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3016|回復: 8

[粵韻風華] 你聽過廣東音樂唔呢?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7-31 14:03:0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游人 於 2010-7-31 14:05 編輯

之前嚮一帖裡頭話要發一個關於廣東音樂嘅帖,故而家就發畀諸君聽過

我非係專搞廣東音樂嘅人,而係歡喜聽廣東音樂


先搵一支「平湖秋月」過諸君去聽過

一個係五架頭版,一個係有西樂器(梵鈴個類)版



 樓主| 發表於 2010-7-31 18:37:29 | 顯示全部樓層
呢支「平湖秋月」有人話呂文成生先為作,或講呂文成生先以江南絲竹裡頭一隻歌改編而成

呢啲野,見仁見知啦
 樓主| 發表於 2010-7-31 23:25:39 | 顯示全部樓層
夜晚放一支「月圓曲」,作者係黃錦培

 樓主| 發表於 2010-8-3 14:15:16 | 顯示全部樓層
一支「醒獅」,由呂文成生先為作

 樓主| 發表於 2010-8-8 23:29:55 | 顯示全部樓層
再嚟一支呂文成先生所作嘅「青梅竹馬」

 樓主| 發表於 2010-8-31 23:22:32 | 顯示全部樓層
孙广安:钟爱广东音乐的老北京


一拨平均年龄70岁的「老北京」,在一片京韵京腔中,竟然「玩」起了广东音乐。他们有固定的组织「北京广东音乐研究社」,每周定期排练,老哥儿几个自带乐器,在高胡、扬琴、洞箫等乐器的伴奏下,陶醉在广东音乐的美妙旋律中。70岁的孙广安便是其中之一。
      三次机会擦肩而过
  孙广安作为北京广东音乐研究社的发起人,深深被广东音乐所倾倒。从1993年成立社团至今,15年来,广东音乐成为孙广安退休生活的主旋律,「腿脚利索、精力旺盛、生活充实,」孙广安说这完全得益于广东音乐。
  如今,热爱广东音乐的多为老年人,孙广安说他的同龄人以及比他大的没有不喜欢广东音乐的。说起广东音乐,孙广安尤为兴奋,而且有一种自豪感。「大约在上世纪30年代,一些广东音乐唱片流传到北京。当时电影院在开演之前放的都是广东音乐,北京的电台天天播的也是广东音乐。那时候,广东音乐和「净街王」王杰魁的评书一时成为市民最喜欢的节目。一些茶叶铺为招揽顾客也放广东音乐。到40年代,广东音乐已相当普及,人们将广东音乐称为『国乐』。」孙广安说广东音乐柔雅明快,在舒缓空灵中享受难得的轻松与愉悦。孙广安当年就读北京六中时,学校就有民乐队,他还是队长。「我们的民乐队就以演奏广东音乐为主,经常外出参加活动」。
  孙广安出生于古玩世家,大名鼎鼎的古玩店成古斋就是孙广安的父亲孙成章一手创办的。孙成章是著名画家金北楼的弟子,那会儿的文化人讲究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所以孙广安在学画之余,又跟金北楼的儿子金潜庵学习古琴。后来,孙广安又拜罗泽铭学打扬琴,跟随席德后、吴川等人学拉高胡。「当时我们家像个琴社,我拉高胡,大哥打扬琴,二哥弹秦琴,有时间就凑到一起玩」。演奏广东音乐的基本乐器「五架头」:高胡、扬琴、秦琴、椰胡、洞箫,孙广安唯独洞箫不会吹。
  孙广安年轻时有三次机会专业从事音乐,但遗憾都错过了。第一次是初中毕业,考上电影乐团的他却因为保送高中不得不放弃;第二次是1959年孙广安考上中央音乐学院民族器乐系扬琴专业,无奈家人反对,只好转投首都师范大学读中文;第三次是大学毕业原本打算留校教扬琴,无奈档案已经被宣武区调走。如今,完全够得上专业水平的孙广安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地「玩」广东音乐了,也算是弥补了当年的遗憾。


      粤乐牵线天下知音
  作为地道的老北京,孙广安既不会说广东话也听不懂广东话,但就是钟情于广东音乐,有时甚至骑自行车都一手扶把,一手练揉弦。琴社成立后,他们开始在家里排练,今天你家,明天我家。他们练的不亦乐乎,可街坊四邻却觉得吵。没有排练的地方,这成了大问题。最终,在《北京日报》的连续报道下,孙广安他们才在恭王府花园落了脚,这下可以专心排练了。但是,孙广安有时又难免伤感,「三年来,许多外国游客寻声找人,坐下一听就是半天,而中国游客却听而不闻。」孙广安想不明白,怎么不要钱也不听呢?国粹怎么就没人喜欢呢?「哪怕是一个小孩子,只要他喜欢、有兴趣,我们都会免费给他演」。
  琴社成立15年以来,老舍茶馆也无偿为他们提供演出场地,在这儿,琴社每年都要举行各种广东音乐音乐会。慢慢地,他们的执著吸引了媒体的关注,渐渐地,他们与天津的琴社联袂演出,广东的琴社甚至香港的琴社也逐渐加入了这个队伍,「北京人抢救广东音乐」的故事蜚声海内外。2007年,80多岁的美籍华人董坚从央视国际频道知道了孙广安和琴社的故事,几经周折联系到孙广安,要求回国参加他们的活动。就这样,老人自费从美国赶回来参加音乐会。「我们都是公益性的活动,没有资金来源,董坚老人自费回国只为听一听、唱一唱久违的乡音,我们很受感动和鼓舞」。
  孙广安说学习广东音乐,除了基本的音准、节奏,最关键的是要有广东音乐的「味儿」。这种韵味需要长时间的熏陶和沉淀。广东音乐讲究口传心授,一般不照曲谱,有些技法和意境谱子表现不出来。因此,广东音乐学起来并非易事。「现在有些年轻演员就是完全照谱子演奏,没味儿,将来如果这些成了标准,那老一辈传下来的那点东西可就全没了。」对于广东音乐的传承,孙广安尤为着急。「我习琴60多年,至今没有学生。年轻一代对流行音乐更感兴趣,再加上学习广东音乐确实很苦,最现实的是,没法考级、升学没法加分。所以,我有时也能理解孩子们。」孙广安时常用这些理由安慰自己,但自己却一刻都不停歇。

      不为名利只为振兴
  这几年,除了排练演出,琴社成员把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广东音乐曲谱的挖掘整理上。「广东音乐有400多支曲子,而现在经常演奏和有记载的不过百余首。我们老哥儿几个一个演奏,一个记谱,经过整理、校对,无偿提供给需要的人。我们坚决不搞专利,我们整理出来的东西,有人需要,都可以拿去,我们做这件事的目的就是为了传承。」如今,他们几经整理出300多首广东音乐的曲目。
  只要有演出的机会,不谈费用,老哥儿几个带上乐器就欣然前往。「有人喜欢听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不能放过任何一次宣传广东音乐的机会,不给钱也演。只有无私才能无畏。」琴社成立之初,孙广安就定下两条宗旨:一、弘扬民族文化、振兴广东音乐;二、不为名、不图利。这么多年来,这些「老伙伴」一直默默坚持着、奉献着。外地琴社来北京演出需要乐器,孙广安二话不说无偿提供。作为成古斋的后人,孙广安鉴定古玩的眼力不错,有人找上门来请他鉴定,他就用鉴定费贴补琴社。孙广安说「玩」广东音乐用不了多少钱,所以这么多年他们咬咬牙也就过来了。但越是好养活的却濒临灭绝,孙广安既着急又想不通。「不能让老先生们带着独门绝技入土吧!」于是,15年来,孙广安为了让更多的人重视广东音乐、喜欢广东音乐,不辞辛苦地奔波,凡事都亲历亲为。但他一点也不觉得辛苦。
  如今,为了培养人们对广东音乐的兴趣,孙广安和他的「老伙伴们」每周都在北京市老干部活动中心排练、免费演出,就像歌中唱得那样「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



國樂
發表於 2010-9-7 22:44: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有呢種問句【XXX唔呢?】咩?
只聽過【去玩?】
 樓主| 發表於 2010-9-7 23:29:3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游人 於 2010-9-8 18:17 編輯
有呢種問句【XXX唔呢?】咩?
只聽過【去玩冇?】
Vncantonese 發表於 2010-9-7 22:44



古時或鄉下話應該重有,呢啲睇書學

而家粵話簡化得好交關

「食飯未?」→「食飯未曾?」→「食飯唔曾?」
                 ↓
               「食飯唔呢?」  

你呢個「去玩無?」明顯由「去玩好唔好」簡化而成 
 樓主| 發表於 2010-9-8 18:29:30 | 顯示全部樓層
放支百鳥和鳴(又叫鸞鳳和鳴)過你聽


由林浩然先生所作





支曲裡頭一分零五秒至一分零八秒跳咗線,諸君莫介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19-11-15 13:53 , Processed in 0.443173 second(s), 27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