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4697|回復: 27

[比較研究] 台山、开平方言的调类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7-19 02:39:2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一)台山、开平方言的调类

  《珠江三角洲方言综述》(下称《综述》)[3]指出:「以台山、开平为中心,西抵恩平,东达新会,江门,南迄斗门,基本上都通行独具一格的四邑粤语......四邑片的语音与广府片差别较大,在声母、韵母、声调诸方面都有表现,是珠江三角洲粤语中最有特色的一个支系。」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开平人,又曾对台山、恩平和新会方言作过研究,我对此说法十分赞成。
  但该书对「开平(赤坎)话声韵调」和「台山(台城话)话声韵调」的描述中,还漏掉一个声调方面的特点:即开平话和台山话入声是四个,不是三个,整个声调是九个,不是八个。
  事实上开平(赤坎)话入声是四个:
  阴入一(北vak55)、阴入二(百vak33)、阳入一(白vak32)、
  阳入二(伯vak21).
  阴入一(博vok55)、阴入二(驳vok33)、阳入一(薄vok32)、
  阳入二(镬vok21).

  台山(台城)话入声也是四个:
  阴入一(博pok55)、阴入二(驳pok33)、阳入一(薄pok32)、
  阳入二(镬vok21).
  阴入一(北pak55)、阴入二(百pak33)、阳入一(白pak32)、
  阳入二(伯pak21). 

  从上述例子可见,开平(赤坎)话和台山(台城)话的入声都是四个。
  王力、钱淞生先生在《台山方音》中指出,入声分四个,舒声六个(其中阴平和阴去调值相同),共十个。
  入声四个的例字是:
  阴入一 急 竹 惜 曲 笔 即 福 格(及格) 七 法
  阴入二 搭 铁 拍 觉(觉得)脚 客(人客) 发(发财) 
      割 贴 脱 接(接人)
  阳入一 食 麦 局 白 俗 服 物 六 力 学 弱
  阳入二 合(三合圩)叶(茶叶) 翼(鸡翼) 药(吃药) 
      石(石头) 肉(枕头肉)
  注:上述括号里的词组是笔者加的,原文阳入二还有「纳、夺、乏」  三字我认为记音可能有误,这三个字的台城音应为 nap32,uot32,fat32,属于阳入一,「衲」(棉衲)nap21 才是阳入二调。

  詹伯慧先生在《汉语方言概要》(袁家骅等编)粤方言一章中指出:「古浊声母字分化为阳入一、阳入二的有台山、开平、新会、江门等地」。从该章包括台山话在内的六地调类、调值综合表中可看出,台山话的调类是九个。[4]
  然而按《综述》记载,开平和台山方言只有三个入声:上阴入(式set55),下阴入(窄tsak33),阳入(食set21)(笔者注:这是「食」32或31之误),按此说法,「阿白a33 vak32(曾祖母)」就要读成「阿伯a33 vak21(伯父)」,「买席mai33 tiek32」就要读成「买雀mai33 tiek21」了,「获利」vok32
lei32 就要读成「镬利vok21 lei32」(类似vok21 lei325 锅铲」。可是这几个词在开平(赤坎)话中是分得很清楚的。
  下面以开平话为例,举出更多的例字来证明阳入分两种,阳入一调和阳入二调在意义上是对立的(说明:汉字后有]的是白读,有)的是训读,有`的表示该字改读阳去声,有}的是同音代替)。
  阳入二调             阳入一调
字 音标  举例或解释        字 音标  举例或解释

镬 vok21  镬利(锅铲)        薄 vok32  薄利 
篾 mit21  篾匠           灭 mit32  灭火 
鸽 ap21  鸽仔(小鸽子)       踏 ap32  踏步 
盒 hap21  盒仔饭(盒饭)       合 hap32  合作 
轭 ak21  牛轭           特 ak32  特别 
镯 ak21  玉镯           特 ak32  特别 
钵 vot21  钵仔(小钵子)       活 vot32  生活 
壳 hok21  水瓢           学 hok32  学校 
舌 set21  舌头           食 set32  食堂
豁) hot21  田埂出水口        褐 hot32  褐色 
嗝) uk21  打个嗝)         独 uk32  独立 
痣) mak21  痣            墨 mak32  墨水 
酷> huk21  起个酷>(起个包)     酷 huk32  残酷
哒> at21  该哒>(这里)       达 at32  发达
垯   hat21  庙垯(地名)         辖 hat32  管辖

  (以上阳入二调是唯一的读音)

伯 vak21  阿伯(伯伯)        白 vak32  阿白(曾祖母)
雀 tiek21 雀仔(小鸟)        席 tiek32 草席 
药 jiek21 吃药           亦] jiek32 亦]系
膜 mok21  牛膜          莫 mok32  姓莫 
诀 kit21  口诀           杰 kit32  杰出 
衲 nap21  棉衲          纳 nap32  纳税 
石 siek21 石头           石 siek32 一石(十斗)
翼] jet21  鸡翼           易 jet32  贸易 
  (以上阳入二调是主要读音)

合 kap21  三合圩          夹` kap32  夹`住
捏> net21  一个捏>(捏痕)      匿 net32  匿名

  有的虽无阳入一和阳入二在意义上的对立,但只有一个读音
或一个常见的读音为阳入二调:

字 音标      举例或解释
屐 k'iek21     木屐.     
褶 tsep21     百褶裙.    
[] ngot21     一[](一小段)
索> lhok21     冇索>(没意思)
  (以上阳入二调是唯一的读音)

角 kok21      牛角.三角.  
尺 ts'iek21    一把尺(一把尺子)
核 vut21      果核. 
节) k'ak21     竹节      
伏> fuk21      <开>门地伏>(门槛)        
伏> fuk21      <开>乃伏>(哪里)
  (以上阳入二调是主要读音)

  以上基本上为名词或名词词素,但也有其他词类:
   拟声词
核} vut21  <开>核}声(呼地).          
忽> fut21  <开>吹纸煤的声音.          
卡k k'ak21 <开>k'ak21 t'u21一声(吐痰的声音).
勒> lak21  <开>勒>勒>声lak21 lak21 sieng33. 例:老鼠咬葵篷
       勒>勒>声 lo33 si55 ngau55 k'ui11 hung11 lak21
       lak21 sieng33 (葵篷是一种雨具.)
  动词
忽> fut21  <开>吹纸煤忽>一下就着咯ts'ui33 tsi55 moi11 fut21
       jit55 ha325 teu32 tsiek32 lo55(忽>:吹纸煤的声音,
       这里用作动词.
       又如:忽>着纸煤fut21 tsiek32 tsi55 moi11(把纸煤吹
       着了).
卡k k'ak21 <开>卡k t'u21一下就吕-个痰咯k'ak21 t'u21 jit55
       ha325 teu32 lui55 koi33 ham11 lo55 (卡k t'u21,
       吐痰的声音,这里用作动词,吕-lui55,吐的口语词)
索> sok21  <开>索>反(滑倒):索>反打尼.臀sok21 fan55 a55
       nai33 hun11(滑倒了把屁股弄脏).
狎  hap21  狎妓 hap21 kei32(嫖妓).          

   形容词
索> sok21  <开>索>索>标sok21 sok21 viu35(地板)很滑   

   代词
哒  at21  <开>该哒k'oi21 at21 或k'oi21 at21 e55(这里) .
       恁哒nen21 at21 或nen21 at21 e55(那里).
       乃哒nai21 at21 或 nai21 at21 e55(哪里).
伏> fuk21  <开>该伏>k'oi21 fuk21 或 k'oi21 fuk21 e55(这里).
       恁伏>nen21 at21 或 nen21 fuk21 e55(那里).
       乃伏> nai21 at21 或 nai21 fuk21 e55(哪里).
偌  niek21 (你们;你的):偌去盲}去啊(你们去了没有?)
屐} k'iek21 (他们;他们的):屐}来未来啊(他们来了没有?)

   在汉语中,声、韵、调都是音位,如果一个词或词素的声母和调值都相同,而韵母不同,且有区别词义的作用,那么这两个韵母就是两个不同的音位。例如:「上高-」sieng32 ko55(上面)的「高-」ko55,与「水果」的「果」kuo55在赤坎多数人的发音中有区别,我们就处理为两个不同的音位,在韵母表中分列为不同的韵母。同样,如果一个词或词素声母、韵母都相同,而调值不同,且有区别词义的作用,那么这两个调值就是两个不同的音位,应在声调表中分别列出。例如:「镬脷」vok21 lei325(锅铲)与「获利」vok32 lei32」,「阿伯a33 vak21(伯伯)」与「阿白a33 vak32(曾祖母)」。
  严格说来,变调调值与基本调值之间,不同的变调调值之间如果有区别词义的作用,也可以看作两个不同的音位,例如:nget21 hau21「日头」(太阳)与nget21 hau15「日头」(白天)。但考虑到确定音位时不要把音位定得太多,而变调与基本调之间又很容易看出来,有的也很容易确定其规律,因此我们就引进「变调」的概念。
  我们认为台山话和开平话有低降变调,舒声的低降变调与阳上调值相同,都是21,入声的低降变调与阳入二调相同,也是21。我们引进低降变调的概念,却不能把阳上和阳入二调作为基本调类的概念给取消了。
  我主张对变调进行共时的研究,变调是对于基本调而言,其参照系是现代的方言现状。例如:开平话口语词 k'oi21 si215 「该时」(现在)是书面语「该时「k'oi3 si11」的变调。但「行街」hang11 kai21 的「街」kai21,从共时的观点来看,不应该认为是变调,因为「街」字就只有kai21 一个读音,在现代开平话的读音中,它的调值就是阳上(从共时的观点来说,它的古音、普通话、广州音不必考虑)。同样,我也认为「镬」的调值是21,是阳入二调,它是唯一的读音,而且与「获」在声调上有对立,它并不是哪个字的变调。
  综上所述,《珠江三角洲方言综述》关于台山、开平调类只有八个、阳入只有一个调值21,这个结论是不准确的。我认为台山方言调类有九种,王力、钱淞山在《台山方音》、袁家骅、詹伯慧在《汉语方言概要》中的说阳入分两种说法至今仍是正确的,我在《开平方言》中指出开平方言调类有九种,阳入调分两种的说法也是正确的,但要恢复王力、钱淞山用32表示阳入一,用21表示阳入二的说法。[5]   
發表於 2010-7-19 11:56:4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haron 於 2010-7-19 11:58 編輯

「我主张对变调进行共时的研究。」

共时看到的往往是几个层面混在一起的东西,当然要准确描写也不容易
这个时候研究者是母语者的优势就很好的显现出来
但是再深层的研究,必须走历时的路子,把共时的描写分出层次
而不是简单的因为它们如今的读音相同就放在一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为「街」字就只有kai21 一个读音,在现代开平话的读音中,它的调值就是阳上(从共时的观点来说,它的古音、普通话、广州音不必考虑)。」

不考虑「古音、普通话、广州音」,仅仅关注共时读音,后果就是只能描写
描写完了,研究也就走到尽头了
因为空间上,不能跟广州话以及闽、湘、客、赣等等南方方言比较
时间上,不能跟古音比较,不能以广韵为轴,推出四邑话的的演变规律
那还有什么研究可做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台山方音》、《汉语方言概要》是20世纪50、60年代的书
《汉语方言概要》之中的「粤方言」那一章是詹伯慧编的,说台山、开平有两个阳入调
但是他在80年代的《珠江三角洲方言综述》中,说是8个调类
说明他很有可能已经认识到「阳入2」其实是不妥当的,才改过来
同样道理,2002年甘于恩四邑话的博士论文,也是说8个调
假如我们默认一个原则,学术应该是向前的
那么看研究材料应该相信更加晚近的才是比较妥当
 樓主| 發表於 2010-7-19 12:29:34 | 顯示全部樓層
----------------------------------------------------------------------------------------------------------------
  综上所述,《珠江三角洲方言综述》关于台山、开平调类只有八个、阳入只有一个调值21,这个结论是不准确的。我认为台山方言调类有九种,王力、钱淞山在《台山方音》、袁家骅、詹伯慧在《汉语方言概要》中的说阳入分两种说法至今仍是正确的,我在《开平方言》中指出开平方言调类有九种,阳入调分两种的说法也是正确的,但要恢复王力、钱淞山用32表示阳入一,用21表示阳入二的说法。[5]   

--------------------------------------------------------------------------------------------------------------
根据我从了解情况的人处了解,在袁家骅主编的《汉语方言概要》粤方言一章对台山话的叙述,使用的材料是王力和钱淞生两位先生在《台山方言》论文的材料。钱淞生先生通过语音仪器记录下来,并进行记录和分析。《珠江三角洲方言调查》在赤坎调查的人是一个大学毕业生,被调查的人是关伟斌(书中写成关伟彬),既没有语音仪器,也没有第二个人在场,主编也没有在场。可靠程度就很难说了。
 樓主| 發表於 2010-7-19 12:32: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engjun 於 2010-7-19 12:37 編輯

-----------------------------------------------------------------------------------------------------

同样道理,2002年甘于恩四邑话的博士论文,也是说8个调
----------------------------------------------------------------------------------------------------
甘于恩先生后来已经把上述论文邮寄一份给我,我已经知道了。我和他通过电话,表示我的意见和看法。
 樓主| 發表於 2010-7-19 13:24:18 | 顯示全部樓層
方言学界目前最主要的倾向是忽略对目前语言事实的描写。如果目前的语言事实都搞不清楚,总结的理论都是建立在不可靠的基础上。
發表於 2010-7-20 21:11: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haron 於 2010-7-20 21:13 編輯

根据我从了解情况的人处了解,在袁家骅主编的《汉语方言概要》粤方言一章对台山话的叙述,使用的材料是王力和钱淞生两位先生在《台山方言》论文的材料。钱淞生先生通过语音仪器记录下来,并进行记录和分析。《珠江三角洲方言调查》在赤坎调查的人是一个大学毕业生,被调查的人是关伟斌(书中写成关伟彬),既没有语音仪器,也没有第二个人在场,主编也没有在场。可靠程度就很难说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珠三角》对四邑方言的描述的确是很多错误的。
假如忽略声调的长短因素
去声和阳入(邓老师的「阳入一」)应该是一样的,却分别记成31和21
上声和低降变调调值也应该一样的,却分别记成21和11
很可惜的是,1990年黄剑云的《台山方言》完全照抄了《珠三角》。
不过,这种情况甘于恩在做论文的时候已经意识到
但是他没有明确指出《珠三角》的错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要说的是,焦点不在于记录的问题
而在于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记录的对错,而对低降变音的处理问题。
我们知道了低降变调的调值与阳上相同(假设是21吧)
而现在,有不少的一批字,它们只有21的读法,中古各个地位的都有
比如:清声母平声字「街」,清声母入声字「鸽」,浊声母入声字「镬」
对于它们的处理,有方法两个:
1、只关注共时:
   对于非入声字,因为读音恰好与阳上相同,就说它们是阳上调,例如「街」
   对于入声字,因为没有与之调值相同的,就另外设立一个「阳入2」,其中包含了各种中古地位的字
2、历时和共时都关注:
   21是这批字的变调,因为小称用法的频繁,它们的本调已经不用了
   
共时层面相同的读音,实际上是有很多很多不同的层次堆积在一起
只关注共时,缺点是不能进行任何的比较,
空间上,不能跟广州话以及闽、湘、客、赣等等南方方言比较
时间上,不能跟古音比较,不能以广韵为轴,推出四邑话的的演变规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共时的描写是很重要,最幸运的情况是描写的本人就是母语持有者
但是,共时的描写最终应该是为历时的构拟服务
假如描写的结果是不能进行任何的比较
最终的研究也就只能止步于描写了
發表於 2010-7-20 21:14:26 | 顯示全部樓層
甘于恩先生后来已经把上述论文邮寄一份给我,我已经知道了。我和他通过电话,表示我的意见和看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他最后有没有接受「阳入二」的说法呢?
發表於 2010-7-20 21:15:46 | 顯示全部樓層
方言学界目前最主要的倾向是忽略对目前语言事实的描写。如果目前的语言事实都搞不清楚,总结的理论都是建立在不可靠的基础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现在的焦点不是搞不清楚语言的事实,而是对同样一个现象,两种不用的处理方法
 樓主| 發表於 2010-7-21 01:25: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engjun 於 2010-7-21 01:26 編輯

《汉语方言概要》粤方言部分中下列的说法是根据王力和钱淞生先生的《台山方言》的记录和叙述的。阳入二的分类是王力和钱淞生两位先生提出来,詹伯慧先生引用的。
詹伯慧先生在《汉语方言概要》(袁家骅等编)粤方言一章中还指出:古浊声母字分化为阳入一、阳入二。《汉语方言概要》多年来仍然是中文系使用的教材,王力先生对台山方言调类的描写建筑在实验的基础上,符合语言现实,而且从历时的观点进行分析,认为是「古浊声母字分化为阳入一、阳入二」。《汉语方言概要》多年来仍然是中文系使用的教材,王力先生对台山调类的分析仍然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珠江三角洲方言调查〉没有使用语音仪器,凭一个青年大学生一个人耳听手记,不足为凭。


  王力、钱淞生先生在《台山方音》中指出,入声分四个,舒声六个(其中阴平和阴去调值相同),共十个。
  入声四个的例字是:
  阴入一 急 竹 惜 曲 笔 即 福 格(及格) 七 法
  阴入二 搭 铁 拍 觉(觉得)脚 客(人客) 发(发财) 
      割 贴 脱 接(接人)
  阳入一 食 麦 局 白 俗 服 物 六 力 学 弱
  阳入二 合(三合圩)叶(茶叶) 翼(鸡翼) 药(吃药) 
      石(石头) 肉(枕头肉)
  注:上述括号里的词组是笔者加的,原文阳入二还有「纳、夺、乏」  三字我认为记音可能有误,这三个字的台城音应为 nap32,uot32,fat32,属于阳入一,「衲」(棉衲)nap21 才是阳入二调。

  詹伯慧先生在《汉语方言概要》(袁家骅等编)粤方言一章中指出:「古浊声母字分化为阳入一、阳入二的有台山、开平、新会、江门等地」。从该章包括台山话在内的六地调类、调值综合表中可看出,台山话的调类是九个。[4]
 樓主| 發表於 2010-7-21 01:47: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engjun 於 2010-7-21 01:52 編輯

我在2000年出版的《开平方言》(附音带)中采用了《汉语方言概要》台山话调类的说法,入声分为中入(33),阴入(55),阳入一(21),阳入二32)。我在2003年出版的《开平方音字典》附录二中把开平话的入声分为中入(3),阴入(5),新入(21),阳入(32)(其中21,32有下划线,就是简谱的一拍)。
 樓主| 發表於 2010-7-21 01:56:3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engjun 於 2010-7-21 02:08 編輯

"台山、开平方言的调类"这个帖子是我的一篇论文的一部分,该论文标题是「台山、开平
方言音系中的几个问题」。
發表於 2010-7-23 15:34:08 | 顯示全部樓層
很庆幸王力和钱淞生先生的东西被贴了出来
否则我还真是纳闷,他们怎么会把音韵和词汇搞混,都放在基本调呢。。。。。

看清楚一点,王力无论「阳入一」或者「阳入二」,都是中古浊声母入声字
他们说的是「古浊声母字分化为阳入一、阳入二」
至于詹伯慧的引文,说的也是「古浊声母字分化为阳入一、阳入二的有台山、开平、新会、江门等地」
且不论这种「阳入两分」是否正确
他们对基本调的讨论,都是建立在音韵条件之上的,绝对没有把词汇层面(小称)混过去

现在的焦点不是我们搞不清有没有「21」的存在
而是对「21」的处理,是把它作为基本调,还是变音

其实,王力的「处理」是错的,很有可能是受到了他的母语的影响
他是广西博白人,博白粤语之中,阳入是二分的,但是是以韵母为条件
也就是说,博白粤语以中古声母清浊为条件,分为阴入和阳入,
然后再以韵母为条件(具体哪几个摄我忘了),把阴入、阳入分别一分为二
我们反观王力列出的台山话「阳入一」和「阳入二」的字,与在博白粤语中的分类完全一致

其实,王力的「阳入二」只有9个字,但已经有三个「纳、夺、乏」被人认为是记错了,占了1/3
难道还能认为他用了仪器就一定对了?我们应该反思他错的原因
那就是:这9个字,在博白粤语中都是「阳入二」
他的「阳入二」,与邓老师的「阳入二」,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
發表於 2010-7-23 15:39:12 | 顯示全部樓層
其实,对于四邑话的参考文献不算特别少
赵元任的《台山语料》、余霭芹的《台山淡村方言研究》都是大家的作品
他们的「处理」都比王力的要准确
 樓主| 發表於 2010-7-23 22:09:28 | 顯示全部樓層
------------------------------------------------------------------------------------------------------
  王力、钱淞生先生在《台山方音》中指出,入声分四个,舒声六个(其中阴平和阴去调值相同),共十个。
  入声四个的例字是:
  阴入一 急 竹 惜 曲 笔 即 福 格(及格) 七 法
  阴入二 搭 铁 拍 觉(觉得)脚 客(人客) 发(发财) 
      割 贴 脱 接(接人)
  阳入一 食 麦 局 白 俗 服 物 六 力 学 弱
  阳入二 合(三合圩)叶(茶叶) 翼(鸡翼) 药(吃药) 
      石(石头) 肉(枕头肉)
  注:上述括号里的词组是笔者加的,原文阳入二还有「纳、夺、乏」  三字我认为记音可能有误,这三个字的台城音应为 nap32,uot32,fat32,属于阳入一,「衲」(棉衲)nap21 才是阳入二调。
---------------------------------------------------------------------------------------------------------------
按照台山(台城)话的口音判断,"纳","夺","乏"的调值是32 ,而不是  21。但是按照台山四九镇一带的口音,很可能是21调。不排除当时的发音人是按照21发音来读,并且被钱淞生先生用仪器记录下来的。
 樓主| 發表於 2010-7-23 22:51: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engjun 於 2010-7-23 22:52 編輯

王力、钱淞生先生的《台山方言》把入声调四分:
1-)调值为5+p,t,k 的(与高平调55相应)称为阴入一
2) 调值为3+p,t,k的(与中平调33相对应)称为阴入二
3) 调值为32 +p,t,k的  (与中降调32相对应)称呼为阳入一
4)调值为 21+p,t,k的(与低降调21相互对应)称呼为阳入二

按照 5- 3  32 -21顺序(由调值高到低)排列一,二



我在《开平方言》也是把入声四分,但是
按照3-5  21-32排列(由调值低到高)一,二。
原因是与舒声调调值排列取得一致

阴平(阴去)33,  阴上55  ,阳平11,阳上21,阳去32-(-阳上21在前,阳去32在后)
这样,就把21 调排阳入一, 32排阳入二了。
排列一,二虽然顺序虽然不同,区分调类的根据是一样的, 就是根据「音的高低升降」,换句话说,是按照语音学的原则。
 樓主| 發表於 2010-7-23 22:55:2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engjun 於 2010-7-23 23:21 編輯

我在2000年出版的《开平方言》(附音带)中入声分为中入(33),阴入(55),阳入一(21),阳入二32)。我当时已经看到方言学著作中已经有「中入」的说法,但是还没有看到「新入」的说法。

我在2003年出版的《开平方音字典》附录二中把开平话的入声分为中入(3),阴入(5),新入(21),阳入(32)(其中21,32有下划线,就是简谱的一拍)。这时我已经知道方言学界已经有「新入」的说法(中山大学中文系李新魁教授提出)。

在开平话和台山话中,仍然采用阴入,阳入的说法,符合传统的叫法,分阴阳,与古代汉语声母区分清浊一致。「中入」的「中」,是按照调值「中平」33(3),「新入」的「新」,是按照21调是新出现的调类(原来可能是低降变调,但是现在已经凝固了)。声调的分类,主要根据的是当前实际发音的高低升降。是从语音学的原则出发的。
 樓主| 發表於 2010-7-23 23:27: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engjun 於 2010-7-23 23:33 編輯

在进行开平话和台山话声调研究的时候,最主要的是用语音学的方法尽可能收集更多的语言事实,然后进行研究。根据我目前掌握的语言材料,开平话的21调值并不是小称变音这么简单。
 樓主| 發表於 2010-7-24 02:01: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engjun 於 2010-7-24 02:43 編輯

珠江三角洲方言综述317页关于四邑话入声调查中,恩平话阳入调值只有一个(21调),调值记作21是正确的,但是台山话和开平话阳入调有两个,一个是32,一个是21,大多数是32,少数是21,把本来是32的调值也记载作为21 是错误的。


珠江三角洲方言综述317页

台山   
上阴入   55  福黑急笔积发缺说俗桌百锡约
下阴入   33  搭割拍接切竹
阳阴入   21  入服合月纳麦食
-----------------------------------------------------------------------------------------------
邓钧评论 入服合月纳麦食(不是21,应为32)
         
       合(三合圩)叶(茶叶)翼(鸡翼)药(吃药) 石(石头) 肉        (枕头肉)才是21调
         32  俗 不是55
         55  竹 不是33

开平   
上阴入   55  福黑急笔积发缺说接桌百约
下阴入   33  搭割拍接切尺
阳阴入   21  入服合月纳麦食药
-----------------------------------------------------------------------------------------------
邓钧评论 入服合月纳麦食药(芍药)(不是21,应为32)
   
        合(三合圩)叶(茶叶)翼(鸡翼)药(吃药) 石(石头) 肉          (枕头肉)才是21调
  
         
恩平     

上阴入   55 福黑急笔积发缺说接桌约
下阴入   33 搭割拍接切尺百
阳入     21  服合月纳麦食药

-------------------------------------------------------------------------------------------------------------
邓钧的评论:恩平话只有21调,没有32调。「服合月纳麦食药」是21调,合(三合圩)叶(茶叶)翼(鸡翼)药(吃药) 石(石头)
 肉(枕头肉)也是21调。   恩平音调值注21记音正确,但是台山音和开平音照搬恩平入声的调值是错误的。
 樓主| 發表於 2010-7-24 03:01:5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engjun 於 2010-7-24 06:49 編輯

珠江三角洲方言调查材料中,把台山话和开平话的阳入调都记载为21调,是调查不认真,认为台山台城话和开平赤坎话也和恩平牛江话一样,靠主观推断出来的。
發表於 2010-7-27 01:11:21 | 顯示全部樓層
王力、钱淞生先生的《台山方言》把入声调四分:
1-)调值为5+p,t,k 的(与高平调55相应)称为阴入一
2) 调值为3+p,t,k的(与中平调33相对应)称为阴入二
3) 调值为32 +p,t,k的  (与中降调32相对应)称呼为阳入一
4)调值为 21+p,t,k的(与低降调21相互对应)称呼为阳入二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调值」的高低作为基本条件,来对声调进行分类,我真是第一次听说
方言学界一般都是以中古音韵地位为条件分类的,以「调类」为准则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进行方言之间的比较
《中国语文》、《方言》里面的文章,没有一篇是以「调值」为条件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力对台山话的阳入的分类不准确,因为他带入了自己的母语博白粤语的影响
但是他的分类绝对以「中古音韵」为准则,他们说的是
「古浊声母字分化为阳入一、阳入二」
对基本调的分类,「调值』从头到尾都不是决定性的因素
这是汉语方言学最基本的准则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19-11-12 09:28 , Processed in 0.601401 second(s), 25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