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2664|回復: 1

[掌故傳聞] 这个伪道士李一,我认识 作者:甜茶道人(转贴)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8-10 05:44: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这个伪道士李一,我认识

作者:甜茶道人

此文版权为作者所有,为驴友空间www.cq69.com全文首发,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近日无意间看到【XX人物周刊】一篇关于重庆缙云山绍龙观李一的报道,耐着性子读完以后大惊失色,这上面说的就是我所了解认识的那个李军吗?作为一本如此有名的正规刊物也会刊发如此严重失实的文章吗?百度搜索之后发现,如此类似的文章还多得很,居然还牵涉进诸多名人,细读之下真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我就把我所认识了解的李军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其真伪自去分辨。

李一原名李军不假,但他三岁入道和他父亲是道士我就不懂了。他老爷子明明是重钢的退休工人,挺本分的一个老爷子。至于李军,因为排名老二,所以大家都叫他李二娃,读初中那会儿在重庆石桥铺街头每天打架斗殴倒也小有些名气,现在很多石桥铺的老街坊都还记得。后来大约读高中的时候他逃学跟一群来石桥铺街头摆摊卖艺的河北人走了,据说是去学绝世武功--都是武侠片害的呀。

几年后李军学了些胸口碎大石之类的绝世武功回到重庆来了,当时正是九十年代初,全国一片气功热中,李军改名李一,请人东拼西凑编了一套【龙人气功】,开始了他的创业生涯。适逢巴蜀大地正在搞一个【巴蜀绝技大赛】,李一用他的杂技功夫搞了一个冠军,随后和人成立了巴蜀绝技团,自任副团长。当时重庆有一个叫国光集团的企业,从企业宣传角度出发,出了点钱给李一组成国光探险队去神农架抓野人,也算轰动一时,应该是李一第一场成功的造势吧。后来李一也常以此自诩,说自己是第一代的驴友,不过真正的驴友恐怕不会承认他吧。遗憾的是国光集团的这个广告活动不仅没有为企业带来效益,反而出现了诸多经营上的问题,最后不得不撤掉赞助,连公司也几近垮掉,这恐怕也是李一始料未及的吧。

野人没有抓到,但是李一已经小有名气,不满足于教气功办学习班,于是乎想尽一切办法,在市委里面租了一个小门面开始搞养生了。其用意不言而喻,不外乎认识几个大领导找个靠山。果不其然,居然让他攀上了市府某位以善打文化牌而著称的主要领导。在这位领导的帮助下,这位李大气功师摇身一变成了龙人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连跟随他多年的弟子都没有搞明白:师傅怎么突然一夜之间成了商人?这个龙人集团虽然是正宗的皮包公司,但是朝廷里有人,居然把大渡口区乡镇企业投资公司给收编了。后来通过该公司的合作基金非法集资,李一在大渡口区陶瓷市场附近建造天一大厦,并且非法销售。修建到一半时中央开始清理三乱资金,天一大厦也成了烂尾楼,已经预买了房屋的老百姓拿着一张废纸天天上访,检察院抓了几个人,把李一的座车收缴之后也是不了了之。

在龙人集团做董事长有了钱的李一办了件对其自身而言这辈子最明智的决定:不当气功大师当道士了。事实证明他的这一重大转型是极其成功的,因为就在其转变身份的同时,出了FALUN功事件,李一因此躲过一劫,道教却又实属不幸了。但是要做道士也不容易,首先有两大阻力。其一,李一是没有道教谱系传承的一个人,他所谓的师傅是一个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而查无对证的一个人。众所周知道教主要划分两大流派,全真派和正一派,全真以修丹练气恬淡虚无为主,而正一也叫天师派,以捉鬼画符超度亡灵为主。李一以一个气功杂耍类的人物,全真正一两头不靠,且所作所为与道家思想风马牛不相及,虽然后来请了很多写手,包括请道学权威王嘉容老教授给他撑门面,已为时晚矣,想得到认可那也是相当困难。当时尚在世的重庆南山老君洞住持,德高望重的周志清道长对李一是非常了解并且反感的,周道长不止一次找各级领导反应李一这个伪道士借神敛财的问题,甚至当扶助李一起家的市府那位主要领导退居人大的时候,秉性刚直的周道长还在人大会议上怒声责问这位领导为什么让这样的骗子混进宗教界?可惜清修一生戒律严明的老道长怎能明白现实社会的诸多机巧,也确属不识时务了。周志清道长逝世前两年,因病卧床不起,李一借机通过国家民宗委的某些灵通人士,花了点钱,拜在上海城隍庙住持正一派陈莲笙道长门下,短期培训之后搞到了一个国家认可的道士证,那已是二零零六年左右的事了。至此,李一从一个气功混混成功转型成宗教界人士。

李一混进宗教界的第二个难题就是道场问题,他不可能把办气功班租的场地换成道观吧?于是李一及其一帮手下到处物色道场。重庆缙云山绍隆寺,取其绍隆佛法之意,建于明成化年间,一直为佛教寺庙,在李一之前历史上从未有做过道教道场的事情。抗战时期,陪都政府收养了很多抗战孤儿,无地安置,绍隆寺方丈本着佛门慈悲为怀的胸怀将寺院捐出,作为北碚慈幼院的场所。对中国人民而言,绍隆寺在抗战时期也算是功勋卓著了。解放后,缙云山成立林业处,绍龙寺一直是重庆市珍稀植物研究所所在地,且主体建筑仍在,并不是如多家报刊杂志所说连一堵挡风的墙都没有。九零年代末,缙云山为旅游开发计,也曾想恢复绍隆寺。但当时刚恢复宗教政策不久,佛教事业也是百废待兴,佛教协会尚且自顾不暇,自也无力顾及绍隆寺了。正当此时,李一利用合作基金弄到的资金,加上上面领导打得招呼,很快和缙云山旅游局达成一致,将绍隆寺摇身一变成了绍龙观,而这位摆游摊的气功大师李一也成了李道长。

需要更正的是,李一重建绍龙观的款项基本都是从合作基金转移而来,也有少部分是不明真相的信众捐赠,至于吹嘘某信众为他捐资数百万修建一事则全属子虚乌有。倒是有一位现已移据海外的企业老总,当初为企业发展和回馈社会计捐资几百万修建缙云山上山公路倒是不假。后来李一为修建绍龙观大山门,请某领导出面找到该企业老总化缘十五万,该老总出于情面好像打发了几千块钱。可笑的是,山门修建好之后需要请名人题字呀?李一居然找人冒启功老先生之名集字:绍龙观,可惜启功老先生业已仙逝,自是死无对证了。

李一善于造假炒作的习气由来已久,先举数例。其一,绍龙观重建动土之时曾经有一个轰动的大新闻,说是在地基上挖出几只千年老乌龟,各大报刊争相刊登,说是道法大兴吉祥之兆,却被某一菜市场老妇认得:这不是我前几天卖出的几只乌龟吗?怎么被埋在了这个地方?其二,绍龙观建成不久举行了一个大型活动,叫做取天火供奉,也就是用仪器取太阳之火永久供奉,当然其中也有很多骗信众钱财的招数,明眼人自去分辨。结果在取天火那天天公不作美,一直是阴天。迫不得已,负责点火的李一的弟子只好用藏在袖子里面的打火机将火点燃,却被在场的北碚区公证处的人员当场识破。当然,这种事情很好解决,不外乎一顿好茶饭和几个红包而已。似此种种,不胜枚举。

李一曾讲过道观初建之时当地农民很不支持,他自己怎么样艰辛的话,这个也是胡说八道。按照常理去想吧,绍龙观早就是重庆市珍稀植物研究所的所在,而且全部被围墙包围,跟老百姓又没有土地上的纠纷,而且道观修好后又可以为当地农家带来实际的好处,人家怎么会反对?之所以原本对重建道观很支持的当地老百姓和信众后来对此为什么又极其反感呢?其中原因很多,重要的有两个。

其一,李一带上山的弟子都没有起码的道家修养,本就是社会闲杂,因为学习气功才跟上李一的,让他们每天像道士那样守清规戒律肯定不行,所以信众自然也就慢慢少了。

其二,当时李一承包了一个竹楼作为接待之用,这个竹楼却成为了缙云山最有名气的娱乐场所,每晚很多摩托车守在那里拉小姐,简单讲就是一个卖淫场所。这个竹楼的位置就在上缙云山公园和白云观分路的路口,大家要是有空可以去问问缙云山的老居民或者去当地派出所查查资料就清楚了。虽然后来李一迫于压力把这个竹楼转让了,但是这段历史却是缙云山全山皆知。所以当地老百姓都知道这是一个妖道,谁还支持呀?

这位如日中天的李大神仙近几年混得风生水起,总结一下,最了不起的还是他善于利用名人效应炒作自己。刚修建绍龙观时,因为周志清道长和各宗教团体的极力反对,李一名不正言不顺,于是乎就偷换概念,跑到与宗教管理部门一点关系也扯不上的民政局去,成立了一个北碚区道教文化促进会,自封会长,还请出重庆知名喜剧演员仇小豹【巴到烫】做秘书长。每到重大节日就把仇小豹请出来主持仪式。后来这位笑星可能看出点什么门道,急流勇退了。缙云山本属巴蜀名山,风景秀丽空气清新,西南军政府时期的贺龙等人就有官邸在上面,历届重庆市委市府主要领导闲暇时也都爱到山上去走一走。自道观修建好之后,凡主要领导上山自然不免去绍龙观看一眼,李一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和他们合上一张影,然后冲洗放大摆在他的接待室里面。这几张照片的威力果然不同凡响,不明就里者往往会被唬住,其作用比供在殿堂里面的神像恐怕还要大。在李一借以炒作的名人当中最有名的恐怕就要算王菲和李亚鹏了。这小两口不知是被谁鼓动跑到绍龙观里找李大神仙安胎。本意是想生个健健康康的小宝宝,谁知拜错了庙门烧错了香,生个小家伙出来居然是个歪瓜裂枣。这本是个让李一自扇耳光的事情,却还是被其拿来借以炒作。这人啊!

说到李一的诸多神功,最近更是传得神乎其神,本来那些江湖小术明眼人自然可以一眼看穿,在此我还是不免罗嗦几句。比如传得最神的水下闭气生存两个多小时,其实就是装满水的玻璃缸中还有一个装满空气的玻璃缸,根本就是魔术,说穿了一钱不值。要是直接把他按在水里五分钟还不死,我也可以不要老脸从缙云山脚磕头磕到缙云山顶拜他为师。至于手臂上穿钢针再吊上两桶水就更假了,跟穿耳环的原理一样,李一及其门下弟子好多年前就已经把孔穿好了,只是表演的时候做出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罢了。还有赤脚从点燃的蜡烛上面踩过的绝技,我马上就可以教你:找几只点燃的蜡烛然后手掌平放按下去,马上就明白其中原理了,不过要用脚踩那还是需要些道具和平衡训练的。李一赖以治病的除了一般盲人按摩都比他做得好的推拿按摩之外,还有一件神兵利器--所谓通过道家绝学原理利用现代高科技研制而成的人体通电精密仪器,其实普通电工师傅都明白,不外乎几个电阻装上一个漂亮的外盒而已,跟手机充电器的原理基本一致。

说到李一目前赖以敛财和吸引信众的主要方式那就要数他搞的那些辟谷班了,个个可都是收费不菲。在后山的白云观有一栋小楼,那就是他的主要敛财场所,最初修建时只接待贵宾,也就是付得起钱的人,定价是六百元美金一天,要知道当时缙云山上普通的农家乐包吃住也就是三四十块钱一天而已。你想,能付得起那个钱的人肯定都是营养过剩的人,本来人在不吃东西只喝水的情况下就能存活七天,在李神仙这里辟谷,不但可以喝水还可以吃水果,并且每天还要吃几颗李神仙特制的道家仙丹。知道那个仙丹是什么吗?其中成分不外乎人参鹿茸之类大补的东西,其实跟多维软胶囊效果差不多。现代社会,生活越来越好,每天大鱼大肉吃腻了,在山上辟谷几天,清清肠胃,把多余的脂肪消化一下,再怎么也没有什么坏处吧?虽然价格贵了点,但是你付得起又有什么呢?要知道能上这里来找罪受的可不是一般人,说不定你花点钱也能就此挤进了社会名流富商巨贾之列。

顺便举报一下:纪委要是真想为老百姓抓几个贪官的话,上这里抓去,一抓一个准。抓起来就毙了!绝对无冤案

清代纪晓岚大学士评论道家文化「博大精微」,也正因其博大精微所以难免流于杂僻,以至从道家文化起始以来就一直有宵小之辈混入其中,以道门正统自居,或妖言惑众祸国殃民,或起兵以乱世,或借神以敛财,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道教自清以来就一直被统治阶级打压,到了民国可以说除了陈樱宁外几无大家。解放后比较猖獗的一贯道也被人民政府肃清殆尽,道教几近灭亡。恢复宗教政策以来,许多老道长虽然也曾不辞辛劳出山弘扬道法,但收效甚微。值此民族文化存亡绝续之秋,道家或者道教需要也应该出几个划时代的人物,这个毋庸置疑。说起来李一背后那几个写手还真是有几分真本事,能够生拉硬扯的把道家养生文化和企业管理等等弄在一起,这可能还真需要百年难得一见的宗教改革家才看得懂吧,鄙人才识浅薄不敢妄言。只是碰巧认识那么其中一两位写手,给我的感觉这两位仁兄也不怎么像宗学融通的大家呀?李一这种江湖神棍,靠几个枪手,利用名人甚至上层关系,当然还有诸多不负责任的新闻媒介推波助澜,居然在当今社会混的如日中天。现在居然登上了大雅之堂,成了中国道协的副会长。不知中国道协的选举制度是怎么样的?是领导提拔呢还是举手表决?难道自周志清道长以后就再也没有法眼如炬除魔卫道的仙真吗?鄙人曾向与绍龙观相距不远的温泉寺丈,重庆佛教协会会长惟贤法师请教对于绍龙观的看法,老和尚面色有些激动的回答我:这些人是搞气功骗钱的,既不是佛教也不是道教,跟我们宗教一点关系都没的。此老一生戒律严明,量不至妄语吧?诸君若有暇当可面讯。若果真如此,则天尊哀哉!道门哀哉!社会哀哉!

發表於 2010-9-13 20:24:12 | 顯示全部樓層
講真~奧修都俾人搞埋~~~我豆瓣奧修個組都俾人刪除咗~其實奧修根本唔系邪教~

內因~~上頭唔想你咁多人有宗教信仰~~~所以。。。。。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19-9-20 21:59 , Processed in 0.437527 second(s), 25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