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6327|回復: 2

[其它] 代Cult2:八十前街頭鞋匠 港督隻腳都摸過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9-13 08:16: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外外星人 於 2010-9-13 08:17 編輯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香港這個家卻貪新厭舊,老建築物拆之後快,古老行業快將絕種。五十年代盛極的造鞋業萎縮,退下來的造鞋匠大多淪為街頭補鞋匠,他們大把故事威過一時,有人甚至連港督隻腳都摸過。

記者:黃潔蓮
攝影:楊錦文、梁細權湯鴻貴:葛量洪都讚我!

■未有固定檔位時,湯伯就用客貨車放工具,蹲在街邊替人補鞋。

話說有日我出外採訪,左腳鬆糕鞋突然甩底,拖着爛鞋捱到去中環港鐵站內的補鞋店,店員見到只餘下前鞋掌黏着鞋底說:「爛到如此你別穿出街嘛,這情況,要放低隻鞋替你修補。」我非常趕時間呀,「等膠水乾都要半小時,最多黏完膠水替你補幾口釘啦。」補鞋後不到三小時,釘不知為何浮出來,太刺腳,我把靠近腳弓位的幾口釘拔出來才沒事。左腳出事後,又到右鞋甩底,這雙鞋買時相當貴,跟了我差不多十年,以價值來說已回本,但要找回一雙穿得舒適的鬆糕鞋卻非易事,幸好我遇上湯鴻貴,這雙鞋有救了。
只見湯伯拿着一個有鈎的尖錐,由鞋墊位直插至鞋底,另一手拿着帶蠟的粗線,勾在尖錐的鈎上,像縫補衣服般替爛鞋縫合起來,不消十分鐘就補好了,我把已修補過的左鞋遞給他看,他說:「摩登補鞋只貼膠水不穩陣,他們用機器,哪懂人手補鞋?」然後二話不說幫我拔釘縫補,修好後說:「至少可穿多十年呀。」

■湯鴻貴今年 82歲,還未想過退休:「我一停下來就會病。」

■地上的黃色框框是他根據地,去年成功爭取回來,他還刻意在鐵櫃上寫着「有牌」,以作識別。



沈殿霞都幫襯

■湯伯靠這個有鈎的尖錐和包了蠟的線補鞋,鞋底非常穩固。

82歲的湯鴻貴, 16歲時在上海學了幾年造鞋技術,戰亂來港投靠舅父,後遇上同是上海人的「高和皮鞋公司」老闆黃福祥,開展其造鞋生涯。公司走高檔路線,幫襯的都是官紳名流,連港督葛量洪也是顧客:「佢最鍾意着牛仔靴,而我就最擅長做牛仔靴,佢透過繙譯話:『中國手藝真了得。』」五六十年代一雙鞋要七八十元,是當年一般打工仔半個月薪金,他每做一雙鞋賺$6.5,一天可做三雙鞋,在那年頭搵千多元一個月,好過做醫生律師。公司還替美軍做軍靴,每星期交貨七百雙,後來越戰結束,美軍不再訂鞋,加上在大量生產的廉價鞋衝擊下,生意也難做, 1982年公司正式結業。
結束造鞋生涯後,輾轉間他跟舊同事到九龍城一起做補鞋匠,舊同事移民,他一人獨挑大樑開「湯記專業補鞋」,一星期七天,朝九晚五在九龍城南角道二號的橫巷擺檔。坐在街頭,夏天日曬雨淋冬天寒風刺骨,何不早點退休享清福?「不工作反而會病,我在這裏補補鞋、跟街坊閒聊,日子很快過。」他說最好生意是星期天,客人駕着名車,就泊在對開馬路來找他補鞋,幾千元的貴價鞋他補過不少,「以前的鞋真皮鞋底,現在變為膠鞋底,那又怎會耐穿?」有些客人甚至住在元朗錦綉花園,也特地駕車來找他補鞋。名人客仔更是一籮籮,如曾江、沈殿霞、全國政協委員譚惠珠及幫他爭取小販牌照的工聯會王國興。「我在南角道另一端擺檔二十多年,一直相安無事,南角道那邊某店舖的太子爺接手後,嫌我阻街通報食環署,他們收到投訴也不能不辦事。」被檢控無牌經營,每次被罰幾百元,湯伯用「想死唔得,想生又唔得」來形容。街坊幫口求情,幾經斡旋終於取了牌照,牌費卻要每年四千多元,對於收入極度不穩,好景時可以日入過千,淡起來可整日不發市的湯伯有極大影響。「我補一雙鞋只收$20,要付幾千元牌費實在吃力,不過有些客人好慷慨,會付雙倍價錢,他們說:『手工費都不止啦!』」

■強力膠水可把鞋碼牢牢黏實鞋跟,加幾口釘更穩陣。

■各式皮革軟化水與黏合劑,把爆開的位置黏得實。

■擦鞋是補鞋必備步驟,只用鞋油、水、軟毛刷與布,就可把一雙鞋擦得亮麗。

■單腳鞋鐵,補踭、換底全靠它。這日本製鎚子跟着他有超過五十年歷史。

■打磨器是唯一電器化工具,磨平鞋踭不平部位。

■鋁片刀夠鋒利,主要用來削裁牛皮,一削乾淨利落。


湯記專業補鞋 9078 7775


麥啟:不收徒弟免害人!

■他的檔口有冷氣機有風扇,還有電視機娛樂,說是豪華街邊檔也不為過。

啟伯的補鞋店「啟記皮鞋」極其神秘,名片上寫着「牛頭角道 158號橫門尾段」,位置卻在報紙檔後巷,如非看到報紙檔外的小小招牌,實在難尋。檔口舖面雖小,但有風扇、冷氣機和電視機,可算豪華街邊檔,四十年前他開店,就是貪這條巷人流夠旺,是通往牛頭角工業區的必經之路,當年生意好,同時兼賣鞋賺錢,後來工廠北移,人流銳減,當年客似雲來的巷仔現在變得冷冷清清。
他 19歲入行,學師三年就在山寨廠工作,專門製作皮鞋輸出國外,那時在中華百貨公司賣一雙鞋要五六十元,那年代當鞋匠很吃香,好過做三行,「當時做一雙鞋賺$5,三行工人一天只得$5,我每天做兩雙鞋,已經賺多他們一倍了!」當年造鞋業工會有六千多會員,足證當年造鞋人才多的是,後來大陸開放,工場遷到國內,他回國內打工,仍是賺$5一雙鞋,不過以國內生活水平,每天做一雙鞋已夠他和太太行街看戲。正式令造鞋業式微的,是國內廉價鞋的打擊,「人手造鞋的話,人工都幾百,造鞋楦又幾百,根本很難為皮。」
轉行當補鞋匠,又遇上另一衝擊,三十年地鐵站的摩登補鞋店對他生意也有一定影響,不過真金不怕洪爐火,以手工見稱的人手補鞋還沒完全落得被淘汰的命運:「他們舖租貴、人工貴,補一雙鞋收費是我兩三倍,客人都嫌貴啦,所以很多客人幫襯過他們後,最終還是找我補鞋,因為他們補的鞋很快又爛嘛!」他的小小檔口,每年牌費要$7,000另加電費,經營補鞋絕不能賺大錢,只夠他交牌費和過日辰。「買一雙鞋幾十元也有交易,但補一雙鞋也要二三十元,人們寧願買過另一對算了,夏天生意特別淡靜,你叫我收徒弟,當然不會,免得害人。」

■造鞋,要把皮革拉行就得靠這彎嘴鉗,現已沒用武之地。

■啟伯的「機器補鞋」就是這打磨機,其餘全人手製作。

■四十年後檔口依舊,但已不及當年興旺。

■啟伯的檔口拉上膠幕,夏天可嘆冷氣,冬天不懼寒風。


啟記皮鞋 9446 5229


福嬸:補鞋始終污糟邋遢!

■每有客人拿鞋來,福嬸用紙仔記下以作紀錄。

傍晚六時,裕民坊上行人如鯽,擠在巴士站、小巴站等車趕回家吃晚飯,只有一名中年婦人坐在街頭,吸着汽車廢氣。這晚天氣特別翳熱,她額頭汗珠如豆大,邊拭汗邊埋頭工作,半小時內把一雙甩踭水松底的高踭鞋縫好,又替一雙橡筋鬆掉的鞋換上新橡筋,還要騰出一隻手去接電話,是客人查詢鞋子是否已補好。
她是福嬸, 56歲,當補鞋匠已經三十年,每天中午開檔,「因為早上這位置很曬。」每晚十時收工,「晚上八時後人客較少,我才有時間做客人留下的鞋。」訪問期間,一個阿嬸查問三日前放下的鞋子,福嬸未補好,阿嬸不停罵,最後忍着高溫坐在一旁等,「幾日都未做好?我住秀茂坪,要乘車落來找你呀!」我問阿嬸為何甘心等,她細聲說:「因為她手工好。」福嬸的補鞋技術來自她丈夫,二人本是夫妻檔,後來丈夫患病要留在家中休養,只剩下她看檔。
街頭擺檔,好天曬下雨淋早預了,慘在她的檔口真的很簡陋,工具箱是月餅盒、麻雀箱,工具散落在地上。客人來,坐在圓凳上,脫鞋遞給福嬸,福嬸不忘遞給客人一塊紙皮來晾腳。燈光靠背後的花旗銀行,工具也是全人手操作的,沒電源,想用電器也不可能,甚至在夏天也不能添一把風扇,只靠手上一把紙扇消暑。她說夏天生意特別淡靜,「夏天多數穿拖鞋凉鞋,價錢便宜,爛了就掉了它,哪會花幾十元來補;冬天的人多數穿長靴,價錢較貴嘛,要花錢補幾十元都不過份。」福嬸一再強調:「不要拍我照。」怕被人認得,怕食環署拉人嗎?「親戚朋友不知我做補鞋,始終是污糟邋遢的工作嘛!」抵得冷捱得熱吃得苦,還有精湛手藝,又不是偷呃騙,福嬸你又何須覺得難堪?

■不願面對鏡頭的福嬸,每日中午在裕民坊的花旗銀行門前擺檔,一直至晚上十時才收工。

■鞋油用以補色、鐵鋸用來鋸斷鞋跟。

 樓主| 發表於 2010-9-13 08:19:40 | 顯示全部樓層

代Cult1:80後舊鞋救兵 着保護衣洗屎鞋

  

舊時補鞋匠地位唔高,不是街邊檔仔就是在偏僻巷仔小店工作,被人貶稱「補鞋佬」。現時補鞋行業變得現代化,不單止開設連鎖店統一管理,還有創新的波鞋皮鞋翻新轉色服務,更有 80後為環保兼職做「洗鞋佬」。

記者:林佩婷
攝影:楊錦文、陳陶鈞、伍慶泉、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Red Wing都指定合作

■馮生為了管理公司,曾跟師傅學習做鞋技巧,現時較複雜的評估,也由他親自決定。

「修寶鞋藝」可謂首間於港鐵沿線開店的補鞋店,負責人馮生本是公司管理層,後來公司想將店舖易手,馮生索性頂埋自己做老闆。「九幾年嗰陣出面有規模的補鞋店唔多,剛接手生意時得四間分店,後來做埋護鞋用品批發代理,再推廣唔同的補鞋技術,例如以前最多係打鞋碼,但我哋就加埋前掌服務,之後連換鞋底、改造型都做埋。護理用品就專揀高級法國鞋油,入齊五十多種顏色讓客人選擇,做做吓做出口碑來。」版圖逐步擴展至商場,馮生着力為店面改頭換面。「客人大多係 OL、外國客,我哋走中高檔路線,所以每間店設計要舒適,特登用舒適凳、放置雜誌令客人等候時都可以消磨時間。」
補鞋維修費用由幾十至幾百蚊不等,還要視乎情況再評估,曾有客人拎長 Boot來改成短 Boot,還要求和原廠設計一模一樣。馮生更和廠商合作,「 Red Wing好早前已同我哋合作,提供原裝鞋底畀我哋幫客人換。其他店可能單換大底,但我哋連縫線嘅中底都會一併換埋,令佢更耐着。至於其他好似連卡佛,就會將 VIP鞋或袋交畀我哋修理。」種種改變皆為一改補鞋行業的形象,「我想俾人覺得整鞋唔係污糟、踎街或者係低微行業,以前手工可能粗糙啲,家我哋做得好精細。可惜好少年輕人入呢行,好多人諗住行捷徑搵多啲錢唔想辛苦,但做嘢點可能一步登天?!其實做學徒學識一技之長,會終身受用,人工連佣金多勞多得,都幾有前途。」

80後為學一門手藝

阿輝加入公司年多,正等待考升師傅試。視補鞋技師為長遠職業的他,自言可能因小時愛玩模型有關,「砌模型同做木工都要細心,做過地盤好辛苦,阿爸叫我學門手藝,最後我揀咗呢行。最初入嚟師傅教我由釘、搽膠水開始,初時會搽歪咗又或者凸晒出嚟、正式幫人整鞋,每對鞋成幾千蚊,都真係有啲驚,但師傅不停鼓勵、又做得成功先有信心,最開心係俾客人讚時勁有滿足感。除咗學功夫,我仲會學到點樣同客人溝通,接受我哋意見。有次客人拎對鞋嚟整,個鞋底氧化裂晒甚至出現粉狀,但佢都堅持用番呢個原裝底,我明知無可能,惟有勸佢換過個鞋底。」

■阿輝話整鞋最緊要有耐性,師傅教得嚴謹,仲讚佢做事細心肯聽教。

■剛做十多日的 Sam由 釘、搽膠水學起,屋企人不但沒反對,還叫他畀心機。


■德國製整鞋機,可以作打磨、上色和壓鞋等用途。

■保護雞眼、厚枕的矽膠趾套。拇趾套$99、腳趾套$118/對

■左起麖皮與紡織品清潔劑$72、皮革清潔軟膏$58、鱷魚皮清潔軟膏$68。

■有 40幾種顏色選擇的皮革軟膏讓客人補色。各$50

■特地從法國入了五十多款色鞋油,金、銀色也有。各$39

■專為扁平足設計的鞋墊$138

■夏天至愛的人字拖,怕腳趾痛可以加番對凉鞋啫喱防滑墊。$58

■多年前和 Red Wing合作,對方提供原廠鞋底,可幫客人更換,$598起。


修寶鞋藝: 2889 0335

波鞋皮鞋翻新轉色

普通人覺得手袋皮鞋用舊用爛就要掉,但從台灣洗鞋事業回流的 Anson就諗到唔少人肯花錢為貴鞋貴袋清潔翻新,認為這門生意大有可為,「我請埋繙譯過去西班牙學習皮具知識同埋認識各類有關用品,跟住又飛去日本學埋皮具轉色,前後學習成本都好勁。點解我咁有信心?最大原因係當年米蘭站做二手市場都係由無到有,仲發展得好成功;有啲手袋皮鞋幾千甚至十幾萬,係咁意舊咗或花咗就唔要好浪費,所以絕對有得做。」開業半年前, Anson在 facebook將變身前後的鞋、袋相片放上去,更在街頭做問卷了解市場需要。一開店這班 fb Fans已經拎袋去整,第一個月已有錢賺,「最初以為中產客最多,因為一個袋可能成半個月人工,無理由話換就換。但後嚟發現好多有錢人會拎嚟整或清潔,佢哋可能因為啲袋有紀念價值,所以就算有錢買新袋,都唔捨得掉舊的。」
咪以為清潔皮鞋好簡單, Anson話步驟多多,因為一對鞋積聚好多細菌,算是厭惡性工作。當初在台灣開洗鞋店,他就遇過客人拎咗對屎鞋來,惟有着上全身保護衣來洗。現時一對波鞋清潔費約$200起,清洗用品及工具都由自家研發,絕不馬虎,「鞋先拎返中央工場,用自製清潔和除霉劑清洗,跟住用部洗鞋機洗勻內外,之後放入烘乾機烘乾同用紫外線殺菌,最後再噴上防臭防水保護就完成。」

■ Anson話洗鞋算是厭惡性工作,試過有個 19歲學徒個幾禮拜就頂唔順辭工。

■客人設定為中高檔階層,故灣仔的店面走高檔路線。

■所有貨品會運回柴灣中央工場的自家製洗鞋機洗,軟毛刷清潔鞋櫳內外。

■同樣自家研發的烘乾機,附有紫外線殺菌。


吳卓羲亦曾拎 Y3波鞋到旭新社清洗翻新。清洗後潔白非常。




將原本綠色的皮鞋,轉成桃紅色。價錢約$800起。




檢查後發現皮爆裂。加入補皮的護理產品再翻新補裂痕,需時 2日約$400起。




旭新社: 2553 3343


開洗鞋店為環保

■位於大角嘴的工場,內裏的洗鞋機和烘乾機等都從台灣訂回來。

相比上述兩間從生意角度出發, Tony於 09年尾開的「美鞋家」就純以個人興趣出發。有日他發現自己對鞋好污糟,上網搵又找不到洗鞋店,於是飛過去台灣學師,「第一次去了個多禮拜,學習洗鞋加保養,覺得好環保,之後乾脆辭工去學足一個月。點知同朋友傾開佢好有興趣,索性從台灣入機器清潔劑返嚟,成本大約 20萬。」由於他們家在大角嘴,只在附近工廠大廈租了個不足 200呎地方,洗一對波鞋$20起,認真平到爆。他們逢星期六日上門收鞋,星期一至三負責洗,跟住兩日送貨。逢星期六放易拉架和派傳單,由最初每星期幾個客到現在每星期最少三四十對鞋。咁好做為何不辭工創業?原因他們只當興趣,本身份工人工又理想,沒想過辭工發大來搞。
除為興趣, Tony亦希望推動環保,「好多時鞋舊咗就掉好唔環保,其實洗得其所着幾年都可以好新淨。收咁平係想大家覺得抵拎去洗,然後令對鞋的壽命延長。試過有個客拎對鞋畀我哋,話整唔番掉咗佢,我幫佢執過晒變番九成新,佢又拎返去着;有啲客會畀爛鞋我哋回收,咁我洗一洗再放入舊衣回收箱,都有環保作用。家每月賺少少當有零用錢使,雖然未回本,但已經覺得賺咗。」

波鞋徹底清潔至烘乾平均約 2小時,收費$20-$30起。




接收過最爛的皮 Boot,由於手工太複雜最後收$350。




美鞋家: mailto:beautyshoessalon@yahoo.com

發表於 2010-10-31 13:34:47 | 顯示全部樓層
时代变迁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20-1-27 10:28 , Processed in 0.298491 second(s), 25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