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4323|回復: 1

[粵語拼音] 潮州话拼音总介绍(复杂版, 希望有人简化)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8-8 12:12: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MTR与PUJ说明帖

一、引言

PUJ的再发现和MTR的开始使用,至今已经一个年头了。一年来,在网络社区的实际应用中,MTR的正字法经历了几次变动,而且流通使用的变体有数种,原 来置顶的MTR说明帖已经无法完全诠释今日之潮语罗马字使用现状,特此撤销原帖置顶,重新撰写此文,以期为对潮语罗马字的历史和现状感兴趣的各位同乡和各 位朋友一个更完整的图景。

MTR(Modern Teochew Romanized/Romanization)是「现代潮汕闽语/潮州话罗马字」的简写。实际上,MTR不是一个自创的罗马字体系。
它脱胎自19世纪中后期来潮汕的外国传教士所设计的潮州白话字Pêh-uē-jī(PUJ),又称作汕头话教会罗马字。因此,也可以把MTR称作SPUJ(Sing PUJ),新白话字,或者现代潮语白话字。

PUJ(Pêh-uē-jī)和流行于漳泉厦台地区的闽南白话字POJ(Pe̍h-ōe-jī)有一定之差别,但体系相对比较接近。有的同乡误以为白话字 是泉漳闽南语的专用文字,其实是一种误解。「白话」实际上指的是本地话,又称土白,英文一般对译为vernacular,粤语如今仍自称白话即是此义之留 存,潮汕旧时也使用此词,现在已经不复见了。不过一些谚语中还保留有个别化石,比如有一句叫作「御街订白话」Gŭr-koi tàⁿ Pêh-uē,这个是说明代嘉靖的时候,入朝为官的潮人甚众,以至于潮语流行于御街,故有此说。

一百五十多年过去,潮州话语音系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尤其是大多代表点的-n/-t系列韵尾并入-ng/-k,导致PUJ与现实语音有脱节,而且PUJ各家版本有个别差异,因此需要整理订正,这就是MTR产生的由来。


因此,要更好地理解MTR,就必须了解它的母体PUJ。严格来说,MTR也是PUJ这个母系统中的一个成员,也是一种PUJ。

二、PUJ的历史沿革

前面说到,有些潮汕老乡可能误以为白话字只是闽南的专利,所以对于潮州话使用白话字来书写有一定抵触心理,以致于wikipedia上潮州话是用60拼音还是用白话字也曾引起激烈争论,上面有些网友观点很直接:

QUOTE:
編寫條目的時候是采用閩南語的白話字書寫,還是使用廣東省教育行政部門公布的《潮州話拼音方案》?
個人意見:采用潮州話拼音方案可能比較適合一些。閩南話白話字應該去閩南話維基百科編寫。go6 ring5 i3 giang3: cai2 êng7 Dio5 ziu1 uê7 pêng1 im1 biang1 sia2--Cnchina 06:46, 11 July 2008 (UTC)

事实上这种抵触是不必要的,因为白话字本来就不是闽南的私产,潮州话也有自己的白话字历史,也曾经很辉煌,只是后来静寂之后,如今竟已很少人知晓了。

周有光先生研究认为:「各地教会罗马字的设计和推行是各自为政的。」

潮语罗马字就目前笔者所知,至少可以追溯至W.Dean1841年的《潮州话》一书,这是该作者在泰国潮人社区中学习潮语进行传教时所作。该书仅40来 页,但收集了不少日常词汇和常用句子。其中我们已经可以见到一些熟悉的字,比如裤写khou,礼拜写Loi pai,鱼写hur,汝写lur,等等。不过该白话字也有一些很奇怪的正字法,比如/ŋ/用gn表示,/o/用aw表示,/au/用aou表示等,而且体 系较为粗糙,喉塞音入声/-ʔ/仅仅用 ̆ 符号在元音上标出,塞擦音的送气不送气不分,即/ts/和/tsʰ/合用一个ch,而且鼻化和声调也没有标示。不过,至少已经初具雏形了。这种罗马字比倪 海曙、黄典诚所认为最早的闽南白话字(1950厦门)略早(厦门话白话字虽说创制于1850年前后,但其POJ比较正式写定是到了1873年杜嘉德的《厦 英大词典》出版,到1874年,巴克礼开始在台湾推广POJ)。
1847年曼谷出版了237页的高达德(Goddard)《汉英潮州方言词典》,潮语白话字不少字型已经接近后期形态,Aw,aou,gn此类在Dean 体系中还存在的古怪拚法已经标准化为o,au,ng,塞擦音也区分了送气不送气,而且标出了声调。但其时的白话字仍不用调符而是用汉字传统的四角圈读法, 鼻化ⁿ则标注在声母和韵母中间,送气用‘表示,而/ɯ/则采用了́́́ú的标注法。

真正的定型化的潮罗,要算1875年汲约翰(J. Gibson)在汕头创制的汕头话白话字,又称作汕头话教会罗马字,虽然名为汕头话,实际是当时的潮州府城音系。这套罗马字采用了在元音上标调符的做法, 送气用h表示,喉塞音入声用-h标出,不标连读变调。后来的潮州话圣经,就是用Gibson的这套罗马字正字法。Gibson的潮正两音字集、耶士摩 (Ashmore)的汕头话语法基础教程和卓威廉(William Duffus)的English-Chinese Vocabulary of the Vernacular or Spoken Language of Swatow等重要著作都是用这套罗马字。这套罗马字也是目前MTR最主要的基座。其和现行MTR的不同主要是,塞擦音根据后面的元音是否i和e会有不同 的变体,比如i和e类的话,会用ch,chh,j,而其他元音则用ts,tsh和z;阳上声的调符使用了波浪纹~,阳入声和闽南一样使用小短竖,比如「下 入」按照这个体系就是 ẽ-ji̍p,「道术」就是tãu-su̍t。/ɯ/则用了ṳ 表示,所以汝写作lṳ,鱼写作hṳ̂。另外,由于当时的潮语有前鼻音系统,所以这套罗马字设计中使用了-n/-t等大多数现代潮语没有的韵尾。

最后介绍的一个重要的正字法是菲尔德的汕头方言词典所使用的。该字典收词5442个,其罗马字体系可以从庄金凤的论文《汕头方言词典音韵研究》中窥见。主 要与Gibson体系的差别是,塞擦音清送气用c,清不送气用ch,而阳上调符号用  ̆,阳入调符用  ̂(和阳平相同),同时ou用o,o用o̤,感 觉上似乎更接近福州平话字。比如撞按照Gibson是写作tsuãng,按照菲尔德则是写作cuăng,乌鸡母,用Gibson是ou-koi-bó, 用菲尔德则是o-koi-bó̤ 。由于该字典是潮语罗马字中最详备的,所以也不可忽视其影响。当然菲尔德没有参与译经,而且似乎当时只有耶士摩支持她,她在教会中人际状态较差,所以没能 参与译经也是可以理解。她的主要贡献是关注汕头地区的妇女教育。

附注:关于罗马字译经的文本,根据游汝杰先生的统计,闽语的116种罗马字圣经译本中,潮语圣经译本有39种(福州为17种,闽南为37种),潮语最早的圣经译本是1875年Patridge翻译的《路德福音》。全本的罗马字新约在1905年于汕头出版。

三、MTR及其变体
MTR的简明规则和网上各种变体的说明。

下列声韵均据传统韵书为蓝本,而以实际情况校正之,包括更换一些声韵代表字,如求母换成军母,因「求」现已读为送气音khiû.

声母部分:潮声十八音 (POJ和潮拼部分只列出与MTR不同的拼法)

声母    IPA      MTR方案      闽南POJ    粤省60潮州话拼音方案  GGN方案[即gaginang网所用,系从粤省案修订]
柳母    /l/        
l               
                    
边母    /p/        
p                                   b             b
      
军母    /k/        
k                                   g             g

去母    /k‘/      
kh                                   k        

地母    /t/        
t                                    d

抱母    /p‘/      
ph                                  p

他母    /t‘/      
th                                   t

增母   /ts/        
ts             ts, ch              z             

日母   /z/         
j                                     r             

时母   /s/         
s         
                    
英母   零声母     无                   '             '   

文母   /b/         
b                                   bh             bh

语母   /g/         
g                                   gh             gh

出母   /ts‘/        
tsh                            c             ch

喜母   /h/         
h         
                     
泥母   /n/         
n            
   
毛母   /m/        
m

俄母   /ŋ/         
ng             


韵母:在传统的十八音韵书三十八个实际韵部的基础上补足,附各地基本读音。惠来普宁之近潮阳者归入其类。汕尾海丰的仅作参照。又惠来之近陆丰音者归为海陆闽语,暂时无法统摄入MTR方案。

又按,大体上潮州话的语音,如林莲仙博士,都是分为三系,即潮州府城、潮安、澄海、南澳等为一系,潮阳普宁惠来为一系,揭阳为一系。其区分盖以主要之语音 特征,以及声调与连读变调等而言之。民俗亦有「潮阳语重,潮州语轻,揭阳中平」之说,亦略可别此三系。若以古潮州府「三阳」(海阳、潮阳、揭阳,海阳即今 潮安)绳之,可称海阳系、潮阳系、揭阳系。今之汕头音系各系混成,但其基调,偏近揭阳系(如饶平亦近揭阳系,此自其异乎潮阳系之典型特征如汝读若鲁,又异 乎海阳系之典型特征如有iang/ieng与uang/ueng二分,即可归入。非必全似揭阳榕城音也)。虽然,此三系亦仅就其大者言之,内部差异尚颇不 小。

序  
韵部  MTR          POJ异拼者        60潮拼方案中异拼者

1
部,ung/uk         闽南对应似是un/ut          ung/ug

舒声例 分pung准tsúng,促声例 律lûk屈khuk

读音:各地基本读[uŋ]/[uk]
(此部与海丰话不合,彼为un/ut,同闽南)

2
部,e/eh                                       ê/êh

舒声例 把pé 家ke,促声例 历lêh白pêh

读音:各地基本读[e]/[eʔ]

3
部, au/auh                                    ao/aoh

舒声例 老lău包pau,促声例 乐gâuh

读音:各地基本读[au]/[auʔ]

4
部, im/ip                                     im/ib

舒声例 心sim金kim,促声例 入jîp/及kîp

(澄海没有im/ip,并入ing/ik)

读音:各地基本读[im]/[ip],但澄海无合口鼻音,故读为[iŋ][ik]. 澄海乡亲在拼写MTR潮字的时候需要注意,在粤语闽南语中收合口的字,往往和潮语m尾对应。这类字在官话中是前鼻的。

5
部, oi/oih    
                                
舒声例 礼lói鸡koi,促声例 八poih笠lôih

(海丰作i/ei/eih,与其他点不同)

读音:各地基本读[oi]/ [oiʔ].

6
部,ong/ok                                    ong/og

舒声例 聪tshong公kong,促声例 酷khok独tôk

读音:各地基本读[oŋ]/[ok]。惠来近海陆丰部分读如海陆闽语的/ioŋ//iok/.

7
ou              闽南对应的似是

舒声例 姑kou 无促声例

读音:各地基本读[ou].

8
iam/iap                                    iam/iab

舒声例 盐iâm谦khiam,促声例 叶iâp捷tsiâp

读音:各地基本读/iam//iap/.

9
i/ih          
   
舒声例 碑pi抵tí,促声例 砌kih缺khih

读音:各地基本读/i//iʔ/.

10
iang(ieng)/iak(iek)              iang/iak              iang/iag

舒声例 边pieng/piang 羌kiang,促声例 哲tiak切tshiek/tshiak

(按此部在潮州府城和澄海音值有iang/iak与ieng/iek两分,大体旧时为齿龈鼻音和齿龈塞尾者今多读ieng/iek,而舌根鼻音及舌根塞尾 今多读iang/iak。其他地区则均为iang/iak。MTR中规定,可以按照古代收音是齿龈还是舌根来决定使用ieng/iek或iang /iak,但这个不是强制的,无法区分的老乡可以径写为iang/iak)

读音:基本读/iaŋ//iak/,府城音和澄海音读/iaŋ//iak/和/ieŋ//iek/, 处理方法及理由见上括号中者。注意,拼法和读音不是一一对应关系,而是根据各地乡音自读。即非海阳系的看到ieng/iek照读iang/iak也可以。

11
iaⁿ/iahⁿ                               ian/iah

舒声例 领niáⁿ惊kiaⁿ 促声例 掀hiahⁿ

读音:基本读/iã//iãʔ/.

12
uaⁿ             
         
舒声例 搬puaⁿ官kuaⁿ 无促声例

读音:基本读/uã/.

13
ai/aih               

舒声例 灾tsai歹tái  促声例 哎[哎哎叫] aih

读音:基本读[ai][aiʔ]

14
iong/iok                                   iong/iog

舒声例 穷khiông雍iong 促声例 育iôk畜thiok

(按此部部分揭阳潮阳有另读ueng/uek,但无规律。所以MTR没有统摄,而是后面另开宏部ueng来收)

读音:基本读[ioŋ][iok]. 关于潮阳揭阳的另读参上注。

15
部:ing/ik        闽南对应似是in/it             ing/ig

舒声例 鳞lîng宾ping,促声例 匹phik笔pik

(揭阳无ing/ik,基本全读eng/ek,部分读iang如宾piang;海丰有ing/ik和in/it两读。)

读音:这个音节各地基本读/iŋ//ik/, 揭阳大多数读/eŋ//ek/。详情见上面注。揭阳老乡拼写时如何区分什么时候要拼ing,什么时候拼eng,什么时候拼urng呢?基本上,凡是国语粤 语为后鼻音的,就照拼eng,除了表示寒冷的「凊」等少数字,那个「凊」从国语粤语看是后鼻音,却要读为/ts’iŋ/tshìng, 属于特例。前鼻音的则分为几种情况,大多是ing,少数如舌根音开头的k,kh,h,ng, g等,则是变成urng。具体情况会在以后放出潮州话总音节基本表的时候加注说明。像 「紧」kíng这种舌根声母而用ing的,也是特殊的例子。一般都是配urng.

16
urng(ng)/urk             erng/erk (?)               eng/eg

舒声例 钧kurng勤khûrng,汤tng光kng 促声例 乞khurk迄ngurk

(按此部也是复杂,汕头,潮府,澄海是urng,揭阳eng/ng两分,潮阳ing/ng两读。MTR是按照潮府和汕头的urng来设计,而兼容ng,没 有采用ing. 正字法上区分urng和ng大体的规则是, 凡声母为舌根音如k, kh, g, ng,h或零声母而国语粤语闽南语发音为前鼻音者, 其后此音必须写成urng,如kurng斤,ngûrng银,这类往往也是各地异读最多者,如斤有kurng/king/keng等异读。如果国语等发音 为后鼻音,则可按各自乡音任选urng/ng。另外如果是前鼻音,则还有不少细节判断,比如国语拼音为uan的,转、砖之类,则也是urng/ng任选。 这后两类任选的我比较倾向于用ng的形式,毕竟揭阳、潮阳乃至海丰大多是这种读法,闽南似乎也是。入声中urk大多对应国语中没有鼻韵尾的,而ngh则是 有的,如表示睡的n̂gh,其本字即「宛」字去掉宝盖头,当然这个字揭阳普宁说ĭⁿ, 有些地区说ŭk。但这个字我后面把它收入「扛」部,因为它发n̂gh时带有鼻音,和urk不同类,十八音书把他们混成一起是不合适的做法。具体参日后的音 节总表)

读法:大体读/ɯŋ/(/ŋ/)/ɯk/. 第一类揭阳老乡书写时按规则但可读/eŋ//ek/,潮阳可读/iŋ//ik/. 第二类则揭阳潮阳皆读/ŋ/可也。

17
ur/urh               er/erh (?泉州用)                e/eh

舒声例 居kur猪tur  促声例 thurh (用力蹭的意思)  thûrh-thûrh (傻傻的?)

(潮阳方言凡ur都作u,海丰两读,u和i,由于海丰只是作为参考,而没有纳入MTR中,所以设计的时候符号ur没能体现出和i的关系。而且历史地观察,u才是古音。拼写时还设计了
eu这个组合来表示ur,用在无法显示特殊的字母ur的场合,如QQ)

读法:基本读如/ɯ//ɯʔ/,潮阳音读成/u//uʔ/. 海陆丰闽语区老乡阅读潮音时应该是读成/i//iʔ/。

18
部(同啰部) o/oh

舒声例 波po哥ko,促声例 落lôh鹤hôh

读法:各地基本读/o//oʔ/.

19
uang(ueng)/uak(uek)      闽南似乎oan/oat多,oang少        uang/uag

舒声例 光kuang 倾khuang 湾ueng/uang,促声例 越ue̍k/ua̍k 决 kue̍k/kua̍k 获ua̍k

(汕头澄海都是uang/uak,潮府,潮阳,揭阳则有uang/uak,ueng/uek和uam/uap的区别,但ueng/uek所辖字各系有不 同。其中uam/uap系今日渐消失之读音,但在MTR中设为独立,因为历史来源不同,而且辖字不多,存之不难,又有意义。而uang/uak与ueng /uek则大原则上可都拼成uang/uak,但是有可能的话也可以按照海阳系府城音派,即区分主元音e和a,因在府城音中,大体如坚部之规律,古齿音尾 者今多读为e元音,而古舌根音尾者今多读为a元音)

读法:具体读法依照各地乡音。比如汕头、揭阳老乡看到ueng也可读/uaŋ/,看到uak/uek都可读/uak/,府城老乡则可区分出ueng /ueŋ/和uek/uek/。凡部uam/uap独立。揭阳系和潮阳系的ueng因为和海阳系的ueng不是同一系统,另外设立一宏部于后。

20
ui                 

舒声例 追tui桂kùi  无促声例

读法:读/ui/;还有一个uiⁿ的韵母,十八音不收,下面要增加一个悬部来收录。

21
eⁿ/ehⁿ                 eⁿ/ehⁿ                       ên/êh

舒声例 庚keⁿ坑kheⁿ, 促声例 脉mêhⁿ, êhⁿ(拖拉,蘑菇)

(张世珍书中将「客」kheh「册」tsheh「白」pêh也列入此部,不确。这些字是无鼻化的才对)

读法:基本读/ẽ//ẽʔ/.

22
iu/iuh

舒声例 彪piu球kiû, 促声例 「口舊」kiu̍h啁tsiûh

读法:基本读/iu//iuʔ/

23
ua/uah              oa/oah        
           
舒声例 柯kua纸tsuá, 促声例 抹buah热juâh/zuaʔ/ 悦juâh

读法:基本读/ua//uaʔ/

24
ang/ak                                                ang/ag

舒声例 蜂phang蛏thang,促声例 缚pâk力lâk

读法:基本读/aŋ//ak/

25
a/ah               

舒声例 巴pa胶ka,促声例 鸭ah踏tâh

读法:基本读/a//aʔ/

26
iau/iauh                                  旧iou/iouhiao/iaoh

舒声例 骄kiau鸟tsiáu, 促声例 雀tsiauh(拍麻雀)约iauh(约魁,拍拖之意)

(此部潮府澄海都作iou/iouh,其他地区做iau/iauh,按二百年前潮音为iau/iauh,传教士时代也是iau/iauh)

读法:基本读/iau//iauʔ/ 潮府城和澄海等海阳系则读/iou//iouʔ/

27
uai                oai

舒声例 乖kuai怀huâi 无促声例

读法:基本读/uai/

28
oiⁿ/oihⁿ      闽南对应似是aiⁿ/aihⁿ       
     
舒声例 斑poin肩koin  促声例 hôihⁿ-hôihⁿ (憔悴貌)

(揭阳潮阳读aiⁿ, 为更古老之读音。传教士汕头话语法oiⁿ和aiⁿ都收入,盖当时是aiⁿ向oiⁿ变化的混用期故。但MTR中此韵部统一写作oiⁿ,读音则oiⁿ或aiⁿ均可。这么做是因为现代潮语中已经有非来自肩部的鼻化的aiⁿ,如 爱aiⁿ 勿mai)

读法:揭阳潮阳读/ãĩ/ /ãĩʔ/ 其他地区读/õĩ//õĩʔ/。

29
ng/ngh                                              en/enh

舒声例 荒hng秧ng黄n̂g  促声例 n̂gh (本字「夗」,汕头读n̂gh)

(海丰有ng和uiⁿ二读)

读法:扛部ng类有关问题参钧部。我本人倾向于彻底栽正字法上把ng和urng分立,而不是像十八音这样和稀泥。基本读/ŋ//ŋʔ/。这个部以前有人记 为/ɯ̃//ɯ̃ʔ/,所以省潮州话拼音方案有en/enh(假如用MTR记这两个就是urn/urnh)的拼法。但是近年如《现代汉语方言音档》则是采 用了ng/ngh的记法。从本人语言实践看ng/ngh更接近,大概有些点该部发音则倾向于urn/urnh,所以那部分的老乡可以读如/ɯ̃//ɯ̃ʔ /

30
eng/ek                                            êng/êg

舒声例 顶téng平phêng 促声例 碧phek绿lêk

(潮阳海丰有eng/ek和iong/iok两读,其他地区均为eng/ek)

读法:基本读/eŋ//ek/ 特殊情况见上注。

31
u/uh

舒声例 龟ku朱tsu 促声例 吸kuh(吸熏)嘬tsuh(嘬奶)

读法:基本读/u//uʔ/.

32
aⁿ/ahⁿ              aⁿ/ ahⁿ                
              
舒声例 担taⁿ三saⁿ 促声例 呐 nahⁿ (吃的俗语)

读法:基本读/ã//ãʔ/

33
ia/iah

舒声例 爹tia车tshia 促声例 益iah额hia̍h

读法:基本读/ia//iaʔ/

34
am/ap                                            am/ab

舒声例 甘kam南na̍m 促声例 答tap塌thâp (澄海此部与江部ang/ak混同)

读法:基本读/am//ap/ 澄海读/aŋ//ak/

35
ue/ueh              oe/oeh                       uê/uêh

舒声例 飞pue瓜kue 促声例 月gue̍h说sueh

读法:基本读/ue//ueʔ/

36
ien           闽南对应似是iuⁿ                   ion
舒声例 姜kien腔khien 无促声例

(现代只有潮府澄海读/iẽ/,其他都是/iõ/。此处只是在正字法上照顾潮府与澄海,也是出于各点平衡的考虑。发音可按照各点本身的发音。按潮府音 是海外影响力较大的音,潮剧也多采用潮音,而澄海又是泰国这个海外潮语第一大国中潮人的主要来源地,所以在这个正字法的斟酌上考虑了采用ien。后面烧部 的ie也是如此考虑。按汕头话语法的记载,百多年前正是ie引发了潮府音一系列不同于其他各点的音变,当时iang/uang之类尚未变化,而io已经变 为ie,保留这个拼写也有一定纪念意义。再者,潮州在早期教会罗马字都用Tie-chiu表示,这个拼法有利于标示历史延继性)

读法:府城澄海读/iẽ/, 其他地区读/iõ/.

37
部 iⁿ/ihⁿ               iⁿ/ihⁿ                          in/ih

舒声例 椅íⁿ弦 hîⁿ 促声例 乜mihⁿ

(此部在其他的潮州十八音类韵书如《潮语十五音》《击木知音》中没有收入,十八音类韵书多混入基部,但事实如 圆îⁿ椅íⁿ乜mihⁿ 等字乃是此部。应该算入。)

读法:基本读/ ĩ // ĩʔ/.

38
ie/ieh               io/ioh                        io/ioh

舒声例 表pié 潮tiê 促声例 尺tshieh药iêh

(此部情况同姜部,MTR考虑的也是一样的处理方法)

读法:府城澄海读/ie//ieʔ/ 其他地区读/io//ioʔ/

39
uiⁿ                  
舒声例 悬kûiⁿ 匪húiⁿ 县kūiⁿ 无促声例

读法:基本读//,部分有异读,如「畏」,汕头府城读/ũĩ/,揭阳是/ui/,无鼻化。但如「」悬「县」等字,潮阳读果/ uãĩ /韵

40
ueng/uek          ?

舒声例 宏khuêng 荣uêng 孕uĕng 永uéng 促声例 或huêk 域 huêk

读法:这个主要是揭阳等地的异读,读/ueŋ//uek/ 其他地方没有这么读的。比如宏在汕头是hông,荣则是iông,孕是jĕng,永是ióng。或和域是hôk。设这个韵母是为了照顾这部分特殊 的方音。但是正字法没有要求遇到这些字必须采用哪一种,基本上以通用音为主,揭阳这种读法管的字不多,写的时候拼法还是尽量靠拢其他各点,读音则按自己。 但是如果是人名和地名,就近可能按照本地方音拼写,遵从「名从主人」原则,如「宏波」是揭阳人,应拼为Khuêng-po 而非Hông-po.

41
uam/uap                     ?                    uam/uab

舒声例 凡huâm 泛huàm 促声例 法huap

读法:仅部分地区读/uam//uap/,如我听过的揭阳的山乡如赵埔,我义父的儿子就是名为凡,读huâm的。但我们已经读/uaŋ//uak/了。其它大部分地区也已经失去这个合口韵。但从区别意义角度和历史角度看,还是在mtr中保留了这个正字法。

42
uaiⁿ/uaihⁿ              oaiⁿ/oaihⁿ

舒声例 果 (青果)kuáiⁿ 弹 (黄弹)tuāiⁿ

促声例 huaihⁿ (huaihⁿ-huaihⁿ-soh身体来回转动乱动貌,末一字似是踅soh,平时很少用的一个字)

读音:基本读/uãĩ//uãĩʔ/.

43
m/mh

舒声例 (老)姆ḿ 促声例 hmh (以棍棒打)

读法:基本读/m//mʔ/

44
iauⁿ/iauhⁿ            

舒声例 猫ngiauⁿ 嬲niauⁿ    促声例  ngia̍uhⁿ(僵,死)

读法:基本读/iãũ//iãũʔ/

45
ueⁿ/uehⁿ               oe/oehⁿ

舒声例 横huêⁿ 关 kueⁿ  促声例 物 muêhⁿ

读法:基本读/uẽ/ /uẽ̀̀ʔ/

46
auⁿ/auhⁿ              

舒声例 矛mâuⁿ 傲ngăuⁿ 促声例 hauhⁿ (大口吃貌)

读法:基本读/ãũ//ãũ/

47
ouⁿ              ?   

舒声例 虎hóuⁿ 否 hóuⁿ

读法:基本读/õũ/

48
oh

无舒声 促声例 漠môh 麽moh

读法:基本读/oʔ/

基本上的韵部上面可以说已经包括了。其它管字很少的生僻韵部如有遗漏,俟后补齐。

附注:
GGN方案的韵母基本上和现行粤省潮拼方案一致,其娇部也都用iao而不用旧的iou了。所不同者,声门塞音的入声字在潮拼用-h,而GGN方案则用-t来表示;另外,部元音ur潮拼用e,而GGN用eu表示。

补充一个/ãp/,用MTR标记为apⁿ. 例词有âpⁿ,投契也;另一常见的是jiâpⁿ, 读为「廿」字。


MTR声韵母变通/变体:

1 作为介音的i和u可以用y和v代替,特别是当声母正好和y处于相反高度的情况,如佳kia可以写成kya(这是一位我敬重的老乡的意见)这是一种纯粹美化用的

2 当字母i作为被标调的元音时,由于i本身的特点,容易使得调符不好辨认,所以这个情况下,可以把i变写为y,从而让调符更为清晰,比如李Lí 裂li̍h变写为 Lý 和ly̍h.

3 当字母i由于2的原因需变写为y,而声母是j(日母)时,由于象「字」jȳ这样的写法不美观,可以变写为 zȳ,即声母j变写z(潮语浊音j的实际音值更接近/z/而非/dz/,所以采用z来作为j的变体)

4 ur 可用Gaginang网潮人创造的字母组合eu来代替,也允许使用十九世纪潮罗的及越南式的ư

5 鼻化韵母现在的使用比较混乱,除了悬挂的小n(即aiⁿ, auhⁿ之类),有的同乡是按照潮人习惯的潮拼方案用-n表示,有的则用台罗的-nn。但由于有同乡使用了复古的PUJ体系,即区分-n和-ng的古体, 因此产生了一些混淆。建议以后鼻化采用悬挂n为主,打字不方便的同乡可以尽量选择-nn,避免和复古式表示/n/的-n相混。

6 声母中的增母ts和出母tsh,允许使用POJ的ch和chh代替。

7 当i字母出现在句首或专有名词首而需要大写,而后面紧跟着元音,从而造成大写的I(I, i)与小写的l(L, l)容易混淆时,应对字母i进行区别。方法有二:一是改大写I为Y,如「雍也"作Yong-iā;二是使用分音符,即在大写I上加两点成为Ï,比如「雍也 」写作Ïong-iā。不太鼓励直接用I,因为Iong-iā很容易被误会为「窿也」。


8 声调中,阳入允许使用Gibson氏的短竖形式。即âp=a̍p。

9 鼻音声母后面的鼻化韵,允许标出鼻化和不标出两种,比如年nî=nîⁿ。一般倾向于本来由鼻音退化的就标,本来无鼻音的不标。

下面简要介绍一下
关于声调的部分。

潮州话有八个声调,阴阳(俗又称上下,如阴上曰上上,阳入曰下入)各四,如下(以下参考林伦伦先生及其他先生之论文论著):

方音点             各调调名及调值

传统名  阴平 阴上 阴去 阴入 阳平 阳上  阳去 阳入

潮拼调号 1   2    3    4     5    6     7    8

潮州   33   53   213   21   55   35   11   44

汕头   33   53   213   2   55   35   11   5

澄海   33   53   213   2   55   35   11   5

揭阳   33   31   213   2   55   35   11   5

潮阳   33   53   31   11   55   313   11   55(潮阳此项存疑,因为现在我所调查到的发音与此不同。俟后整理更正)

饶平   33   53   213   21   55   35   21   44

南澳   44   53   213   2   55   35   11   45

[例字1] 诗   死   四   薛   时   是   示   蚀
[例字2] 分   粉   奋   忽   云   混   份   佛
[例字3] 的   抵   帝   滴   池   弟   地   碟
[例字4] 刀   短   倒   桌   逃   在   袋   夺
MTR符 不标 -́    -̀   不标  -̂    -̆     -̄   -̂


乡亲们认一个字的本调,先念诵熟悉例字,从而把八声的升降变成习惯,能够将八声和任何声韵结合。然后,如要判断「糜」是什么调,就从阴平mue开始,一口 气念将下来,即 mue, mué, muè, mueh, muê, muĕ, muē, muêh...,然后就会发现糜字是对得上第五个,即一般潮拼和潮州音字典中的第五声, 为阳平/下平,应标 --̂ 。

MTR标调原则

A.
当韵母中有元音时

1
单元音时标其上,i可考虑变y,尤其在阳入调的时候,例如:咬kă 谈tàn 龙lêng 林Lŷm/Lîm

2
复合元音时,如下

2.1
标元音,不标辅音
2.2
永不标i,比如鬼kúi.
2.3
u和其它字母(i除外)并出时,标其它字母,不标u

B.
当韵母中没有元音时

标在m(m时)和n(ng时)上面,如黄n̂g

C.
本调与变调

1
一般只标本调

2
变调标记的特殊情况

2.1
无法确定本调的语流音变
2.2
特殊原因变调,不符合一般变调规律,比如 来 lâi, 按理 来去 中 来要从阳上变阳去,但是作为 「去」 的偏义复词时,却变调为阴去lái, 这个不合规律的变调要用变调标记。
2.3 轻声变调要标记,尤其是语法性的,但标记方法不是像2.1和2.2直接放弃本调用变调,而是在标出本调的基础上使用变调.详见D

D
轻声变调标记法

0 标记方式有三:
0.1
本调字后加一个轻声变调字的,两字用一个短横上加阴上或阳入符号,即-́或-̍来连接.选择其中任何一种皆可。有时为了短横调号不和前面的调符挤得太紧,抑或轻声变调字乃是如同疑问或语气词一样和前面直接联系不紧密的,可以在短横前打一个空格。比如 凝月 ngâng-́gue̍h,起来 khý -̍lâi

0.2
本调字后面的变调字在二个以上的,用双短横将本调字和第一个变调字连接起来,在第二个短横上标阴上或阳入符号,如跋落去 pua̍h--́lo̍h-khừ.

0.3
直接用—即两短横表示

0.4
部分轻声变调字如语气词,无法确知其原来是什么本字,读什么本调,此时可以不标本调,即如阴平。因为有短横加调符,望之即知为变调,例见1.8

0.5 短横的做法是参照了poj,至于之所以加上调符,一是为了美观,二是为了区别于破折号。

1
语法性的轻声变调类型有(此类一般要标出轻声变调):

1.1 人称代词做宾语 如 拍伊 phah-́i: phah2 i33-11 乞女 khurh-́nìng: khwuh2 ning53-212

1.2 表示人或人的复数的名词后缀「伙」,如 揭阳伙Kik-iôn-́hué: kik2-5 ion55 hue53-212 [疑问句的「底地伙」tȳ-kò-hué: ti11 ko213-55 hue53其中「伙」不变,所以没有标轻声变调]

1.3 作补语的数量词组或表示数量的词语,如 坐蜀下tsŏ--́tse̍k-ĕ: tso35 tsek5-2 e35-21

1.4 表示泛指方位的名词词素,这种词素往往有区别意义作用,或强调方位的作用,如 去彼界 khừ ̍hứ--̍kò:  khur 213-55 hur 53 ko213-21

1.5 结构助词「其」[kâi俗作「个」]构成的「其字结构」中「其」读轻声,如 白其pe̍h-́kâi:  peh5 kai55-11, 我其uá -́kâi: ua53 kai55-11

1.6 时代助词「着,了,过」在动词或形容词后也读轻声,如 寒着kuân-́tie̍h: kuan55 tieh5-2, 无了bô-̍liáu/láu/áu: bo55 liau/lau/au 53-212, 食过tsia̍h-́kuè: tsiah5 kue213-21

1.7 趋向或结果补语「来,去,起,落,落去,起来」等在动词后也读轻声,如 起来khý -̍lâi: khi53 lai55-11, 出去tshuk-́khừ: tshuk2 khur 213-21, 跋落去pua̍h--́lo̍h-khừ: puah5 loh5-2 khwu55-21, 收起siu-́khý: siu33 khi53-212

1.8 疑问句或感叹句末尾语气词读轻声,如 汝是学生么?Lứ sy̆ ha̍k-seng -́me? Lur53 si35-21 hak5-2 seng33 me21? 其他如-̍ne: ne21, -̍bue: bue21, -̍heⁿ: heⁿ21都是

1.9 某些主谓式词或词组中的述语性词素也读轻声,如 天光tiⁿ-́kng: tiⁿ33 kng33-11[揭阳这个是有时变有时不变,不变居多], 日暗zy̍k-́àm/ji̍k-̍àm:  jik5 am213-21 

2.0 强调句式中的强调动词「是」 sy̆「有」 ŭ 「解」ŏi等后面的复述强调部分读轻声,比如:食而是有食,乃是食未解饱定。Tsia̍h li sy̆ ŭ -́tsia̍h, nĕ sy̆ tsia̍h bŏi-pá tiān. (吃是吃了,只是没有吃饱) 彼其诸娘雅是雅,乃是心肠孬死。Hý-kâi tsur-niôn ngián sy̆ -́ngián, nĕ sy̆ sim-tn̂g mó sí.

2
词语性轻声变调, 可分两类(此类一般不标出)

2.1 年月日天等名词词素在一些词组中读轻声。如「年」在纪年序数后读轻声,但在基数后不读轻声;月在十二个月名称中以及在序数1到12后面时读轻声,在基数或 数量词组后不读轻声。在「热月」[夏天]或「凝月」[冬天]中则可轻可不轻[在揭阳一定要轻,与汕头不同]。「日」在表日期的序数后和一些时间名词如前日 后日中读轻声,但「今日」「昨日」「明日」等不读轻声。

2.2 在单音节代词或形容词后表示「边」「度」的「势」「片」「头」等词素多读轻声。

具体的潮语连读变调包括轻声细节可参照林伦伦的《潮汕方言声调研究》(《语文研究》95年第一期)。不过有些地方林文没有论及,比如轻声表示强调的那一类是本人加上去的。


潮州话八调代表字:
胎tho 讨thó 退thò 托thoh
逃tô 在tŏ 袋tō 夺tôh

潮罗特殊变体:词首大写I/i/=Ï=Y
[ɯ]=ư=eu=ṳ=ur;[ã]=aⁿ=an;
[an]=ann;[aʔ8]=âh=a̍h=áh;
[ts]=ts=ch;[ts‘]=tsh=chh


發表於 2016-1-30 14:10:04 | 顯示全部樓層
潮陽音第三聲和第六聲無分別。31or  22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17-10-17 09:58 , Processed in 0.902527 second(s), 24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