料,不過劉半農他想利用賽金花的名字,來炫耀自己而已。」

隔了不多時,劉半農到上海,報紙上的新聞說他要訪問章太炎。這個消息,我看到了之後,正想到劉半農又想借重訪問國學大師來出風頭。過去他罵過文言文是死的文字,誰寫文言文即是死人;他居然以活人代表自命,到上海來訪問若干寫文言文的名士。據報紙消息傳出,他的最大目的是要訪問專寫文言文的名人章太炎老師。

我一早就把這個消息告訴老師,師母湯國梨女士也在旁邊,她對老師說:「如果劉半農真的來訪問你,你千萬不要生氣,更不要執杖以擊之。」章師點頭微笑,好像是山人自有妙計一般,只說:「要是劉半農來的話,你(指筆者)要陪著我,即使你在丁甘仁老師家寫藥方,師母也會打電話給你,你一定要請假馬上就來,因為師母畢竟是婦道人家,有些地方是不便出面的。」我說:「好。」到了次晨,我在章師家盤桓了一陣,就到丁老師家寫藥方,丁老師一邊唱藥,我一邊寫方,同學們稱我為飛快手,因為我懂得丁老師的常州話,從來沒有寫錯脈案和藥名,別的同學衹是在傍側錄方,輕易不會坐在丁老師旁邊開藥方的。

這天早晨十時,章師母的電話果然來了,我就請上一班的錢師兄代我寫方,便急急趕去聽電話。師母說:「姓劉的來了,你快向丁先生請假,即刻來我家。」我擱下電話,向丁師請假,丁老師面有慍色。我說:「這是章太炎老師家來的電話。」丁師聽見「章太炎」三字,也不再出聲,叫我快去快來。

我從白克路趕到同孚路,不過十分鐘,進門已見到劉半農陪同三個人,帶了附有鎂光燈的三腳架照相機坐在客廳中,章老師在閣樓書齋,尚未下樓。我一到之後,就接了劉半農等的卡片去請章老師下樓,我一看這天章老師的衣衫,甚為整潔,施施然緩步而下,坐定之後,很客氣地與訪者寒暄,他說:「我鼻部有病,聞到鎂光的氣息,鼻病必大發,最好請你們將照相機收好。」劉半農本想和章師同拍一張照,經章師這樣一說,我立即著他把照相機收拾起來,劉半農不得不從命,這是劉半農大失所望的第一件事。

接著劉半農就問章師對白話文的見解如何,章師說:「白話文不自今日始,我國的《毛詩》就是白話詩。歷代以來,有白話性的小說,都是以當時的言語寫出來的,寫得最好的是《水滸》、《老殘遊記》等,甚至有用蘇州話寫的《海上花列傳》。但是你們寫的白話文,是根據什麼言語做標準?」劉半農侃侃而談說:「白話文是以國語為標準,國語即是北京話。」章師聽了哈哈大笑,問劉半農:「你知不知道北京話是什麼話?」劉半農不假思索答說:「是中國明清以來,京城里人所說的話。」

章師就以質問的口吻問劉半農:「明朝的話你有什麼考據?」劉半農呆著無詞以對。章師就用明朝的音韻,背誦了十幾句文天祥的正氣歌,其發音與北京話完全不同,接著就說:「現在的國語,嚴格地說來,含有十分之幾是滿洲人的音韻,好多字音都不是漢人所有。」這番話說出,劉半農更呆住了好久,說不出一句話來應付。

章師又說:「如果漢人要用漢音,我也可以背誦一段漢代音韻的文字。」說完他就背了兩首漢詩,許多字的音韻都與現代不同。他又問:「你知不知道現在還有人用漢代音韻或唐代音韻來講話的?」

這時,劉半農已聽得呆若木雞,這一問他倒振作起來,便說:「現在哪裏有人用漢音來說話?」他說得好像振振有詞的模樣。

章師說:「現在的高麗話,主要語是漢音,加上了唐朝的唐音、朝鮮的土話和外來話,即是今日的高麗話。」接著他說:「還有日本話,主要的中國字,稱為漢字,即是漢音,其餘的聯綴詞,日本各地的土音,又加上了近代各國外來語,就成為現在的日本話。日本人的發音,各處不同,以東京為正宗,漢音也最准。各道各縣的發音,連東京人也聽不懂,這是你劉半農先生不研究『小學』,不研究『音訓』,不曾研究過《說文》,所以你聽了我的話,可能會覺得很奇怪。」

劉半農面有赧色,無詞以對。

章師在這時,像老師訓導小學生一般問他:「中國曆來有種種科學發明,都是用文言文來記述的,我先問你天文知識,中國有些什麼?」

劉半農想了半天,他的同來者也都面有難色,不敢插嘴,知道今天的訪問有些下不了臺了。

他果然答不出一句話,便低聲下氣地請教章師。章師說:「中國的天文學大家祖沖之,你知不知道他是哪一朝代的人?他是南北朝人,著《周髀算經》,精確地推算出地球的圓周率是3.1415926,與一千年後德國渥托發明地球圓徑數字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符合。」劉半農在旁唯唯傾聽。

接著章師又說:「天文你不知道,我再和你講講地理,美洲新大陸的發現者是誰?」劉半農訥訥其詞地說:「當然是哥倫布。」章師擊桌大笑說:「最先踏到新大陸的人,是一個中國和尚,叫做『法顯』,想來你是從未聽到的。」劉半農又無詞以對,只說:「願聞其詳。」

章師說:「你有時間訪問賽金花,記述她的胡言亂語,何不多看些文言文線裝書,充實自己。」劉半農只得點頭稱是。章師又按著桌子一拍說:「請你查一查,《章氏叢書》別錄之三,有篇《法顯發見西半球說》,就知道一切了。」劉半農聽了這幾句話,好像大大的受了一頓教訓。究竟後來劉半農回去查不查過《章氏叢書》,我可不知道了。

劉半農傾聽章師的話,一句也插不上嘴,同來的人與劉氏面面相覷,想快快脫身,不料這時劉半農卻又說了一句:「北方學術界,正在考據敦煌石窟及周口店『北京人』,以及甲骨文、流沙墜簡等。」想借此掩飾自己,誇大北方學術界的工作,來平抑章師的氣焰,一面就起身想走。章師這時勃然大怒,說:「中國政府對你們不知道花了多少錢,設立了無數研究所研究院。敦煌石室的發現,第一個是西人斯坦因(在英國得爵士勛位),他從莫高窟以及西北流沙中竊去幾百箱文物。後來多少年之後,法國的伯希和又盜去幾百箱文物,直到他們在英法兩國發表之後,你們才知道,你們究竟在幹些什麼事情?」這時他又把手杖在桌上拍了一下。劉半農面孔紅到項間。章師說:「你知不知道近年來還有一個瑞典人斯文赫廷,又在西北發掘了許多文物,究竟中國科學家做些什麼事?劉半農訥訥其詞地說:「我們正在考證甲骨文。」章師說:「甲骨文沒有多大的考證價值,我願意同你各人做一部書,專門考據甲骨文,一言相約,二年之後,你在北方出版,我在上海出版,你用白話文,我用我的文言文,看誰寫的是活的。」當時劉半農不出一聲,就是不敢答應這一件事。

章師又說:「我知道你曾經在北方的報紙上,徵求過『國罵』的字句及各地方罵人的話,第二天早上,就有人到你學校中,在課堂上講出許多罵你老母的地方話。所以後來你就不敢再做這件工作,現在我來罵幾句給你聽。」接著就說漢代的罵人話,是×××出於何書,唐朝罵人的話,是×××出於何書,直說到上海人寧波人,以及廣東人的三字經,完全罵出來。看起來好像供給他資料,事實上把劉半農祖宗三代都罵到了。這時已超過午餐時間,劉半農同來的人就出來向章師作揖說:「我們麻煩老師很久,現在我們要告辭了。」章太炎老師只說一句話:「如果劉半農要寫訪問章太炎的話,我就要叫我的學生,寫一篇章太炎接見劉半農談話記。」接著指著我說:「就是要他寫。」劉半農就說:「不敢,不敢。」深深地鞠躬而去。章師教我代送,送出了門之後,章師坐在藤椅上縱聲大笑,好像其樂無窮,認為這次罵人是很得意的事情。

.
發表於 2011-9-24 22:16:53 | 顯示全部樓層
回覆 1# goodj111

清廷禁演粵劇,當時廣東大戲組班簽合同,已稱為京劇(請參觀沙田大圍之香港歷史博物館,便知其詳。)。所以如今粵劇,例如「要茶不要,要酒不要。」會用官話講出。
之後中山逸仙(中山是姓,逸仙為名,讀者請自行考究是何人。)貴為國民黨總理,出賣廣府話,粵語已苟延殘喘。
是以粵語消亡,不應全部推落共產黨身上。
凡我粵人,自求多福可也。
也不要以為北話會一帆風順,自五四運動以降,中文日趨沒落。
簡化字更進一步削弱中文表達力。
內地已「無」中文,號稱最多字之字典,只敢名為「漢語」大字典。北大的學系,謂之「漢語專業」,不「文」之至!
領導人皆以能說外語為榮,每對傳媒炫耀。
奉勸粵人不需自卑,全中國文字,攬住一齊去死而已。反正貪官子女後代,可入外籍。「遠托異國,昔人所悲。」今人所喜也。
凡我華人,自求多福可也。
  
發表於 2011-9-25 00:20:07 | 顯示全部樓層
回覆 12# 大頭仔
大頭仔言詞激烈了些吧.請回答以下疑問:

1-〔中山是姓,逸仙為名,〕誰是中山逸仙?
2-〔出賣廣府話,〕廣府話被出賣了?
3-〔粵語消亡,〕粵語消滅死亡了嗎?
發表於 2011-9-25 07:55:43 | 顯示全部樓層
回覆  광동왕국-08
只要兩粵一失,就輪到香港啦,所以我等要守住廣南西路同廣南東路!
goodj111 發表於 2011-9-18 19:06



    廣南西路已經失守咗好耐,廣南東路就同化率極高,遲啲改名普南東路,簡稱"普東"。
發表於 2011-9-25 15:55:40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家一齐维护我睇嘅母语
發表於 2011-9-26 16:01:1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광동왕국-08 於 2011-9-30 23:12 編輯
清廷禁演粵劇,當時廣東大戲組班簽合同,已稱為京劇(請參觀沙田大圍之香港歷史博物館,便知其詳。)。所以如今粵劇,例如「要茶不要,要酒不要。」會用官話講出。
大頭仔 發表於 2011-9-24 22:16



因此原故,粵劇常插入官話腔,粵劇戲寶帝女花裏頭就有好多官話,好多對白如:「可怒也」,「随我來」等,常出現粵劇裏。
最著名唱京腔嘅粵曲,莫過於新馬師曾嘅【宋江怒殺閰婆惜】,曲內大量唱腔都係用官話來唱。記得嗰句:【宋公明,打坐在…】
又有一著名古腔大喉粵曲【鳯閣斬蛟龍】,都係用大量唱腔都係官話來唱,細蚊仔時,啲長輩教我哋欣賞,不過,嗰時不知其味。
發表於 2011-9-26 16:27:1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광동왕국-08 於 2011-9-26 16:29 編輯
中山是姓,逸仙為名,讀者請自行考究是何人。
大頭仔 發表於 2011-9-24 22:16


中山 樵(NAKAYAMA SHO / なかやま しょう),孫文去日本東京創立同盟會時改嘅日本名,稍為有尐通識人士會曉呢囘事。
但【中山.逸仙】歌劇也遭CCP打壓,以下係即日新聞:

取自蘋果日報導:
CCP力壓辛亥百年熱 港歌劇遭封殺
《中山.逸仙》國家大劇院首演叫停
【本報訊】下月 10日是推翻清皇朝的辛亥革命 100周年紀念日,海峽兩岸及全球華人陸續舉行活動紀念。港府康文署資助香港歌劇院創作的歌劇《中山.逸仙》,原定本月 30日在北京國家大劇院首演,但突然被叫停。有內地學者指,內地紀念辛亥革命的熱潮正向對CCP不利的方向發展,香港歌劇被封殺,與北京政治審查有關。

港府康文署與香港歌劇院近日聯合發出通告指,由康文署資助、香港歌劇院創作排演的歌劇《中山.逸仙》,原定 9月 30日至 10月 3日在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因流程操作問題將會延遲。通告並無解釋「流程操作問題」為何。康文署發言人接受傳媒查詢時證實,他們已接獲延期上演的通知,但拒談詳情。

發現正向不利方向發展

武昌起義的鐵血十八星旗

目前未知該劇在國家大劇院的新排期如何。但根據國家大劇院節目排期程序,一台劇要上國家大劇院舞台,至少要提前三個月甚至半年做安排。劇中擔任主角男高音歌手莫華倫表示,該歌劇可能要延至明年,才可能在大陸演出。而該劇的世界首演,將於 10月 13日至 16日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舉行。
歌劇《中山.逸仙》以孫中山與宋慶齡的愛情故事為主軸,講到宋慶齡的父親宋嘉澍與孫中山原是莫逆之交,志向相同,孫致力革命,宋作後盾支持;但因孫與比他年輕 27歲、宋的二女兒宋慶齡相戀,宋堅決反對,竭盡所能破壞,宋、孫分道揚鑣,宋撤去對孫的所有資助;孫中山與宋慶齡最終成婚,宋慶齡在父親病危時,帶去孫的慰問。
內地時事評論員朱建國認為,《中山.逸仙》臨時被禁與CCP紀念辛亥革命的態度轉變有關。他指,CCP為對台灣統戰,高調張揚紀念辛亥百年,但後來發現事件正向不利於他們的方向發展。因CCP是用武力推翻民國,奪取政權,輿論質疑CCP政權的合法性,並比較台灣現在的民國政府與大陸的共產黨政府優劣,「民國好過新中國」之議不時浮起。
朱建國指,對孫中山的紀念同樣觸及當局敏感神經。孫與宋慶齡的愛情故事雖人所共知,但畢竟與CCP倡導的主旋律不符,「聽說中宣部有通知,對孫中山的宣傳只能講他的愛國精神,不能講他的三民主義、五權分立等」。朱還透露,武漢有報紙日前因將孫中山寫成「國父」被查處;各地可竪孫中山銅像,但北京不行,「這都足以說明問題」。

連串打壓非官式紀念活動

歌劇《中山.逸仙》原定本月 30日在北京國家大劇院首演,但現已被取消。
發表於 2011-9-26 20:49:29 | 顯示全部樓層
回覆 8# 香江白丁

"漢人"就定係指漢族人啦,不過歷史上其他國家稱呼漢族人有時亦以朝代(國號)稱之,如「唐人」、「宋人」。就如漢人亦呼「契丹人」、「女真人」為「遼人」、「金人」。

「滿人」就定係指「後金的女真人」亦即「滿族人」。
「中國」一詞由來已久,但「中國人」一詞我也想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而且什麼時候「中國人」被用來泛指呢,我也很想知道。統稱「中國人」,先不管是否嚴謹,放在最近百年內就有很濃嘅淡化民族差異之意味,雖不能用之比作「剃髮易服」,卻同為同化之手段。

私以為:北方在游牧民族盤踞時期,其實生活着不少漢人,有些是沒有隨著漢人朝廷南遷的。有些是在北方民族數次南侵時掠奪的人口(勞動力,奴隸)。再者就是主動投誠的,當然就是漢奸了。長時間南北分割,北地漢人的語音自然與南地漢人的語音產生差異,語法上亦然。而且不少北地漢人亦不將南地漢人作同胞看待。取而代之的係其主子,北方游牧統治者。所以,我覺得當時漢人朝廷的人看待北方同族應是懷有較為複雜的情緒的。當然這是我的一點看法,尚需查證。

民族間應和洽相處,但絕不能刻意淡化民族差異,搞同化之行徑。個體民族的獨立性還是很重要的,至少基因譜圖可以作證,雖然歷經多次神州蒙塵,漢族人的基因還是相當純正的。我有意外,現今國內少數民族都還重視自己的民族獨立性(當然不少XX分子在搞X獨X獨)。漢族人,此人口最多,文化經濟亦曾經璀璨無比嘅主體民族又何必熱臉貼在冷屁股上呢。繼續好好係自己嘅圈內生活,秋毫不犯,互通有無就夠啦。
發表於 2011-9-26 23:02:2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香江白丁 於 2011-9-26 23:12 編輯

回覆 18# promethusewei

不才非常高興promthusewei兄認真回應我的提問。

1. 「中國人」經歷晉代、宋代不同民族戰亂,雖有漢人南遷,仍有漢人留在北方跟「異族」共處;近代又受滿族統治,其間不少漢人很有可能已跟各民族「熔合同化」了。兄台說〔漢族人的基因還是相當純正的,〕這須專家作權威論述。
2. 若「中國人」已包含不少「混血種」,國人不斷強調漢滿對立,不智啊!說不定是自己在鬧自己啊!
3. 不才同意兄之見:〔繼續好好係自己嘅圈內生活,秋毫不犯,互通有無就夠啦。〕這須要智慧,可是現今之強權是甚麼腦袋呢?清室對待回藏民族的政策就好得多了。
4. 至於兄謂:〔民族間應和洽相處,但絕不能刻意淡化民族差異,搞同化之行徑。〕這是傷腦筋的「中國人」大問題。
5. 〔有些是在北方民族數次南侵時掠奪的人口(勞動力,奴隸)。再者就是主動投誠的,當然就是漢奸了。〕「投誠」一詞之用法,要視乎所處是否正統。若以漢人看來,漢人向異族臣服,是「投降」不是「投誠」(反過來說,異族向我漢人投降可說是「投誠」「輸誠」);罵人為「漢奸」,須確定他是背叛漢人而不是環境所迫。事關重大,不可輕言啊!
漢代李廣出征匈奴,戰敗投降,居朔方多年,但他並沒背叛漢室,做出對漢人不利之漢奸行為。

歡迎繼續討論。
發表於 2011-9-27 00:48:38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家一齐维护我睇嘅母语
肥腯腯 發表於 2011-9-25 15:55

講得啱,不分你與我,齊來携手保護母語及文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17-5-27 19:47 , Processed in 0.445963 second(s), 26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