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3561|回復: 4

[我手寫我口] 廣州話嘅最後一課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5-23 12:49: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meallanfearghai 於 2012-6-30 21:05 編輯

文:夢多
粵語翻譯:Meallán

        嗰日朝早返學,我去得好遲,心裡面好驚陳Sir鬧我,況且佢話過要考我地廣州話歇後語,但係我就一個都唔識。
        我急急腳跑住去學校。經過銀記腸粉店,見到好多人企咗喺腸粉店旁邊面布告牌前邊——最近伊兩年來,關于我地廣州嘅一切壞消息冚吧啷都係首先從嗰度傳出來嘅:乜嘢單雙號限行啊,亞運之前人行道啲地磚要換晒做花崗岩啊,恩寧路要被人拆咗重建啊之類嘅。
我放慢咗腳步,心裡面諗:今次又搞邊科啊?淨係聽到有人話:
        「頂,一日都係當初我地『被普通話』嗰陣冇出聲,依家佢地果然要食晒我地車馬炮士象卒⋯⋯」
        「係呀。我仲聽人講呢,話廣州電視台嗰檔《新聞日日睇》因為個欄目個名稱含有廣州話,要改名為《新聞每天看》添啊。」
        我雖然好想聽落去,但係我返學就來遲到了,於是衹好繼續跑去學校。
        跑到去課室門口嗰陣時,我驚死陳Sir會批評我。但係陳Sir見到我,祇係好溫和地說:「快尐坐好啦,夢多。我們就來上堂,唔等你㗎啦。」
        我返到座位坐低,心裡面仲係十五十六。陳Sir已經坐咗上張凳,好似剛才啱先對我講話咁樣,又柔和又嚴肅咁同我們講:「各位同學,我曾經講過,要將每個星期嘅廣州方言文化課當作最後一課來講。諗唔到,我地都真係有今日——上頭已經落咗通知,以後課堂上面唔可以再教伊類地方意識太強嘅課程啦。教授其他課程嘅新老師下個星期會到。今日是你地最後一堂廣州方言文化課,我希望你們多多用心聽講。」
我咗了伊幾句話,心裡面罯住罯住。嗰班死人碎粵神偷,佢地貼上布告牌嘅,原來就係咁樣一回事!
        我嘅最後一堂廣州話課!
        我仲喺度走緊神嘅時候,忽然聽到陳Sir叫我個名,要考我嘅廣州話歇後語。佢問:
「第一題:廣州政協『把廣州電視台改為以普通話為基本播音用語的頻道』嘅提案,係『掟石落屎坑』,伊句廣州話歇後語係何解?」(註:「激起公憤 (糞)」)
「第二題:當得知以後都冇得再上廣州方言文化課嗰陣時,老師個心真係『鹹蛋滾湯』啊,伊句又係何解?」 (註:「心都實曬」)
「第三題:唉,廣州話真係『韭菜命』,何解?」(註:「一長就割」)
        我一個都唔識,衹好一碌木咁企喺嗰度,個心好罯,頭也抬唔起身。我聽到陳Sir對我講:
        「我都唔怪你嘅,夢多。你自己一定夠難受嘅啦。大家日日都咁諗:托咩?橫掂考試又唔使考廣州話,學唔學有咩所謂嗟?現在看看我們搞成點?唉,依家版碎粵神偷就有理由話我地啦:「怎幺?你們還自己說是廣州人呢!你們連自己的方言都不會聽,都不會說!」我知,依家好多細路甚至連黃俊英、盧海潮嘅粵語相聲都唔識聽啦!……不過,阿夢多仔,伊個都唔係你一個人嘅過錯,我地大家都有許多應該反省自己嘅地方。」
        「你的老豆老母對你地學習廣州方言文化嘅意義認識不夠,簡單咁以為『廣州方言文化課』就齋係等于學講廣州話——阿廣州話喺屋企講咪得囉,使乜專門學嗟?有時間不如用喺普通話考級上面啦!佢地更加冇意識到廣州話係一門好生活化嘅語言,姖要煥發活力,同埋傳承,在於日常講而不在於喺課堂上面學!我仲聽講,你地有啲老師,連聽到學生在校園裡面講廣州話都會貓刮咁嘈嘅!
        「希特勒講過:『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要瓦解佢嘅文化;要瓦解佢嘅文化,首先要消滅承載佢嘅語言;要消滅伊種語言,首先要從佢地嘅學校裡面落手。』 我並唔抗拒普通話,相反我十分樂意用普通話同外省朋友交流,伊個都係時代嘅要求,但係我們一定要警惕一元化嘅极權思維,以及借推廣普通話之機而搞搞震嘅『去廣州化』!
        「嗰版碎粵神偷依家見到自己非洲和尚咁乞人憎,就雞咁腳出來『辟謠』,話從來冇有話過要『推普廢粵』,但係路人皆知司馬昭之心:佢地此前嘅行徑係喺度試探緊民意嘅底綫!如果唔係幾千人去到江南西『保衛廣州話』,如果不是千千萬萬嘅網友喺網上為廣州話奮起疾呼,政協嘅提案就肯定會百分之百通過。如果我地連聽母語同講母語嘅權利都放棄埋,遲早,佢地連我地幾代廣州人用來氹蘇哈仔覺覺豬嘅兒歌《月光光照地堂》都要改埋做普通話版先至安樂㗎啦!各位同學,愛自己嘅母語係唔需要任何理由嘅,就好似愛我地自己嘅阿媽 一樣,你冇理由話人地個媽媽幾好幾好,就要埋我地叫人地個阿媽做『阿媽』至得㗎。」
        「就喺前冇耐,我聽講連明朝名將袁崇煥用來激勵士氣嘅熱血名句『屌那媽,頂硬上!』都被人喺尊雕像下面鏟走咗。不過咁一尐都不出奇,事關佢地因為歷史不符合統治者的意志就篡改、歪曲歷史,已經唔係第一次啦。其實成件事擺住喺度大家有眼睇:歷史就是歷史,英雄就是英雄,梗嘅。冇理由話,他講過『屌那媽』就唔係英雄;或者因為佢係英雄,就否認佢講過『屌那媽』。
        「其實我好清楚,佢地擔心嘅,唔係伊句話『教壞細路』,而係『屌那媽,頂硬上!』所體現出來嘅血性同埋硬頸,會嚇到佢地鼻哥窿都冇肉。
        「講開又講,廣州話到咗今時今日需要『保護』嘅境地,唔通廣州人自己就不需要反省下咩?本地媒體常常打正招牌話廣州是一個開放包容嘅城市,但事實係唔係真係咁先?我們身邊有幾多人,將外省同胞稱為『撈頭』、『北佬』?有多少人鬼殺咁嘈,大嗌『煲冬瓜收皮!』?伊啲行為畀我睇到嘅不是開放同埋包容,反而係封閉同埋無知嘅自大!唔同係要排斥同敵視其他語言,先至表達到我地對廣州話嘅愛咩? 」
        就咁樣,陳Sir從一件事傾到另一件事,但都係圍繞著廣州話同我地嘅聯繫。佢話:世界上每一種語言都有姖自己嘅美,每一種語言都係平等嘅;唔能夠因為一種語言多人使用,或者使用伊種語言嘅人處于統治地位,就唔允許其他相對弱勢嘅語言存在。
        「衹有當我地靜到個心落來,聆聽同欣賞其他語言嘅美,同時亦能夠將我們廣州話嘅美展現得好好嘅時候,咁先係真正嘅自信;衹有當我地喺講廣州話嘅場合,發覺有外省朋友 (哪怕衹係少數)喺度,就自覺咁轉用普通話,咁先係真正嘅同理心。
        「各位同學,我地嘅廣州話,其實係藴含著好多溫馨美好嘅回憶嘅。譬如廣州人稱呼隔離鄰舍做『街坊』——喺老廣州人舊陣時嘅記憶裡面,街坊關係是一道最體驗到溫馨人情嘅風景綫:邊個屋企煲咗靚湯、煮咗靚餸,一定會分啲畀左鄰右裏試下,是謂『同煲同撈』、『分甘同味』。各位同學,守護廣州話,就係守護住伊份人情味;就算有一日⋯⋯廣州話真係淪陷咗,伊份『同煲同撈』、『分甘同味』嘅人情都不可以冇咗。」
        講到伊度,陳Sir就翻開備課簿講廣州話口頭禪嘅典故同埋背後嘅文化韻味。話時又話,今天嘅課,我竟然全部都聽懂晒。他似乎講得又容易,又有滋有味。我覺得我從來未試過咁認真聽講,他都從來未試過咁耐心講解。可憐嘅陳sir,好似慌死唔能夠喺自己離開之前將自己知道嘅嘢教晒畀我們,冚吧啷塞晒入我們個腦。
        跟著,陳Sir用錄音機播已故講古大師張悅楷先生嘅廣州話評書,同埋粵劇名伶任劍輝同白雪仙嘅名作《帝女花》畀我地聽,我們聽都如痴如醉——原來廣州話唔係 「冇文化」嘅象徵,原來廣州話可以被人演繹到咁優雅同有韻味。
        課室屋頂上面,幾隻鴿喺度細細聲咁嘰嘰咕咕。我就諗:「班碎粵神偷冇理由迫這幾隻鴿唱歌都要用普通話掛?」
        突然間,落課鐘響。窗外面,碎粵神偷又試喺度大聲夾冇準——佢地已經煲完冬瓜,準備每個班派一件。陳Sir企起身,面無血色。我從來未見過佢咁高大。
        「各位同學,」佢話,「我⋯⋯我⋯⋯」
        但是他把聲沙咗。佢講唔落去。
        他擰轉身,面對黑板,執起一支粉筆,使出全身嘅力量,寫低六個大字:
        「屌那媽!頂硬上!」
        然後佢棟喺嗰度,個頭頂著埲墻,粒聲唔出,衹係向我地做咗一個手勢:
        「放學——散band!」
發表於 2011-6-9 20:20:46 | 顯示全部樓層
寫得好好!!!!!!我轉載下!!
發表於 2011-6-19 15:09:36 | 顯示全部樓層
重有幾個詞未改成粵語.例如:他,他們,說....
發表於 2011-7-27 17:44:11 | 顯示全部樓層
拜讀此帖,感悟良多
發表於 2012-4-16 21:25:4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HKCantonese 於 2012-4-16 21:35 編輯

唔錯,唔錯。好一個「碎粵神偷」,好傳神。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17-7-22 14:53 , Processed in 0.386965 second(s), 25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