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4894|回復: 9

[其它] 「誓食十狮」的赵元任与中山方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10-26 00:37:4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来源于:中山商报 2008年7月7日 第 1049 期 B2版

   粤人嗜食,亦擅长于煮食,不过有一味菜,对于相当一部分粤人来说,是既难整又难啃,那就是「煲冬瓜」(即普通话),单一句「西施死时四十四」已令不少的老广的舌头顿时打结。其实,相对而言这句只是小儿科,下面一段才是「骨灰级」的:
敬告:本文版权归中山网所有,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必须保留网站名称、网址、作者等信息,不得随意删改文章任何内容,我社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Http://www.zsnews.cn
    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十狮。食时,始识是十狮,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让老广念这段话,比「一啖砂糖一啖屎」更糟,简直就是「啖啖屎」。炮制这味「啖啖屎」的人乃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赵元任。他在
美国康奈尔大学读书时,和同学在闲时玩语言游戏,用同一个音的字不拘平仄写出讲得通的句子,赵元任于是整出了这一套「狮」子吼,全文共九十二字,每字的国语发音都是「shi」。文字游戏玩成这样,真是「十狮」都被玩成了「石狮」。
    赵元任先生是中国现代语言和现代音乐学的先驱,且还是数学家和物理学家,甚至对哲学研究亦有一定的造诣。中国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和吕叔湘都是他的学生,他还担任过美国语言学会的会长,美国语言学界对他有这样的一句评语「赵先生永远不会错」。至于音乐方面,那首著名的《教我如何不想他》,作词的是刘半农,作曲的正是赵元任先生。
    据说,赵先生会33种方言,有一次他和一班人吃饭,席间竟然用8种方言和同桌的人交谈。他从1927年起从事方言的研究工作,发表了不少方言方面的著作,包括1948年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这本《中山方言》,我手头的这一本,是
科学出版社于1956年出版的重印本。赵先生说这本书的材料,大部分是根据1929年在中山县(发音人程伟任)和1939年在美国檀香山(发音人刘振光)的两次记录所得。
    赵元任先生在《中山方言》的开头是这样写的:「中山县的方言相当的杂。除了广州系统的方言之外,在县城以西,如龙头村的语言,完全属潮汕系的所谓『福佬话』,这种话连其他本县人都听不懂,现在所记的是狭义的中山话,它分布的地方,除在中山区外,在夏威夷群岛特别通行,它在中太平洋侨界里的势力,还在广州、客家、四邑各方言之上,比方在檀香山中国人办的四个中文中学,全是用中山音教学的。」
    全球化的今天,语言的消亡速度,甚至已超过物种的消亡速度,据说全球每两周就有一种语言消失,而现存的6000多种语言中,至少有3000种面临消失的危险。石岐话虽说还不至于消失,但近这30年,受香港和广州的广府白话影响,石岐话中的许多词语已慢慢退出舞台。我自己就觉得,我祖母说的石岐话,跟我老爸说的已有区别,我说的跟老爸说的又有区别,我儿子说的跟我说的又有区别,年轻的一代甚至羞于说石岐话(当然也有一些年青人还热心于搞「石岐语夹」)。
    翻赵元任这本写于60年前的《中山方言》(主要说石岐话),发现其中很多话现在已不怎么说了,如「春ku仔」(即小孩的阴茎);如形容很累,很疲劳的「奶」(我翻孔仲南的《广东俗语考》,上说这「奶」的正字应是「歹+大」);如「mi觉」(即睡觉,正字应是「眠」);又如「呢仔」(即一点儿);又如「潜毛」(即拔毛,如「潜」鸡毛,「潜」的正字应为撏);又如用条绳「陶」住佢(「陶」即绑,正字应为「綯」)。这些石岐话,现在的石岐人还在讲吗?你还在讲?唉,你跟我一样,老了。

发布日期:2008年7月7日  作者:◆舒饭  网站编辑:叶嘉伟

[ 本帖最後由 外外星人 於 2008-10-26 00:39 編輯 ]
發表於 2008-10-26 17:58:47 | 顯示全部樓層
发现民国时代好多语言学大师,都系苏南浙北人。
發表於 2008-10-27 21:21:22 | 顯示全部樓層

-----------------------------------------------------------------------------------------------------------------------------------------------------------------------

 

又如「呢仔」(即一点儿);又如「潜毛」(即拔毛,如「潜」鸡毛,「潜」的正字应为撏);又如用条绳「陶」住佢(「陶」即绑,正字应为「綯」)。这些石岐话,现在的石岐人还在讲吗?你还在讲?唉,你跟我一样,老了

----------------------------------------------------------------------------------------------------------------------------------------------------------------------------------------

呢子---一点儿       有人说来自英语little   (开平话nid  du)  n-l不分

骨子---好,精巧   来自英语good(开平话骨gud 子du)

撏毛--拔毛

 

在粤语次方言区开平的老年人中还说。

 

 

發表於 2008-10-28 21:36:41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dengjun 於 2008-10-27 21:21 發表

呢子---一点儿       有人说来自英语little   (开平话nid  du)  n-l不分

開平話嘅[n k tu]係唔係「尐多」呢?

發表於 2008-10-30 01:33:51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外外星人 於 2008-10-26 00:37 發表

 

来源于:中山商报 2008年7月7日 第 1049 期 B2版    粤人嗜食,亦擅长于煮食,不过有一味菜,对于相当一部分粤人来说,是既难整又难啃,那就是「煲冬瓜」(即普通话),单一句「西施死时四十四」已令不少的老广的 ……

 

「潜毛」(即拔毛,如「潜」鸡毛,「潜」的正字应为撏);又如用条绳「陶」住佢(「陶」即绑,正字应为「綯」)。

 

===========================

===========================

 

掹雞毛時,我哋唔講 「潛」,就講「掹」,但係我哋有「纏」黃毛 一說。

 

黃毛指人臉上的毛,「纏黃毛」係女人用嘴用手和毛線來幫人(該「受害者」多數為女性)去除臉上的毛,聽講會好痛。

 

我阿媽成日都話,以前一開萬人大會(整個公社的社員一齊集中開會),啲女人無聊,就响處互相「纏黃毛」。

 

我哩度「潛」 「纏」讀音一樣,所以我一直以為係「纏黃毛」。

 

我喺街上還見過人擺檔呢。擔張凳仔就得,重易過擦鞋,有時甚至踎喺度將就一下就算。

 

===========================

 

我哩度又係講 用條繩「陶」住佢。

 

 

多謝提供正字寫法。  

 樓主| 發表於 2008-10-30 03:02:28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粤语卫士 於 2008-10-30 01:33 發表   =========================== ===========================   掹雞毛時,我哋唔講 「潛」,就講「掹」,但係我哋有「纏」黃毛 一說。   黃毛指人臉上的毛,「纏黃毛」係女人用嘴用手和毛線來幫人(該「受害 ...

 

而家广州重有呢种做法

發表於 2008-11-22 16:51:45 | 顯示全部樓層

下面两个例子和吴川话一样

又如「潜毛」(即拔毛,如「潜」鸡毛,「潜」的正字应为撏

又如用条绳「陶」住佢(「陶」即绑,正字应为「綯」)。

 

[ 本帖最後由 ericyip 於 2008-11-22 16:52 編輯 ]
發表於 2009-2-18 14:33:19 | 顯示全部樓層
 石岐话流失无你讲嘅咁严重~ 我读大学其间~ 我地宿舍有五个石岐人~ 距地日夜系咁讲 搞到我都识讲啦~ 好多石岐人对语言嘅维护意识都好强~ 只要你肯行出第一步~同陌生人讲出第一句石岐话~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20-7-11 22:15 , Processed in 0.246038 second(s), 26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