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shu11 發表於 2012-5-25 12:23:08

一生泥濘過的那片草地

回老家與家人閑聊,不禁談到一些親朋好友的近況,說到姨媽家的表姐,家人突然問我,你還記得盼來嗎?「盼來?」我在腦海中飛速地過濾一遍後,便立即想起了他,怎麽不記得呢?他不就是我表姐家的兒子,小名盼來嗎。記的小時候逢年過節,他總跟著表姐來我家,他的調皮搗蛋是出了名的,每次來到我家,總追著我家的雞鴨滿院子的瘋跑。are   



人雖調皮,但也聰明、機靈,這表現在他的學習上。上小學二年級的他成績優異,次次考試全班第一,這給老實巴交的父母帶來極大的欣慰。可天有不測風雲,表姐夫突然患病,沒半年的功夫便離開了。給這個貧窮家庭帶來了沈重打擊,家中頂梁柱倒了,懦弱的表姐無能擔起這個家,經熟人介紹,改嫁他鄉,對方願意帶去她膝下的兩個兒子。弟弟小,沒注意,聽從大人的安排跟隨母親走,可哥哥盼來卻有自己的想法,說什麽也不跟母親走,願意留下來跟年邁的爺爺奶奶一起生活,多方面對他做工作終拗不過他對這件事的堅持。lighting


最後放棄了對他的努力,讓他留了下來。一個小小的孩子和兩個需要照顧的老人,在鄉下靠種地,怎麽生活呀,盼來綴學了。外人看在眼裏是多麽可惜呀,一個成績好的孩子,將來該有出息啊!可那是他自己的選擇,誰都沒辦法,由他去吧。此後他跟隨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艱難的度日,日子過得可想而知,這引起村裏人的多少歎息和同情啊!

再後來,我離開了家鄉,在外地工作和生活,對他後來的一切我就不知了。這次家人又突然提及到他,猛個丁的,我又想起這個苦難中的盼來,我的心一揪,急切地追問「盼來現在怎樣了?還那麽苦嗎?」家人把話題一轉,語氣自豪地說:「現在的盼來,那可是附近出名的大老板了」「是嗎?」面對我的驚訝,家人向我娓娓道來。

我那時知道的盼來的確很苦,小小年紀辍學,扛起了照顧爺爺奶奶的重擔,風裏來雨裏去的,生活的艱難不言而喻。空閑時表姐也常回來看他,同時也帶些吃用的給他,但他拒不接受表姐的東西,表姐無奈,只能看在眼裏,疼在心裏。沒有過不去的橋,再苦的日子也總會熬過去的,盼來慢慢長大,在他十九歲那年,經人介紹,到別人家做了上門女婿,在這兩年前,爺爺奶奶相繼去世,家裏對他沒什麽可牽挂的了,他便答應了這門親事。女方也是通情達理的人家,在那邊對他也好,很信任他,把家中的一切都交給他掌管,但那家日子過得也不是很富裕。Light


盼來是個有責任心的人,爲了生計,他外出打工,對于沒有文化的他,初幹的活是建築,辛苦自然不必說。可後來的後來,他靠著自己辛勤的雙手,更多是靠智慧的頭腦,不幾年功夫,便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就是我們看到的擁資過億的房地産大老板。如今的他,搖身一變,成爲地方注目的成功人士,當地電台采訪他,人大代表推舉他。只有小學水平的他馳騁在商界裏,左右逢源,住著豪宅,開著名車,伴著保镖,顧著律師,出門前呼後擁。還把自己信任的弟弟請到身邊做幫手,多病的表姐也接來身邊,由兒媳細心照顧,過著舒心的日子。

我驚喜地聽著這一切,不敢相信,當年受苦的盼來會走到今天的輝煌,在他成功的背後不知付出多少的艱辛,在他成功的路上,也許有幸運,也許靠機遇,更多的是他有一股在貧困環境中磨練出來的能吃苦耐勞、敢打敢拼的激情。盼來能走到今天,真是不簡單。可家人仍在對盼來惋惜著,遺憾他沒有多少文化,如果他的文化水平高一些,也許會更厲害。

其實,我並不覺得事情就是那樣,人生的路途千萬條,每到一個路口,都作出不同的選擇,很難斷定選擇的那條路是對是錯,也許不經意的一個決定和想法,就改變了一生的道路。回到盼來身上,如果他有文化,也許走的路不同,假如當初沒有家庭變故,他可能會一帆風順的上學,後考大學,再後找份工作,他按照常人規劃的路徑去走,此時的他由于成長的道路不同,經曆不同,不見得他再做出更大的成績。正如同鄉的一個北大碩士畢業生,漂浮在北京多年,仍不能安定下來。所以說,好壞都是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fixture   


在飯桌上也見識到一個只有初中文化的年輕人,不顯山,不露水地坐在那裏,相貌平平,可熟悉他的朋友都知道,他可是個大富豪,說出他擁有的資産數,在座的只有驚歎的份兒。從他們身上,我想起一句話「謀事在人」。路在你腳下,成事在你手中。design

是呀,盼來,正如他的乳名,盼來了陽光雨露,我在心裏默默地祝福他,願這棵泥濘路上生長起來的野草,從此生機勃勃,事業輝煌。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一生泥濘過的那片草地

粵語協會官方網站
網友發帖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