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2165|回復: 0

[特色詞彙] 是一村人:有文化底蕴的连州「星子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7-6 04:16:0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
http://bbs.lztour.com/bbs/viewthread.php?tid=42007###



是一村人:有文化底蕴的连州「星子声」

有文化底蕴的星子声


         星子话是连州的主要方言之一,有一些独特的语词折射出地方的风俗,显得文化底蕴十足。今略拾一二,供茶余谈资。   

一、转弯抹角释「堂前」

   

            「堂前」应该是星子话里一个很有文化韵味的词语。按语意或字面上解释是指正房的前面,即是高宅之前。曾任连州行政长官的唐代大诗人刘禹锡有一句名诗脍炙人口:「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六朝时王、谢世为望族,后来两家并称为高门世族的代称。王谢堂前,自然是高宅门前,或宅前高檐之意。


    但在星子话里,堂前有时专指厨房。连州建筑物保留有先祖的风格,厨房一般布置在高宅大院的厅堂前面,即在大堂之前,所以把厨房称做「堂前」,是有一定道理的。星子话「赴堂前摩功夫」,即到厨房取东西。


    另外,旧时尊称别人的母亲为令堂、尊堂。《宋史·陈堂前传》:「陈堂 前,汉州雒县王氏女,节操行义为乡人所敬,但呼曰堂前,犹私家尊其母也。」这里的「堂前」专指有德行的妇女。而自古来妇女多司厨工,依此而论,「堂前」一词可能是从家庭成员的分工转化而来,是否牵强,请教方家。
   


二、古已有之称「阳沟」

   

            阳沟,也就是门前屋后露天的水沟,星子话特指房前屋后的沟渠,即村中的下水道。语出五代丘光庭《兼明书》:「凡沟有土填其上谓之阴沟,露见其明者谓之阳沟。」星子地方过旧历年有清理阳沟的俗习,大年三十前要把阳沟清理干净,迎接新的一年到来。淤积了一年的阳沟泥还是上好的农家肥。到了开春的惊蜇节,又有一个驱除蛇蚁的仪式,孩子们一大早绕着房屋走一圈,一边往阳沟撒生石灰,一边大声唱道:「惊蛰惊蛰,打以蛇蛇蛙蛙免得出。」


    阳沟也有写作洋沟的。人民文学出版社《金瓶梅词话》第十九回:「张胜道:『你又吃了早酒了。』不提防鲁华又是一拳,仰八叉跌了一交,险不倒栽入洋沟里,将发散开,巾帻都污浊了。」像「跌跤」写成「跌交」,阳沟写作「洋沟」,不知是古语通用,还是后人抄错的缘故,读书时是必须打醒十二分精神的。


    至于另有一名曰杨沟、羊沟,意同而义异。晋崔豹《古今注·都邑》:「长安御沟谓之杨沟,谓植高杨其上也。又曰羊沟,谓羊喜觝触垣墙,故为沟以隔之,故曰羊沟。」这里的杨沟或羊沟,自然不是百姓家的小小水沟,而是御敌之护城河也,别说是羊,就连骏马也跳不过去。太平盛世,焉能称为护城?故以杨沟、羊沟讳称之。

  

  三、莫名其妙吃「雷公」

   

                 雷公,古代传说专司打雷的神,或称雷神爷。

    有人说星子人胆子大,敢吃雷公。其实,这「雷公」大家都知道是星子话对柚子的称谓,吃「雷公」不过是吃柚子罢了。柚子怎么跟雷公沾上边,简直让人觉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西游记》就直呼孙悟空为「雷公」,悟空与唐僧初到高老庄时,高太公责怪仆人高才道:「家里现有一个丑头怪脑的女婿(猪八戒)打架发不开,怎么又引这个雷公来害我?」老孙神通广大,自古以来的形象则是个倒着放的柚子,你又不能说「雷公」与柚子没有一点亲戚关系。


    雷电是强对流天气的一种放电现象,打雷天有一种雷,在地上滚来滚去,叫做「地滚雷」,圆圆的一团火球,形星头很骇人,跟柚子的样子也差不多,将柚子称为「雷公」,智商也不低啊。


  

四、明明白白「灯盏糍」

   

         星子地区有一种风味小食叫做「灯盏糍」,用粳米磨浆拌各种佐料油炸成圆块状,荦素鲜辣,异香扑鼻,是年节食品。妙的是,盛米浆下油锅的用具,类似旧时之灯盏,故称为「灯盏糍」。

          现在少有用灯盏作照明用具了,那种煤油灯,有玻璃做的防风灯罩,通明透亮。然此灯不同彼灯,古时候的灯盏只不过是一种浅碟状的敞口盛具,装上豆油加一二根灯芯草而已。《儒林外史》写到 「孤寒种」严监生临死之时,伸着两个指头,总不肯断气,在旁的侄儿和家人七嘴八舌,均猜不透他的心思,后来赵氏上前说了一句:「爷,只有我能知道你的心事。你是为那灯盏里点的是两茎灯草 ,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严监生听完,登时就断了气。


             喝酒称为把盏,灯盏比酒盏浅得多了,煮糍的灯盏用生铁打造,比豆油灯盏还浅。各地的油炸糍风情万种,灯盏糍应该是星子人的发明,有形有款,体现了一种追求完美的认真。

  

五、颇费思量谈「狗虱」

         

            狗虱是跳蚤的一种,吸血传疾得人憎。

            星子有的地方却把失之穷来得之富的孔方兄称做「狗虱」,也不失为一种诙谐和幽默。其来历据说是有一个人穷到极点,身上没有一个铜板——「空军」——狗虱也没一粒;又道是穷到骨了,连虱婆也不肯上身咬一口——没血,慢慢地「狗虱」演变为钱财的代名词。以前在山塘好像用这种方式表达的人较多,现在人们钱多了,可能没有多少人这样讲了。


            东西方的语言意境差别很大。西方有所谓的「跳蚤市场」,做生意的人跳来跳去,无固定摊档,卖的多是便宜货,类于我们称为「圩日」的农贸市场;星子话里,跳蚤的意思有时就不是那么直接了。所以,有时听到丈夫问妻子讨几粒「狗虱」,千万不要当真,以为人家身上真的有狗虱。


    你说好笑不好笑?








-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19-9-19 08:17 , Processed in 0.474204 second(s), 25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